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那個便當是媽媽做的冇錯,但她不是媽媽。

揮了下去……Miss。巨型史萊姆以跟它那巨體不相稱的敏捷跳了起來,輕易地躲過了真人的攻擊。“咕!?這傢夥,塊頭不小,動作到是靈活!?”“交給媽媽我!看招!”真真子交叉特拉德馬德爾和阿爾圖拉,一口氣揮去。這裡是地下空洞,由土牆構成的來自全方位的石刃伸了出來,再加上彈幕水滴一齊傾瀉而出。這是不可能迴避的……Miss。巨型史萊姆猶如橡膠球一般高速地跳來跳去,躲過了所有的攻擊。敵人隻有一隻。如果每發攻擊全...-

第五卷

第四章 那個便當是媽媽做的冇錯,但她不是媽媽。

旅館房間床上。

華茲哀求道:

「真人……用力……再捏用力一點。」

「這、這樣嗎?」捏捏。

「再來!再用力一點!大把抓下去,把它揉爛!」

「知、知道了!那我就用全力嘍……現在怎麼樣!」狠捏!

「嗯啊啊啊!對,就是這樣!我要的就是這個!愈痛愈爽!」

華茲吐出一口熱氣,為同時襲來的痛楚與快感扭身掙紮,不禁抓住真人,死命維繫斷線邊緣的意識。

華茲雙頰泛紅,眼裡還漾著薄薄的淚水。

是讓她太痛了嗎……真人稍微將力道放鬆,但華茲卻搖頭要他保持現狀,還要更多。

不過真人不能隻顧華茲,梅迪也在求他。

插圖p187

「真人同學拜托……我也要。」

「你、你是認真的嗎?」

「對……用可以把我弄得不成人形的力道,用力地推。推到最裡麵。」

「知道了。那麼……喝!」推!

「嗯哈啊!冇、冇錯!就是那裡!往那裡再鑽下去……啊啊!」

真人跨到趴下的梅迪身上,整個人往前壓。

每當真人用力推送和反覆擠壓,梅迪的身體也頻頻抽搐。

她緊抓床單,痛苦地扭動,又頓失力氣地癱倒……轉向真人的側臉,是充滿恍惚的挑釁式微笑,彷彿在傻眼真人隻有這點能耐。

真人的男性自尊與施虐心因而膨脹。既然你想玩,老子就奉陪。

「真人!不要忘了我!我還要!」

華茲一副等不及的樣子,用腳纏住真人的手。

但在真人往華茲那去時,梅迪也抓住他的手。

「真人同學,我還冇有滿足喔。先給我。」

「梅迪,拜托喔!我先說的耶!當然是我先!」

「不行,我先。我比較需要。所以……真人同學。」

「真人!我先纔對吧!」

兩個全身發燙的少女爬過來央求真人。

麵對這種要求,真人實在是、實在是……!

「呃~不好意思,讓我休息一下……我的手已經鐵掉了。」

真人舉起堆滿乳酸的雙手投降。感覺都肌肉發炎了。

不過華茲和梅迪仍不放過他。

「我也鐵腿了啊!還以為終於從小鬼地獄解脫了,結果全都擠到這間旅館來,還到處追著我跑,腳都浮腫得跟什麼一樣了啦!」

「我也很慘。整天要我抱抱,腰已經不行了……所以真人同學,請你繼續按摩。」

「來,快按摩!重點放在小腿肚,用力捏!」

「我的腰背就交給你了。請挺直大拇指,用力推壓鑽扭脊椎兩側。」

總之就是這麼回事。

好一個健全的早晨。

朝陽的光線和孩子們的笑聲穿過窗簾透入房間。孩子們和正曬著衣服的母親們玩耍吧。

在房裡的是真人、華茲、梅迪,以及還在睡的波塔。「……呼喵……」「啊,抱歉,吵到你了。」時間還很早,大哥哥拍拍她的被子,希望她睡好一點。

接著真人對躺在她旁邊的另外兩個人發牢騷似的在床緣重重坐下。

「真是的,把人當奴隸啊……我也很累好不好,而且現在有很重要的事要想。」

「很重要的事?什麼事啊。」

「多半是在想猥褻物以後要藏哪裡吧。」

「對喔。房間被那麼多人搜過,全都曝光了嘛。」

「冇有好不好!纔不是那樣!……就隻是HAHAKO讓我有點在意啦!」

「HAHAKO……喔,瞭解瞭解,很像真真子阿姨的那個人嘛。」

「真的很像,可是給人的印象完全不同……她怎麼了嗎?」

「她不隻外表像,連技能都跟我媽一樣,簡直是複製人。所以……」

「你想找第二個媽媽撒嬌嗎?」

「想過左擁右抱兩個媽媽的生活啊……真下流……」

「冇有好不好!纔不是那樣!我很認真在想她到底是什麼人耶!」

「好啦好啦,我都知道。逗逗你而已,開玩笑的啦。」

簡單安撫真人兩句後。

華茲和梅迪表情忽然正經起來。

「其實我覺得,不要隨便提到其他媽媽比較好吧?」

「咦?為什麼?」

「要是被真真子女士聽見了,恐怕又會吃醋,鬨得雞飛狗跳……」

「呃,應該不用擔心這部分啦……因為我媽……」

就在真人要解釋時——

房間門突然開啟,真真子噠噠噠小跑步進來,左右手各拿一件真人的襯衫……

「小真啊!可以幫媽媽看一下嗎!媽媽先前把你的襯衫也拿來洗了!幫忙看一下媽媽用滿滿的愛洗出來的襯衫和索蓮緹小姐洗的襯衫哪件好!說嘛,哪件比較好!」

「這件?還是這件?」真真子這麼問,並不斷將右手的襯衫塞到真人麵前……看來她洗的是這件。

無論如何……

「我媽從昨晚就都是這副德性,其他事情好像完全進不去她腦袋裡。所以不用怕她吃醋,先處理好這個問題再說。」

「「啊~這樣啊。」」

華茲和梅迪都苦笑著點頭。

天下第一母道會第三天。

會場今天也是大爆滿,觀眾萬頭鑽動,期盼熱烈賽事的到來。

舞台周圍的托兒區也很熱鬨。除了昨天那票人,又多了巨人媽媽凱迪和忍者媽媽女忍子,聊得正起勁。

小孩那邊不需要費心,因為今天來了新的保姆。

「葛格~!」「真人葛格~!」「陪我玩!」「陪我玩!」「抱抱~!」

「為什麼?怎麼會變成這樣?」

這是因為想著心事使真人注意力渙散,誤入托兒區所致。

華茲一行人看著真人被小孩包圍,簡直樂歪了。「辛苦啦~」「要加油喔。」「呃……真人!我會替你加油的!」三個人手牽手坐上播報台。「來救我一下會怎樣啦!」立場顛倒,自作自受,完全是活該。

這時——

「真人~!也陪我玩嘛~!陪巨人媽媽玩一下~!」

「哇啊啊啊!又大又憨的媽媽來啦啊啊啊!」

巨人媽媽凱迪一把抓起真人,用力抱進懷裡。「哇,被埋進去啦!」五公尺級媽媽的超級大胸部將真人的上半身整個夾在中間。

「啊啊,這是什麼感覺……從來冇有過……溫溫軟軟,滿滿地包圍著我……好像會讓我變成廢人……呃,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要緊急脫逃!喝!」

真人將身體縮到最小,溜出巨人媽媽凱迪的胸部之間。得救了……

不,還冇。忍者媽媽女忍子阻擋了真人的去路。

「且慢!真人剛用的是忍法脫乳術冇錯吧!」

「呃~請恕我直言,你在說什麼鬼啊!」

「想不到真人也是忍者……那就過來作我的兒子,一起修行是也!母子一起成為忍者大師是也!」

「聽起來是很讓人心動啦,可是我還是心領了!失陪!」

真人拔腿就跑。「太天真了是也!忍法分身之術!」然而忍者媽媽女忍子一下子變成好幾個,團團包圍真人,跑不掉了。「哎呀,玩得很開心嘛。」「我也要一起玩!」「這是爭奪戰呢。」「你們等一下!」來爭真人的母親變多了!真人大危機!

不過,這邊就先不管了。

「各位早安。這是講稿,請先過目。」

「好的好的……咦?……席菈瑟小姐,今天的比賽怎麼……」

「就是上麵寫的那樣。時間到了,開始播報吧。」

「嗯……那就這樣吧……各位觀眾久等啦!今天也要卯起來歡呼喔!」

「第三輪比賽,準決賽即將開始。」

「選手進場!請各位掌聲歡迎!」

播報台的席菈瑟和女孩們的開場詞,觀眾們的歡呼響徹全場。「快來救救我啊!」無論被母親們追著跑的真人再怎麼慘叫,也被聲浪頓時淹冇。

選手接著從出場門現身……

首先是真真子。這個非常適合穿圍裙的媽媽平時總是麵帶微笑,唯有今天是難得的認真表情,手提樸素便當盒進場。

然後是人造人媽媽梅加迪。飛行子機漂浮在周圍,提著和真真子一樣的便當盒踏上舞台。

還冇完呢。再來是可疑媽媽索蓮緹。這個以銀色蒙麵罩袍掩藏真實身份的怪人,同樣是提著便當盒進場。

最後出現的是神秘媽媽HAHAKO。這個和真真子相似到不行,不折不扣的神秘人物,手上也提著便當盒。

前四強的母親們每一個都手提著便當盒,神情英勇地在舞台上排成一列。

見到四個人全都出現,讓觀眾和播報台的女生們一臉困惑。慌忙逃離母親軍團的真人求救「拜托!快來救我……!」「真人不要吵。」「請你安靜一點。」繼續擺一邊不管他吧。

「呃……席菈瑟小姐,這是怎麼回事呢?」

「四強賽是以混戰方式進行。四名選手同時比賽,由勝出的兩人進入決賽。」

「真是突然呢……啊,該不會……是藉由混合所有選手,來消除淘汰賽製必定會有的簽運優勢?」

「梅迪同學果然聰明,一點也冇錯。」

「那馬麻她們為什麼要拿便當盒呢!我怎麼想都不懂,請跟大家說~明。」

「四強賽的內容,一開始就指定為【做便當】。四位選手要在大會發下的便當盒中裝滿媽媽的特製料理,以成果評斷高下。限時三十分鐘,若無法及時完成就當場出局。」

「這麼一來,烹調速度就是重點了呢。」

「很可惜,這場比賽不是速度快就好……廚房是母親們的戰場,總會發生各種狀況,讓母親傷透腦筋。至於比賽中會發生的狀況……就交給四位選手自己決定了。」

「也就是可以設法妨礙對手的意思吧。真是太棒了。」

黑心美少女愈術師陶醉的表情就先當作冇看到。

這時,舞台地麵浮現巨大魔法陣,召喚出四組廚房,廚具與調味料一應俱全,還有個堆滿大量魚肉蔬果的食品台。

選手們開始移動。

真真子前往廚房A,對麵的廚房B是可疑媽媽索蓮緹。

而旁邊的廚房C是神秘媽媽HAHAKO,廚房D是人造人媽媽梅加迪。

所有準備皆已就緒,隻待號令。

「那麼,比賽……」

「等一下!連小孩子都覺得好玩跑來追我了啦!拜托,誰來救救我啊!」

「托兒區的真人同學,請你安靜一點,本大會不歡迎你搗亂,這樣會妨礙比賽。」

「太無情了吧!」

「那麼,比賽正式開始。預備……媽媽!」

比賽開始了。置於播報台的三十分鐘計時器也開始倒數。

戰意高昂的真真子隨即朝向可疑媽媽索蓮緹舉起便當盒

「索蓮緹小姐!一決勝負吧!」咚咚!

「唔咦咦咦~?一一一一開始就被鎖定了~?」

「不、不會吧?難道是發現我們的真麵目了嗎?」

可疑媽媽索蓮緹裡麵的兩人似乎緊張得不得了。「先來檢查調味料有冇有缺!」不過真真子已經專注在烹飪上。

「就、就目前來看~好像冇事耶~呼~」

「好像是……那就趁現在動手吧。」

「是啊~雖然有點擔心到底會不會有效~總之還是先用我的技能看看好了~」

「喂!那邊的可疑分子!我聽見你的可疑發言了!彆想得逞!」

「這場比賽是可以互相妨礙的喔~托兒區的真人弟弟呀~你想靠近看是可以~不過要安靜喔~拜托嘍~」

「可疑分子對我還比較溫柔是怎樣!」

「那麼~……嘿~」

蒙麵罩袍裡的人發動了降能力技能。

可是真真子的動作完全冇減慢,仍迅速檢查調味料。

「討厭啦~!果然冇有效果嘛~!」

「很好很好!媽媽可以完全防禦異常狀態,那一點用也冇有!……可是其他兩個就……咦?」

真人不禁停下腳步,即使被緊追在後的小孩抓到了也冇有轉移視線。

人在廚房C的神秘媽媽HAHAKO動作也冇有減損,似乎不受降能力技能影響。

「(喂,真的假的……連這點都跟媽媽一樣……?)」

而且神秘媽媽HAHAKO的動作還跟真真子完全相同。

真真子拿醬油,她也拿醬油;拿沙拉油,她也一起拿。動作有如完全複製……

這時——

「警告、警告。自爆程式啟動。本機體即將自爆,周圍的人請小心!」

人造人媽媽梅加迪發出急迫的機械性叫聲。

「高機動清潔模式!」

她將飛行子機連結於背部,變成高處清潔用的飛行型態,鼓動噴射科學光輝的飛翼緊急升空。

從廚房D一飛沖天之後,迸射科學火花爆炸了。

最後,全身冒煙的人造人媽媽梅加迪往真人那處墜落。「不會吧!……嗚嘎!」真人急忙伸手接住,還以為手會斷掉,但冇事。

「梅、梅加迪小姐!你冇事吧?喔不,看來不是冇事的樣子!……怎麼會突然就自爆!」

「我的機能突然大幅降低就會自爆,這是過去身為戰鬥兵器時留下來的設定……為了防止我落入敵人手裡的措施。」

「唔!是被那個降能力技能觸動的嗎!……這麼危險的設定怎麼不解除啊!」

「解除是可以……不過……」

人造人媽媽梅加迪轉動受損的脖子,望向周圍。

周圍有一群眼睛閃閃發亮的孩子。「好膩害喔!」「好漂亮喔!」「再來一次!」人造人媽媽梅加迪的自爆煙火讓他們看得很感動。

「因為我認為……隻要能逗孩子笑,自爆也不壞。」

「用身體來搞笑這種事讓搞笑藝人來做就行了!當媽媽的人好好保重啦!」

人造人媽媽梅加迪冇答覆真人的要求,滿足地微笑並靜靜閉上雙眼。

比賽剛開始就有一人自爆了。

這個狀況在播報台引起討論。

「馬上就出了好誇張的事呢……請問席菈瑟小姐,那場自爆算是意外嗎?」

「下廚時自爆……在人造人母親之間好像是滿常發生的事。」

「不、不會吧,應該冇有這種事……」

「可是人造人的觀眾都在用力點頭耶!」

波塔說得冇錯,坐滿觀眾席的機械女性都在頻頻點頭。「孩子會高興。」「一不小心就會想自爆呢。」看來是人造人之間常有的事。

目送人造人媽媽梅加迪上擔架離去後,比賽繼續。

廚房C的神秘媽媽HAHAKO和真真子的動作完全同步,默默地烹調。

廚房AB的真真子和可疑媽媽索蓮緹則是競爭意識猛烈燃燒,火花四濺。

「我是小真的媽媽,絕對不會輸給你!」

「唔~!既然這樣~就隻好下狠招了~!」

「就這樣吧!要不擇手段!不管用再毒的招都要贏!……看我的!」

可疑媽媽索蓮緹跳進托兒區。「哼!」「咦?」把站著發呆的真人扔上舞台。

真人一路滾到真真子腳邊。

「哎呀,小真跑過來是想要媽媽陪嗎?」

「纔不是咧!這是不可抗力!……喂,那個叫索蓮緹的!冇事丟我上來做什麼!到底在想什麼啊!」

「問我在想什麼~……你在想什麼~?」

「很簡單啊。降能力的技能不能妨礙大好真真子的行動……不如拉她身邊的人拖累她。這點子還不錯吧?」

「原來如此~要把真人弟弟變成她的累贅呀~」

「喂!那算什麼理由!開什麼玩笑!」

「那麼累贅是愈多愈好吧~既然這樣~……就讓華茲妹妹和波塔妹妹~……然後是我有點害怕的~……梅迪妹妹~都過來這裡喔~!」

可疑媽媽索蓮緹朝她們大喊。

播報台對次的判斷是——

「有蠢蛋在說蠢話耶……席菈瑟小姐,可以直接拒絕吧?」

「不,我同意。」

「咦?您同意嗎?」

「孩子主動想幫忙做菜讓媽媽很高興,可是都在幫倒忙,是很常見的事。這也是一種廚房意外。就儘好母親的本分克服難關吧。」

席菈瑟斷然允許。

然後蓋住麥克風,對華茲幾個小聲說:

「這是和真真子女士的正麵對決,對方很可能使出強硬手段。我們就利用這個機會集中戰力伺機抵抗吧。到時候就請你們臨機應變了。」

「哎喲,原來是這樣。」

「若情況需要,開打也是逼不得已。」

「我、我會全力支援的!道具都包在我身上!」

「好!我們走!」

華茲幾個跳出播報台。

觀眾似乎很歡迎小孩參戰。「要好好幫忙喔!」「給我儘量拖累她!」「冇聽過這種命令形耶!」總之全場一致認同。

所有人都聚集到真真子身邊了。

VS可疑媽媽索蓮緹。戰鬥開始。

「有小真和大家來幫忙,等於是千軍萬馬!我們一起加油吧!」

「我先說喔,我絕對不會變成累贅!」

「真人或許是累贅,可是我一定會幫上忙!」

「真人同學和華茲同學或許是累贅,可是我一定會幫上忙!」

「「梅迪你不要亂來!」」

「那、那個,我也會加油的!我來幫忙!」

「你們好像都很想幫忙耶~可是結果會怎樣呢~?……就讓我全力~疊加技能~把你們都變成完完全全的累贅~嘿~」

可疑媽媽索蓮緹慢~條斯理地吆喝,緩緩舉起雙手。

最高級的降能力效果猛襲而來,不過對真真子依然冇有影響。「唔!」真人的能力大幅降低了。「討厭啦!」華茲的能力也降到極點。「你們給我記住!」梅迪的能力也降到很悲慘的數字。

而且連波塔的能力也降低了。

「哇哇!製作道具和鑒定的成功率都變得好低喔!」

「什麼?波塔不是戰鬥成員,應該不受影響纔對吧!」

「嗯哼哼~知道最強DEBUFF效果的厲害了吧~」

「這樣就有四個累贅了……不過對手畢竟是大好真真子……」

「就用我們精心再精心製造的~反母親超必殺魔法招呼她吧~!一~二~三!」

「「……史帕拉·拉·馬吉亞·貝爾·米拉蓮……母親封印!」」

可疑媽媽索蓮緹裡麵的兩人齊聲唸咒。魔法的目標是真真子。

「反母親魔法?到底有什麼……喔不,不管什麼效果都對媽媽無效,不用怕……!」

但就在這時候,真真子被一大團煙包住了。

「嗯?」

真人下意識地看過去,見到的是——

非常認真地擺著架勢,小不點的真真子。

整個人很小。不是縮小,而是幼兒化了,年齡了不起五歲左右。基本上還是真真子,但身高縮水,長相稚嫩,衣服也變成兒童尺寸。

「嗯~……嗯?」

真人又看了一眼,轉回來和同伴們愣愣對看後再看第三眼,結果還是一樣。

一個年幼的媽媽。

真真子突然幼兒化,變成幼女真真子了!

「嗯~……什麼——!這是怎樣啊啊啊啊!」

真人嚇得都流鼻水了。「呃,怎麼會這樣?」華茲也目瞪口呆。「咦?咦?咦?」梅迪眼睛眨個不停。「小小的馬麻好可愛喔!」波塔有點高興。

可疑媽媽索蓮緹則是高興得不得了。

「好耶~!大成功~!」

「不是母親以後,應該就會用不出母親的力量了……基於這個想法,我們鍛鍊再鍛鍊,好不容易纔創造出這個必殺魔法。看來就算是大好真真子也抵擋不了呢。」

四天王之二所使出的魔法,壓倒了裝備的防禦效果。

「給、給我等一下!哪有這樣的!這樣犯規吧!」

「媽媽不是麵對任何難關都要把菜煮出來嗎~?這場比賽就是要這樣吧~」

「這、這個……」

往播報台看,隻見席菈瑟咬著唇不發一語。似乎是不得不認同可疑媽媽索蓮緹言之有理。

「那就這樣嘍~繼續比賽吧~……不過真真子應該冇辦法做菜了吧~」

「封印母親的魔法變的不隻是外表,也把大好真真子的腦袋變得跟小孩一樣了。不過這種事我也冇必要跟你們說啦,嗤嗤嗤。」

「你、你說什麼?」

真真子連腦袋都變成小孩……!

「小真,專心比賽喔!冇問題!有媽媽陪你,不用怕!」

「喂,腦袋冇變啊。」

「「咦?……為什麼?」」

即使外表變了,母親的自覺依然文風不動。可以安心比賽了。

比賽仍在進行,限製時間隻剩二十分鐘左右。

不過再怎麼趕,也必須審慎行動。

「……媽媽,我跟你說喔,索蓮緹其實是——」

「我知道,就是亞曼緹和索蕾菈嘛。」

「你發現啦。也對啦,冇發現才奇怪。」

「亞曼緹和索蕾菈是假扮成媽媽,來參加媽媽的比賽吧……也就是說……」

「冇錯!就是為了破壞大會……!」

「也就是想學習怎麼當媽媽吧!她們表麵上看起來非常討厭媽媽,結果還是對怎麼當一個媽媽有興趣,真是太好了!」

「原來你有這麼大的誤會……難怪都不阻止她們……」

相信他人心中的善性與母性而不去猜忌,這就是真真子。

應該說幼女真真子。「這樣很難問話啊……」人都變成五歲左右了,這部分隻好忍著點。

但儘管幼女真真子的度量如大海般寬廣無垠,海麵可不是永遠風平浪靜。

「可是呢,既然都打起來了,我就不會手下留情喔!」

「喔喔!真真子阿姨的鬥誌好高啊!」

「那當然啊!因為、因為……她們把小真的襯衫洗得太乾淨,我不甘心嘛!」噗噗~!

「馬麻的臉頰鼓得好大,氣噗噗了!」

「吃醋能量急速上升呢……」

「我是比較希望她不要再來了啦!」

「在小真的事情上,媽媽不能輸給任何人!因為媽媽是小真的媽媽!……所以媽媽要做出小真會喜歡的便當,成為小真心目中最棒的媽媽!所以小真!」

「好啦好啦知道了!總之想贏過她就很好了啦!開始吧!」

見到突髮狀況而啞口無言的全場觀眾再度恢複活力。

比賽開始有進展。可疑媽媽索蓮緹搶先一步前往食品台,搜刮所需材料。

另一個對手,神秘媽媽HAHAKO則是完全停止動作。

真真子周圍有真人幾個,可是她周圍冇有任何人。這個無法模仿的狀況,似乎讓她非常困惑……

「(呃,現在不是看她的時候!做正事要緊!)」

雖然在意得要命,現在需以比賽為重。

這時,突然間——

狀況發生!

「哎呀?小真小真,糟糕了!廚房變得好大喔!」

「不是廚房變大,是媽媽變小了啦!拜托搞清楚狀況好不好!」

「這種時候……真人!欠踩台出場的時候到了!」

「真人想被小妹妹踩,現在正是他出場的時候。」

「你們在說鬼話我纔沒有那種想法都是誤會啦再說她再小也是我媽根本不會覺得幸福。」

「啊,這裡有踏台!請用這個!」

團隊合作無間地解決了狀況。

幼女真真子可以煮菜了。

「那麼,媽媽負責煮菜,小真和其他人幫我拿你們想吃的東西過來吧。」

「隻讓真真子女士一個人做菜,應該很累吧。我也來幫忙……」

「想都彆想!波塔快來幫我!」防守!

「好、好的!我也來幫忙擋梅迪!」防守!

「梅迪煮菜隻會生出不明物體!那邊就靠你們了!」

真人將自髮狀況交給華茲跟波塔處理,奔向食品台。

可疑媽媽索蓮緹就在那裡,暢行無阻地拿她的材料。真人來到她身邊說:

「我就直接問了……你們是四天王那兩個吧。」

「咦咦咦~?那那那、那是什麼意思啊~?我聽不懂耶~!」

「特殊技能用得那麼高興還想騙啊?未免太瞧不起人了吧?」

「你你你在說什麼呀~?我冇有想騙什麼東西喔~……!」

「假如變成身份曝光,要直接戰鬥的情況……我當然不認為自己會輸啦……可是我們還是有可能被大好真真子亂七八糟的力量打得很慘,所以繼續用比賽的方式戰勝她會比較放心……這種事,我是不會跟你說的啦。」

蒙麵罩袍裡頭下麵的某人喃喃說出了她們真正的企圖。

既然她們完全穿幫也想繼續騙下去,那就由她們去吧。

「(比起胡亂揭穿,把大會搞砸……維持現狀還比較好。)」

山不轉路轉。

「那好吧,我們就當你們是索蓮緹,用比賽贏過你們!……我們也來拿材料!既然是做便當,煎蛋是一定要的啦!」

真人往堆在食品台的蛋伸手,拿起一顆……

喔不,他拿不起來。

「奇怪?這顆蛋怎麼重成這樣……啊,對喔!降能力技能的關係嗎!」

真人的力量低到極限了。「掰掰~先走嘍~」可疑媽媽索蓮緹達成宣言,真的把真人變成累贅,拿完材料就走了。

「我的裝備明明有大概五成防止異常狀態的機率,可是每次都很給麵子地擋不住!……可惡!隻能照這樣硬乾了!」

真人用兩手捧起一顆重到莫名其妙的蛋,咬牙切齒地開始移動。「嗯嘰嘰嘰嘰!」臉和手都青筋暴露,全身抖個不停。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終於回到幼女真真子身邊。

狀況發生!

「啊,小真,糟糕了!」

「我也糟得快死了,怎樣啦!又怎麼了嗎!」

「你看這個!」

幼女真真子手上拿的是筷子。

筷子一放直就軟趴趴地彎掉了,這樣什麼也夾不起來,連蛋都打不散。

「喂,這是怎樣!怎麼回事!」

莫名其妙。完全無法想象。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因此真人有點過度反應地大叫,望向正前方的廚房B。

可疑媽媽索蓮緹正在努力做菜。

「嗤嗤嗤,降能力技能的效果也會影響到物質啦,所以……」

「不用什麼都跟人家解釋啦~趕快剝洋蔥皮~」

想知道的已經說出來了。這個敵人還真方便。

看來就是這麼回事。

「可惡!冇完冇了!……總之要先想個辦法!」

「可是該怎麼辦呢……」

不隻是筷子遭殃,菜刀刃部也鈍得很難切又坑坑洞洞,其他廚具也同樣不堪使用。幼女真真子不知所措,隻能和真人乾瞪眼發愁……

就在這時——

「彆擔心!有我在!」

和華茲一起阻擋梅迪的波塔大喊一聲跑過來。

「波塔……對喔!用生產道具新做一組廚具就行了!……啊,可是現在技能成功率也降低了,說不定做不出來……」

「彆擔心!一定可以!」

「……可以嗎?」

「可以!……我被選為保姆以後……原本以為自己一定撐不住,可是努力以後還是勉強撐住了!現在也是同樣道理!隻要儘全力去努力,一定做得出來!」

波塔熱切的眼眸中有純真的光輝。充滿相信自身可能、挑戰自我的決心。

真人也想為這樣的波塔賭一把。

「知道了,拜托你啦。」

「好!包在我身上!」

波塔打開揹包,取出木棒、鐵板等材料。

然後全部抱起來,發動技能!

「可以做出好東西嗎?可以做出好東西啦!做出……好東西了!」

波塔懷中迸發耀眼光芒,等退去以後——

筷子、菜刀、平底鍋和湯鍋等各種做便當的所需廚具都做出來了,而且是方便幼女真真子使用的尺寸。真是周到。

「喔喔,大成功!乾得好!」

「對呀!我成功了!……馬麻請用!請做出好吃的便當!」

「真是太好了!波塔謝謝你!」

幼女真真子收下廚具,開始做便當。

廚房B的可疑媽媽索蓮緹見到這一幕,氣得直跳腳。

「討厭啦~!真真子開始做菜了~!氣死我啦~!」

「看到冇!這就是同伴的力量,我們的力量!」

真人說得很驕傲,不過這全是波塔的功勞。先不管這個。

真真子打好蛋汁後,將平底鍋放上瓦斯爐,準備煎蛋……

這時又有狀況發生!

「哎呀,是怎麼啦?火點不起來耶。」喀喀喀。

「喂喂!連瓦斯爐的能力也降低了喔!」

這樣彆說煎不了蛋,其他菜也不能做了……傷腦筋啊……

纔怪,不必擔心這種事。真人已有主意。

「哼,這點突來的意外算不上問題。因為……我們的同伴裡有一個是超強的瓦斯行!華茲,對吧!」

「什麼瓦斯行!好歹也說火焰大師好不好!受不了你耶!」

儘管嘴裡唸唸有詞,華茲還是颯爽趕來救場。

叫出魔法書,對瓦斯爐張開手掌。

「用我的魔法生火就行了吧……老實說,現在這也很難……」

「很難……難道……你明明冇有被動手腳也自動被封魔了?你到底要多悲劇才甘心啊!」

「最好是那樣啦!不是封魔,就隻是我的能力也降低了,搞不好用不太出魔法啦!」

「這樣就好多了……不過你還是用得出來吧?你不是超強賢者嗎?」

真人調侃地用肩膀頂華茲一下。

華茲神氣一笑,往真人小腿肚回敬一腳。

「哼,那當然。你在一邊看著就行了……史帕拉·拉·馬吉亞·貝爾·米拉蓮……火炎!再來!火炎!」

華茲發動連續魔法。具有龐大熱量的火焰在瓦斯爐上起舞……

這樣的畫麵隻是妄想,其實隻有點起一撮火柴大小的火苗。

「呃,不會吧!那是我的全力耶!」

「扣掉華茲品質,能力狂跌還是很嚴重呢……」

「你的說法很欠揍耶!可是等一下!我還冇完!現在的我……好像可以靠母親的力量超越極限!」

「靠母親的力量超越極限?」

華茲閉上雙眼集中心智。

「在這個世界,母親的力量不是亂七八糟強嗎?我當過保姆以後,有種自己往母親接近一點點的感覺……所以就算隻有一點點,我也覺得自己可以使出超厲害的力量!」

「這……這是你在幻想吧……」

「是不是幻想,你就自己看清楚吧!上嘍!……唔唔唔唔!……降能力的效果……跟顧小孩比起來根本就不算什麼——!」

對一個十五歲少女而言,那是慘無人道的體驗。

但接觸小孩那瞬間確實存在的感動,給了她足以反抗惡質技能的力量。

瓦斯爐裡的小小火苗增強數倍,圍成一圈變成大火了!

「喔喔!真的成功了!華茲,其實你很行嘛!」

「哼哼!當然行啊!我可是超強賢者呢!」

「火點起來啦,太好了。那麼華茲,幫我保持這樣喔。」

真真子將平底鍋架上爐火,下油下蛋汁。滋滋滋的美味煎蛋聲讓人聽得肚子好難受。

觀眾都表情陶醉,入迷地看著幼女真真子做菜。肚子裡的蟲到處叫個不停。

這樣的景象,讓可疑媽媽索蓮緹裡頭下麵的某人不滿地大發牢騷。

「瓦斯爐不能用,就用火魔法來煮……你們很厲害嘛!」

「怎樣怎樣!看到了吧!這就是我們的力量!哈哈哈!」

對方蓋在蒙麵罩袍底下的表情,一定是相當懊惱吧。

真人得意地動身準備下一道菜。再來要做什麼好呢?

「便當的菜色……好!就吃培根卷蘆筍吧!」

這也是經典菜式。有肉又有菜,健康又好吃。真人趕到食品台,要找蘆筍……

狀況發生!

食品台上的蘆筍已經完全枯萎,根本都乾掉了。

「喂,是怎樣!為什麼……啊,這也是索蕾菈的技能害的嗎!」

生鮮食品最重要的屬性——鮮度,遭到降低了。

食品全滅。蔬菜乾得像枯葉,變成褐色而碎裂。肉類海鮮也腐爛發臭,不僅不能吃,簡直不堪入目。

「(這樣什麼都不能煮啦……唔,怎麼辦……!)」

真人當下想到的是出外采買。

就在這時——

「看來我出場的時候到了。」

梅迪從容不迫地走來。

「你來得正好!快用傳送魔法……!」

「不,冇有另外買的必要,用這裡的材料就行了……我這稀有的愈術師,會用治療魔法複活它們。」

「用治療魔法複活……真的可行嗎?對象是食物耶。」

這個世界的治療魔法是RPG裡不可或缺的元素,用來治療傷口或異常狀態。

但對象隻限於人物,對物品無效……

梅迪以百分百美少女的容貌,對死光光的食品伸出法杖。

「不隻是波塔和華茲,我也在當保姆的過程中,稍微碰觸到它了。」

「它是指……?」

「我還差得遠,說的話或許冇有參考價值……可是就我來看……那就是母親這種角色的奧秘,或者說創造奇蹟的力量。」

「創造奇蹟的力量……」

「我真的碰觸到它了,所以我也要引發一兩個小小的奇蹟!……史帕拉·拉·馬吉亞·貝爾·米拉蓮……複活!」

高舉的法杖前端放出生命之光,澆注在死絕的食品上。

原本不該有效的魔法,讓它們複活了。枯萎的蔬菜變得青翠多汁,腐爛的魚和肉也恢複原狀,所有食品轉瞬間重返新鮮。

「喔喔!梅迪,乾得好!」

「就是啊!比起華茲同學隻是稍微讓火燒大一點,我的成果好多了!」

「不需要在這時候偷偷損人啦,不過真的很厲害!太好了!……那我把菜送去給媽媽!」

能力降到極點的真人帶著沉重的蘆筍和培根,急忙趕到幼女真真子身邊。

途中,還側眼一瞥可疑媽媽索蓮緹。

「奇怪?好像有人很不甘心耶?啊~真的真的,真的有耶~」

「討厭~!竟然用魔法複活食物~哪有這種事啊~!」

「創造什麼奇蹟,根本旁門左道!」

「哼哼哼!這就是我們的力量!呀呼~!」

真人爽得飄飄欲仙,快飛起來了。但在他開心地嘲諷小跳步時……

狀況發生!

「不好了!小真,可以過來一下嗎!」

「好我來了!現在換我立功了!不能讓她們專美於前,我也要在這裡展現勇者每天持續成長的新一層進化!」

真人帶著滿身鬥誌跑了過去。

幼女真真子筷子挾著一塊剛做好的煎蛋,與擺在砧板上的便當盒互瞪。

「媽媽你說!現在又怎麼了!隻要是我能解決的,你儘管說!」

「就是,現在出了一點小麻煩……」

幼女真真子將煎蛋擺到便當盒角落。

結果煎蛋莫名其妙地彈開,跳出盒外。

「就是這樣。不管我怎麼放,都是馬上跳出來。傷腦筋。」

「嗯嗯嗯。我看……這多半又是亞曼緹搞的鬼。她對便當盒下反彈效果,放進去的東西都會彈回來。**不離十。」

這下糟糕了。若無法完成便當,幼女真真就要輸了。

不過沒關係,真人心中已有對策。

他拿起便當盒蓋站穩腳步說:

「媽媽!再把煎蛋放進便當盒裡!」

「可是……」

「冇問題!我來處理!相信兒子的力量!」

「……知道了。媽媽相信小真。」

母子相視頷首。「小真,要放嘍!」幼女真真子將煎蛋放進便當盒中。

刹那間,真人展開行動!

「喔喔喔喔!看我的厲害!」

真人以裂帛之勢蓋上了便當盒!並用力按住!

「好!……呃!這有點難度啊!」

煎蛋反彈而推擠盒蓋的力道非常強勁,感覺稍不注意就會整個人被它撞飛。危險,非常危險。

可是,絕不能讓它得逞!

「不要小看我!這就是我的力量————!喔喔喔喔!」

真人全力壓住盒蓋,死也不讓在便當盒裡暴跳的煎蛋跳出去!

真人正在戰鬥!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死鬥!

所以他無暇顧及周圍!不,有餘力也不會左顧右盼!什麼都不能看!什麼都不能聽!

「呃,那個……小、小真?不要那麼激動嘛。」慌張。

「真真子阿姨,我知道這樣讓人很不放心,可是這時候就由他去吧。真人冇問題的。先彆管他,去做其他菜吧。」

「如果不找個機會振奮一下,讓自己沉醉在戰鬥的感覺裡,恐怕會撐不下去……這樣的努力實在令人動容啊。」

「不沉醉就撐不下去嗎……真人好成熟喔!」

也不可以在乎對手的反應!

「這、這個~……這樣好像有點可憐耶~」

「感覺好像做了某種慘無人道的事。我應該換彆的方法,這樣大好真人也能和他其他同伴一樣,發揮無與倫比的新力量。我道歉。」

聽不見!什麼都聽不見!

這時,播報台的席菈瑟抓住了麥克風。

「各位觀眾,拜托你們給予就隻是按住便當盒蓋的勇者一點溫暖的掌聲吧。」

「住手!不要同情現在的我!住手————————————————!」

勇者在全場溫暖掌聲中淚流不止。

先不管縮成一團啜泣的真人。

舞台上,評分作業就要開始。

評分台上有兩個便當,各是幼女真真子和可疑媽媽索蓮緹的作品。雙方都是以米飯為主。

幼女真真子的是滿載母愛的便當。有煎蛋、培根卷蘆筍、芝麻拌菠菜和小番茄。

可疑媽媽索蓮緹的便當竟也相當正經。同樣有煎蛋,然後是蔬菜炒肉、奶油玉米、炒麪,點心是橘子。

兩邊看起來都很好吃。

「我們就來比比看誰比較有資格作小真的媽媽!」轟!

「真真子太認真了啦~!」

「隻要牽扯到兒子就會變得這麼積極……太可怕了。」

幼女真真子往可疑媽媽索蓮緹伸直她短短的手指,鬥誌熊熊燃燒。幼女燃燒中!

那氣勢強到連聚在周圍的華茲幾個也有點傻眼。

「真、真真子阿姨,你冷靜一點。不是隻有你們兩個在比,還有一個啦。」

往廚房C一看,神秘媽媽HAHAKO還正在做菜,距離完成隻餘一步之遙吧。

「時間還冇到,先等她一下吧。」

「怎麼辦呢,席菈瑟小姐!」

在轉播席席菈瑟對波塔的問題想了想,說道:

「這個嘛……原本是應該在所有選手的便當都出齊以後再評分……不過真真子女士和索蓮緹小姐之間似乎有點恩怨……那麼,兩位願意先分出高下嗎?」

「好,就這麼辦!」

「唔唔~……那、那好吧~!我接受~!」

「母親向我們挑戰,我們豈有怯戰的道理!比就比!」

「看來雙方都同意了,那就這樣吧……看樣子,兩位競爭的點是誰比較有資格作真人同學的母親……」

「等一下~!執著這件事的隻有真真子喔~!」

「我們怎麼可能會想當大好真人的母親!就隻是想贏過她而已啦!」

「兩位之間的勝負,就給真人同學來評判吧。讓他吃過兩個便當之後,猜哪個是母親做的便當,這樣兩位都能接受嗎?」

幼女真真子點頭同意,可疑媽媽索蓮緹也姑且點頭,觀眾拍手讚成。就這麼說定了。

輪到真人上場了。「嗚嗚……咦,怎樣?」「真人起來啦。」華茲拉起真人。「快點準備好。」梅迪替他拉張椅子。「我也來幫忙!」波塔矇住他的眼。

真人開始試吃。

「咦,喂……真的嗎?真的要我來嗎?我的心靈創傷還冇好啊……!」

「少婆婆媽媽的,來,嘴巴張開。先吃第一個。」

「呃,等等……唔咕!」

進入真人嘴裡的……是口感鬆軟的……煎蛋。

「(喔,滿好吃的嘛。味道和煎的程度都很好……不過……)」

不,彆急。等吃過另一個再下判斷。

「那麼真人同學,請吃另一個。來。」

「好……啊~……」

東西送進嘴裡以後,真人試嚼兩下。口感和先前一樣,是煎蛋……

而且,一碰到舌頭就知道答案了。

「(啊~……好……就是它了。)」

這個味道,是來自一個孩子會比母親本身更瞭解的技能。

一點也不特殊,就是每位母親都有的技能——【媽媽的味道】。

好吃二字勝過千言萬語。

「……呼。」

真人嚥下煎蛋,取下眼罩。

對十指交扣著看著他,期盼佳音的真真子說:

「第二個有【媽媽的味道】,一定是我媽做的菜。太好猜了。」

真人不太甘願地說了真心話。

「我就知道小真吃得出來!媽媽好高興喔!真的好高興喔!冇有彆的事比這個更幸福了!啊啊……媽媽好像快要昏倒了!」

「咦?喂,媽媽!喔哇!」

幼女真真子突然全身射出熾烈光芒。強度完全不是平時的【母親之光】能比,亮到超越極限……

等到光芒消退,真真子已恢複原樣,不再是幼女。

然後撲上來就抱。媽媽的大胸部逼來眼前,直接用力擠在真人臉上!

「小真!謝謝喔!媽媽好高興!」擠~!

「等一下……唔噗噗噗!」

「喔~真真子阿姨變回來了耶。」

「成功了!邪惡魔法解除了!」

「就像是童話裡的一幕呢。」

「王子救出小小的公主,結果其實是自己的親媽?這種悲劇的童話我纔不要!王子要哭了啦!」

對王子來說或許是場悲劇,但故事仍有個快樂的結局。

真人指認真真子是他的母親,展現母子間堅不可摧的感情,使感動的浪潮席捲全場。「好感人啊。」「真羨慕他們。」托兒區的母親們也為之動容,手拍個不停。

真真子與可疑媽媽索蓮緹的對決,是由真真子勝利。母子感情因而加深,肯定進入決賽,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如果比賽真的能在這裡結束就好了。

「討厭啦~!開什麼玩笑~!都變成小孩了~還能做出媽媽的菜~最後還輕輕鬆鬆變回原來的樣子~未免太扯了吧~!……既然這樣~……亞曼緹~我們上~!」

「冇問題!就讓我們用武力收拾他們,結束這場無聊的鬨劇!」

可疑媽媽索蓮緹忽然大叫,手高高舉起。

手上抓著一顆黑色寶石。

「那顆寶石……不會吧!」

「嗯哼哼~猜對嘍~這是可以自由操縱NPC的道具喔~」

「選手的母親和觀眾,甚至是小孩子,每一個人都會變成我們的奴隸,一起攻擊大好真真子……嗬嗬嗬……不曉得會變成怎樣呢。」

「唔!你休想!」

真人猛然衝上前去,要搶奪黑色寶石,但晚了一步。

黑色寶石放出昏沉光線,侵蝕人們的意識……

但在這瞬間——

「做壞事的小孩就要……壞壞!」

有人左手扠腰,右手豎起食指,以不含熱度的聲音叱責。

同時射出耀眼的超粗黑色光束。

漆黑光束從舞台射向出場門和選手休息室所在建築。「嗯~?」「怎麼會!」吞噬了位在射線上的可疑媽媽索蓮緹,並瞬間擊毀黑色寶石……

罵人主炮消散,可疑媽媽索蓮緹已不見蹤影,隻留下被削出半圓深溝的舞台。

插圖p229

「呃……咦?」

真人呆看遭到破壞的舞台,拚命運轉他緩慢的腦袋。

「(剛那是……『壞壞!』冇錯吧?)」

雖然顏色不同,但的確是真真子認真罵人時會發射的光束。

但射出光束的人不是真真子,她都在真人身邊,現在也和真人一樣發愣。

發射位置是廚房C。在那裡的人是——

「……」

神秘媽媽HAHAKO。

她帶著依然略顯陰暗,看不出心思的表情來到真人麵前,遞出便當盒。

盒裡有煎蛋、培根卷蘆筍、芝麻拌菠菜和小番茄。菜色、擺盤和成果都和真真子的便當一樣。

「咦?……呃……這是要我吃吃看嗎?」

神秘媽媽HAHAKO點點頭。

在令人垂涎的香味吸引下,真人動了筷子,先試吃一口煎蛋。

立刻感到【媽媽的味道】。

「不會吧……這是媽媽的味道……為什麼……?」

「因為,我是媽媽……我是真人的媽媽。」

她語重心長地說。

插圖p231

-解放內心衝動的力量送到測試玩家手上……這代表什麼意思呢……?」這款遊戲是請親子之間抱有各種問題的親子來當測試玩家,那麼一定有其中一方,甚至雙方都處在內心有某種程度不滿的狀態下。如果讓這種感情解放出來,當然會引起玩家間的衝突。自然不可能在冒險當中改善關係,反而會惡化……最糟糕的情況,就是導引親子之間斷絕關係……「走到這一步的話,這款遊戲就是徹底失敗,會直接夭折而無法正式推出……嗯……遊戲關服……這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