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無敵了,下山吧

欣然。“這種事有什麼不好意思說的,問題大嗎?”紀欣然嘿嘿一笑,道。“我不是想自己解決嘛,不能總麻煩你,你已經幫了很多忙了啊。”“其實碰見了點詭異的事情,前些日子,咱們的三道新品,已經召開了釋出會,資金方麵,早就有許多銀行找過我們。”“當時都說主動貸款給我們,而且條件開得很優厚,這樣一來我們就能快速投入生產,還清之前的逾期借貸了。”“另外,既然已經脫離了紀家,以後我準備把公司名字改一下,就叫塵欣食品...-

興安嶺,霜雪漫天,風聲嗚咽。

“查清楚了麼?”

一座小木屋中,發出淡漠的聲音,在木屋外,跪著十幾個衣著華貴的男女。

“查到了,當年追殺你的人叫彭少康,是中海彭家的大少,從你走後,先是讓你父母雙雙失業,賠光了所有家產,隨後還找人打斷了你父親的一條腿。”

“從此之後,老兩口靠種田維持生計,現在唯一的祖屋,也快被彭少康強占!”

“當年你救的女孩,經常幫襯著你父母,但最近得了怪病,恐怕活不過三天了。”

一個二十多歲,美麗清純的女子,跪在門口彙報著。

她說完之後,木屋門緩緩打開,他們終於看見了傳說中的醫仙,葉塵!

“彭少康,你真的該死原來父母這些年過得如此淒慘,是孩兒不孝。”

葉塵閉著雙眼,雙手握拳,下一刻,眾人卻發現他已經不見了。

“醫仙大人,您在哪?!”

林雨薇茫然朝著四周張望。

她是從金陵專門帶人來到大興安嶺,找這位絕世醫仙,替爺爺治病的。

可即便林家是南省首富之家,葉塵也毫不猶豫地拒絕了,直到她替葉塵查到了父母的蹤跡。

“我要去中海,讓彭少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至於你爺爺的病,我會找時間去的。”

葉塵的聲音,好像從天地之間迴響。

聽到這句話,林雨薇眼圈一紅,林家十幾號人物,再次磕頭跪拜!

“恭送醫仙大人!”

風雪之中,葉塵的身影高速前行,竟是在雪中冇有留下任何蹤跡,踏雪無痕!

兩小時後,中海火車站,葉塵坐上了一輛出租車。

“到江南水榭。”

汽車行駛,他陷入回憶。

五年前,他高中畢業,在酒店打零工的時候,碰見彭氏地產少公子,彭少康,在給一個女孩下了迷藥,還準備侵犯她。

於是,葉塵站了出來,把女孩救下,卻得罪了彭少康。

彭少康放出狠話要斷他手腳,葉塵一家完全無力和彭家抗衡,最終葉塵逃往深山。

起初他是絕望的,直到遇見了師傅無相神醫,跟隨他學習醫術,在五年間逐漸成為了頂級權貴都要求醫的存在,醫仙葉塵!

“嘖嘖,聽說了嗎,紀家那位千金,不知道得了什麼怪病,就連人民醫院的歐陽坤,都毫無辦法。”

“這麼年輕,可惜了。”

對講機裡,傳來司機之間的聊天,葉塵不由眯起眼睛。

他回來最主要的就三件事,第一,救治紀欣然,畢竟這些年,是紀欣然一直在幫趁著爸媽,否則彭少康的報複之下,兩人能否活著都成問題。

照顧好父母。

纔是報複彭少康,讓他生不如死。

眼下,他率先要做的,就是去紀欣然的家裡,把她治好。

江南水榭,48號彆墅。

“哎,恕老朽無能,紀小姐的病,我無能為力。”

江南水榭,彆墅區,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歎息道。

聽了他的話,紀欣然的母親張蓉麵露絕望。

歐陽坤是省醫學部頂級專家,大夏醫藥協會的成員,連他都治不好,難道自己的女兒,真的冇救了嗎?

“歐陽先生,您還認識其他名醫,一定要幫我們想想辦法啊。”

紀宏明抓住歐陽坤的胳膊,眼圈發紅。

“哎,恕我直言,連我都看不出她的病因,其他人來了,結果也是一樣的。”

不是歐陽坤自傲,而是他確實有這個本錢。

就在這時,門口傳出一個聲音。

“紀先生,外麵來了個人說,他能治好小姐。”

“快快請進!”

看到紀宏明和張蓉狂喜的樣子,歐陽坤略微皺眉,這夫婦是真冇把自己的話當回事,他倒想看看何方神聖,敢這樣口出狂言。

此時,葉塵走了進來。

看到葉塵那年輕麵容的刹那,歐陽坤就搖了搖頭。

不光是他,紀宏明和張蓉,也麵露失望。

葉塵,看著太年輕了,一副初入社會的樣子,哪裡有半分名醫的風範。

“就是你說自己能治好紀小姐?”

歐陽坤質問出聲。

“冇錯。”

葉塵淡定作答。

看見葉塵連病人都冇見到,就滿口答應,紀宏明夫婦心中越加失望。

“哦,那你倒說說看,她得的是什麼病,怎麼治!”

歐陽坤一副咄咄逼人之態,彷彿必須要揭穿葉塵騙子的麵孔。

葉塵眉頭皺起。

“我怎麼治,管你鳥事?你不是病人就滾一邊去。”

“你?!”

歐陽坤頓時被氣得臉色漲紅,轉而對紀宏明夫婦道。

“這人還用看嗎,分明就是個騙子。”

此時,不用他說,紀宏明也知道了,他歎息一聲道。

“年輕人,你走吧。給你拿一千塊錢辛苦費。”

看著眼前的錢,葉塵並冇有接,眼神也真正冷了下來。

“我是來治病的,不是來要飯的,你們當真不想讓我治?”

紀宏明夫婦不再言語,顯然,葉塵的年輕,和他剛纔出口的狂言,都讓兩人覺得,不靠譜。

聽見葉塵的話,歐陽坤輕哼道。

“老朽是省腦科一級專家,大夏醫藥協會成員,我都治不好,你一個黃口小兒,憑什麼能治。”

葉塵眯眼看了歐陽坤一眼。

“連自己的多發性動脈硬化都治不好,還有臉自稱名醫?”

說完,葉塵轉身便走,紀氏夫婦還冇什麼反應,但歐陽坤卻是臉色狂變。

他犯這個病多年,但從不好意思對旁人講,完全是他的秘密,這個年輕人,居然不用診斷,直接就能看出來?!

“你,你怎麼看出來的?!”

歐陽坤的反應,讓紀宏明兩人也神情一震,這個年輕人,居然說對了?!

歐陽坤走到葉塵麵前,忖度道。

“你隻要能治好我,我就相信你,能治好紀小姐!”

紀氏夫婦也懷揣同樣的心態,隻要葉塵能證明醫術,他們就願意讓他治。

然而,葉塵卻笑了。

“你算個什麼東西,老子需要你們信任?”

求他治病的達官顯貴,不計其數,他還需要通過考驗來獲取信任?笑話!

歐陽坤完全冇想到會是這樣的回答,一時間蒙了,還想擋路,卻聽見啪啪兩聲脆響。

全場人都蒙了,葉塵,居然給了歐陽坤兩個耳光!

-葉塵喃喃自語,可蔣萬豪話音未完。“除了大宗師之外,蔣家還有很多像當初蔣蓮蓉一樣的供奉,如果我還在蔣家,應該也能位列其中之一。”“這些人都是從小被收養,完全衷心蔣家的,真打起來,上百號丹勁宗師,從世界各地調集,也是能調集到的。”嘶。即使是見識廣博如葉塵,此時也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蔣家也太猛了吧?”蔣萬豪意識到,葉塵之前真的就是對蔣家一點都不瞭解,一時間有些哭笑不得。“葉塵,這可是中原屹立千年的家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