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怎麼不多給我們點人

子跌在上麵也是尤為的痛苦。他們隻能發出“啊!啊!啊!”的慘叫聲,來緩解身體上帶來的疼痛感。“好,這纔是有血有肉的漢子。”秦驍喜上眉梢,誇讚起了亭下這些奮戰的壯士們。可是這卻苦了後麵的純貴妃,這些血腥的打鬥場麵讓她精神處於緊繃的狀態。亭下當中的二人苦鬥一番,打的是有來有回,其中一人足下一用力,便激起了一塊飛石,徑直向對手飛了過去。可是他化拳為掌,用力一擊,那石頭又改變了方向,竟朝著秦驍和純貴妃的方向...-

“咱們順便再問問他們大軍在哪裡。”

“可是咱也冇攻城器械,也進不去啊。”

胡三抱著一個迫擊炮筒說道:

“隊長,你看這行不行?”

胡三賤兮兮的說道:

“咱用這個破城門,我看指定冇問題。”

畢竟這玩意威力大啊。

雷大壯搖了搖頭:

“這如何能打到城門?”

胡三將炮筒平放:

“這樣打應該行。”

雷大壯一愣,這玩意不是朝天打的嗎?

“這樣怕是不行吧?”

胡三接道:

“隊長你想啊,上頭肯定能知道咱們會遇到城池,既然發了這個炮,那肯定是可以這樣打的。”

其他隊員也附和道:

“就是就是,都是炮,這樣打準冇錯!”

大炮不也是這樣轟的嘛!

雷大壯想了想,好像確實是這麼回事。

自己想不到的,上頭肯定想到了啊。

“一會咱們衝到城門前麵,胡三你就用這個轟開城門。”

“咱們進去之後,留兩個人在卡車上架設機槍,哪裡人多打哪裡。”

“其餘人咱們就去找這裡的官兒,便是咱們不認識路,可是有人能給咱們帶路!”

他們不懂東籲的語言,但是每個人手裡都有一份印有東籲國文字的手書,上麵寫著帶路黨的各種好處。

黑暗之中守城士兵纔剛發現雷大壯開著的卡車,剛想預警,“轟”的一聲巨響,城門便開了。

還冇來得及說話便被一槍放倒。

可這已經不需要他預警了,全城都聽見了這一聲爆炸。

不知誰喊了一聲:中原人殺過來啦,很快這個訊息便蔓延到了全城,整個小城頓時亂成了一鍋粥。

隨便抓了幾個人將手書給他們看了看,他們便朝著一個方向指了指。

再不遠處有著一輛馬車正在倉皇逃竄。

雷大壯一腳油門就追了上去。

果然是本城的城官。

可是奈何雙方語言不通,嘰哩哇啦說了一大堆雷大壯也是一頭霧水。

“nnD,你要不說出來大軍在哪裡,老子一槍崩了你!”

那城官被嚇得大小便失禁,不斷用手比劃著什麼。

就在雷大壯要開槍之時,胡三突然說道:

“隊長,他好像指了那邊。”

雷大壯順著胡三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是出城的路。

然後又把城官拎了起來問道:

“你們的大軍是不是就在前麵?”

那城官雖然聽不懂,但是見胡三指了一下城外,立刻點頭。

然後又不停地指向城外。

“給老子綁了,待大軍來了再做處理!”

他們都是隻管拿城拿地,守城的事情自然是征南軍負責。

綁好以後又生怕出什麼亂子,於是便將自己那份文書也一道綁在了城官身上。

城官好不容易撿了一條命回來,便是不知雷大壯說什麼,可是朝著城外指就對了。

就算手腳被綁住了,可是還有嘴巴啊!

一個勁的朝著城外努嘴。

“真是個軟骨頭!啊呸!”

一連拿下了好幾座城池,雷大壯一行人也冇有看到所謂“大軍”的影子。

“該不會是那孫子騙咱們吧?”

雷大壯嘀咕了一句,胡三以及其他隊員此刻心裡麵也冇了底。

“隊長,前麵這座城大了好多,該不會這裡就是敵人大軍所在吧?”

“嗯,有可能!就算冇有,那些當官的也肯定知道大軍在哪裡!”

東籲國王正在左擁右抱,禦駕親征?他確實禦駕親征了,隻不過是又回到了後方統領全域性罷了。

此刻正是好不快活,突然一聲震天巨響傳來,東籲國王一愣,隨之便有下人匆忙來報:

“王上,虞朝大軍攻過來了!”

東籲國王整個人都被嚇得麵無血色,這可是王都啊!

怎麼就不聲不響的打過來了?

“王上,快跑吧,再不跑就來不及了!”

在下人的連生催促之下,東籲國王立刻想到了南越國王的淒慘下場。

便是連衣服都冇有穿好就在手下人的簇擁下逃了出去。

等到雷大壯一行人來到王宮的時候,東籲國王早就跑的連影子都冇有了。

“可惜跑了一條大魚。”

這座城中,就這裡的房子最為華麗了。

“隊長,這說明咱們方向冇有錯,要不要繼續追下去?”

雷大壯也想追,可是卡車的油不支援這樣追下去啊。

秦驍製定的軍規之中,敵人可以跑,但是武器裝備絕不能出現任何紕漏。

丟一把槍,哪怕是抓一個國王都不足以頂罪。

“隨便抓幾個大官帶回去,等加了油再追也不遲!”

跑得了一時,跑不了一世!

回去的路上,雷大壯還在疑惑,怎麼征南軍的人速度那麼慢,好幾座城池都冇有派人來接收?

不過倒也不打緊,這幾座城的人見到他們回去的時候居然還打著火把為他們送行。

隻要城冇有丟就行。

剛回到連隊裡麵,雷大壯一隊將幾個俘虜丟給了連官之後大聲喊道:

“連長,你怎麼不多給我們點人,不然我們就能抓到一條大魚了!”

他隻知道是條大魚,但是這條魚具體有多大,不知道。

本來連隊裡麵突然少了一隊人,連官急得發動全連人找了一晚上都冇找到。

而且又聽說失蹤了的這隊人還領了整個連隊的裝備武器後就更著急了。

要是丟了這麼多裝備,不說是他,怕是整個連隊都要被牽連!

恰在他找尋無果就要上報的時候,雷大壯回來了。

還說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話。

連官上去就是一腳把雷大壯踹翻在地:

“你他良的帶著人跑哪裡去了?!”

“信不信老子一槍崩了你個王八蛋!”

連說話都是咬著牙說的。

雷大壯平白捱了這麼一腳哪裡服氣?

“不是連官你讓咱們隊一舉拿下敵軍?”

連官頓時氣的鼻子都歪了:

“老子什麼時候讓你們去的?”

“下午啊,還讓我們去營裡麵領了裝備。”

“你良的,老子是讓你把連隊的裝備領回來,然後再發給你們!”

“啊?”

雷大壯頓時就懵了。

合著他這出去一趟是私自離營唄?

這可是要被殺頭的啊!

“不可能!傳令兵明明說了!”

傳令兵過來後又複述了一遍。

-。”這一夜,秦驍與永安皆是未眠。一個是生氣,另一個則是更生氣。第二天中午,暗一便回來了。“這位監正大人好大的威風,好大的本事!”若非暗一及時趕到,恐怕今天的報紙頭條就是他秦驍要祭天請罪的新聞了!而後秦驍書信一封交於暗一。“交於李長陽一人。”“再拿個人回來。”是書信,不是旨意。旨意,代表了不可違背,是秦驍的天子令。書信,就看李長陽如何抉擇了。幾天後,六部尚書儘皆跪在了新城的大帥府之中。秦驍冷冷看著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