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二二 千雲生的新生意

可冇有出現奪舍之後還能不被查到的情況。不過既然這兩個兄弟敢於上去讓施老查探,定然就如千雲生一般,有什麼不怕被髮現的手段。果不其然,甚至讓千雲生都驚掉下巴的是,他好歹還被施老查出了是金丹修士。這兩個兄弟施老竟然一無所覺,依然覺得人家是築基修士。要不是千雲生之前已經花了不少時間摸清了它們的底,這一刻甚至他都要懷疑,這兩個是不是乾脆就是化神修士假扮的。要不怎麼憑著施老元嬰高階的修為,竟然就查不出它們兩個...-

“器老,眼前兩人到底是何修為?”

顯然就算千雲生盛情相邀,陸少遊也非比當年。因此露出慎重的神色,手中按劍,悄悄詢問。

誰知器靈這一次竟然也有些吱唔,這情形甚至當年在虐魔身上都未曾見。隻聽得他極為慎重地道:“這兩人竟然連老朽也看不出修為如何。”

“少遊你須得小心應付,必要時虛以委蛇,莫要輕易逞強!”

“少遊明白!”

有了器靈的叮囑,陸少遊乾脆露出大笑地表情道:“我道是誰,原來是故人當麵!我記得當年與錢鏢頭也算是生死相交,冇想到竟然還能在此地相逢!”

“難不成鏢頭這些年,也有什麼奇遇不成?”

眼前的粗豪大漢也嘿嘿一笑,有些神秘地道:“少遊剛纔這殺人手法也是不賴啊!怎麼樣,有冇有興趣咱們做一樁生意如何?”

“哦?願聞其詳!”顯然對方越是神秘,陸少遊就越要暗暗提醒自己得沉住氣。

剛纔器老分析的冇錯,眼前的錢鏢頭雖然絲毫跟腳也不肯露。可既然對方冇有立刻動手,說明自己現在起碼安全無憂。

至於後麵,若是能得到對方更多訊息,自己纔好搞清楚對方到底是何方高人。眼下自己既然已經陷入到了極大的危險之中,那就必須先穩住對方,再圖謀以後。

至於錢鏢頭倒也冇賣關子,而是笑著道:“這樁生意也是有些巧了,再加上老哥看著兄弟你當年與哥哥我畢竟有著過命的交情,這才現身一見。”

“這些年老哥也算是掙了些身家,冇想到在苦苦尋覓一寶物尋求突破之時,卻發現兄弟竟然守著寶山而不自知。”

說完砸了砸嘴,有意搖了搖頭道:“可惜啊!可惜!”

陸少遊本來就是在虛以委蛇,對方就算說得天花亂墜,他心中卻並不相信。但依舊還是露出感興趣地表情道:“當年見鏢頭之時,還是一凡人,如今這修為連我都看之不透!”

“兄弟我自己這些年也自覺修為頗速,可是一跟鏢頭比較,那真是活到狗肚子裡去了。”

“如今鏢頭有意提攜,不正是我陸某人之幸?還請鏢頭快快指點迷津纔是!”

那錢鏢頭哈哈一笑,故意點頭道:“這奇遇嘛,倒還真是有點!”

“罷了,既然兄弟也有意發財,那老哥我就給你指條明路。”

“嘿嘿,你可知老哥練得是什麼功法,為何進境如此之快?”

“哦?願聞其詳!”

“嗬嗬,老哥我練的可是斃邪神功,出招之際最為講究一擊斃命!”

“不過嘛,這招法厲害是厲害了一些,威力也大是大了一些。就是關鍵時刻想要晉級,非得一些了不得的寶物才行!”

陸少遊見對方越是神秘,眉頭反倒一皺,故意裝傻道:“了不得的寶物?鏢頭這話在下就聽不懂了”

“哈哈!”誰知對方突然大笑道:“陸兄弟,明說了吧,老哥我眼下急需一枚魔物之心!而且這魔物越是強大,突破之際就越能成功!”

“嗬嗬,這一下陸兄弟想必應該明白,老哥為何會找上你了吧!”

陸少遊第一次臉上變色,他終於明白對方所為何來。虧得他也算是這些年經曆頗多,因此穩住神情地道:“明人不說暗話,這麼說鏢頭這一次,是為著虐魔而來?”

“哈哈,不錯!不錯!”

虧得器老的提醒,陸少遊發現那錢鏢頭似乎極為滿意自己剛纔的回答,隻聽得對方哈哈道:“少遊兄弟果然與我曾經是過命的交情,老錢我倒是冇有看錯人!”

“你放心,這件事情事成之後,我隻要那惡魔之心。至於他身上剩下的所有寶物,全都歸你如何?”

陸少遊有些訝然自己剛纔還在想著怎麼除掉虐魔,冇想到這麼快就來了機會。

不過他還是有些謹慎地道:“鏢頭可莫要小瞧此獠,此魔的身後乃是魔族十大祖魔之一。他本身的修為也快要到了合道頂峰,若是”

“兄弟這是在懷疑我老錢的本事?”陸少遊這話未說完,反倒是錢鏢頭滿不在乎地撫掌道:“說了這麼多,倒還真是得讓少遊兄弟見識見識我老錢的本事!”

說完趴地一聲,宛如打了個響指。陸少遊隻覺得眼前一黑,自己竟然再一次和錢鏢頭一起出現在了地道之中。

不過這一次他們並不像上一次那般直接分開,反倒是離開那處險地之後,同時前去尋覓仙緣,然後一齊拜進了一座有名的仙山之中。

這一次他們聞雞起舞、同心修道,終於好不容易雙雙晉級金丹,想要一展宏圖之際。誰知突然妖魔攻山,領頭的那個不是虐魔又是何人?

不過這一次他們並冇有選擇逃走,而是與同門師兄弟們一齊依托大陣,浴血奮戰,長劍出鞘,白光勝雪!

隻是妖魔實在太過強大,他們縱然傷痕累累。卻依舊隻能絕望地看著妖魔攻破山門,將門中幾乎屠戮乾淨。

而他們兩人也最終雙雙重傷昏死過去,待得醒來之後。才發現修為已經儘失不說,還宗門儘毀,隻得淪為一介散修。

不過他們並冇有放棄,而是流落江湖二十載後,才終於先後重新修煉。

不過這一次他們最終隻能落腳在一小宗門中,雖然比上一次艱難了許多。但他們契而不捨,終於再次修煉到了元嬰。

隻是這一次魔焰更熾,他們身為宗門長老,被雙雙征召,抗擊妖魔二十載。雖然收穫頗豐,但也終究落得個傷痕累累。

不過就在他們眼看要完成值守任務之際,誰知竟然虐魔又再出現在他們麵前。這一次他更加強大,彷彿就像是一尊無可戰勝的存在,又一次將他們打下塵埃

就這樣,他們一次次崛起,但又一次次失敗。甚至都過了數不清的年月、數不清的次數之後,終於他們雙雙晉級到這個世界的最高,再一次與虐魔站在了對麵!

“虐魔!拿命來!”

這一次他們同時發出了最強音,聯手使出了毀天滅地的一招。而虐魔也終於像是塵埃一般,徹底變成了一蓬細沙,消散在他們的麵前。

他們的手中,唯有一顆巨大的惡魔心臟,在他們的麵前猛烈地跳動。

而就在這時,隻見得他麵前的錢鏢頭,突然露出意味深長的表情道:“少遊兄,這一下你應該相信,老錢我所言非虛了吧!”

-那是魔女因為過度借用欲魔之力而出現的警醒之兆。畢竟對於大能來說,借體施力不可能不付出代價。最厲害的自然就是所借之體難以承載大能的降臨,會轟然炸裂,嚴重一些則是會變得扭曲瘋狂。像魔女這樣,算是因為欲魔身體的一部分。再加上她本身實力極高,因此有著極高的承載能力。但是如此短時間的反覆借體施展欲魔的能力,還是讓魔女也有些難以負荷起來。不過顯然那巫俑根本就冇有放過魔女的意思,當他看到魔女在如此受挫之後,竟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