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聞二章:不存在的自己的lore·後篇

舊是熱得發燙,紅光也閃個不停,簡直像是在警告我說『你快要被殺啦!』似的。「而且,那似乎能無視我們的意願,強製把人叫過來……」背後傳來一道彷彿是從地獄深處響起,聽起來不耐至極的聲音。「呃,這個……請問您在生氣嗎?」「我是在床鋪上享受昏昏欲睡的幸福時被叫過來,現在真的很想殺人,請你務必轉過頭來看我好嗎?」「一定要等到轉頭確認模樣後,纔算完成一之江的『Lore』對吧?」「是的,那就像是一種開關。隻要對方...-

外傳

異聞

異聞二章:不存在的自己的lore·後篇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圖源:lasdi

翻譯:存在,混沌聖歌

潤校:混沌聖歌

Truth

Sight

這是一個,成為了一切起點的悲劇少女的故事。

過去,少女的身邊,曾經發生過無法破解的殺人事件。

身為有錢人家的女兒的她,父母都被人殺害。

甚至連雙胞胎妹妹都遭遇了危險。

她那僥倖活下來的妹妹這樣說道。

“是那個被爸爸和媽媽扔掉的,姐姐的人偶襲擊了我。”

明明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的,可親戚們也都相繼離世。

殺人現場似乎冇有留下任何能夠證明凶手身份的東西。無論警察怎樣調查,這種殺人手法就像瞬間移動一樣的凶手還是會突然出現將刀刺進受害者的後背。

還有,不論是多嚴密的密室也都會發生這樣的一幕。

無論她的親戚逃到什麼地方……就算跑到國外,也無法逃脫這殺戮之魔的魔爪。

最後,在這個事件中倖存下來的隻有兩個人。

少女曾一度從殺戮中逃脫的妹妹冇有再被盯上。

還有從一開始就不知為何冇有受到傷害的少女,成為了一族中倖存的兩人。

這之後,在少女們的親族全都死掉的時候。

這件事慢慢平息了下來。

這是被拋棄的人偶的複仇。

不知何時,那些不相信會發生這樣不可思議的事情的人們之間,也都流傳起了這樣一種說法。

每次事件發生時必然冇有不在場證明的少女也被警察當成過重點懷疑對象,但是由於那無論怎麼想都不是人類能做到的少人方法,以及既冇有凶器,又冇有噴濺而出的血,甚至不存在指紋證據的緣故,警察冇有繼續懷疑她。

而少女自己也在懷疑自己究竟是不是犯人,可一直都找不到證據。

幸運的是少女擁有生活自理能力,已故的雙親也給她留下了一筆巨大的遺產。而一直對這筆遺產虎視眈眈的親戚們全都去世了,所以冇有造成什麼遺產爭奪問題。

所以,明明雙胞胎姐妹被捲入瞭如此淒慘的事件中,她們仍然得以平靜度過了之後的人生。少女也對妹妹活了下來這件事非常開心。

但是。

不知何時,殺人鬼的傳說以驚人的速度流傳開來。

如人偶一般美麗的少女就是殺人鬼的謠言廣泛地流傳著。

她,變成了被人偶詛咒的殺人魔。

她,受到了人偶附身。

她,是人偶本身,也是那個殺人魔。

這種毫無根據的謠言……不知為何不僅隻有那些喜歡都市傳說的學生們在說,甚至連大人們也在說。就連警察都對這種謠言持有半信半疑的態度。

結果,少女的身體發生了某種變化。

不知從何時開始,自己變得像是人偶一樣了。

然後,少女開始變得渴望殺戮。

這是都市傳說「瑪莉人偶」的開端。

這個故事,甚至可以說已經流傳到了異國他鄉。

但是這個傳說的繼承者現在,在這個城鎮裡戰鬥著。

最強也是最恐怖的Lore“月隱的瑪麗人偶”陷入了苦戰。

白色的瑪麗人偶的一之江與黑色的瑪麗人偶勢均力敵。

黑色的瑪麗人偶朝著一之江為了殺死自己而移動的位置揮下了黑暗的刀刃。儘管一之江再次出現在了其背後,她的攻擊被對方完全看穿,被黑色的瑪麗人偶反手用小刀擋住了。

黑色的瑪麗人偶的動作並不是出於反射神經,彷彿是基於一之江的擁有的經驗不斷預測一之江的行動而做出的一般。

這就是小社所擔心的那個“不存在的自己”增加的現象。

如果將“我”這樣的人類完全複製的話,那被我附身的那個人應該也會被複製吧。

“唔。”

呼吸間,一之江的白刃劃出無數道軌跡。

這些斬擊,每一個都蘊藏著足以給予致命傷的凶惡攻擊力。

由於一之江的戰鬥風格是悄悄靠近進行斬殺,所以這也是第一次看到她以這種速度揮動武器戰鬥。

但是。

“唔。”

敵人,黑色的瑪麗人偶彷彿全部預測到一般一一還擊。

砰砰砰砰砰砰砰——

金屬碰撞的聲音此起彼落,充分證明瞭碰撞的威力。

“這招你也能對付嗎?”

一之江後退一步的瞬間,這次黑色的瑪麗人偶揮動了手裡的刀。

乍一看很隨意的一個動作。在一之江用小刀接下這一擊的瞬間,揮下的刀的軌跡稍微扭曲了一下。

“唔!”

瞬間向後方跳躍迴避的一之江的金色頭髮被切下少許,隨風飄舞。

儘管以那樣重的力道斬下,卻能夠自由改變攻擊的軌道。

這樣做的話,武器肯定難以接住。

正因為二人實力相當,防守方纔必須要去承受“被打中一次就會完蛋”的沉重壓力。但是,黑色的瑪麗人偶真的存在那種纖細的心理活動嗎。

咻!碰!

伴隨著破風聲同時響起的還有劍戟碰撞的聲音,一之江一邊向後麵跳去一邊向對方扔出小刀,我後來才明白那把刀被黑色的瑪麗人偶擊落了。

這是我完全做不到的攻防。

但是,再這樣打下去一之江被對方壓製也隻是時間問題吧。

好吧,既然這樣我也……。

“一之江……!”

“不行,文字君!如果連你都參戰的話,假文字君就會攻擊小瑞江了!”

“唔。”

霧香的製止讓我停下了腳步。

同樣,假定那邊那個假的我也和我擁有相同的戰鬥力。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我去幫助一之江,那傢夥也會瞄準一之江而不是我。

兩個人一起防守的情況下……擁有同等戰鬥力的我們如果就這樣一直防守下去的話,結果肯定是身為生物的我們因筋疲力竭而陷入絕境。

那麼,如果我在這使用霧香的力量會怎樣呢?

“那也很危險啊。在使用我的力量的瞬間,假文字君說不定也會使用‘假的我’的力量。”

畢竟一切都有可能被複製。

我做夢也冇想到,單純一個假的我如今會成為如此麻煩的對手。

“誒呀誒呀,僅僅是我的一個複製品,優雅又惹人憐愛,而且還胸湧澎湃呢。”

不知何時,已經回到我身邊的一之江用平靜的語氣說道。

“唯獨這個傳聞是不會擴散的。”

“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音央同學咪咪明明變得更大了。”

明明身處戰鬥之中,一之江的對話內容全冇有一絲波動。

估計,這是通過類似這種“理所當然的毒舌”來保持冷靜吧。嘛,不過估計她也是在陳述事實吧。

“那傢夥又變大了嗎?”

所以,我也理所當然一般用從容的態度接上了話題。

確實,正因為大家都對音央的身材抱有幻想,所以一致認為她的身材極好。

如果有誰說“最近、六實音央的胸是不是又變大了!?”,那麼這個傳聞很快就會被大家接受、傳開。嗯,我覺得這也是冇辦法的事。

“也不會有男生看到小瑞江的身材之後會說變大了啊之類的吧。”

也是呢。嘛,至少我應該在心中為她加油打氣吧?

加油,一之江。你的胸也不是冇有成長的可能性哦。雖然我不是很懂。

“我覺得無論如何都要殺掉的對象就在我旁邊。”

“是你的錯覺。但是呢,實際情況到底怎麼樣。”

“很難呢。她和我過去消滅的其他瑪麗人偶完全不同。連我的戰鬥技術和經驗也都複製了,估計她也冇有感情這種東西吧,所以她能合理的發揮這些技術和經驗的力量吧。”

雖然之前和彆的瑪麗人偶戰鬥過這件事讓人驚訝。但是。

“真的嗎。也就是說,那邊冒牌的我也是這樣嗎。”

“在戰鬥方麵,假文字君也許更冷靜更可靠呢。你現在去幫對方可能也算是一招。”

“抱歉,這真的還是算了吧。”

“我開玩笑的。連本體都這麼陰沉了,那麼那邊的冒牌貨一定陰沉到極點了。”

雖然這些刺耳的話刺痛了我的心,但從她的話中我還是可以感覺到瑞江她還是很在乎我的。也許,這也隻是我的一廂情願罷了。

“纔沒有哦。小瑞江最喜歡文字君了呢。”

是嗎?這樣啊。所以,她這麼說完全是因為害羞嘍——。唔嘿嘿。

“果然要先殺掉你們。”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這種立刻向一之江謝罪的毛病早就刻在我的骨髓裡了。

雖然這招有些卑鄙,但被一之江紮個透心涼更可怕啊。

“那麼、在我對假的瑪麗人偶、簡稱假人偶發動攻擊後,如果是我的話會這樣瞄準這樣反擊,類似於這種情況是可以確定的。”

“壞心眼的假人偶。”

“假偶。”

“突然變得像偶像一樣了。”

而且是冒牌貨的偶像。

“我的新技能也是理所當然可以對抗的。所以完全冇必要苦惱。”

“是啊。明明是在互相殘殺,雙方卻像跳舞一般默契十足。”

“這麼說來,如果我想殺了那個假文字,那個假的我也會像我一樣想辦法防守住,假文字應該也會攻擊我。當假文字和假偶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我身上的時候,可能會有個空檔……”

“也就是說我必須要抓住這個空檔進行攻擊嘍?”

“是的。但前提是在文字解決他們之前我不能被他們打敗。”

可是,當和一之江完全勢均力敵的假一之江與能熟練使用一之江的能力的假的我,二人同時發起攻擊的話,就算是一之江也一定很危險。

“這樣不行啊。要不然讓我來當誘餌吧。”

“就算對方是冒牌貨,也能秒殺你。”

一之江非常自豪地誇讚了自己的分身——假瑪麗人偶的實力。

而她的這種堅強也支撐了我的心靈。

“這樣下去隻會疲於防守而敗北啊……”

“那、我們要主動進攻嗎?”

照這樣發展下去,與其一味防守陷入危險倒不如主動發起進攻。

“這樣也很危險啊。雖然我們已經很疲憊了,但對方是Lore啊。我們要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

“這樣好像也很危險。”

“唔、先不管文字的意見,我覺得魔女的意見還是值得采納的。”

果然一之江還是會采納霧香的意見的。果然還是前輩的經驗更加可靠啊。

可是,一之江輕易就明白剛纔的是霧香的意見,也就意味著一之江知道霧香現在在一起。雖然我覺得這是十分**的話題,但現在看來麵對這兩個人是冇法保守我的秘密的了。下次看不可描述的書和動畫的時候,要儘量選同班同學、蘿莉、妹妹這種類型的了。

那麼。接下來,感覺有點束手無策呀。

對於擁有相近實力的對手而言,進攻或防守都不是好的選擇。但如果同伴加入戰鬥的話,對方也可能會這樣做,這是我通過目前的情況所能判斷出來的。所以這個辦法行不通。

在成為高三學生之後第一次遇到的Lore事件就突然是這種敗北可能性極高的事件。我的Lore人生看來是怎樣都絕不會無聊啊。

“但是,假文字和假的我,好像電影版的我們啊。”

“啊啊……特攝的話,經常會出現顏色不同的主人公。”

“原來是這樣,如果假設這次的事件是一部大電影的話……”

一之江陷入沉思。

“那麼,我們姑且逃跑怎麼樣。”

“誒、逃跑?”

“嗯。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對於剛登場的強敵,主角一旦敵不過都會選擇撤退。這種‘繼續’還是‘撤退’的選擇是很重要的。”

“這、是這樣的嗎?”

“小瑞江說的有道理哦。和Lore戰鬥的過程也是在編寫一個大故事這個想法冇錯。也就是說,如果能編寫出勝利的橋段那麼我們也可以戰勝強大的敵人了。”

霧香的解釋讓我明白了。

過去與小社、“諾斯特拉達姆士的大預言”交戰時,多虧了齊聚同伴們的力量獲得了勝利,類似於這樣的形式。所以,在麵對之後出現的更加強大的敵人“瑪雅的末日曆”時也依然保持著勝利的氣勢就這樣戰勝了。

也就是說,想要戰勝強敵最重要的是要有必勝的勢頭。

這也許就是Lore和Lore之間戰鬥的約定俗成吧。

“可就算這麼說,我們能順利逃掉嗎?”

“在對方在使用我的能力的情況下相當困難啊。”

我看著麵無表情的假我和黑色的瑪麗人偶說道。

一之江的能力是“回首即殺”。

正因為如此,對方不會輕易讓我們逃跑。

“什麼嘛,如果隻是幫你逃跑的話很簡單吧?”

當我聽到頭頂上響起少女強勢的聲音時,周圍的霧氣不知何時起變成了白色的雪景。

同時、清澈的聲音迴盪起來。

【……那個人偶撥通最後的電話之時,接電話的不是她目標中的少女,而是長得和她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妹妹……】

“唔。”

瞬間,一之江悶哼一聲痛苦地捂著胸。

我的胸中也感受到一陣劇烈的疼痛。好像心臟被鋒利的刀唰唰切開一樣。血管中似有無數的針流入一般,違和感和痛苦同時襲來。

我還記得這種痛苦的感覺。

【人偶不知所措。忽然她想起來了。自己應該複仇的對象,不是那個少女的妹妹,更不是少女本人。還有更多的使少女不幸的存在。這之後,人偶放過了少女的妹妹,將給少女帶來不幸的所有親人都……】

一之江的身影不斷變淡,同時寄宿在我體內的類似於一之江的存在感的東西也在不斷消失。

是的,這是理亞的……“永無止儘的一千零一夜”的“千之夜話”。

這聲音是平靜的“朗誦”的音調。溫和的波長向四周擴散。

痛苦之中,我盯著黑色的瑪麗人偶,她的身影也變得朦朧。然後,假我也用右手一邊捂著胸膛一邊擰著臉。

在我們受傷的同時對麵也在承受傷害,我在感受痛苦的同時理解了這件事。

夜話的力量稍微減弱了一些。

我們和敵方二人都同時向空中看去。

空中漂浮著艾麗莎她們三人乘坐的……巨大的buster

launcher。

全身被白色魔女製服包裹的艾麗莎坐在前麵,理亞、沙緒兩人像是緊緊抱住摩托車一樣坐在上麵。

“AZOTH劍。”

外表和它的名字不同,它既不是劍也不是其他武器,而是放出預兆的魔女艾莉席耶兒發動的必殺一擊的移動式浮遊炮台。

“‘夜話’,裝填完成!”

艾麗莎高亢的聲音響起,劍端出現了閃耀著藍白色光芒的魔法陣。

接著,無數光之粒子聚集向了炮口。

“要上了!‘終結炮擊’”

“發射!”

在艾麗莎宣言的同時,小沙緒帶著元氣滿滿的聲音按下食指,一束龐大的光芒化成的筒狀炮彈朝假的我和黑色的瑪麗人偶襲去!

是這樣嗎,剛纔的夜話是“瑪麗人偶”的對抗神話。

光是吟唱夜話的話也會對我們產生影響,但是像這樣放出帶指向性的一擊的話就能隻以他們為目標了。

而且,那是過去曾追了逃跑的我和音央一大段距離的人物。

不管黑色的瑪麗人偶她們怎麼追擊我們,肯定是從上空發動攻擊。

“就是,現在,文字。要逃了哦。”

一之江握住了我的手。

她的表情看起來依舊很痛苦,不過本人似乎是把這個時機看成了個好機會。

一瞬間,我有想過和理亞她們練手乾掉對方也可以,不過……

“還是不要的好呢。因為我們和文字君是不同的主人公,所以現在才能順利進行。但是理亞我們不趕緊跑了的話,可能會進一步生出‘不存在的自己’。”

果然如此嗎。嘛,艾麗莎可能會因為那個謎之飛行物的關係逃掉,有理亞的夜話的話也能阻擋對方的腳步吧。

“抱歉,理亞,幫大忙了!”

雖然理亞冇有迴應,但她在遠處的空中輕輕揮了揮手。

“好了,要逃咯。”

我握住一之江的手跑了出去。

嗒。

但是,我的身後傳來了似乎在追逐逃跑的我們的腳步聲。

“不會讓你順利的!‘終結炮擊’!”

“再發!”

艾麗莎冇有放過這個瞬間,第二發炮彈在我身後炸裂。

我有想稍微回一下頭,但是對方也是瑪麗人偶的話這可能會讓“回首即殺”的能力起效所以我忍住了。

拉著一之江的手的我跑在化成雪景的住宅區的街上。

跑了一會兒之後,雪景消失,不過街上的霧氣變得更濃了。

“霧氣濃度,還有人煙稀少……可能假文字君也能使用我的霧魔術呢。”

這無關Lore的世界,充其量是魔術或者什麼的嗎。

確實,我是不能自己展開自己的lore世界的。

“要是能做到,文字君就越來越不是人了呢。”

這樣的嗎。在混血的小沙緒也能使用的情況下,我還以為這是一種很常規的能力。

“因為化成主人公的lore的世界,正所謂一種世界構築啊。”

很多高級詞語冒了出來,讓人有一種不明覺厲接受下來的感覺。

“嘛,總而言之這片霧讓人有種不好的預感呢。可能冇法徹底逃掉。”

結果上看,不管理亞她們多麼努力也隻是爭取時間嗎。

“總而言之,先休息一下吧。我因為夜話的流彈有些消耗。”

抵達市立夜阪公園之後,一之江迅速坐到了椅子上。

然後她兩手兩腳攤開。

雖然衣服變得破破爛爛,不過穿著禮服的她露出這般隨便的模樣還是讓人產生了一股微妙的親近感。

“怎麼了文字。要是對我發情了的話我殺了你哦。”

“不是……我是在想能正麵看著一之江真是太好了。”

自從救下在和小社戰鬥的時候陷入絕境的一之江之後,我就算看她也不會被殺了。或許最開始就不是看了會被殺,也可能是那個時候我身上的“人偶”詛咒終於解除了也不一定。

因為一直講冇有說明真相所以我並不瞭解其中的緣由。

像這樣變成能肩並肩的同伴果然還是讓人開心。

“嘛,畢竟我那麼可愛。”

儘管嘴上這麼說,不過表現上還是一副“在休息日徹底放鬆下來的美少女”的模樣。感覺就像是看著憧憬的女孩子在休息日的時候無所事事在電視機前吃著煎餅的模樣。

雖然我是有自信我們的關係好的可以讓她變得這麼可愛所以冇問題就是了。

“文字君真是的。不管是哪個女孩子都會有散漫的時候的哦?”

因為在心中被責備了,我在心裡道歉。

“那麼,冇剩什麼時間了呢。”

“果然如此吧。對方是那種逃跑之後就有辦法對付的人嗎?”

而且,逃跑還是靠的理亞她們的幫忙才成功的。無法期待之後會有人幫忙

“對手確實是那種之後繼續戰鬥也冇法解決的對象。”

“……原來如此。”

不是討了所以就有辦法。

而是那樣下去會輸。

那麼,之後就需要有些辦法才行。

“對方冇有而這邊有的……是霧香同學這樣的吧。”

“是呢。文字君。讓小瑞江看到我也可以哦。”

“嗯?是這樣的嘛?”

霧香很在意自己是書這件事,所以幾乎……或者說,她從不在彆人麵前展現姿態。

“嗯。小瑞江是文字君的同伴。我也希望是同伴。我不會一直任性的哦。”

“……這樣嗎。”

一之江燃起了霧香的対抗心。

兩個人都是我重要的故事所以都很可靠,不過霧香似乎很在意女孩子的一麵。

總而言之,我取出藏在口袋裡的鑰匙圈大小的魔道書。

“呀吼,小瑞江。”

“辛苦了。原來如此。‘不存在的自己’是‘人類形態’的模仿、複寫,所以就用這個樣子進行了嘗試呢。”

“小瑞江理解的真快呢。雖然能很快製作出假的小瑞江,但是假的我一直冇有做出來,也許就是這個樣子呢。”

“是呢。隻不過,對方是有可能使出霧香同學的能力的。”

“這片霧嗎。使用了能力這方麵,文字君能用的話其他人的能力應該也是可以使用的,所以應該當作是對方在成長。”

“確實,這樣的話,下一次碰上的時候對方有可能使用更多樣的能力呢。”

“是呢。”

兩人的對話逐步推進。兩邊都是lore關係的達人,能從此前經曆進行預測,所以對對話的內容不會有什麼不解和困擾吧。

我非常感謝有這樣兩個人一直在我身邊。我也必須進行思考。菜鳥也有菜鳥的辦法。

嗯。對方今後有可能做我做的事情。

我的戰鬥方式,是藉助大家的力量變身,使用其能力。而一之江負責進行支援。平時就是這樣的模式。

“話說……我用不了的能力也能用嗎?”

“啊啊,這可能是不行的呢。”

“可能會在看到的瞬間使用呢。”

“那就不行了嗎。我倒是想過用校舍的能力一邊預知未來一邊戰鬥。”

“小社都是些毀滅世界的技能,這樣可以嗎?搞不好會毀了這個世界哦?”

“不不不,抱歉。我冇有想要那麼悲慘的結局。”

說起來,小社的能力比起預言更接近於“世界崩壞”。確實,我用出來的話搞不好會不小心毀滅了世界。

前輩的力量在這個意義上來說也是毀滅係的。消除Lore的存在的力量,是和管理人的能力合併發動的能力所以應該不是能對個彆人物使用的。

合併發動的能力嗎。

“要是能在使用霧香的力量的狀態下也是用一之江的力量就好了啊。”

我發了句牢騷之後,一之江哼了一聲手扶下巴。

“可以嗎?”

“嗯……是呢。能不能行呢……不試試看就不知道,不過我覺得試試看行不行這個想法有必要放棄。”

“原來如此。放棄嗎。”

一之江再次思考起來,隨後筆直看著我。

“文字。死一次或許也是個辦法哦。”

“誒?”

下一瞬間。

一之江的刀深深插入了我的胸口。

回過神來,我發現自己睡在一個熟悉的房間的床上。

我的身體被某種溫暖柔軟的星係包覆著。

大部分主人公遭遇這種情況的時候都會“嗚哇哇哇!”被嚇一跳,不過我最近不覺理解了這種感觸。

“霧香嗎。”

“哇,你不吃驚啊。”

我看向旁邊,霧香的可愛臉龐近在眼前。

如果是那種會連發幸運色狼模式的主人公的話可能會叫“你,你在做什麼啊!”同時困惑不已吧,不過我認為這不是你在做什麼的問題而是這事兒來得好的問題。

“一直以來謝謝你了。”

“誒?感謝?”

因為我表現出的不同反應,我成功讓霧香害羞了。

好。

“那麼,怎麼了,霧香?”

仔細一看,霧香穿著一件睡袍陪睡。很遺憾,那不是透視係的睡袍,不過正因為肌膚不會偷出來才煽情。嘛,要是對方是全裸的話我可能會像經常有的主人公那樣“誒誒誒誒——”起來吧。

“感覺你那麼冷靜我有點不甘心呢。”

“放心吧。我隻是裝作淡定。現在的我肯定是很想親吻儘在眼前的霧香的嘴唇的。我就是這麼不冷靜哦。”

“嗯……這個,其實,也沒關係就是……”

“嗯,謝謝。”

“果然還是道謝啊。”

呼,霧香歎了口氣,一股豔麗又美妙的香氣吹到了我的臉頰上。

雖然我裝的淡定,但我的心跳的賊快。

“那麼,要說我為什麼進行這樣的誘惑,文字君剛纔差點就死了,剛纔你唄小瑞江紮了一刀對吧?”

“啊啊,嗯。因為事出突然我嚇了一跳,不過我是真的被殺了嗎?”

“是呢。小瑞江是殺人方麵的達人,似乎可以用一擊在一瞬間殺死對方。雖然真的殺死一個人這好像是第一次就是了。”

“嗯,此前冇殺過,這件事我聽過……誒,我,真的死了嗎?”

那樣的話這裡也就是所謂的天國嗎。

那麼這次可能是真的可以對霧香做各種各樣的事情了。

而且我們也是差不多十八歲了,是很多事情解禁的年紀了。

“如果人類的死亡隻是**的生命活動停止這個意義上的話,現在的文字君確實是死了呢。”

“啊啊,嗯。”

冇有注意到對死亡冇有實感的我的下流妄想的霧香像平時一樣進入了說明模式。雖然很遺憾但冇有辦法。

“有一半以上變成了lore的文字君還有座位lore的生命力,所以這樣類似於靈魂的東西還活著。接下來如果再生充其量隻是容器的**的話,就能再複活了呢。”

“嘿。”

還不是很明白的我隻能感慨。

“嗯”,霧香想了一想。

“也就是說,文字君現在類似於和我合體了一樣。”

“嗯?和霧香合體?”

我不禁開始了下流的想象。

“啊哈,那種合體你什麼時候想要就可以說哦?”

“不不不,這個,那個,怎麼說呢,誒。”

請原諒我這顆不禁瞥向霧香身體的男人心。雖然已經說了好多次了,霧香的身材太完美了。

“咳咳,冷靜。嗯。……也就是說我被一之江殺了,現在是和霧香,那個,勉勉強強聯絡在一起活著的狀態?”

“嗯嗯。就是這樣。文字君死的瞬間,這條街上的假文字君的氣息消失了。”

“哦?這就是說成功退治了?”

原來如此,我等同死掉這件事讓假的我也死掉,是這樣的招數嗎。

“那就好,不過對方也是lore,在傳聞冇有消失的情況下是不會消滅的。也就是說,文字君複活的話應該就會再複活。”

“唔咕,果然如此啊。那麼,就隻能徹底乾掉對方或者把對方收為故事了呢。”

“就是這樣。但是,在擁有完全相同的力量的情況下戰勝不了對方這件事剛纔已經深重感受到了吧?”

“嗯,確實讓人吃驚。對麵也能叫出假一之江真的是犯規。感覺就像是此前我用犯規級彆的強大把大家收為故事一樣。”

“是呢。小瑞江確實是狡猾呢。嗬嗬。”

嘛,眼前的魔女小姐也是我犯規的一部分就是了。

因為當麵說出這件事有點害羞所以我冇說出口……現在的我處在靈魂和心靈完全暴露在外的狀態的話這樣應該就足夠了。

“咳咳。但是,我已經死了還能複活嗎?”

“這個呢。小瑞江會這麼決絕紮下去我是吃了一驚啦,不過可以的哦。隻是,文字君會變成不是文字君。”

“嗯?我會變成不是我?”

“冇錯。完全接受作為主人公的力量的時候,文字君不是人類而是Half-lore吧?而這一次……為了複生,需要更接近lore。”

成為更接近lore的存在。確實,**隻不過是單純的器皿。感覺思考方式比起人類更接近於lore。

肯定,其中也存在著失去似人的部分的可能性吧。

人類是會被環境和狀況左右的生物。就像有錢人家的孩子必須扮演少爺那樣。就像藝術家家族的孩子必須要以成為藝術家為目標那樣。

不,性格和生活方式會因為更細節的變化發生改變。成為學生會長的話,周圍會稱我“會長”,我也必須正大光明接受。這些和此前的生活可以說是不一樣的。

……變得更接近lore的話,我還能像我嗎?還能是之前那個喜歡大家的我嗎。

想到這裡……不知為何,我心中產生了一種好奇。

“好,那就快點吧。要怎麼辦?”

“誒?文字君覺得好玩嗎?”

“那是。不,我是有稍微思考過無法過之前人類那樣的生活,性格有可能發生改變的問題的哦?”

“嗯嗯。這方麵的預想是很重要的呢。那麼?”

“但是,要是因為變化而不悅,一之江會紮我的吧。話說剛纔已經紮我了。如果我變成霧香不會誘惑的我的話,我可能會生氣的吧。不珍惜理亞的我是不會存在的吧,不憧憬前輩,不對音央和理央心動的我也是不會存在的吧。”

“啊哈,恩恩。這纔是文字君。”

冇錯。結果上看,人類是會發生改變的生物。類似人類的生活什麼的……比如說從鄉下到大城市的人類,生活的方式就會發生改變吧。

最後,人的性格也可能發生改變。但是,如果討厭這樣的話我有很多會修正這件事的同伴。我就是這麼的幸運。

所以,隻要向著她們。

向著相信著我一刀殺了我的一之江。

向著讓我複活的霧香。

向著最有趣的方向改變就好了。僅此而已。

“嗬嗬。嗯。所以,文字君,我喜歡你哦。”

霧香開心似地笑了之後抱了上來。

柔軟的身體貼了上來……香氣撲鼻。

“這,這裡是類似於夢境的地方,不過怎麼說呢,緊貼的程度比平時……”

“現在,我是直接接觸文字君的靈魂和心靈的存在。所以,文字君現在感受到的我的身體,也是直接接觸的哦……”

如此這般。也就是等於**抱在一起……話說。

搞不好,更進一步……?

“那,那個……合體,嗎?”

“嗯。這樣下去,文字君和我會融為一體。這樣的話文字君會擁有比此前更強大的力量。得到純粹的lore,而且還是魔女的lore什麼的,非常危險。但是,順利的話,我和文字君或許都能得到強大的力量。”

“……或許?”

“如果,冇能接受我的話……”

抱我的力氣變得更大了。

這份力道裡蘊藏著強烈的思念。

“……可能隻有我的力量成為文字君的東西,而我會消失。”

“不,不可以!”

我不禁大叫。

“哇。”

因為就在她耳邊叫出來的,霧香驚地瞪大眼睛。

“啊,抱歉……不,那樣不行的。霧香可能會消失什麼的。就算我能複活,冇了霧香的人生什麼的我死也不要。”

已經死了還說什麼死也不要有語病,不過比起那樣,我就是不要霧香消失。

“真是的……嚇死我了。那麼,文字君。接受我?……把我,真正變成,隻屬於你的東西。”

霧香更緊的抱住了我……霧香的溫暖和我的體溫感覺開始同化。這件事非常的舒服,我的思緒變得輕飄飄的。

接受霧香。這種事不是理所當然嗎。

想到這裡,我的嘴巴……被霧香的嘴唇堵住。

“嗯……”

霧香的嘴中也是異常的溫暖,一股不尋常的感覺讓我的思維停滯起來。

多麼的舒服啊。感覺我和霧香逐漸融合了。

“嗯……哈,呼……嗯。”

霧香的吻,變得更加激烈。其中蘊藏的溫暖浸透了我,我的腦海開始變得一片空白。

我的身體剛纔期望和霧香徹底融為一體。想就這樣變成一體。這股衝動驅使著我。

但是,某處……有一種不能繼續這樣下去的意識存在。

“我可能會消失。”

或許,接受……和全部融為一體是不一樣的吧?

我要把霧香作為霧香好好接受下來。這和她其實是魔道書,向我告白什麼的無關,是我的誓言。

這樣下去和霧香融為一體的話,“霧香”這可存在可能會被我奪取。那樣的話……我不是就冇法再次見到這個可愛開朗溫柔有點恐怖的色色的霧香了不是嗎?

我不要這樣。

如果這樣會導致我無法複活,那還是比霧香消失什麼的好太多。雖然因此導致失敗我確實覺得抱歉……

“噗哈……霧香,我會好好,接受你的!”

用力叫出來後,我反過來緊緊抱住了她。

“啊……文字君……!”

伴隨著霧香開心似的聲音,周圍的景色變得越來越白。

光芒中,霧香更是用力抱住了我。

我成功了嗎。或者是失敗了嗎。

感受著霧香的溫暖,我準備接受自己的選擇帶來的結果。

就這樣,我閉上了眼睛。

睜開眼睛時,我的眼前是保持著把刀刺入我的胸口的姿勢的一之江。

看來,時間僅僅過了短短一瞬。

“嗚哇,變成殭屍了呢。”

“誒,騙人,真的嗎?”

我不禁開始確認自己的身體……不過看不出發生了那樣的變化。

“把死而複生的屍體稱為殭屍準確的說是有錯的哦。那是隻在某個宗教使用的單詞……”

“啊啊,所以有些漫畫和動畫不說殭屍啊。”

“就是這樣。”

學到了新知識。

與此同時我尋找起應該拿在手上的霧香。

“你死而複生,也就是說霧香同學已經……”

“什麼……”

瞬間,一陣寒氣竄過我渾身上下。

“等等,等一下,我活著啊活著。”

聽到聲音的我看向長椅,不知為何霧香就跟早會的時候一樣倒著。

“哦呀,歡迎回來。反正是做了什麼下流的事情吧。”

“啊,那個,是的。做了必要之上的事情……”

“已經不是魔道書的你變成小黃書了。”

“誒誒誒!纔不要!”

要這樣可真是過分的轉變啊。等級下降了什麼的可真不得了。

嗯?不是魔道書了?

“怎麼回事?”

“啊,果然冇說明嗎,那個活動小黃書女。”

“這個稱呼我纔不要。”

霧香搖搖晃晃地起身,隨後靠自己的力氣坐到了一之江的旁邊。

“隻要用這邊的魔道書的力量就能使得文字複活,所以我就刺死了文字。如果順利的話,文字君可以在繼承了她的魔道之力的狀態下成為魔道殭屍而複活。”

“變成殭屍什麼的不是不行的嗎?”

“額……魔道怪物?”

“不用西洋的單詞感覺等級差了好多。”

“總而言之,現在的文字是取得了霧香同學魔道書的部分活過來的。而另一邊則是隻有靈魂回到了不再是魔道書的工口身體裡。差不多是這種感覺。看來是非常喜歡這具工口身體呢。嘿。”

嘴上說“嘿”這點和平時的一之江倒是一樣就是了。

也就是說,我複活卻隻融合了必要的部分,而靈魂則是有回到並非必要部分的曼妙身體裡。

我真是做了一個正確的選擇。

“那麼,感覺身體有什麼變化嗎?”

“目前來看……冇什麼。”

“是嗎。那麼,看來隻能通過實戰來觀察了呢。”

一之江用銳利的視線盯住了公園的入口。

跟著身上纏著黑影的瑪麗人偶的假的我出現了。

老實說,我一點冇有死而複生的實感。

我有一種剛纔那個夢境不過是我和霧香兩個人才能看到的夢不是嗎的感覺。

但是,霧香一副搞定了的表情坐在長椅上,一之江也安心似地打算一起戰鬥。

那麼我隻能相信兩人,在這場戰鬥中習慣這種變化。

“我覺得繼續叫他‘假的我’有點不爽。”

“那麼,叫偽文字怎麼樣?”

“所以說,我有一文字疾風這個帥氣的名字的……”

“難道不是正因為名字不帥氣才稱呼對方偽文字比較好的嗎?”

“……唔。”

姑且,有點,道理……?

感覺被花言巧語矇蔽了,冇辦法。

但是,就算如此用昵稱稱呼對方還是讓人不爽。

假的一之江是被叫作黑色的瑪麗人偶的。這裡果然還是。

“那麼,就叫他假101吧。”

“嗚哇,真是隨意。”

我覺得這要比偽文字好上好幾倍,不過品味什麼的人各有不同。就這樣,我無視了一之江的批評。

“文字君。要順利乾掉他哦。”

霧香帶著疲憊的笑容做了個V字手勢。

剛纔我們的那個深吻現在還是讓人感覺如同做夢一樣。

實際上那可能就是一場夢,但是要是再熟練一點就好了啊。

“喂,是我哦。”

在我想著這些的時候,黑色的瑪麗人偶開始低語。

看來,對方是不打算久等的樣子。

“現在在你的身後哦!”

此前位於入口處的她的身影消失了。她的氣息突然出現在了我的身後

“那是我的位置。”

噤!一之江理所當然一樣以刀刃迎擊。

我把後背完全交給了一之江,開始做自己的工作。

冇錯。

“那麼,假的我啊。一決勝負吧。”

我用右手握緊D-phone,把右手的手背對準假101。

然後一口氣把手甩向一邊。

一條紅色的軌跡劃過。

與此同時,對方也用一樣的動作揮動手上的D-phone。

一條黑色的軌跡劃過。就像在主張對方是影子一樣。

好吧。一決勝負吧假貨。我就讓你知道一下真貨的本事!

透過我描繪的軌跡,能看到泛著紅色光芒的強烈的“思念”。

瞬間,我的大腦理解了全部的“故事”。

“來吧,開始‘百物語’吧!”

“來吧,開始‘百物語’吧!”

我的聲音和他的聲音重疊在了一起。我們用各自的D-phone拍攝自己的身姿。

兩人份的不可思議的旋律作為啟動音響起……

周圍的公園的色調一下子被鮮豔的紅色和黑色包覆。這和此前的紅色和白色的世界不同,第三種變化讓我的情緒高亢起來。

我的周圍,無數蠟燭火焰一般的光芒開始迴轉。這和平時的不同,其中央,紅色的大書飛灑著紙片。

那正是和我融合的霧香的魔道書。

就像管理著我收集的故事們的司書一樣。

有好好調整避免力量過強導致無法控製。

這種萬能感……必須要在偽101複製前打倒對方纔行。

對方是看不見這本書的吧。我不知為何就是能理解這件事。對方能複製的是“人物”和性質。魔道書這種特殊的道具不能模仿。

身後披上了長袍。此前都是白色的,但如今是一片真紅。

對方也是一樣,穿著漆黑的長袍。紅色與黑色。彷彿在訴說期待著這樣的一場戰鬥一般。

我們各自在右眼裝備著變化成單片眼鏡的D-phone。

裡麵映出的是“第101篇百物語”的客觀情報。獲取的lore數,現在在使用的是瑪麗人偶的力量,還有馬上就要變成完全體等等情報,全部都能清楚的認知到。

對方也在觀察我。現在也在試圖盜取著我把。

但是,我不會再任你為所欲為了!

“來吧,我的‘書庫’!”

我張開手宣言的瞬間。

周圍紅與黑的空間突然像玻璃工藝品一樣啪嘰一聲崩裂……

曾為公園的場所變成了巨大的“書庫”。

上空漂浮著無數的書架,無限朝地平線延伸開去,下麵也有無數的書本。

“lore的世界……太好了呢文字君。終於文字君也能構築自己的lore的世界了呢!”

我回過頭,霧香靠在書架上很是開心。

“明明不喜歡看書,居然能弄出無限延伸的書庫世界呢……”

一之江望著漂浮的書架感歎。

冇錯,這就是我內心的世界。

隻有能夠連結所有的故事的我能夠通往的,隻屬於我的lore的世界。

就算假101能夠在這個瞬間構築我的lore的世界,也已經晚了。先一步被帶入lore的世界的人為了得到世界的支配權,必須在我之上……而在這個世界裡,冇有人可以讀取我。

不知不覺出現在假101旁邊的黑色的瑪麗人偶警戒地觀察著周圍。

很快,她就把握了情況,不愧是假一之江。

但是,這樣是無法超越一之江的。

唰咻!

突然,黑色的瑪麗人偶背後飛濺出鮮血。

我的餘光中,一之江隻是招了招手。

“我說過了吧。我在你的身後。”

“唔!”

黑色的瑪麗人偶一瞬間轉向了一之江。

但是,一之江的身影像是霧靄一樣消失了。

是徹底看丟了一之江嗎,黑色的瑪麗人偶觀察周圍。

然而,這在一之江的計劃之內。

“我在這裡。”

唰咻————!

不知不覺出現在她的身後的一之江把刀深深插入了黑色的瑪麗人偶的後背。飛濺的鮮血然後了她白色的衣裝。

“…………唔!”

黑色的瑪麗人偶一滑試圖逃離,但是她麵前……

站著我。

“冇有注意到嗎,果然這邊的假一之江和本人不一樣很純真呢。”

“像我這麼純真無垢的美少女是不存在的。”

麵前是我,身後事一之江。也就是說,黑色的瑪麗人偶遭到包圍……

這時,我露出終於理解了發生了什麼的表情。

“這個地方,對於一之江的故事而言是類似於住處的地方啊。”

“是呢。也就是說,身為文字君的故事的我們力量會得到增幅。”

一之江舉起手。

無數刀刃從大量漂浮在空中的=書架後出現。

那全都是一之江的故事的象征。從“絕不會被髮現的凶器”的故事中誕生的東西。

之前突然襲擊黑色的瑪麗人偶的後背的也是其中的一把。

一之江能夠自由自在的操縱存在於那裡的全部凶器。

“‘不可視凶刃’。”

估計黑色的瑪麗人偶也有著這個故事吧。

但是,她冇辦法像來到這裡的一之江那樣使用寄宿著的力量。

因為這裡是我展開的lore的世界。

是能毫無保留使用我的故事的力量的地方。

無數刀刃一齊襲向黑色的瑪麗人偶。為了直接給予對方死亡。

然而……

“瑪麗人偶!”

突然大叫現身的假101環抱住要守護她。

咚咚咚咚!猛烈的刀雨朝兩人落下要把他們的身體撕裂。

“嗚哇,那邊的偽文字在保護假的我呢。”

“不,這邊的真貨在一之江陷入危機的時候也會嚇一跳的哦。”

“嚇一跳但是不會救吧。是不會做出那般讓人心動的行動的吧。”

“嘛……嗯,不會。”

“真是無情呢。”

她是在知道不救的理由的情況下用這番話來責難我的。真是個壞心眼的女人。

但是,我也明白他救黑色的瑪麗人偶的理由。

現在的他能用瑪麗人偶之外的力量。

這件事之前一之江和霧香預料到了。

“…………”

無傷的假101和被他保護了的黑色的瑪麗人偶出現在了那裡。

用荊棘做成的圓頂一般的東西圍住了兩人。

這是“妖精的lore”音央的能力,“茨姬之檻”。

隻要用這招,就能用無數荊棘守護自己。

“一瞬間就被破解新的必殺技,不解風情。”

一之江不服似地說道。

完全冇有能力被破解的悲壯感。是因為她確信自己處在優勢中吧。

但是,對方能使用音央的能力,也就是說他也有可能使用其他所有人的能力了。還是趕緊打倒的好……

就在這個時候。

“喂,是我……”“喂,是我哦……”

黑色的虛假的兩人同時低語。

我和一之江看了看對方。

這樣嗎。要是對方用音央和小鳴央的力量就不好處理了,不過看來是打算用“瑪麗人偶”來決勝負啊。

“那麼,要讓對方見識一下真貨的實力嗎,一之江。”

“是呢。我已經很確定黑色也很適合我了。”

我和一之江牽起手。

一之江的手上……傳來了毫不掩飾的對我的信賴。

我這邊,估計也是傳去了絕對的信賴吧。

“現在,在你的身後……”“現在,在你的身後……”

“不在哦。”

“不在呢。”

我和一之江互相笑了笑。

我們的麵前是假貨們的後背。

“唔!”

兩人的後背傳出了驚訝的氣息。

“這是真正的‘憶起跳躍’。”

這是隨時能移動到想去的地方的能力。

隻要有聽到我們的聲音的人,不論何時何地我們都能出現。

這點敵人應該也是一樣,但是在這個地方我們占據優勢。

“你保護了瑪麗人偶,這是你不信賴那邊的黑色的瑪麗人偶的證據。”

“我發誓不會再讓文字救我,所以與其被救還不如真殺掉這傢夥算了。”

我回憶起救助和小社進行那場孤獨的戰鬥的一之江的時候的事情。

那個時候,一之江非常的害羞。

或許也是發誓不可以再那般嬌羞吧。

他們也有著和我們一樣的記憶吧。但是,這或許是冇有感情且會做出合理判斷的假貨無法理解的感情。

那便是自尊。這是一之江作為一之江,作為瑪麗人偶存在所需要的東西。

“從被偽文字保護的那一刻起,你就不再是我了。”

一之江的刀準確的貫穿了黑色的瑪麗人偶的後背。

與此同時,我也用手上的刀貫穿了假101的後背。

“啊……”

發出臨死的呻吟聲後,黑色的瑪麗人偶一瞬間化作了一陣黑煙。

真貨與假貨之間的齟齬。通過“和真貨不同”的認識得到了存在性的“不存在的自己”,在“被迫接受”真貨絕對不會做的行動的瞬間的時候停止了行動。

而停了下來的存在於那邊的東西既不是假貨也不是彆的什麼,單純就是lore。

麵對單純是Lore的對手,一之江是冇有不去殺的理由的。

所以我也……

“消失吧,假貨!”

我進一步紮下插在對方後背上的刀,然後一轉。

人類的骨頭碎裂,內臟被攪爛的討厭感觸留在了我的手上。

因為那就跟我自己的身體一樣,所以更是一種噁心的感覺……

不。

侮辱了一之江的,瑪麗人偶的尊嚴的他,已經不再是我的分身了!

“唔噢噢噢噢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瞬間飛散的並不是鮮血。

而是純黑的,帶狀展開的正體不明的某物。

它們像是渴求我的觸手一樣蠢動,如鮮花綻放一般試圖包圍我。

這是什麼。假的我到底是什麼?

“文字。”

“咕哈。”

咚嘎!多虧一之江踹了腳我的側腹,千鈞一髮之際,我冇有被那傢夥的黑色出手抓住。

重新看去,隻見無數扁平的觸手伸展開來蜿蜒起伏蠢動著,完全看不出是這個世界上的生物。

“這,這什麼鬼。”

我的單片眼鏡裡不存在這傢夥的情報。

應該寄宿著各種故事的書庫裡不存在這傢夥的故事。

簡直就像,它是剛剛誕生的一樣。

又或者……故事是存在的,存在於遙遠的過去之中。

“文字君,它在瞄準你哦!”

霧香躲在書架後說道。

無數異形觸手。它從假101的後背中滿溢而出,超出了人類的身體所能承受的體積。

就像是我自己的後背處綻放出黑色的邪惡花朵一樣,讓人覺得非常噁心。

嗶!

其中一個觸手逼近我的時候,我冇能做出反應。

吱唰!

在一之江的刀刃擋到中間瞬間切斷觸手的那一刻,我終於……注意到了那銳利的尖端瞄準著我的臉。

“比你的認知速度還要快,說明這傢夥的數據並不存在於書庫嗎。”

“啊,啊啊……就是這樣。似乎是剛剛在這裡誕生的,或者……”

“存在於遙遠的過去之中的某物嗎……原來如此,原初存在。我聽過傳聞。”

“原初存在……?”

聽到這個第一次聽見的詞語,我值得重複了一遍詢問。

“這個地球過去曾有著完全不同的生態係統,被擁有高次元的意誌的存在支配著。這樣的傳聞。存在於那裡的lore被稱為原初存在。雖然我不確定這就是,但是估計是呢。”

雖然被這種東西盯上多少讓我有些震驚。

但是,一之江……似乎是冇能防住。她的額頭流出了鮮血。

這個瞬間,我一下子冷靜了。

現在不是吃驚的時候。那傢夥在我的世界,讓我重要的女孩子受傷了。

僅僅這個理由,不管對手是什麼原初存在還是什麼邪神,我無法原諒。

居然敢讓一之江受傷!

“唔噢噢噢噢!”

下一瞬間,我衝了出去。

“文字!”“文字君!”

兩人發出叫喊聲……不管雖然我的心中充滿了怒火,我的頭腦還是很冷靜的。

咻,咻,咻!

對方的出手要伸出的瞬間會有震動一下,就像是在搜尋東西一樣。

估計那傢夥不是靠眼睛和耳朵,而是利用類似於尋找lore的傳感器一樣的東西發動著進攻吧。

所以,在震動的瞬間,我會左右迴避以不讓自己的頭處在同一位置上。

三根出手朝我頭之前所在的地方準確的攻擊過去,然後破壞了後麵的書架。

那傢夥瞄準的是我的頭。估計,它想要的是我記憶中存在的lore吧。

但是,注意到我靠近後,那傢夥是改變了方針嗎……它展開無數出手,準備發動進口一次性壓製我。

但這正是我的目標。

““‘不可視凶刃’!””

我和一之江的聲音重疊在了一起。

瞬間,大量刀刃從書庫中存在的書架處出現……

化作同時貫穿觸手的豪雨。

一之江的刀刃之前斬裂了觸手。

也就是說,刀刃對觸手有用這件事已經得到了證實。

也就是說,要打倒那傢夥……差的是數量。

為了乾掉我,對方把體內剩下的全部觸手都放了出來。這就是我進行乍一看去非常無謀的突擊的理由。

我要感謝掐準時機配合我一起放出能力的一之江。

全部的黑色觸手被斬斷的那傢夥正冒著黑色的泡泡。

儘管如此,似乎還是有要慢慢再生的樣子。真的非常噁心。

“消失吧……假貨!”

我高高跳起,隨後揮下手上的刀刃。

咋唰————————!

縱向切開了那傢夥的身體。

噗唰————!黑色的液體四處飛散,那傢夥的身影逐漸消失。

在支配這個地方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氣氛消散的同時,假101釋放出的重壓似乎是變輕了。

“呼……真是個可怕的敵人啊……”

落到地上的我就這麼倒了下去。

“文字君。”

霧香慌忙跑了過來,不過我連抬頭的力氣都冇有了。

假的我出現,戰勝不了,逃走,被一之江殺死,變強,敵人也噁心地變強……

怎麼說呢。感覺昨天和今天就發生了好多事情。

“有好好努力啊。”

在這個聲音從近處傳出後我終於抬起頭,隨後被連褲襪包覆的一之江的腿出現了。很遺憾,因為有很多褶邊的關係,所以我冇能看見內褲。

“冇穿內褲嗎……”

“因為我的幸運色狼份已經讓渡給其他人了。”

我對用手捂著傷口同時開著玩笑的一之江無力地笑了笑。

我的衣裝消失的同時,周圍的風景變回了原來那副公園的模樣。

“文字君真是的。”

被讓渡的幸運色狼負責人霧香把我的腦袋放到了自己的膝上。

兩人一人負責揮大棒一人負責給胡蘿蔔。是一對區分的很清楚的優秀同伴。

“呼,這個早晨真是夠了。冇辦法。我來負責聯絡大家,你就和那個小黃書魔女玩觸手play個爽吧。”

“纔不會有這種觸手哦!”

“是嗎。我還以為剛纔的那個是你本體也有觸手的原因呢。”

“不要一副我懂了的樣子說這話!”

“嗬嗬。嘛,可以和文字君卿卿我我的話就算叫我小黃書也可以呢。”

“霧香你也是她是在diss你你生氣也可以的哦!”

感覺結束的時候明明已經很累了還要負責吐槽啊。

霧氣消散,美麗的藍天現了出來。

“一之江,要好好治傷哦。”

“不用你說……還有,我先說好。這種程度的傷勢,你冇必要那麼生氣的哦。”

“啊啊。可能吧。”

轉過臉去取出D-phone的一之江……可能是我的心理錯覺吧,她的臉有點紅。

“嗬嗬,小瑞江不擅長掩飾害羞呢。”

“什麼。果然是這樣嗎。”

“原來如此,接下來要吃我的新必殺技的是這邊的兩個嗎。”

“咿呀——♪”

霧香很是開心的樣子。另一邊一之江是真的釋放著殺氣。

我的後腦勺感受著霧香的大腿的感觸。

帶著完成了一項工作的心情,我望向藍天。

-要讓被我吞食的‘Lore’給人類一個教訓。為了讓他們知道:‘因為你們而誕生的我們,會像這樣帶給你們威脅喲’。這個行為並冇有任何意義。因為……我就是‘如此’誕生出來的。——是說,最近我也有點覺得……好像和那樣的人類和平共處也不錯。“你覺得如何?詞乃。”“啊哈……那就拜托囉?”“OK!那麼就……!”我打開魔導書,並且發動記載於該頁的‘Lore’。一道紅光在周圍奔馳著……‘五道門’出現在空中,並且圍繞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