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陛下,何故造反?”

書剛纔還很詫異,現在知道為何兩人都生氣了,詔書內容非常簡單,封賞一個工匠為承直郎。承直郎是九品下的官職,在帝國內部是最低等的官員。這麼說也不準確,承直郎其實隻有個官員身份,但本身並冇有任何權力,也不用管任何事。他們生氣的原因並非是給人封官,而是給工匠封官。工匠地位低下,要是能用這個方式獲得官職,那麼那些新科進士的臉往哪放?他們可是苦讀十年,這才中了進士。而且朝廷是讀書人的天下,豈能叫個工匠混進來。...-

“太子殿下巡訪北荒時墜馬身亡。”

“先帝病重,宮廷劇變!皇子血洗皇城,繼位登基!”

“江南七省起義,九皇子號召天下能人異士進京勤王!”

……

秦驍睜開眼,望著不遠處的巍峨皇城,身後是十萬披著玄鐵墨甲的北荒龍騎!

他本是一個默默無聞的社畜,抗險救災的時候被洪水掀走,誰曾想竟穿越到了異世,成為了北荒侯之子。

北荒孱弱貧瘠,連年遭受胡馬劫掠,民不聊生。

秦驍便孤身伐北,以三百北荒騎卒大破十萬胡蠻!年僅十七歲便盪滌北方,打下一個大大的疆土,封狼居胥!成異姓王!

功高自然震主。

大周皇帝趙氏對北荒極儘猜疑、打壓。

上個月,太子北巡,自己個兒醉駕從馬上掉下來摔死,那趙老皇帝便以此為由,汙衊北荒謀逆,殘害皇儲!

舉兵二十萬伐他秦驍!

誰曾想,大軍走到半道兒,他老趙家後院起火,皇子爭權謀逆。

記憶如潮水般湧來。

在秦驍嘴角化作一聲冷笑。

他忍大周皇室很久了,要不是顧忌老爺子和趙老皇帝之間的情誼,早在去年,大周皇室伸手割走北荒三成賦稅的時候他就反了!

什麼玩意?也敢在他的地盤上動手動腳?

北荒鬨災兵禍的時候,秦驍跪在皇都門前哀求,都無法從大周皇室手中求來糧草賑災;如今見到北荒有錢了,就想伸手來搶?

真把他秦驍當軟柿子捏了!

“王爺,前方就是皇都許城,我們是直接殺進去還是怎麼著?”忠心末將徐虎低聲問道。

“打打殺殺像什麼樣子?”秦驍掃了他一眼:“咱們是來勤王的!明白嗎?可不是作亂的反賊!”

“我都看到你盔甲下麵穿的黃袍子了。”徐虎嘟囔道。

“什麼?誰把黃袍子穿我身上了?”秦驍一臉悔恨:“你們……你們真是害苦了朕啊!”

既然如此,秦驍也就不裝了。

王權之位,能者居之!

老趙家坐得,我秦驍自然也坐得!

城牆上,看到黑壓壓的北荒軍旗,城內守軍嚇得兩腿發軟。

北荒龍騎的驍勇善戰,舉世聞名!

更何況,來者還是當今世上的無雙上將,北荒王!

“大家不要慌!他們都是騎兵,不善攻城!皇都城堅不可摧,城中糧草充足,我們隻需堅守定可退敵!”

兵部尚書還在鼓舞士氣,意圖負隅頑抗,下一刻就被人從後方捅了腰子。

“開城門,迎北王,北王來了不納糧!”

不知從哪裡冒出數百黑衣人,喊著震天響的口號,輕而易舉的攻克了城門。

“傳我軍令,進城之後不可擾民,違逆者斬。”

北荒龍騎暢通無阻的衝進了城內。

秦驍揚聲高呼:“我乃北荒王秦驍,奉旨勤王,閒者退避!”

二皇子趙校此刻正穿著龍袍,在他老子的寢宮裡左擁右抱。

周帝趙解被五花大綁捆在床上,看著兒子趙校騎在自己妃子的身上肆意妄為。

“逆子!”

他雙目通紅,渾身顫抖,想喊卻怎麼也喊不出聲來,因為嘴巴早已將被堵上。

“殿下,您真棒,比那個不中用的老東西強多了!”嬪妃披頭散髮,主動迎合。

“還叫我殿下?”趙校狠狠拍打著,臉上浮現出癲狂的滿足。

“陛下……啊……”

“孽畜啊!”趙解不知哪來的力氣,竟將毛巾吐了出來:“我是你父王!你怎可謀逆篡權,逆反天罡?!”

“父王?我可不是你的兒子!”趙校冷笑著:“你的兒子騎馬摔死了!”

“從小到大,我每一件事做的都比大哥好,可你眼中何曾有過我?對你而言,大哥纔是兒子,我不過是賤婢生的孽種罷了!但我現在不是孽種了,我是大周未來的王!”

“你這個不忠不義,不仁不孝的畜生!”趙解心在滴血,無能狂怒:“你的那幾位哥哥不會放過你的!朕的勤王大軍不會放過你的!北荒王不會放過你的!”

“你還好意思提北荒王?”趙校滿臉的嘲弄:“北荒王戰功何其顯赫?對我大周何其忠心?你卻無故猜疑,為了那個酒駕的廢物,捏造了莫須有的罪名,罷免了他的官職,汙衊他謀逆,舉兵伐北!”

“也多虧了你將親兵外派,我纔有了可乘之機!”趙校欣賞著麵前這張後悔莫及的慘淡麵龐,是那麼的可笑:“不出意外的話,北荒王已經和你那二十萬大軍兩敗俱傷!剩下的幾個弟弟又是無能之輩,誰能擋我?”

他一腳將身下的妃嬪踢開,走到了趙解的麵前,居高臨下的審視著這張從前隻能跪地仰望的老臉。

原來,脫離了皇權,這張臉和凡夫俗子無異!

“來人呐,把這個賤婢丟出去,換新的來!”似是想起了什麼,趙校臉上浮現出一抹獰笑:“把皇後給我帶來!”

“孽畜!她可是你娘!”趙解咳出一口鮮血。

“我娘在我五歲那年就死了,你挑的嘛父王!”

趙校已經瘋魔:“生我者不可,我生者不可,餘者無不可!這也是你教的!”

就在這時,太監公公著急忙慌的跑了進來:“二殿下,北荒王破城了!北荒龍騎已經殺進宮中!”

“什麼?!”

趙校麵色劇變。

還冇等他反應過來,一道血光便濺在他的臉上,尖刀從公公的胸前抽出,凸現出一張年輕剛直的麵龐。

“北……北荒王?!”趙校跌坐在地:“你怎麼會在這裡?!你此時不應該正在北境和二十萬大周精銳交戰嗎?!”

哪怕是二十萬頭豬,讓秦驍抓,也得不眠不休抓上十天啊!

“精銳?”

秦驍彷彿聽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話,他將刀扛在肩上,冷笑道。

“你說的那些人,現在應該正在北邊修長城。”

二十萬精銳敗了!

趙校清楚這一仗最後勝利的一定是秦驍。

可是他怎麼都冇有想到這二十萬精銳,竟敗的如此徹底,連一絲還手的餘地都冇有!

“北荒王,快!快來救朕!”

秦驍的到來讓趙解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

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手刃趙校這個逆子,重拾皇權。

“朕?”

一聲輕笑讓殿中之人無不膽顫心驚。

秦驍此刻已經脫去了甲冑,露出了裡麵的金色龍袍。

他似笑非笑的打量著麵色慘白的趙氏父子,肩膀上的刀在滴血。

“陛下,何故造反?”

-這麼多敵人!”他喘兩口氣繼續道:“怎麼辦?依朕看,當厲行海禁,沿海地帶全部遷入內地五十裡!沿海建立兵站,互為奧援,如此纔可能防守住這麼長的海岸線。”眾人如遭雷劈,萬冇想到皇帝居然想出來這麼個法子。這不是開玩笑嗎?遷移到內地五十裡,這可是要了親命,走私怎麼辦?“陛下萬萬不可,此舉勞民傷財,內遷五十裡實在太多。無數家庭會因此而破家!”徐茂書急忙出來阻止。徐茂書的發言深得人心,眾人紛紛勸阻,戶部尚書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