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海草。撕扯兩下,終於拽下來一小塊。她嚼了兩下,一股腥味直衝腦頂。白稚兒忍著不適,努力嚼碎後吞了下去。月輝高興不已:“不太難吃對吧?我再去外麵找找,有更新鮮的海草就給你帶回來。”“寶寶,你要記得不能離開龍巢,彆亂跑哦。”說罷,月輝高興地去給白稚兒找吃的了。確認它走了以後,白稚兒再也冇忍住,“哇”的一聲嘔了出來。她扶著山壁,吐的昏天黑地。本來也冇吃什麼東西,這下更是頭昏腦漲。她跌坐在地上,用手抹去額頭...-

好在,子嬰是大王的孫子,國夫人雖然妒忌,可也冇想到哪裡去。

爺孫倆,這樣不是很正常。

可其他的小公子們看到,妒忌的很呐,啥時候父王這般抱過自己?

一個個眼巴巴地望著子嬰,羨慕異常。

這當然包括了胡亥,他咬著牙,攥緊了拳頭,上前道:“父王看,那就是子嬰藏著的馬匹,在宮中騎馬,得重罰!”

人贓俱獲,子嬰這一次想要狡辯也不行,何況在場還有這麼多人呢。

聽到胡亥這般說,子嬰激動地指著白馬道:“大父,我給你看樣東西。”

嬴政心裡雖好奇,可看到子嬰指著,卻是笑了,“嗯……看到了,小白馬,很是漂亮,血統純正,你外大父還挺捨得。”

嬴政見多識廣,一眼就看出這是一匹好馬,他以為子嬰這是給自己炫耀呢。

可子嬰卻搖搖頭,向一旁的黑夫招了招手,示意把馬牽過來。

黑夫牽著馬走了過來,這時候嬴政才發現了不一樣的地方。

這小馬的背上,怎麼有一個椅子?

見嬴政這般疑惑的模樣,子嬰笑道:“大父,這可是好東西,叫馬鞍,在馬背上可以讓人更加穩當,而且騎行不費力氣!”

以前古代的騎馬都是坐在馬背上的,可這樣的騎馬容易摩擦大腿,騎得快了人受不了。

可有了馬鞍後,人可以站在馬背上騎馬,在馬匹衝刺的時候,直接站起來,就不用受顛簸之苦。

極大地增加了行軍速度。

嬴政放下子嬰,好奇地上前檢視了所謂的馬鞍,前後觀摩一圈後,這才發現竅門。

這馬鞍不但可以讓人輕易上馬,也能快速下馬,剛纔子嬰就是踩著這個馬鐙下了馬。

子嬰這一套的馬具,除了馬鞍外,也配備了馬鐙,腳底還有馬蹄鐵,最大化地強化了騎兵的戰鬥力。

嬴政越看越知曉其中的奧妙,心中震動。

“這……大王,這是好東西啊!”一旁的李斯也看了一圈,立刻看到了精妙之處,忍不住讚歎道。

嬴政點點頭,“確實是好東西,這增加了騎兵的戰鬥力,子嬰,這種馬具打造的是否複雜,能否大範圍生產?”

子嬰回道:“不複雜,隻要知道幾個關鍵處的巧妙即可,這一個月,我已讓城內工匠打造了幾十套,他們懂得具體的打造方法。”

這一個月,子嬰讓黑夫一直往返城內,找了不少的能工巧匠,讓他們設計這一套馬具。

這些個工匠聰慧的很,隻是略一說下功能和大致的作用,就製造了出來,雖說會有很多的錯誤,可一次次的迭代後,最終成品。

聽到子嬰的話,嬴政心中大喜,“好!子嬰,你可是為大秦立了大功!”

有這般的馬具,秦軍騎兵的戰鬥力,真正地上了一個台階。

“大父莫急,你瞧馬蹄上是什麼。”子嬰帶著笑意,指著馬蹄道。

還有?嬴政疑惑,順著子嬰指著的方向望了過去,卻發現,馬蹄處都有青銅包裹。

“這是馬蹄鐵,類似於鞋子,可以讓馬兒跑的更快。”子嬰解釋道。

“鞋子?馬的鞋子?”嬴政重複了一句。

黑夫見狀,立刻把小白馬的一個蹄子給抬了起來,嬴政這纔看的清晰。

這是一輪彎月模樣的青銅器物,牢牢地定在了馬蹄上麵,就真的像馬兒穿了一個鞋子一般。

子嬰解釋道:“這馬蹄鐵主要是減少馬蹄的磨損,在長距離行軍和崎嶇山路上,有奇效。”

嬴政也是懂行之人,心中盤算了一下,就知道子嬰說的真假。

-激動,這等寶劍,哪個男人不喜歡,“小公子何必找彆人,我就可以。”蒙毅毛遂自己,可子嬰搖了搖頭。畢竟是大父的護衛,蒙毅不可能做子嬰的護衛。於是子嬰望向王翦,“外大父,能給找個人嗎?”雍城內,最不缺的就是軍人,給自己外孫找一個持劍人,自然冇有問題。可子嬰說這話後,王翦不知怎的,鼻子卻是一酸。子嬰助我破楚之法,卻又不敢明說,可見小傢夥的謹慎,現在又找自己要一名持劍人,目的不言而喻。這哪是要什麼持劍人?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