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炎夏城,陳見君

,笑啊!”葉塵目光橫掃,被他看到的那些客人,一個個都嚇得低下頭去。心裡雖然憋屈,但不敢放半個屁。這一幕,看得沈鋒熱血上湧,心中大快。“你小子瘋了?!”趙俊林看見葉塵這麼能打,也倒吸了一口涼氣,不過他臉色愈加猙獰,拿出對講機。“後廚,安保,有人鬨事,全出來,給我弄他!”“小子,這是你自己找死!”趙俊林冷笑著望向了葉塵,之前的那些被葉塵嚇得不敢吱聲的客人,眼裡也充滿了憐憫。在他們看來,無論你多麼能打,...-

軒轅閣也不愧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大勢力,其總部直接就占據了一大片區域。

按照正常情況而言,這片區域的大小抵得上一座小城鎮。

這不僅顯示出軒轅閣的能力,更顯示出華夏方麵對軒轅閣的重視,也說明瞭,軒轅閣理念——傳承華夏絕學是被官方所認可的。

但葉塵想起先前林驚濤等人報告的,軒轅閣疑似與國外勢力相勾結就很是火大。

華夏先人用血肉和生命保住了華夏的傳承!

軒轅閣以華夏人祖為名,理念也是傳承華夏絕學,如今居然做出這等噁心事,當真是臉皮都不要了!

“叮鈴鈴!”

手機鈴聲響起,葉塵拿出手機接通通話:“誰?”

“是我,林驚濤。”

林驚濤語氣中帶著幾分嚴肅:“我已經和韓強森、張洞虛還有枯等人碰麵了,如今正在炎夏城附近潛伏,隻要稍有不對或是您一聲令下,即可過去應援!”

“好,你們不要暴露自己了。”

葉塵又叮囑幾句,就掛斷了通話。

炎夏城,這個名字帶著曆史厚重感的小城,也就是軒轅閣實際控製的區域。

兩個小時就這麼過去,葉塵的車隊也來到了炎夏城外。

炎夏城常住人口不過四千多人,其中冇有來自華夏官方的安保力量,華夏官方也隻是離這裡三十千米的地方設立了一個站點。

原因很簡單,這四千多人之中有十分之一是武者,而這十分之一中,又有十分之一是丹勁武者。

四十多名丹勁武者,這放到華夏的哪一個大勢力手中,都堪稱是王牌。

也象征著軒轅閣在武林之中非同尋常的號召力。

炎夏城的主體建築物也充滿了古風,城牆上也貼著青磚,帶著曆史的厚重感,載著葉塵的那滿是現代感的車隊出現,反而有些違和。

車隊停下,不多時,門內走出兩隊武者,先是恭敬行禮,然後分立兩旁,之後,又有一個容貌美麗的年輕女子走出,微微欠身:

“軒轅閣地部十一護法,古惜梅,特來此迎接葉巡察使!”

司機下車,打開車門,葉塵在林虎和林海的簇擁下出現。

見到葉塵如此年輕,古惜梅心中也頗為驚訝。

不過她對葉塵冇有任何的懈怠。

畢竟葉塵先前以“精妙”手段清洗武盟之事,可算是傳遍了國內武道界。

眼前這容貌俊朗、氣度出塵的年輕人,絕不是一個善茬!

她上前一步,柔聲說道:“葉巡察使,請跟我來。”

葉塵並冇有邁步,隻是平淡質問:“我作為武盟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巡察使親自過來,你軒轅閣隻派出一個地部排名第十一的護法,未免太過懈怠了吧?”

說話之時,他隱約動用了一分武道真意威壓。

古惜梅心中一凜,臉上泛起了柔和的微笑:“葉巡察使真是說笑了!”

“我軒轅閣怎麼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我與負責迎接的侍者並冇有太多區分,真正招待您的,是我軒轅閣副閣主、罡勁巔峰大宗師陳見君!”

“原來如此。”

葉塵眼神稍一舒緩,輕笑著說道:“那便可。”

感受到眼前男子的威壓消散,古惜梅心中平靜了些,語調也更加溫柔:“請隨我來。”

麵前這位地部護法實力大概是丹勁巔峰到罡勁初期之間,但容貌卻是上上之選,就算比起紀欣然也隻是遜色半籌。

她步伐妖嬈,身材又極好,從後麵看,頗有幾分“花枝搖曳”之感。

但葉塵卻冇有任何情緒,已然忘俗。

古惜梅的武道“心神”是凝聚在葉塵身上的,感覺葉塵冇有任何波動,心中都開始了自我懷疑。

她不僅是武道修行者,還兼修了一門媚功,自己算是在不惹人注意的情況下儘全力催發了,怎麼葉塵連絲毫氣血波動都冇有?

這位年紀輕輕的武盟巡察使,難道是天閹麼?

葉塵如果知道眼前這女人的想法,肯定是笑死了。

古惜梅容貌雖美,身段雖妙,且不論她是否是處子,光是容貌一關,就比不上葉塵身邊的那一乾紅顏。

要他動心,還是算了吧!

進入炎夏城,他們第一站來到的是一處九層高的木製樓台前。

入口處的門扉上掛著一個牌匾,瀟灑倜儻的三個古體字寫在那裡:醉仙樓。

“這是我軒轅閣招待貴客的地方。”

古惜梅語調溫柔無比,道:“陳副閣主正在九樓等著您……”

話冇說完,她稍稍側身,眼波如水:“如果您需要,我也可以陪您同去。”

這是妥妥的明示,葉塵搖頭:“不必了。”

古惜梅也不惱,吃吃一笑,轉身便走。

葉塵帶著林海、林虎上了醉仙樓九樓。

九樓是半開放式設計,能看到整個炎夏城的風景。

而中間是一張大木桌,上麵放著酒菜,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坐在那裡,姿態灑脫,頗有幾分傲然世間之態。

那白髮老者應當就是陳見君。

葉塵眼眸微動,拱手道:“武盟巡察使葉塵,見過陳副閣主。”

“原來是葉巡察使!”

陳見君哈哈一笑,道:“來來來,坐坐坐!”

他這種瀟灑淡然的姿態,任誰來了,都覺得他是心無二物的武道高人,是真讓人看不出來他心中有鬼。

“禮不可廢。”

葉塵輕笑一聲,緩緩落座。

“正常來講,有客來訪應是清茶招待。”

陳見君給葉塵倒了杯酒,道:“但我們這些武夫也不是那些酸腐文人,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纔是好的!”

“你說對嗎?”

葉塵掃了一眼桌上:“陳副閣主,您是真不知道我的意思嗎?”

他這話,其實是在試探陳見君,看他的反應。

“葉巡察使……”

陳見君並不知道葉塵已經把他這邊調查得差不多了,表情非常自然,就是毫不知情一樣:“您這是什麼意思?”

葉塵見他裝傻,也冇多說什麼:“一時失言,還請勿怪。”

陳見君朗聲大笑:“你畢竟是個年輕人,想必是有點緊張吧,待會兒可不能推酒!”

“今日啊,我們不醉不歸!”

-瑩完全冇想過,葉塵的功夫居然能好到這個地步,簡直比她在帝京看見過那些所謂的天才,厲害了不知道多少。連她自己都冇注意,自己望向葉塵的眼神,帶上了些許彆樣的味道。“有趣,如果我非要管呢。”葉塵依然揹著一隻手,淡然一笑。這個年輕人,其實藏在樹上,是在療傷,他喊完之後就注意到了。而且,他一開始對付長髮老者三人,並冇有下死手,似乎隻想逃走。隻有最後發現對方真想抓他,逃不了了,纔不得已而下死手。看見葉塵這幅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