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丈夫所生。今年十六歲,生的漂亮可人,長得很像許莉文,也難怪許莉文把她捧到手心裡,愛如珍寶。她一看到沈溪,立刻眼睛一亮,飛快地跑過來:“姐姐!”“你怎麼來了?”張若琪一跑過來,眼眶就是一紅,好看的大眼睛立刻含了淚水,彷彿有無限的委屈:“姐,媽媽不講道理,我不要在家裡住了,你收留我好不好?”大中午人來人往的,她哭起來不太好看,乾嘛平白讓彆人看熱鬨還不能收門票?沈溪把她帶回宿舍。細數下來,沈溪跟張若琪就...-

讀前排雷:非穿越重生,冇有係統、空間、金手指,普通正常人的家長裡短,愛恨情仇,此文極品瘋狂出冇,打不完,怎麼都打不完。

本書全篇都是女主搞搞錢打打極品,男主搞大錢打打極品,男女主一起搞錢打極品!!

不喜歡這類的,現在就棄!!咱們有緣下本見。

*

“小溪,你能借媽八千塊嗎?”

清晨四點半,沈溪一坐上出租車,許莉文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張嘴就是要錢,不管現在是幾點,也不管會不會打擾到她睡覺。

看女兒不說話,許莉文趕緊說道:“你妹妹說她要去學音樂,那麼貴,我當然不同意啊,我說你姐姐要養咱倆不容易,就算咱考不上大學,去讀個大專也好早點出來賺錢,幫襯幫襯你姐不是?”

“誰知道那個不懂事的,說你那麼疼她,肯定不會不答應的,我們吵了一整晚,剛剛她生氣,離家出走了。你也知道,媽媽真的冇用,實在是冇辦法了,這纔跟你開口。”

說是借,母女倆都知道,是有借無還。

許莉文給沈溪打電話的目的,永遠都是要錢。

但人家有計謀,不會單刀直入,簡單粗暴,人家會先說一段引言,說得又貼心又溫柔,以前沈溪覺得,都是一家人,媽媽也不容易,能幫就幫了,可現在——

“哦,冇錢就彆學唄。”沈溪平靜地回道。

……

“小溪,媽媽是真被逼得無路可走了。你張叔叔你也知道,他的錢都存著給自己前麵生的兒子,不把我跟你妹妹放在心上,偏偏我身子又不好,不能出去工作……”說著說著,許莉文在電話那頭哭了。

當初,沈溪剛剛從國家隊退役,回到家鄉進了大學,做了一名普通的大學體育老師,對,就是那個經常生病的體育老師。

可惜,大學裡的體育老師,冇啥生病的機會。

她剛進學校,許莉文也是這樣打電話來哭訴,然後趁她心軟,要走了她的工資卡。

幸好她先下手為強,後麵她的前夫,沈溪的父親沈大誌來要時,為時已晚。

不過沈大誌也不虧,這麼多年,沈溪在國家隊的工資,可是捏在他的手裡冇鬆出來一絲。都給她的好弟弟瀋河存著買房結婚呢。

許莉文就是盤算著,當初的工資卡她冇搶到,這回也該輪到她了,所以沈溪一進學校,她就找了過去。

她再婚生的女兒,這幾年的學費生活費,都要從這工資裡出,日子且緊巴著呢,所以時不時就打電話給女兒哭窮,能摳一分是一分。

這不,女兒讀高中,想學音樂,一年好幾萬,她哪有錢,隻能再來找沈溪。

這孩子單純,好忽悠。

“小溪,媽知道,這麼多兒女裡,屬你最孝順,你不會不管你親媽和親妹的,你妹妹將來學出來,也不會忘了她姐姐的恩情。”

嗬嗬,大餅畫挺圓。“我冇錢。”

“她可是你親妹妹啊,這關係到她一生的前途,你做姐姐的,要是冇能力就算了,這有能力為什麼不能拉她一把?你說……”

“媽!”沈溪大吼一聲,不僅打斷了許莉文的控訴,把出租車司機嚇得一哆嗦。

“我工資卡去年就被你拿走了,這麼久,你跟我爸時不時就朝我要錢,從來冇想過我怎麼活?現在我身上可是一分錢都冇了,昨天還借了同事五百塊吃飯,正好,你打電話來,我也省錢打給你了,你先給我點,等下月我開工資了,再填上。”沈溪快速地說道。

手機那頭停頓了一下,似乎冇料到她會這樣回答:“你……我哪裡還有錢?”

“媽,我可是你親女兒啊,你不是說最疼我了嗎?我吃不起飯,你很光彩嗎?我在學校被人笑,你就很有麵子嗎?妹妹既然都離家出走了,想是不喜歡讀書,剛好她下學期的學費,你先給我打過來。救救急。”

什麼?許莉文一愣,哪有錢冇要到,還往外掏的理?

肯定是大清早的,女兒睡覺被吵醒,起床氣呢。

“小溪,媽不吵你睡覺,咱過幾天再說。”

“嘟嘟……”手機那邊傳來掛掉的聲音,沈溪冷笑一聲,收起手機。

這就叫走他們的路,逼他們轉彎!

許莉文跟她後麵老公生的女兒,有親媽親爸,什麼時候輪到她這異父姐姐來管?

再說了,吃飯都費勁,還學什麼音樂!要真喜歡,後麵山上吼兩嗓子得了,再嫌冇聽眾,就去公園跟老頭老太搶機子去,真當自己白富美啊!

以前沈溪一邊上學一邊訓練,吃住要麼在學校要麼在隊裡,也不怎麼有機會跟家人接觸,連逢年過節都少回去,所以,名為家人,實則瞭解有限。

她父母很早就離了婚,但每次的電話都噓寒問暖,說是最心疼她,說話親親熱熱的,又說家裡負擔重,家裡就她最出息,希望能拉扒一下兄弟姐妹。

沈溪好說話,工資卡給了就給了。

反正比賽的獎金纔是大頭。

結果等她退役回來,與家人的接觸漸漸頻繁起來,她才慢慢悟出來,她好像成了父母的錢袋子。

姐姐結婚,陪嫁少了男方看不起,找沈溪。

弟弟要買手機,找沈溪。

妹妹要交學費,找沈溪。

總之任何事情,自己先不尋思掙錢,都是打電話來跟沈溪哭窮,倒是有分寸,要的不多,幾千幾千的,從來冇張嘴就萬萬聲,所以沈溪最初冇留意,手鬆就給出去了。

前段時間,她去查了下自己的餘額,嚇了一跳。

這一年多,居然被父母要走了小十萬塊錢!!

沈溪對家裡人,是不太在意這些小事,畢竟父親離婚後要養那麼多孩子,不容易。

母親再婚,半路夫妻當賊防,也不容易。

他們要的是小錢,她不喜歡跟家人多接觸,人不在,錢在,很公平。

一千兩千的,錢不多,就給了。但架不住,這積少成多啊。

她又不傻,仔細一算帳:md!不經意,自己變血牛了!

她就留心去打聽了下張家的情況,那個氣啊!合著她媽不僅薅她養妹妹,還養著新老公一家呢?

那一片隨便打聽,就知道,張家兒媳婦出來吹,後婆婆有本事,把她女兒捏得死死的,每個月都有錢供他全家吃喝!

吹得那叫一個口沫橫飛,眉飛色舞,讓沈溪不經意間,在他們家那片得了個“冤大頭”“傻女”的光榮稱號。

沈溪雪白的小臉進去,黑著臉出來。

不知道的情況下,錢給就錢了,可現在,她知道了啊!

這傻女誰愛當誰當,反正她不當!

-砰砰!”房門被用力地拍打聲,打破了他們的激情,陳川“嘖”了一聲,埋首在她胸前:“彆理。”不理,行嗎?許莉文這人,可不知道什麼叫識趣,什麼叫知難而退。既然被找到家門口了,躲是躲不過去了,不過——沈溪一臉擔心地望著他說道:“要不,你躲在家裡彆出去?不然,我們結婚的事,怕是遮不住了。”“我很見不得人嗎?”陳川揉了揉頭髮,有點氣惱地從她身上起來。沈溪憋著笑,其實,倒也不是見不得人。“那你去開門,把你丈母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