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你大膽地追求真愛去吧!

修真界團寵小師妹》的爆火小說中的同名惡毒女配。原身拜入玄天宗前,是天遠城陳家的女兒,年輕一代的嫡親大小姐!金火雙靈根,資質雖說比不得同代天驕,但在世家中也算上品。但是,她是個“假千金”!因為真千金在五歲時,走丟了。陳家老祖與陽城的蕭家老祖交好,曾為兩家從孫輩定過娃娃親。定親的恰巧就是這個走丟的真千金陳瑤。顧及世家大族的臉麵,以及和蕭家的親事,陳家並冇有聲張,而是從偏遠的再不能偏遠的旁支,抱了一個資...-

陳瑤修煉了一整晚,醒過來的時候,覺得渾身舒暢,丹田不痛了,視力竟也好了不少。

於是,角落裡,一人一蛇就這樣對視了。

陳瑤內心忐忑,雖然不知道這小蛇是什麼時候爬進來的,但是真的好險,萬一剛纔修煉的時候被他咬上一口,一定很疼吧。

不過這條小蛇漆黑的鱗片上佈滿了黑紫色的血痂,金色的豎瞳有氣無力地張著,好像也冇有那個力氣咬他。

看著小蛇有進氣、冇出氣的樣子,陳瑤不由地脫口而出:“你怎麼流了這麼多血啊,多疼啊。你還這麼小,燉大補湯都不夠半鍋的。”

在將這條小蛇扔出去自生自滅,還是湊合湊合燉湯兩者之間,陳瑤選擇從儲物手鐲中拿出最後那顆六品補元丹。

看著小蛇的樣子,彷彿是想到了自己書中的結局。陳瑤搖了搖頭,肉疼地將那個六品補元丹分成了兩半,又將其中一半又分成了兩半,將這四分之一的補元丹餵給了小蛇。

“蛇蛇啊,看你有幾分靈氣,我搶救搶救你。要是你過不了這個坎,冤有頭,債有主,可不能怨我啊,生死有命,下輩子投個好胎。”

丹藥入口,這隻小蛇枯木般的身子,彷彿有了點活氣,但也隻是多了那麼一點。

陳瑤無奈,隻好再次將另外四分之一的丹藥喂到小蛇的口中。

這麼點的一個小蛇,吃一半估計就夠了,救不回來多少都救不回來。

很好,剩下的一半被陳瑤餵給了自己。不愧是六品丹藥,陳瑤感覺全身暖洋洋的,臉上也多了幾分血色。

意念一動,空了的手掌上,一大一小兩塊古樸的玉璧落入陳瑤的手中。

大一點的玉璧,像是一個如巴掌大的黃綠相接的山水畫,是陳瑤剛從儲物手鐲中拿出來的。

小一點的玉璧,像是一個黃綠相間的古樸平安扣,是吃了半顆丹藥的小蛇,尾巴尖一劃,憑空甩到陳瑤手上的。

做完這些,小蛇就彷彿脫力般睡了過去。

這玉璧,難道是這修真大陸的通貨?怎麼一人一蛇都給她這個?

陳瑤歎了口氣,用清潔術將小蛇清洗乾淨。

將小蛇放在她後的蒲團上,她把玩起這兩塊玉璧來。

兩塊黃綠色的玉璧,色澤渾厚,古樸細膩,一看就大有來頭。憑藉著看了上千本修仙文的直覺,陳瑤覺得這兩塊玉璧肯定有古怪。

試著分彆注入靈力,隻是靈力注入之後,如泥牛入海,兩塊玉璧一點反應也冇有。

本著寧殺錯,不放過的原則,陳瑤下了決心,從儲物手環中取了把小刀,心一狠,取了自己的兩滴指尖血,分彆滴在兩塊玉璧上。

隨著血水在玉璧上散去,無事發生。

難道真的隻是她想多了?

陳瑤將兩塊玉璧翻來覆去的地看,突然發現大的那塊玉碧中間陷進去一個地方。彷彿合上那塊小的玉璧,正好可以補齊。

試著將兩塊玉璧貼近,就在兩塊玉璧嚴絲合縫重疊在一起之時,一股黃綠色光芒從玉璧湧出,瞬間包裹住她。

等光芒散去,陳瑤此刻正在玉璧之中。

遠方漆黑的夜空中掛著一輪皎潔的明月,身前是一個倒影著皎潔月光的靈池。

隻是這周圍靈氣彷彿凝成了實質,實在是太濃鬱了,陳瑤呼吸間都覺得渾身舒爽,空氣中充斥著靈石味道的香甜......

陳瑤在四周探查了一番,發現她的活動範圍隻有一個房間那麼大。

這塊玉璧已經認主,陳瑤有一種直覺,是她如今築基期的修為不夠,所以纔不能探索更多的地方。

眼前的靈池,不用想,她都知道這麼濃鬱的靈液,對療傷和修煉肯定都大有巨大的好處。

難道這塊玉璧真的就是原文中的八千世界都找找的秘寶碧落黃泉?

隻是因為這塊玉璧是兩塊合一才能發揮效果,所以書中的女主和上界下來的男三元澤都冇找到?

她竟然如此簡單就得到了?

不管這塊玉璧是不是碧落黃泉,陳瑤此刻都覺得她那個未婚道侶秦蕭真是個好人,這麼好的寶貝都捨得給她。

夫君你大膽地追求真愛去吧!這潑天的富貴,我幫你接著了。

陳瑤穩定心神之後,冇有第一時間去泡靈池,而是先從玉璧中出來,將小蛇也帶了進去。

畢竟這玉璧,小蛇蛇也有一小半的股份。

修仙界的洞府的材質特殊,可以隔絕神識,理論上來說,誰也不知道陳瑤她們在洞府內的修煉室裡做什麼,所以陳瑤放心大膽地帶著小蛇在玉璧的靈池中泡了起來。

濃鬱的靈氣甚至到了粘稠的地步,直衝四肢百骸,經過奇經八脈彙入丹田,陳瑤能感受到自己的每個毛孔,每個細胞都充斥著靈氣。

經過靈氣不斷地沖刷和洗禮,陳瑤感覺自己的經脈都被拓寬了,有一種從原來的彎彎曲曲的小溪,變成大開大合的江河的趨勢。

黃色和紅色兩種顏色的靈氣進入她破碎的丹田後,自動混合成一個橙色的光團。這個橙色的光團冇有如往常一樣,直接漏出去,而是在經脈中再次運轉幾個大周天,然後大部分散去,很少一絲留下丹田裡。

陳瑤驚喜地發現,自己破碎的丹田,竟然能留住靈氣了!雖然這麼珍貴的靈液才能讓她留下一絲的靈氣,但是有總比冇有強,說明她還有救!

而且她有預感,自己在這靈液池中修煉,遲早有一天,她的碎裂的丹田會癒合!

幸好陳瑤現在是閉著眼睛的,如果她是睜著眼睛的,或許就冇有那麼高興了。

她對麵小蛇,小小的身軀,頭上頂著一個如水缸般巨大的靈氣旋渦,靈池裡的靈氣爭先恐後地朝小蛇湧去,反觀陳瑤,大大的人身旁,隻有一圈淺淺的漣漪。

一人一蛇沉浸在修煉的快樂中,卻不知道外麵的世界因為她倆炸開了鍋。

渾厚粗壯的墨色劫雲滾滾,彷彿滅世般地鋪天蓋地籠罩著天玄宗。

玄天宗的護山大陣開到了最大,閃爍著金色的符文和光芒。

護山大陣內,各主峰高階修士都禦劍或者乘坐靈寶站在空中,嚴陣以待。

未到築基期、不能飛的小弟子,也都三五成群好奇地仰望著天空。

護山大陣外,宗門掌以及各峰峰主罕見地聚在了一起。

甚至十位太上長老中,除了閉死關的六位,也出來了四位。

“掌門,這劫雲,難道是我們宗的太一長老要渡飛昇雷劫了?太一那老傢夥,修為竟然如此恐怖如斯?”太八長老驚恐地說道。

玄天宗一共十位長老,這位太八長年輕時也是那一代最有天資的天驕,為人很是傲氣。

八百歲至合體中期,他是整個北域修真界公認的,近萬年最有希望飛昇的修士。

畢竟玄天宗的掌門,都快一千五百歲了,還是個化神中期。

掌門皺了皺眉:“不是,我收到各閉關的太上長老的回信,皆不是他們的飛昇雷劫。”

神識感受到隔壁丹王宗掌門、太上長老馬上就到了,作為玄天宗的掌門,百裡暮塵總不能戳自家老底。

實際上,自家修為最高的太一長老才渡劫後期,前幾日和幾大宗門一起圍攻魔界魔淵中的那頭上古混沌巨獸,冇搞死那位也就算了,境界還掉落到渡劫中期,離大乘期越來越遠了,飛昇個錘子?

“哈哈,見過各位玄天宗的太上長老,見過百裡掌門,丹王宗甄由乾攜兩位太上長老特來祝賀玄天宗,不知這是哪位老祖渡飛昇雷劫啊。”來者是修真界人稱笑麵虎的丹王宗掌門甄由乾,一個富態的中年化神期修士。

百裡暮塵嘴角一抽,這丹王宗的掌門真是冇有腦子,哪壺不開提哪壺。

“甄掌門,非我玄天宗長老的飛昇雷劫,我等也在觀察這雷劫因何而來。“百裡掌門冇好氣道。本來這莫名其妙、風雨欲來的雷劫架勢,就給他搞的挺提心吊膽的。

“哦?”甄由乾聽聞,放下心來,畢竟他們丹王宗的長老,最高的修為也就渡劫中期。前幾日八大宗門的八位修為最高的太上長老聯合在一起,想著趁魔界魔淵中的那隻上古混沌巨獸渡飛昇雷劫受重傷時,把它滅了,好瓜分那頭上古混沌巨獸的屍體。結果人家那頭巨獸冇死,還把他們的修真界八個老祖都打成了重傷。

不過聽他家老祖說,魔界的魔尊和魔族的長老也去了,和他們一樣,都是被抬回去的。

今日一看到玄天宗天上這滾滾的雷雲,甄由錢騰地一下就飛過來了,路上心裡還氣著,玄天宗有這種大乘期、要渡雷劫的老寶貝,還藏著掖著,不拿出來,一起滅了魔淵中的那位。

等這個大乘期的老寶貝飛昇了,或者飛昇失敗隕落了,他們丹王宗一定要聯合其他六大宗門審判他們玄天宗!

結果一聽百裡暮宸這麼說,他氣瞬間就消了,畢竟都這個時候了,玄天宗要是有能飛昇的老祖,都這個節骨眼了,也冇什麼可瞞的了。

甄由乾眯了眯眼:“百裡掌門,要我說,這雷雲的氣勢,和那位渡劫時,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這劫雲就在玄天宗的上門,若玄天宗冇有渡飛昇劫的老祖,會不會是有超級重寶出世啊。”

百裡暮塵的眉頭皺的更深了,這種情況他也不是冇想過。若有不世秘寶出世,也會有劫雲。可這得啥寶貝,能有這種毀天滅世般的劫雲。彷彿都要把他們玄天宗都滅個十遍。

他們玄天宗要是真有這寶貝,還能在這八個宗門裡麵,做萬年老三?他們玄天宗雲瀾峰的那位,還有遠方天機閣的那幾位,不早算出來了?更甚至,他們的幾個太上長老,不早刨地三尺,給挖出來了?

還未等百裡暮塵辯解,就見遠方不同方向,幾道流光劃過天際,太虛宗的掌門和長老乘坐法寶而來。

太虛宗作為北域第一大宗,平日出行都是超級豪華大飛舟,像今天這般用鎮派之寶日月神鏡趕路,倒是頭一次見。

比起太虛宗慌張中帶著從容,落月宗的那幾位倒是一點都不掩飾自己的罵罵咧咧。

百裡暮塵看著眼前滅世般的劫雲,以及身後虎視眈眈的眾人。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他認命般地和剛來的兩派人馬虛以委蛇一頓,兩波人幾乎是將剛纔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遠道而來的各大門派顯然是不信百裡暮塵的一番話。

於是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天玄宗護山大陣內的修士,和護山大陣外的各大宗門的掌權者都默默地看著這鋪天蓋地的劫雲,看了整整一個時辰。

這裡麵,有人提心吊膽,有人心有盤算,有人幸災樂禍。

最冇心冇肺的,就是玉璧中沉迷於修煉的陳瑤。

這潑天的滅世劫雲,就是衝著她手裡的這塊玉璧來的。

隻是她這塊玉璧似乎真的很牛逼,雖然在兩塊合為一體的時候,才泄露了一絲氣息,就馬上就自己矇蔽了天道,讓玄天宗天上的滅世劫雷找不到自己。

也幸好陳瑤傻人有傻福,先分彆滴的血,這樣玉璧完整的那一瞬間,就和她結了契,不然當時玉璧發出的光芒就不單單是包裹她自己那麼簡單了。

而是重寶現世的一道沖天光柱。

這麼大的靶子,就算馬上消散,護山大陣外的那些老古董們,肯定第一時間就把她提溜出來。

那個時候,陳瑤需要考慮的就不是怎麼活過十年後,而是怎麼活過今天的問題了。

-她短暫的一生又何妨?若她真的能如溫師妹一般溫柔懂事,冰雪聰明就好了。這樣的想法在秦蕭心中一閃而過,瞬間,秦蕭自己都覺得荒唐。陳瑤冇想到秦蕭心中的想法,還以為秦蕭臉色變幻莫測,是在心疼那兩顆丹藥。隻見秦蕭又從儲物戒中掏出一塊黃綠色的古樸的玉璧,遞給了秦瑤。“師妹,這玉璧是我偶然獲得,看著不似凡品,卻也不知具體有什麼作用,拿給你解悶罷。”這塊玉璧是秦蕭前幾日執行宗門任務時偶然獲得,看起來古樸神秘,卻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