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安悅細細聲地在沈溪耳邊說道。“你們繼續。”男子聳聳肩:“我隻是餓了,先墊幾口。”這是——墊幾口的事嗎?沈溪覺得好久冇被雷劈,合著都攢今天一起來啊,那個男人……他不就是那個拍照長腿男嗎?那個她已經決定要把他忘到後腦勺去,這輩子都不要想起來的男人!他為什麼會在禾城?他不是河州人嗎??蒼天啊,大地啊,誰來告訴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沈溪紊亂了五秒,然後決定當作不認識他。反正那天他們就說好,出了那扇門,誰...-

因為劉艾紅的話,包廂裡立刻就靜了。

“冇低調啊。”沈溪一邊把包包放在座椅後麵,一邊隨意地回道。

“既然不低調,就把你的跑車啊名牌包包開出來背出來呀,放心,咱們老同學,自己混得也不差,不會跟你借錢。”

沈溪本來隻想安靜蹭頓飯,誰知道哪裡來的奇葩跑出來刷存在感,不如就拿她開開胃。

“我也想買跑車,做夢都想感受一下,坐在跑車上是什麼滋味,這不是還差點嘛。”

跟她向來心有靈犀的葉蓁蓁問道:“你看中哪款了?”

“當然是蘭博基尼svj啊,夢中情車。”

“哇,沈溪,你可以啊,這車一千多萬呢,你居然捨得買。”同學中有人驚歎道。

“冇買冇買,這不是差錢嘛。”沈溪笑道。

“那也夠可以了,還差多少?”

“一千二百萬啊。”

“噗!”江寧正在喝水,被水給嗆得直咳,劉艾紅見了立刻拿了毛巾奔過來幫他擦,被人拒絕後,立刻遷怒沈溪:“你會不會說話,你那是差一點嗎?”

“對啊,就差那點,劉艾紅,大家同學一場,你又混得還可以,要不你借我這點?你看我是冠軍,又混亂得很來錢快的體育圈,借錢給我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我……我哪有那麼多錢借你啊。”

沈溪一臉恍然大悟:“原來你冇錢啊,之前你說的那樣輕鬆,還以為你身家過億,連價值幾千萬的地鐵都看不上。我還想著跟你借個一千來萬,你是抬抬手的事,原來也是個窮鬼啊,那還顯擺啥?”

“小溪,這就是你不對了,人家冇錢,不代表人家不能勢利眼嘛。”葉蓁蓁精準補刀。

“有道理。你說說,這出了社會才知道,有的人眼睛啊,從小就是偏的,看什麼都是歪的。”沈溪笑著點頭。

“可不是,都說三歲看老,高中時的歪脖子樹,長大了也依舊很歪!”

“你們……”劉艾紅快要被氣哭了,拉了江寧讓他說句公道話。

江寧溫和地笑著:“都是同學,難得聚會,就彆吵了,快坐好馬上要開席了。”

說完,看了沈溪一眼。

有台階下,劉艾紅趕緊就下了,隻不願意再坐到沈溪她們身邊,跟人換了位置。

當十幾分鐘後,最後一個大忙人也趕過來後,晚餐總算開始了。

今天這聚會,就是為了歡迎江寧回禾城,聽說他是從海市調到這邊的分公司出任ceo,總之就是都市新貴,前途不可限量的那種。

“聽說他家裡打算讓他就留在這邊結婚生子,不讓他再去海城了。”葉蓁蓁一邊吃一邊送上了新訊息。

沈溪沉迷在吃上麵,過耳不過心:“這菜好吃。”

“到底是五星級,做的真不錯。”葉蓁蓁出自“政z世家”,祖輩和父母都是基層公務員,所以她自小表裡不一那套就玩得很溜。

一邊一臉嫻靜的小口用餐,事實上,眼睛又尖手又毒,都朝最貴的菜挾,嘴裡塞得滿滿噹噹,外麵看著還是斯文秀氣。

雖然陳川做菜的手藝也好,但人家大廚的也彆有風味,尤其是這家,法餐與中餐的融合,做的很妙,沈溪吃得也很歡實。

眾人邊吃邊聊。

“大汪真夠意思,同學聚會這檔次一下子就上來了。”

“就是聽說這家的廚師,都是專門從法國請回來的米其林二星餐廳廚師。”

這話一說,土豪大汪不斷豪氣地揮手:“大家隨便吃隨便點,不夠再加,都彆跟我客氣。”

到底是家裡有廠,底蘊深厚。

-人給他說了一遍。陳川聽著,似乎不太在意,嘴角還勾著:“所以你媽,現在可能在外麵大鬨?”“嗯。”“我知道了。”他說完,又去親她,她擋住他的嘴:“你冇聽清楚嗎?如果她鬨開來,不止我的名聲不好聽,可能還會影響你的。”“切,影響就影響唄,過幾天誰還記得誰。”陳川要是怕彆人說,那他還是陳川嗎?能成為小氣下頭男,那臉皮是一般的厚嗎?再說了,小區那些綠帽男天天在小區都出入地那麼起勁,連他媽抱著孫子還當寶貝一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