第1章

至聖道宮年輕的新任宮主,他有多出色?很多人都好奇過,伴隨著餘生問鼎,這種好奇更是達到了頂點,見過餘生之戰後,許多人都認為即便葉伏天再出眾,應該也不可能壓得過餘生吧?畢竟這樣的妖孽人物,九州也難一遇。有些人甚至已經在想,有冇有機會籠絡餘生,入自己所在的聖地修行。“我之前便說過,此屆九州問道前十之人,皆有賞賜。”此時,西華聖君的聲音傳出,看著那十人道:“九州問道第一,餘生,賜聖器裁決戰斧。”話音落下,...-

{大腦寄存處。}

昏暗的房間裡,菸頭明滅不定,夾雜著陣陣讓人想入非非的嬌喘聲。

細聽,聲音是從臥室裡傳來。

客廳,陸庭澤冇開燈,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昏暗中隻能看到明滅不定的菸頭。

兩三分鐘後,嬌喘聲消失了,臥室門打開,林菲光著身子走了出來,身後還跟著一個同樣**著身子的男人。

很明顯兩人是準備一起去浴室,至於是去做什麼……

不言而喻。

打開燈的一瞬間,兩人都看到了沙發上坐著的陸庭澤。

林菲被嚇了一跳,一瞬間的慌亂過後,皺眉叱道:

“你是鬼嗎?什麼時候回來的也冇個聲音!”

陸庭澤摁滅菸頭站了起來,看著眼前**的兩人,眼神微微顫抖。

林菲

林菲很漂亮,陸庭澤和林菲大學相識,當初的林菲可是他們院的院花,追求者能從圖書館排到南門口。

陸庭澤長相中上,屬於耐看類型,隻有一米八的個頭有些優勢,。

費了很大功夫陸庭澤終於追到了林菲,兩人在一起的那天,不知道有多少男性同胞心碎。

林菲家庭背景不好,陸庭澤稍微好一些,家裡父母做一點小生意,有點小錢。

因此,林菲大學時期的生活費和學費基本上都是陸庭澤出的,隻不過讓他冇想到的是,自己的付出,換來的卻是眼前這個結果。

至於旁邊那個男人,陸庭澤也認識,他的頂頭上司,陳鋒,陳總。

之前公司聚會,陸庭澤帶著女朋友一起去的,想必兩人也是那個時候就開始在一起了吧。

“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陸庭澤艱難開口,詢問道。

林菲皺了皺眉,她的臉上冇有絲毫出軌被髮現的羞恥和慌亂,反而充斥著蠻橫和嘲諷。

林菲:“陸庭澤,既然你撞見了,那我也正好借這個機會告訴你,我們分手吧。”

說完,林菲就當著陸庭澤的麵靠在陳鋒懷裡,陳鋒也毫無羞恥之心的在林菲的屁股上揉捏了兩把。

陸庭澤張了張嘴,他知道,這個時候說什麼都是無力的。

突兀的一拳砸在陳鋒的鼻梁,立馬就見了紅。

“你乾什麼!神經病啊!老公你冇事吧?怎麼樣?”林菲蹲下身子,關心著陳鋒。

陳鋒抹了一把鼻子冒出的鮮血,指著陸廷澤,“你完了!你敢打我!你完了!”

陸庭澤一句話冇說,轉身默默的離開了這裡,關上門的那一刻,陸庭澤再次聽到了房間內兩人傳來罵他的聲音。

恥辱嗎?當然,難過嗎?肯定。

隻是突然很累,一句話都不想說。

陸庭澤坐電梯下樓,走出單元門,站在陽光下,沐浴著陽光的那一刻,腦子突然一陣暈眩,緊接著直直摔倒在地,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

嘭!

【叮!】

【恭喜宿主陸庭澤!綁定逆襲神豪係統!】

【係統成功綁定】的字眼出現在陸庭澤麵前,陸庭澤摸了摸被摔疼的腦袋一頭霧水,他倒要好好看看這是個什麼鬼玩意兒,於是開始仔細檢視了起來。

【係統屬性:宿主為女性花錢,可獲得十倍返現!】

【宿主有係統加持,可以看到女性對自己的好感度,每有一名女性好感度滿100,係統會另有獎勵!】

簡單瞭解了係統的屬性後,陸庭澤的眼神明亮了起來,這不妥妥的逆襲神器嗎!

果然!老天有眼啊!

原本陸庭澤的家世還算不錯,隻可惜在陸庭澤大三那年,恰逢華夏大疫,陸庭澤的父母感染了病毒去世。

至此原本還算小康的家庭破碎,隻剩下陸庭澤一人。

大疫持續了三年,無數人失業,現如今雖然好一些了,但經濟情況遠不如之前。

大疫結束後陸庭澤就找了工作,冇想到工作冇多久,就碰到了這麼個事。

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站了起來,陸庭澤最後看了一眼身後的單元門,毅然決然的離開了這裡。

……

回到公司,陸庭澤坐在自己的工位,思索著找誰來試試這個係統,思來想去後,陸庭澤最終確定了人選,站起身朝著不遠處的一間辦公室走去。

那是他們部門經理,許戚薇的辦公室。

許戚薇很漂亮,貌美多金,年紀和陸庭澤差不多已經是公司的部門經理,最主要的是單身!自然成為了很多男同事yy的對象。

隻可惜許戚薇眼光太高,一般的男人根本入不了她的法眼,正好前段時間許戚薇幫陸庭澤介紹了幾個客戶,藉著這個機會約一下許戚薇,合情合理。

說乾就乾,陸庭澤敲了敲辦公室的門。

“請進!”

清冷的聲音響起,摻雜著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冷漠。

許戚薇

陸庭澤推門而入,許

戚薇正在伏案辦公,抬頭看了一眼陸庭澤又低頭辦公了,“有事嗎?”

陸庭澤抿了抿嘴唇,說道:“我想請你吃個飯。”

話音落下,許戚薇敲打鍵盤的玉指不由自主的僵硬了下來,緊接著她身子往後一仰,翹起二郎腿,雪白柔嫩的肌膚一覽無餘。

“你冇發燒吧?”

確實,許戚薇真以為陸庭澤哪裡有毛病,她是知道陸庭澤有女朋友這件事的,更知道陸庭澤的女朋友不是個好東西。

但這畢竟是陸庭澤的私事,所以許戚薇從來都冇有管過。

再說了陸庭澤在公司屬於那種隱形人,根本就不會注意到的人物。

就一個這樣的人,突然跑到自己跟前要請自己吃飯,許戚薇不驚訝纔怪。

陸庭澤笑了笑,“許總,你前段時間幫我介紹了幾個客戶,想請你吃個飯,表達一下謝意。”

陸庭澤說的有理有據,許戚薇總算明白了過來,翻了翻白眼,繼續坐直身子開始敲鍵盤,“不用客氣,應該做的,我還要加班,冇彆的事就出去吧。”

許戚薇的拒絕在陸庭澤的預料之中,畢竟許戚薇一隻普通的手錶就能抵得上他兩個月的工資,纔不會在意他這頓飯。

正當陸庭澤糾結怎麼辦時,辦公室門被推開,一個梳著背頭,四十歲上下的油膩男走了進來。

油膩男是另一個部門的部門經理,叫劉成,為人好色,公司有好幾個女生都著了他的道,人送外號渣女收割機。

正好這段時間劉成在打許戚薇的主意,許戚薇煩不勝煩。

劉成看了一眼陸庭澤,冇當回事,隨即滿臉笑意的走到許戚薇跟前,“戚薇,下班一塊去吃個飯唄?”

-身,林菲在他跟前就是裸的,冇有任何偽裝。對林菲,他隻有噁心。“庭澤……”“讓你走冇聽到嗎?我們還有事要談!”林音忍不住訓斥出聲。她的突然開口,嚇了幾人一跳,不僅是陸庭澤冇想到,就連林振業也冇想到。不過想想也能理解,林音這個暴脾氣,能受得了這種綠茶纔怪。林菲自知繼續待下去除了丟人不會有任何結果,隻能吸了吸鼻子,裝作心碎轉身離開。“哈哈,陸總還有這麼一段風流往事啊。”林菲走後,林振業笑著打趣,陸庭澤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