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二四 千雲生的另一麵

此若是不能驅逐出這顆魔精之元。就算能像我現在這樣,動搖了三魂七魄上的禁製,卻依然還是難以脫困而出。”千雲生這纔有些明白咒印的難纏之處,而軒轅一絕則在一旁好奇問道:“若要是如此的話,那為何那朱明春似乎並不受影響,而諸位受印之人卻顯得有些木衲呢?”法王歎了口氣道:“那是因為我等並不是被心甘情願被種上咒印,因此乃是被魔女製住我等的三魂七魄之後,再強行在丹田上種下魔精之元。”“而那朱明春卻是將神魂放開了之...-

“山河扇?”千雲生眉頭一皺,突然就聽得裡麵瞬間就冇了聲音。

緊接著就聽得一聲輕咳,然後幽暗的牆壁上,突然漸漸浮現出一張詭異的臉龐。

這臉龐粗礪狂野,巨大的鼻子將眼睛、嘴巴全都擠到一邊,稀疏眉毛的額頭更顯得他滿臉的凶戾。

這詭異的表情,反倒是跟著這橫七豎八的裂紋與亂石雜處的幽暗牆壁,更為和諧。

隻見得這臉龐剛一浮現出來,就立刻盯著陸少遊笑咪咪地說道:“不錯不錯!看來少遊你任務完成的不錯!”

說完突然將眼光轉到千雲生的身上,盯著他冷冷地說道:“我怎麼聞到了一股陌生人的氣息?”

說完又嗅了嗅道:“我似乎還聞到了讓我討厭的味道!”

千雲生倒是麵不改色,跟著陸少遊一起恭敬地道:“山野愚夫,拜見會長!”

“山野之人聽聞會長正在招能納賢,小可這才鬥膽前來,願向會長鬥膽自薦一番!”

“哈哈,招能納賢不錯不錯!”虐魔突然狂笑數聲,就見得牆壁裡的影子猛地拉長,彷彿像是整個虐魔從牆壁中衝了出來,突然停在千雲生的麵前道:

“不知有何能耐,且讓我見識見識?”

千雲生嗬嗬一笑,麵不改色地拿出一物,捧到虐魔的虛影前道:“會長請看此物!”

說完手中一個像是陀螺般的東西竟然滴溜溜地轉了起來,然後他竟然猛地伸手,直接抓過來一個被奪舍了的人族。

在虐魔冰冷的目光中,直接將此物放在那人的額頭。

一時間,竟然那陀螺放出七彩般的華光,然後就見得從中間大放出無數的片段出來。

隻見得這些片段中,有一小部分人族的,還有一大部分是魔族的情形。令得虐魔第一次露出動容地神情道:“這是”

“嘿嘿,一點小小的本事,希望能入得了會長的法眼。”千雲生的表情更加恭敬了,但表情中帶著掩飾不住的得意,彷彿就像是一個活脫脫的小人。

而陸少遊更是適時地在一旁道:“啟稟會長,我觀此人頗有異誌。一聊之下,竟然還是一位罕見的隱修,因此特意引薦給會長一觀。”

“哦?”隻聽得趴地一聲,瞬息間彷彿像是整個空間突然變得無比的寬敞,剛纔的幽暗逼仄全都不見。

就如同千雲生和陸少遊站在巨大廣場的中央,在他們的四周,是無數露出狂笑的奪舍魔族。

他們雖然一個個穿著人類的衣服,但是言談舉止卻依舊粗鄙不堪。四周亮起的火把,更是照得他們長長的影子,就彷彿像是群魔亂舞一般。

而他們兩個的身前,則是巨大的虐魔大馬金刀地坐在自己的寶座之上。不過這寶座極為特彆,用的是無數人類的屍首堆砌起來。

這些屍首一個個死得極慘,猙獰的麵容下扭曲的身軀,就彷彿像是一層層被擰緊的破布,最後又被硬塞在了一起。

無數黑紅色的血液,裹著黃褐或者深綠色的腐爛之物,間或地從白色的骨茬與空洞的眼窩中冒了出來。

千雲生心中突然恍然,怪不得之前他和宮小月都在奇怪,那些黑手的高層最後都去了哪裡。如今看到這個“寶座”之後,他終於明白了這些人的歸處。

而寶座上的虐魔則露出光光的額頭,腦後的一小簇頭髮被他隨意地編成了一個小辮。

醜陋的五官下麵,是袒露著胳膊和一簇簇捲曲的胸毛,令得他本來暗黃的膚色更是顯得發黑。

至於他的雙手則宛如巨岩,手上抓著一根還未吃完的骨棒。捧著淋漓的鮮血,在那裡滿不在乎地啃噬的同時,居高臨下地凝視著千雲生,嘿嘿道:

“我聽說人族有一類人就喜歡躲在老鼠洞中,隱世家族是如此,你們隱修也是如此。”

“怎麼突然又想著要從老鼠洞中鑽出來看看這外麵的世界啦?”

千雲生嗬嗬一笑,將手中的魔修放開,就見得他直接入爛泥般癱軟在地上,顯然剛纔這一下已經令得他魂飛魄散。

然後纔將陀螺一收,負手道:“我以為十大祖魔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今日一觀也不過如此。罷!罷!既這樣,莫若歸去就是!”

說完搖了搖頭,竟然轉身要走。那虐魔頓時露出凶戾的表情道:“既然來了,還想輕易就走?”

說完“轟”地一聲,他手中的巨大骨棒彷彿一瞬間越過了不可思議的空間,猛地朝著千雲生頭頂砸去。

而千雲生則彷彿就像是冇有什麼動作,僅僅是腳步繼續輕輕往前走去。也不見得有多麼得快,但竟然虐魔那巨大的骨棒,硬是生生地查了那麼一絲,就是砸不到他!

“哄!”

千雲生露出的這一手,一瞬間彷彿就像是炸開了鍋一般,他周圍圍著的無數魔族彷彿就像是脫韁的野馬,霎時間全都朝著千雲生衝了過來。

那情形就宛如無數猙獰的殭屍一般,潮水般地朝著千雲生湧來。

而千雲生竟然也毫不露怯,反倒是宛如一尊魔神似的,猛地拎起拳頭,“呯”地一聲,直接將最近的一個魔族砸得滿臉開花。

緊接著,就聽得“呯!呯!呯!呯!”,無數沉悶的骨裂之聲,伴隨著魔族人那痛苦的哀嚎聲。

千雲生這一刻竟然無人能擋一般,一拳又一拳地從臉上、喉嚨、胳膊、胸膛、大腿。把每一個敢於撲上來的魔族全都錘得稀碎。

這一下彆說虐魔,就連陸少遊也露出吃驚的神色。要知道之前他隻是知道眼前的錢鏢頭修為極高,但從來都冇有想到過竟然還能如此虎虎生風、拳拳到肉。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千雲生雖然身為鬼修。但他早年間得到過一本白骨秘術,因此這麼多修煉下來,早就讓他的身體有如凶器。

而且這一手段一直以來被他小心掩藏,旁人都隻知道他攝魂幡厲害,但哪裡會想到他還有如此不一樣的另一麵。

果不其然,就在他第一次將自己的白骨之法徹底地展露出來之際。虐魔竟然反倒是“啪啪啪”地鼓起掌來,大笑道:“好!這纔有些意思!”

然後意味深長地道:“陸副會長,你這次又立了一大功啊!”

-虛魔神君點了點頭,這個樓觀封魔地的訊息他還是最先知曉的幾個人之一。隻是後來弑天尊者執行不力,因此纔給了三大派以可乘之機。而伯燦長老則心中一驚,因為幽嬋所指的位置,雖然是千雲生想辦法透露給了三大派,但也是千雲生未來準備收複夔幽城的關鍵。冇想到這一次竟然幽嬋也指向了這裡,莫非這幽嬋的想法竟然能跟千雲生的不謀而合?不過顯然伯燦長老城府極深,再說他也不相信自家聖子的計謀就是那麼好被看穿的。因此也不動聲色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