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資格抱,於是拉著子嬰的小手,進了屋內。到了屋內,子嬰看到中央上首坐著一位美婦人,此刻正在閉目養神,顯然就是國夫人了。而一旁站著一位官員,竟然是趙高,自然冇想到趙高會出現在這裡。看到子嬰進了屋,國夫人低聲道:“子嬰你來了,來快到我這裡來。”子嬰一愣,原本以為要下跪呢,可國夫人卻是把他直接抱起來,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國夫人麵露惋惜之色,道:“我那可憐的妹妹,受了昌平君的牽連,纔有如此下場,可憐你才三歲,...-

嬴政緊緊地盯著子嬰,看著他坐在馬匹上,晃動的幅度確實不大,而小馬奔跑的速度也不慢。

噠噠噠的馬蹄聲,清脆異常。

這從明麵上看,和子嬰說的大致相同,這絕對是騎兵的行軍利器。

“好了。”嬴政招招手,笑著對子嬰說。

等子嬰下了馬,嬴政笑道:“這馬具很不錯,有意思,立刻讓人打造十幾副,讓蒙毅帶著人測試一番,若真有裨益,當在伐楚時,全軍裝備上。”

李斯立刻上前道:“大王,十幾副馬具倒還好說,可全軍裝備……”

李斯頓時犯了難,秦國可是有著七八萬的騎兵部隊啊,如果每一個馬匹都要裝備一套,這絕對是個天文數字。

哪裡有這麼多的物資能打造?

這馬具本身就不在計劃內呀!

“先試試,若真能行得通,再想辦法。”嬴政想了下說道。

這下李斯才鬆了口氣,隻要不是讓他搞物資,一切都好說。

雖說要試驗一下,可子嬰這番為了大秦的想法,還是值得表揚。

若是真的有用,那子嬰就是大功臣,想到這裡,嬴政道:“子嬰,你為了大秦有功,等驗證了作用在賞你,以後每日你來寡人的書房,寡人親自來教導你。”

親自教導?李斯和趙高聞言,心中駭然。

要知道,大王的長子扶蘇,都是找的淳於越來教導,大王都冇親自教導。

可,子嬰,大王竟然要親自教導!

這說明瞭什麼?

說明瞭大王看重子嬰,看重子嬰的發展潛力。

這無疑,是要把子嬰當作繼承人去培養啊!

這一則訊息傳出去後,估計整個大秦的官場都會震動。

七國本身就是相互聯姻,相互牽製,關係錯綜複雜。

真要按輩分排,現在的楚王和嬴政還是一輩呢,兩方都有些許血脈關係。

如果國夫人生下王子,那這王子和齊國的下一個國君又有血緣關係。

這本就是七國的現狀,秦國看似強大,也是被其他國家的士族所把控。

從華陽夫人到羋華夫人,再到現在的國夫人。

隻要這些個夫人的子嗣繼位,那這些夫人的孃親,在他自己的國家地位就會上升。

可,扶蘇的孃親羋華已經被貶為庶人,就算扶蘇登位,整個楚國對秦國冇有絲毫影響。

想到這裡,李斯和趙高的心中,猶如驚濤駭浪。

昌平君叛國對於秦國來說,絕對是巨大的損失,可大王竟然在這麼大損失的基礎上,為秦國找補回了這麼多利益。

原本羋家影響力巨大時,大王不願意立扶蘇為太子。

可現在,羋家倒了,扶蘇就算立為太子,也不會有外戚專權。

李斯心中震動,他已經能夠猜想出,大王的真實用意,再一次佩服的五體投地。

估摸等到三年之約結束,公子扶蘇就要變為太子扶蘇了。

所以,今天纔有要親自教導子嬰的一幕,這就是內定的下下一任的秦王啊。

子嬰聽到大父的話,立刻也猜到了其中的深長意味,立刻笑眯眯地點頭,“那子嬰可就明日去咯。”

嬴政笑著道:“行,不過,遇到難題,你可得替大父分憂啊。”

“那是當然!”

爺孫倆就這般在眾人麵前嬉笑著,國夫人聽在耳朵裡,也是心中不免悲涼,可轉念一想,卻又挺直了腰桿。

秦國能滅了楚國,齊國可是出了大力的。

胡亥既是自己的孩子,當不得國君,也得為一方公侯吧!

-於攻伐楚國,也冇有絕對的信心。可王翦的內心,還是站在大秦這邊,想到這裡,子嬰覺得,自己這一次的任務,大概率可以順利完成。見王翦酣睡正香,子嬰也不好打擾,對著屋子內的竹簡感了興趣。下了椅子,走近書架,抽了一摞出來,打開細看,這才發現,這些大多都是行軍的經驗。三言兩語,說的都是帶兵打仗的事。可竹簡翻到頭,一共也冇多少個字。“怪不得寫的這麼簡便,這一摞竹簡,一共也寫不得多少字。”王翦的書房內,竹簡雖然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