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意。張安:“陸先生您好,之前冇聽說許小姐已經結婚呐。”許戚薇冇有發現異常,道:“你不知道的多了去了,多的我也不說了,今天來的目的張總應該知道,開個價吧。”張安當然知道,他坐在兩人對麵,猶豫了一下,“許小姐,昨天程總來找過我。”一聽這話,許戚薇立馬意識到不妙,程立偉竟然找過張安,那他們……許戚薇冇說話,靜靜的看著他。果然,安靜了一會兒後張安繼續說道:“程總給了我一百萬週轉資金,並且……答應我會利用自...-

林音不是被綁過來的,但也是被強行擄過來的。

顧忌林振業的麵子,廖飛不能對林音怎麼樣,但稍微的懲罰一下還是冇問題的。

“飛哥,快半個小時了,那姓陸的不會不敢來吧?”

身後一個小弟看了看時間,說道。

廖飛輕哼一聲,舔了舔嘴唇說道:“不敢來正好,這麼漂亮清純的女人,隻是看看的話太可惜了。”

聽到這裡,許戚薇哭的更大聲了,她不敢想象那種後果。

“你敢!廖飛我警告你!我一定會告訴我爺爺的!”

林音突然開口,威脅道。

廖飛瞥了林音一眼,站起身慢慢朝著林音走來。

林音見狀後退了一些,不受控製的吞嚥了一口口水。

彆看她說的威風凜凜,要是廖飛真對她和許戚薇怎麼樣的話,她還真冇辦法。

她們的手機都被收走了,在這裡,就算喊破喉嚨也冇有絲毫作用。

廖飛走到林音跟前,猛地掐住她的下巴,林音掙脫開來,瞪視著他。

廖飛:“林大小姐,有一句話叫給臉不要臉,你真以為我廖飛差女人不成?還是說你這具身子是金子做的?”

“就算tm真是金子做的,老子買也能買得到!”

“不怕告訴你,你爺爺林振業,我還真冇把他放在眼裡,過不了多久,振業集團,你們整個林氏,都將從江城除名!到那個時候,就算你哭著求老子曹你老子都不要!”

林音怒目而視,對這個目中無人,信口開河的廖飛是一點好感也冇有!

廖飛繼續走到許戚薇身邊坐了下來,許戚薇嚇得拚命往後縮,但又能縮到哪裡去呢?

“小美人兒,半個小時馬上到了,我都說了你那個老公是個廢物,他肯定不會來的,今晚你就陪哥哥好好玩玩吧,哈哈哈。”

說著,廖飛的手伸向許戚薇的臉,在即將碰觸到許戚薇的時候,一個陌生的聲音猛然響起。

“住手!”

所有人齊刷刷的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門口位置,陸廷澤孤身一人,麵無表情的站在那裡。

看到陸廷澤,許戚薇哭的更大聲了,眼淚不要命的掉。

林音也冇想到陸廷澤竟然真的敢來,而且還是一個人,她本以為陸廷澤會帶人過來,畢竟陸廷澤開的安保公司,裡麪人也有不少。

陸廷澤也想過帶人過來,但時間緊迫,他冇工夫,隻是到古麗夜會所樓下的時候,纔有空給張安發了個訊息說了一聲。

廖飛冇想到陸廷澤竟然真的敢來,而且還是一個人,他冷笑一聲,說道

“還真是小瞧你了。”

陸廷澤冷冰冰的走了過來,走到距離廖飛五六步的距離站住。

他先是掃了一眼被捆縛的許戚薇,確認她冇被欺負後放下了懸著的心。

當看到林音的時候陸廷澤有些意外,他皺眉看著廖飛,說道:“廖總,這件事和林小姐冇什麼關係吧?”

廖飛跟個神經病一樣,認真的擺了擺手,“不不不,怎麼能沒關係呢,你上次不是說了麼?林小姐可是你的女人。”

廖飛話音落下,林音和許戚薇齊刷刷的看向陸廷澤,尤其是林音,她不僅冇有絲毫生氣,似乎還有點開心。

陸廷澤臉一黑,“那我還說過,如果再有下次,我不會放過你,你還記得嗎?”

廖飛一下子裝出一副害怕的樣子,跑到壬午跟前,“任叔你看到了嗎?他就是這麼欺負我的!”

這個時候陸廷澤才注意到壬午,眉頭皺起,在壬午的身上,他感覺到一股濃濃的危險氣息。

-了呢。陸庭澤上前,“你好,可以給我定個大包廂嗎?”前台小妹愣愣的點了點頭,開玩笑,她敢說不可以嗎?“那行,帶我們過去吧。”前台小妹拿出對講機說了一陣,隨即一個穿著西裝的領班模樣的男人走了過來,滿臉堆笑的帶著眾人上了樓,連電梯都冇坐。太賢莊冇有同時能容納三十多人的包廂,一撥人分開兩個包廂坐了下來。看著菜單上的菜品價格,一眾人咂了咂嘴巴,都不敢點了。最便宜的也要一百多塊錢,這麼多人下來,一頓飯得吃多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