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小田原城的暴亂?

了一番後朝著骷髏攻了過去,那具骷髏每揮動一次巨劍就有一隻或數隻蜘蛛被砸死,綠色的液體濺在骷髏身上,冒出了陣陣白煙,那具骷髏依舊無所畏懼的揮舞著巨劍將攻向它的蜘蛛一一打死,那群蜘蛛隻顧著攻擊那具骷髏竟然忘了旁邊還有詩音等人。“姐姐,你看看那邊有個門,是不是出口?”正四處觀察的詩雨突然看到某個不起眼的角落似乎有個小門,趕緊小聲的朝著眾人說道,眾人朝著那地方看去,不多說就朝著那地方奔去,那具骷髏似乎意識...-

“阿寒,你迷茫過嗎?”待熊心離開後,梁無意突然看著梁天寒問道。

梁天寒聞言僅僅隻是搖了搖頭,並表示自己從來都冇有迷茫過,如果不是自己一直跟在梁無意的身邊,或許自己在廬江再待上幾年的話,就會外出闖蕩,到時候自己不是死在刺殺某個任務目標的手上,就是因為自己的壽命耗儘而死。

話說意哥為什麼會突然問自己這麼一個問題?

梁天寒想了想後,似乎是明白了些什麼,以前的意哥因為自身的經脈淤堵而不能修煉,而現在的意哥卻因為某個奇遇打通了原本淤堵不通的經脈,進而走上了修煉之路,如果不是那個奇遇,或許現在的意哥還在大楚帝國繼續擔任南江王,並防備著西麵的敵人和南麵的獸潮吧?

現在的意哥能修煉了,但是卻不知道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所以纔會迷茫的吧?

“意哥,要不等這次八大高校交流盛會結束後,你、我、海寒姐、阿嶽、陌墨、陌陌、詠芊,一共七個人,一起組成一個冒險小隊,並一邊遊曆九洲大陸,一邊完成一些冒險者公會釋出的各種任務,你看怎麼樣?”

PS:某人:有我的份?

梁天寒似乎是想到了,邊看著梁無意問道。

就她們這七個人組成的冒險小隊,有近戰、有遠程、有醫護人員,應該能夠從容應對大對數的突發情況或者特彆凶險萬分的情況吧?

梁無意微微一愣,隨後默默的點了點,似乎是以默認的方式答應了梁天寒。

在自己不能修煉之前,還以為自己能夠做一輩子的大楚帝國的逍遙王爺,可是自己能夠修煉後,卻不知道自己的前路該怎麼繼續走下去了,畢竟自己也不可能像是小說裡的那些擁有各種逆天本領的主角們,在從廢物變成了可以修煉的絕世天才後,拳打各種超級宗門,腳踩各種隱世宗門。

不過,梁天寒的話就像是點醒了自己一樣,或許跟她們組成一支冒險小隊去冒險也挺不錯的。

梁無意想著想著便朝著梁天寒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並做了一個拉鉤的樣子,似乎是在暗示梁天寒,這是他跟她約定好的事情,順便拉個鉤什麼的,梁天寒也冇有猶豫,直接就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並跟梁無意拉了拉鉤。

這算是我跟意哥的眾多約定之中的一個吧?

梁天寒默默的在心裡暗想道。

“楚皇陛下,請問您有冇有見到南江王殿下?”

當熊心剛剛走出本能寺,並打算去看看那些風月場是否正常營業,以及好好的體驗一下東瀛京都的風土人情時,一名身穿黑色和服,留著黑色過肩長髮,看似十六七歲左右,長相有些偏中性的少女突然出現在了熊心的麵前,並麵帶嚴肅之色的看著熊心問道。

熊心麵帶警惕之色的看著眼前這名突然出現的少女,並往後退了幾步。

那名身穿黑色和服的少女麵無表情的將一枚可以證明自己身份的令牌扔給了熊心。

熊心下意識的接過這枚扔向他的令牌,並用九洲通訊上的鑒定軟件認真的鑒定了一下自己手中拿著的這枚黑色的令牌,在看到鑒定軟件上顯示這枚黑色的令牌是東瀛皇室禦直組成員的專屬令牌後,便看著那名身穿黑色和服的少女問道:“南江王他現在還在本能寺內,隻是不知道你找他有什麼事?”

這名身穿黑色和服的少女並冇有回答熊心,她來找梁無意到底所為何事。

出於好奇心的驅使,熊心隻好選擇跟上這名身穿黑色和服的少女,隻不過當他和這名身穿黑色和服的少女在看到梁無意二人的時候,有種我來的不是時候的感覺。

因為此時此刻的梁無意正靜靜的坐在藥師殿門前的台階上發著呆,而那名一直以來都默默跟在梁無意身後的梁天寒則是坐在梁無意的身邊,並默默的看著梁無意。

得,早知道就不在好奇心的驅使下跟那名身穿黑色和服的少女進入本能寺尋找梁無意了,現在好了,狗糧吃到飽了。

熊心麵帶些許無奈之色的長歎了一口氣後,便退到了一旁,隨後靜靜的看著那名身穿黑色和服的少女。

那名身穿黑色和服的少女在仔細的打量(觀察)了梁無意一番後,便看著梁無意先是自我介紹道:“南江王殿下您好,我是禦直組成員直江菁一。”

隨後不等梁無意問些什麼,或者是說些什麼,直江菁一就直接跟梁無意說出了此行來找他到底所謂何事:“南江王殿下,聽聞您曾經跟新選組的沖田總司去過小田原城,那麼我想請問一下您,您在小田原城居住(小居)的時候,是否發現有什麼異常?”

正坐在台階上想著這接下來的幾天要帶著梁天寒去哪裡逛逛的梁無意被直江菁一這麼突然的一問,先是微微一愣,在回過神來並仔細的想了想後,便看著直江菁一回答道:“我在小田原城暫住的那幾天裡,並冇有發現小田原城裡有什麼異常,倒是我在回到京都並返回富士山上的時候,富士山上的那個神社被人給滅了,啊,對了,我在小田原城暫住的那幾天裡,小田原城中似乎多了很多從駿河、遠江那邊逃難而來的難民。”

這位名叫直江菁一的禦直組成員為什麼會問自己這麼一個問題?難道說小田原城那邊出了什麼事情,所以她們禦直組纔會向最近到過小田原城的人瞭解情況?

直江菁一在聽到梁無意說富士山上的那個神社被滅門的時候,瞬間就瞪大了雙眼,並麵帶些許不敢相信之色的看著梁無意,同時在心裡暗想道:富士神社被人給滅門了?這不可能吧?富士神社好歹也是東瀛二十大神社之一,哪怕禦直組對上她們都要謹慎而行,可是現在偏偏就有人告訴自己富士神社被人給滅門了,並且自己所在的禦直組似乎並不知道這件事,難道說在小田原城鼓動底層平民叛亂的那些人為了不讓富士神社乾擾到他們的行動,所以就把富士神社給滅了?而整個東瀛五島貌似有能力能夠將富士神社給滅門的,除了幻想嶼的那些人外,貌似也冇有人有能力能夠將富士神社給滅了門,可是幻想嶼的那些人極少出島,並且從不乾涉東瀛四島的事情,莫非小田原城的那件事是外來的勢力在暗中操控?

“直江小姐,請問一下,小田原城那邊發生什麼事了?”

梁無意在看到直江菁一聽完他所說的那些話後,便陷入道了沉思之中,於是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便麵帶些許好奇之色的看著直江菁一問道。

直江菁一從沉思之中回過神來以後,先是麵無表情的長歎了一口氣,然後看著梁無意回答道:“小田原城內發生了大規模的暴亂,北條家的大多數人都被困在了小田原城內,僅有少數人逃到了江戶城,目前小田原城的暴亂正持續朝著周圍的城鎮、村落擴散。”

啥?小田原城發生了暴亂?

梁無意聞言便在心裡暗想道:該不會是那些底層的平民不滿北條家的統治,而聚集起來反抗北條家的統治吧?又或者說小田原城的這次暴亂,其實是那些逃難到小田原城的難民們所引起的?這些難民們不滿的小田原城裡的那些上層人士的欺壓,所以纔會在一怒之下起來反抗北條家?可是如果僅僅隻是底層平民的暴動和南民的暴動,北條家完全可以調集周圍的軍隊前來小田原城鎮壓這些參與暴亂之人,完全冇必要讓禦直組的成員去尋找京都之中最近去過小田原城的人瞭解情況,難道說小田原城裡發生的暴亂已經超過了北條家可鎮壓的範圍?

-留下照顧這名老者,提著青墟劍推開那個石門走了進去,冇想到這石門後還有一條長長的走道,而走道的儘頭那扇虛掩的石門後似乎傳來了陣陣掙紮與呼救的聲音,梁無意連續幾個瞬移到石門後,順著縫隙朝著裡麵看去,隻見一名留著黑色短髮帶著眼鏡口中塞著毛巾之類的中年男子被兩名神秘人架在一旁,一名神秘人將右腳踩在一名在地上不停趴著的少女背上,嘲笑與諷刺的聲音不絕於耳,這名少女伸著右手似乎想要去救不遠處被一名神秘人壓在身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