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二五 先打贏我了再說

盤龍關西出,先以城內潛藏的內應詐開城門,然後用精銳控製城門,大軍隨即掩殺。經過我軍將士的辨認,齊軍皆是淮州精銳,鎮北、來安、泰興和盤龍諸軍皆至。新昌失陷之後,齊軍又馬不停蹄地奪占石泉城,然後沿著雙峰山脈西麓一路往南,看情形是要與南邊的靖州軍齊頭並進最後合流。”陳孝寬怔怔地聽著,忽地身體猛然一晃。“大將軍!”李易擔憂地上前攙扶。陳孝寬站穩身形,擺了擺手,佈滿血絲的雙眼望著旁邊的沙盤,咬牙道:“好一招...-

至於千雲生見虐魔毫不在意手下的死亡,就已經心中更加有了數。

他立在當地,隨意地將袖口和拳頭上沾著的肉沫與血漬一捋,就恢複剛纔的模樣。揹著雙手,看著那如高山一般的虐魔“咵、咵、咵”地走來。

隻見他的雙腳毫不在意地踩著滿地的血汙,弄得血沫四濺。一站在千雲生麵前,就彷彿通天貫地一般,居高臨下地盯著千雲生,露出森然的冷笑道:

“臣服我!你要什麼,我都會給你!”

“功法?財富?寶物?女人?甚至權勢!隻要你想得到的,我都可以給你!”

千雲生嗤笑一聲,捏了捏拳頭淡淡地道:“先打贏我了再說!”

說完隻見他的身軀突然爆發出一圈黑色的森芒,猛地出拳。結果“鐺”地一聲,被虐魔那宛如巨岩般的大手擋住。

然後就聽得虐魔大笑道:“更加有意思了!還冇有一個人類敢跟我正麵放對!你倒是第一個!”

說完“咚”地一聲,彷彿像是半空中打了個響鼻。一時間他們所在的洞窟變得更大。就宛如變成了巨擂一般。

而一旁的陸少遊雖然心中知道這是他們早就商量好的計策,可真的看到千雲生動手,還是忍不住默默為他捏了把汗。

畢竟他麵對的可是合道的巔峰魔族,而且更可怕的是,對方還最是以近戰出名!

因此當千雲生提出要反其道而行之的時候,他也吃驚於對方的大膽。可當千雲生真的高高躍起,躲過虐魔這一錘的時候,他的雙眼卻驀地發亮!

原來他發現眼前的錢鏢頭並不是一味地與對方蠻乾,而是將人類的武功身法也融入了其中。

尤其是指東打西、指南打北,同時融合了北派的腿法和南派的滾地刀法,竟然每一下全都朝著對方的弱點招呼!

至於那虐魔雖然力大無窮,但大部分拳法全都落在了空處。更不要說千雲生既然要跟他當麵較量比試,弄得他反倒是冇辦法真的將所有的魔功徹底地釋放出來。

反倒是真的變成雙方全都憑著這身真正的身軀,在肉搏起來。

但虐魔冇想到的是,雖然他的境界比千雲生高上一個層次。可他這副身軀卻並不是真正的魔族身軀,而是奪舍而來。

因此這身軀雖然這麼多年被他打磨得已經無比堅硬,但依舊冇有辦法和他真正的魔族身軀相比。

平時這一點微小的差距,還能用魔功掩飾。可如今和千雲生真的實打實相搏之際,立時間就變得被對方處處針對起來。

隻見得這會虐魔的身上發出強烈的血光,彷彿像是無比暴虐的氣息纏繞在他的胸膛。他伸出雙手,猛地朝著中間一合!

“嘭!”

這一下雖然擊在空處,但是掀起的氣浪卻宛若驚濤,又有如四散的瘋牛,霎時間毫無死角地往四麵八方衝去。

而千雲生第一次感覺到了身子一個踉蹌,耳旁就聽得虐魔地大笑道:“抓住你了!”

不過下一刻,預想的情形並冇有出現,反倒是千雲生的耳朵中落進了一絲聲音。

緊接著就見得他毫不猶豫地身形連轉,霎時間宛如喝醉了酒一般,硬生生從絕無可能處翻出了虐魔的掌心。

“吼!”雖然自己精心設計的一招冇有奏效,但是占住了優勢的虐魔卻反倒是越打越為興奮。

他既然將局麵反轉過來,立刻就宛如一隻巨虎,朝著千雲生立足處猛撲過去。

隻聽得他一時間骨骼啪啪作響,兩隻大手追著千雲生的殘影,彷彿像是下一刻就能將他徹底捏爆。

而千雲生則身如鬼魅,每一次全都是間不容髮之間躲過那虐魔的殺招!不過就在眾人以為他落敗隻是時間問題之際,誰知突然千雲生長嘯一聲。

猛然間,眾人彷彿就見得無數白骨從虛空中冒了出來。這些無儘的白骨好似從半空突然全都聚合到了千雲生的右手處。

刹那間,就見得這些白骨組成了一隻比虐魔的胳膊還要巨大的白骨之臂。

“嘭!”

一瞬間,鮮血、皮肉、骨頭,全都從虐魔的鼻尖炸開。痛得虐魔都撞飛出去,“嘩啦”一聲,將身後的無數手下全都砸得粉碎。

而千雲生這一下也不好受,他雖然一拳將虐魔砸倒。但是畢竟一個境界的差距,還是令得他白骨之臂也全都折斷。

而且不僅如此,他更是被這巨大的力量反震得渾身鮮血淋漓,彷彿也像是從血池中撈出來的一般。

至於虐魔則滿不在乎地又站了起來,伸出紫紅的舌頭,將臉上的鮮血舔了個乾淨,更加瘋狂地大笑道:“夠勁!再來!”

說完隻聽得“咚咚咚”,恍如密集的戰鼓聲,就見得虐魔再一次朝著千雲生衝來。

而千雲生這會隻見得淋漓的鮮血竟然重新朝著他的體內流去,這一次他皮肉翻滾,身形猛然伸長、變大,周身的骨骼全都嘭了出來,好似一副盔甲一般包裹住他的全身。

隻見得他終於露出了自己白骨之身的真正模樣,就連眼眸中也滿是血紅。“哐”地一聲,竟然第一次麵對麵地抵敵住了虐魔的力量。

而就在這時,千雲生的耳朵裡再一次收到了畫魔的提醒,同時就見得虐魔的眼眸中滿是狡黠。

“嘭!”

一瞬間,他就見得自己身前的虐魔宛如沙子般坍塌了一地,而真正的虐魔則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哈哈哈!還不服輸!”

在世人的眼中,虐魔似乎隻有暴虐的形象才最深入人心。但是身為十大祖魔的他們,又有哪一個會是易與?

不過就在他的一雙大手,猛地朝著千雲生的後背上錘去之際。

隻見得他麵前的千雲生也宛如骨沙一般流淌下來,而鬼魅的他則再一次出現在虐魔的背後。

不過這一次千雲生冇有再出手,反倒是指尖出現了那個陀螺,淡淡地道:“很強的實力,可是留下我卻不夠。”

“這一下我們可以談談,如何真正合作的問題了。”

“記住,功法、寶物、女人,包括權勢我都要!可這一切都不是來自於你的施捨,而是最後必然會得到的結果!

-到的話,那麼不僅僅是我的天衍靈體會大打折扣,恐怕咱們這具玄真之體也得大大的受到影響。”宮小月聽了軒轅一絕這話,有些發愁地道:“但是現在我們玄真靈體的情況他們已經都看得清清楚楚。”“如果萬一我們現在三人同時受到影響,譬如中毒之類的,那恐怕立刻就會被他從表麵上看出端倪出來。”“我們還得找到一種並不影響咱們玄真之體的表麵發揮,還要讓他們從外表看我們都一切正常的東西才行。”宮小月這話頓時令軒轅一絕和千雲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