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姬川中斷了修行,讓傷無站到自己眼前。撩起傷無的兜襠布,嘴唇湊近直挺挺的下體。“傷無君也越來越強了,所以……更加強烈的刺激是必須的。”一開始隻消摸上幾下就能平息,但那耗時一天比一天更長。姬川愛憐地在那頂端落下親吻。“哎,那個……羽宥姐姐……怎麼用嘴……”傷無擔心地說出口,單姬川隻是笑笑,然後用舌尖輕柔地舔舐。“啊,這樣……好厲害……”未知的感受不禁讓傷無縮起腰來。姬川摟住傷無的腰不讓逃跑,含入了...-

“這是你發明的?”他驚訝地問。

“這是在雍城,根據將士們騎馬不滿意的地方想到的方法。”子嬰早就想好瞭解釋的詞語。

畢竟,這馬鞍、馬鐙以及馬蹄鐵都不是太精細的發明,隻是需要一些閃光點即可。

一個三歲的孩子,完全可以做到。

李斯聽了,心中忍不住震動,這小公子給人帶來太多的驚喜。

他作為後勤人員,雖然上不了戰場,也知道這套馬具的作用,必然可以讓大秦的騎兵戰鬥力猛增。

剛剛的匈奴侵襲,如果有這等馬具,大秦的騎兵,是不是就可以追上匈奴的人了?

當然,他考慮的還要更多一點,就是這打造起來,有點費錢。

“大王,我看著不過是孩童的玩具,是否真的如這般神奇?”一旁的趙高,這時候開口了。

嬴政聽完,心中一動,是啊,看起來不錯,就是不知道用起來如何。

這套馬具的打造成本可不低,如果真的冇具體實戰的用處,豈不是浪費了?

“父王,兒臣願意一試!”一旁的胡亥見老師出麵,立刻請纓道。

嬴政陷入沉思,自己剛纔是不是興奮過頭了?

不過,第一次遇到這般精妙的馬具,心裡激動也是正常。

“大王,倒不妨讓胡亥試試。”一旁的國夫人也開口。

這馬匹穩不穩,跑的快不快,得試過才知道。

畢竟,子嬰才三歲啊。

童言無忌,並不難全信。

於是嬴政點點頭,“行,你去試試。”

這是匹小馬,如果是正常的成年馬,嬴政都想自己去試一試了。

見胡亥想上去,子嬰卻攔住道:“還是我來吧,這馬認人。”

可胡亥卻直接甩開子嬰,父王都開口了,還輪得到你來攔我?

做了這點小伎倆就說讓騎兵無敵,我胡亥自然要來試一試。

可話到嘴邊,胡亥卻說:“不用,我兩歲就會騎馬了。”

子嬰一愣,冇想到胡亥竟然這般厲害,既然2歲就能騎馬,那自己還攔著乾嘛,也就讓了開來。

眾人也都讓出了位置,子嬰院落本身不大,這匹小馬跑個幾步就到頭了,隻能在院子內轉圈。

走到跟前,胡亥內心得意,這匹白馬著實漂亮,原本不好意思找子嬰要。

可這下,自己是正大光明來騎馬,於是一拉馬繩,準備也像剛纔子嬰下馬一樣,帥氣上馬。

可也許是扯的力道太大了,直接拉得疼了小馬,頓時小馬一個後蹲腿朝著胡亥踢來。

速度之快,胡亥還冇反應過來,就被撲騰,踢出了一丈開外。

胡亥隻得驚呼一聲,就見天旋地轉,自己飛了出去。

好在,這隻是一匹小馬,如果是被大馬踢中,不死也得殘疾。

趙高見狀連忙上前攙扶起胡亥,心中卻是忍不住歎氣,這胡亥真是沉不住氣,乾什麼事都是咋咋呼呼。

反觀子嬰,做事穩重得體。

心中愈發有想要收子嬰為弟子的打算,大秦以法治理天下,自己在法理上造詣卓絕,也是有當子嬰老師的資本。

可……子嬰畢竟是孫兒輩,趙高想到這一層就打消了念頭。

見胡亥冇事,攙扶起來拍拍身子,向大王回道:“未傷到大礙。”

“嗯。”嬴政望了一圈,“子嬰,還是你去吧。”

“是。”

子嬰也不推脫,上前一拉馬繩,踩著馬鐙了坐了上去。

這一行雲流水的動作,讓胡亥看的眼饞,心中愈發的憤恨。

子嬰上了馬兒,雙腿一夾,小馬就歡快地跑了起來。

這一動作,在這月內做了很多次,小馬頓時在院子裡繞起了圈子。

-恬,兩人一共二十萬大軍,就打到了城父,想要拿下壽春,也隻是時間問題。之所以這般會失敗,都是昌平君所致,糧草未到,導致軍心不穩。再加上項燕用詐,偷襲了秦軍,所以才招致大敗。隻要兩人繼續率軍出征,自然是最佳的人選。如果,這國內還有人可以媲美兩位將軍,隻有王翦和王賁了。可王翦年邁養病在雍城,王賁駐守大梁城,卻都堪堪無法調度。見趙高說完,嬴政“嗯”了一聲,反問李斯道:“李斯,你說說看。”李斯本身低著頭,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