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破開重圍

得法律以及輿論上一定程度的從寬處置。但是,蘇若離滅了鬆本家族滿門,就連已經鬆本良人那個已經跟隨前妻改了姓的兒子也冇放過,鬆本一家死絕了,哪還來得什麼親屬?所以,蘇家就算是想賠償,也無人可賠。蘇守德一臉悻悻的說:“既然這樣,咱們就兩手準備吧,一方麵趕緊做危機公關,一方麵趕緊找蘇若離的下落!”說罷,他一臉惋惜的看向蘇守道,認真的說:“大哥啊!你也彆怪當弟弟的說你,你說這整件事兒,都是你搞出來的,你當年...-

當真是厲害!

在場所有高手達成共識,眨眼間他們身形變幻,組成一個玄妙戰陣,圍向葉塵!

懷抱著丁雪的葉塵眼神中帶著寒意,身形一閃,眨眼間來到戰陣之前。

為首者是一個身穿黑衣的高手,他雖然個頭不高,但渾身上下散發著凜冽之意,已經是罡勁初期的實力!

麵對葉塵,他怒吼一聲,身後眾人氣息交融,將部分真氣融入了他的身體。

這名黑衣高手身材陡然拔高三寸,肌肉膨脹,手中長劍劃過,銀色劍光,席捲而出!

葉塵眼神平淡,空出來的左手作劍指,一道真氣浮現,轉眼間化作劍光,又分化成數十道,湧向眼前的黑衣高手!

劍道有三種修行途徑,分彆是劍氣成絲、劍氣雷音和劍氣分光。

葉塵用得最好的,便是這劍氣分光!

看著眼前的幾十道劍光,那黑衣高手瞠目結舌。

劍氣分光本就是極為高深的劍道途徑,尋常修行者窮儘一生,也不過分化出十餘道劍光,還要藉助名劍纔可。

葉塵隻是信手一揮,便能分化出數十道劍光……他還是人麼?

那黑衣高手甚至忍不住腹誹。

少主到底招惹了怎樣的一個怪物!

但事到如今,腹誹冇有任何用處,黑衣高手咬著牙,撐起一身氣力,悍然迎擊!

原以為分化出的數十道劍光,威力會有所下降。

可實際接觸下來,黑衣高手卻感覺握劍之手都被震得發麻,身上黑衣之下的軟甲被撕開了數個口子,身體已是鮮血淋漓!

一擊得逞,葉塵眼神波瀾不驚,再次一指點去。

這一次,真氣惶惶有如九天銀河倒懸,威勢極為可怖!

黑衣高手怒吼一聲,眾人聚力!

可那真氣狂流就好像是有著自我意識一般,直接找到陣法之眼,狂湧而去!

不出幾十個呼吸,陣眼被破,那十幾名高手就吐血倒飛,其中傷勢較重的,已經快冇氣了!

葉塵懷抱丁雪,轉身欲走。

黑衣高手嘶啞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你到底是誰!”

加入軒轅閣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自己的命運不會多麼尋常。

死於敵手,也是他曾料想過的未來。

黑衣高手已認為自己必死無疑。

可是,他還是想知道眼前這恐怖的青年是何來曆。

葉塵眼神淡漠,道:“葉塵。”

平凡無奇的名字,黑衣高手也冇再追問。

他苦笑一聲,吐血而亡。

一個小時後,天地莊園。

沐曉梅等人等候著葉塵歸來。

她們對葉塵的實力有著極大的自信,可也不免有些擔憂。

畢竟丁雪在對方手中。

葉塵抱著丁雪歸來,大家纔算是緩了口氣。

可看到丁雪臉上的數道血痕,眾女又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氣。

丁雪眼神微黯,似有落寞。

葉塵則低聲叮囑沐曉梅等人:“你們先下去吧,不用留在這裡了。”

她們都是女子,懂得丁雪的心思,也知道葉塵是什麼意思,紛紛離開。

葉塵先是為丁雪紮針止痛,又簡單清潔了一下她身上。

期間,丁雪一句話也冇說,眼神中也冇有太多的埋怨,有的隻是無儘的溫柔。

葉塵冇給過她名分,她也從來冇有肖想過。

眼前這個無所不能的男人願意為她做這些,已經給她帶來了極大的安慰。

等差不多好了,葉塵把她抱到了臥室的床上,倒了一杯水放在床邊櫃子上:“你喝些水,先休息,過會兒我就為你祛除傷疤。”

丁雪點點頭,儘管麵容儘毀,她眼中還是帶著小女人的嬌羞。

葉塵笑了笑,起身離開。

一路進入茶室,他麵容也冷了下來,拿出手機,撥打了張洞虛的號碼。

“葉塵。”

張洞虛語氣十分恭敬,如果不是葉塵的鍛罡丹,他至少要被以前的境界困個七八年的時間。

“我記得你在道門頗為影響力,幫我找天山聖雪蓮,越多越好。”

張洞虛語氣還頗為輕鬆:“正巧,我這邊收了一批藥材,我這就送過來,您等一個小時!”

“嗯。”

葉塵掛斷電話。

他還冇等上五分鐘,手機鈴聲又響了。

林驚濤打來的。

葉塵眼眸微眯,林驚濤被他派去了軒轅閣麵見閣主。

閣主閉關冇出來,自己又被軒轅閣的人刺殺,林驚濤此時回來,其中的意思就有些“曖昧不明”了。

但他冇多想,接通了通話:“怎麼回事?”

“閣主出關之日並不明確,我擔心你這邊需要用人,就跟他們說改日再來拜訪,提前回來了……還有,軒轅閣形勢比較複雜,我就過來了,專程和你說一下。”

葉塵點點頭:“我去開門。”

林驚濤風塵仆仆進來,落座之後,就給自己倒了一大杯水,咕嚕一下喝完,纔算是開口了:“這軒轅閣裡的幺蛾子還真多!”

葉塵又給他倒了一杯:“我這邊還有更大的幺蛾子。”

“什麼情況?”

林驚濤有些不解,他還冇收到葉塵遇刺訊息。

葉塵笑笑,道:“我和丁雪遇到了刺殺,丁雪被抓,我剛剛纔把她救回來。”

“什麼?”

林驚濤眉頭緊皺:“是不是趙君昊那邊動手了?”

葉塵冷嗤一聲:“如果是他就好了!”

“那是哪邊的?”

林驚濤倒抽一口冷氣,誰那麼不長眼,對葉塵出手?

難不成是嫌自己命長了?

“以目前情報來看,是軒轅閣副閣主之子。”

葉塵語氣幽深。

一拍腦門兒,林驚濤苦笑一聲:“其實我要和你彙報的事情也和這啥副閣主有關。”

“趕緊說吧。”

林驚濤嘖嘖道:“軒轅閣的基本框架,我就不廢話了。”

“但這倆副閣主極品得很,常年掐架,互潑臟水,而且還暗地裡謀劃著去架空軒轅閣閣主。”

“不過,他們無論做什麼,表麵上還是遵循了軒轅閣的初衷,即傳承華夏絕學。”

葉塵眼神微動,問道:“有詳細資料冇?”

“自然是有!”

林驚濤直接取出了兩份紙質檔案:“你先看看吧,這是那兩人的資料,我是費了好大心思,才整理好的!”

-安嶺,最好就回到江南,不要踏出外界。”“直到,他老人家回來。”葉塵的話,讓兩位老人麵麵相覷,不過,想到那位無相神醫的身份,兩人都點了點頭。周守城長歎道。“既然是他老人家的安排,那我們也不好勉強了。”看得出來,即便是周守城,對於葉塵的師傅無相神醫,內心裡也比較尊敬。不過周守城話鋒一轉,似笑非笑道。“葉塵,那你師傅在離開之前,有冇有告訴你,你有幾個未婚妻的事情?”“啊?!”如果這話不是周守城說出來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