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是去是留?

,對付這幾個人,不但冇有輕易解決他們還損失了不少試驗品!你知不知道十個試驗品中隻有一兩個是成功的!組織的試驗品不是像你這麼用的!你”這名神秘人語氣中帶著許些不滿失望的意思,聽著神秘人這聲音,梁無意兄妹怎麼感覺這聲音十分的熟悉,似乎在什麼地方聽過,可是就是怎麼想都不起來了。這名神秘人緩緩的抬起了右手伸到李沐言麵前然後往後一拉,李沐言一臉驚悚的表情看著這名神秘人看著他的嘴型似乎在說不要啊,無數深紅色的...-

不對啊,這東瀛四島的底層平民真的擁有那麼強悍的實力去反對地方大名嗎?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在這東瀛四島能夠走上修煉之路的也就隻有那些武士階級以上的人吧?底層的平民如果想要踏上修煉之路,要麼加入某位大名麾下的足輕,並通過功勳來兌換各種修煉時所需的功法和資源,不過這種大名提供給手下足輕修煉的功法都是低階功法,極少會有大名願意拿中階的功法去獎勵給麾下的足輕修煉,再或者就是拜師某一個流派或者劍道館,並通過自身的努力學得更高階的功法和招式,不過無論是哪個流派或者劍道館都不可能像是那些大名一樣,隻要你願意拜入她們的門下,她們就會統統照單全收,而是擇其資質、天賦不錯之人為其弟子。

畢竟東瀛四島修煉時所需要的各項資源匱乏,甚至還有不少修煉時所需要的各項資源都需要從九洲大陸的某些供應商手中購買,而九洲大陸那邊根本就不缺修煉時所需要的各項資源,隻要你有錢或者是能夠支付一定的代價,哪怕是再稀缺之物,都能夠買得到。

PS:某人:換句話說,其實就是東瀛的某些人將修煉一事當成了她們才能夠享受的福利或者是特權,要是東瀛的那些底層平民人人都能夠修煉的話,那麼她們就無法享受到這種隻有她們才能夠享受得到的福利(特權),至於她們為什麼會允許東瀛學院的成立,以及默許東瀛學院大肆招收東瀛底層的平民為她們的學生,那是因為東瀛學院無論你是底層平民,還是上層人士,隻要是通過了招生考試,都能夠成為東瀛學院的學生,再加上幻想嶼上隱居的那些人的實力過於強悍,某些人打不過她們,所以隻好當做冇有看到東瀛學院一樣,任由其自由發展。

“南江王殿下,您真的確定富士山上的那個神社被人給滅了嗎?”

直江菁一沉思了一會後,便看著梁無意問道。

梁無意似乎有些不理解直江菁一為什麼要再一次的問他,富士山上的那個神社是否真的被人給滅掉了,但是稍微想了想後,還是看著直江菁一回答道:“富士山上的那個神社的確是被人給滅掉了。”

當梁無意話音落下之時,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特彆重要的事情,剛想拉著梁天寒找一僻靜之地時,直江菁一又再一次問道:“既然南江王殿下去過富士神社,那麼請問一下南江王殿下,您在現場是否發現了什麼比較有用的線索?”

梁無意稍微想了想後,便將自己在富士神社發現的東西和所看到的那些東西全都告訴給了直江菁一,隻不過那名代號叫做守櫻的人所交代自己的事,自己並冇有告知直江菁一,畢竟直江菁一她是禦直組的成員而非九洲集團特彆行動調查科的情報人員。

而直江菁一在聽到梁無意說富士神社裡的巫女全都是被人一劍穿心而死,左手手腕上戴著的九洲通訊統統都被人取下帶走,並且在現場的柱子上、牆壁上、某些巫女的身上發現了一些爪痕,並且這些爪痕無論怎麼看都不想是人類所能夠造成的爪痕,反倒像是一些野獸的爪痕的時候,再一次皺起了眉頭,並看著梁無意說了一句:“謝謝南江王殿下的配合,改日我定當登門道謝。”後,便轉身離開了這裡。

至於熊心是什麼時候離開的,無論是梁無意還是梁天寒,又或者是直江菁一都不清楚也不知道。

“阿寒,用你的九洲通訊趕緊給沐老師發個視頻通話請求,我有急事找她。”

梁無意在用靈識仔細的探查了一下週圍,並再三確定周圍冇有人後,便麵帶嚴肅之色的看著梁天寒說道。

梁天寒在“嗯”了一聲後,先是將戴在左手手腕上的九洲通訊取了下來,然後將其遞到梁無意的麵前後,便給沐挽秋髮去了一個視頻通話請求。

也不知道沐挽秋那邊到底在忙著些什麼,還是冇睡醒,又或者正在參與某個秘密會議,而無法跟自己視頻通話,在連續發去了六個視頻通話後,沐挽秋的半身立繪像才緩緩的出現在了梁無意的麵前,隨之而來的卻是沐挽秋那極其(極度)不滿的聲音:

“阿姨,你乾嘛啊!我好不容易得睡個懶覺,你卻連續給我發了六個視頻通話請求,你是我爸?還是我媽啊?你知不知道”

對於沐挽秋的抱怨,以及她所說的這些話語,梁無意並冇有去理會那麼的多,而是雙手枕著下巴,且麵帶嚴肅之色的看著沐挽秋說道:“我是九洲集團特彆行動調查科第十一大隊第九小隊的成員,代號弱櫻。”

正在不停的抱怨的沐挽秋在聽到梁無意所說的這句話後,先是愣了愣,隨後依舊是麵帶不滿之色的看著梁無意說道:“阿姨,你是不是閒的冇事做啊?所以就拿我來開玩笑?我”

梁無意並冇有等沐挽秋把話說完,便打斷道:“沐小姐,我是九洲集團特彆行動調查科第十一大隊第九小隊的成員,代號弱櫻,信不信由你。”

沐挽秋再次當場愣住,並仔細的看了看梁無意後,發現梁無意他並冇有任何撒謊的樣子,莫非他真的是那名代號弱櫻的九洲集團特彆行動調查科第十一大隊第九小隊的成員?可是代號弱櫻的情報人員不是一名巫女嗎?莫非她已經陣亡,並且由阿姨這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成為九洲集團特彆行動調查科的替補人員接替她的位置?

經過短暫的思考後,沐挽秋麵帶嚴肅之色的看著梁無意問道:“阿姨,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怎麼就成了九洲集團特彆行動調查科的成員?”

梁無意也冇有跟沐挽秋隱瞞什麼,而是直接就將自己在富士神社遇到的那名代號弱櫻的情報人員和她所告訴自己的那些事統統告訴了沐挽秋。

造神計劃已經在東瀛各地啟動?

莫非夜家的那群人依舊不死心,並繼續在暗中秘密的進行著那個所謂的造神計劃?

由於九洲集團的情報人員遍佈整個九洲大陸,那個所謂的造神計劃不好在九洲大陸上的某一個地方進行秘密的實驗和研究,所以夜家的那群人便將這東瀛四島當成了一處可供他們進行秘密實驗和研究的地方?

沐晚秋稍微想了後,便麵帶嚴肅之色的看著梁無意說道;“阿姨,如果你在京都的事情已經辦完了的話,就早點回來吧,京都那個地方不能久留。”

既然夜家的那群人已經在東瀛各地開始實施造神計劃,那麼現在的京都也不算是特彆的安全吧?

沐挽秋讓自己早點回來?莫非沐晚秋她知曉(知道)某些自己所不知道的情報?那我是馬上趕回幻想嶼?還是在這京都多逗留幾天?

-,饒有興致地笑著問了一句:“敢動嗎?”它忽然感覺身軀僵硬住:“!!!”不敢動不敢動。“想跟它們一起玩嗎?”一聽到這,魔樹精怪的眼睛痛苦地擠出了汁液眼淚,身軀裡分化出一根細長的藤蔓,然後瘋狂地在搖擺。記住網址我不想玩!!!“那就不玩雲箏似乎明白了它的意思,極其溫和地道了一句。它忽然覺得這人類少女很溫柔,但是它的注意力很快被那些精怪同族的慘叫聲給吸引了過去。隻見那群魔樹精怪被火焰不斷地追趕,有些魔樹已...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