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1 序章 魔導師協會

「那就、可以幫忙用這些錢去買嗎?」「OKー♪」這樣說著的米琳、轉向克羅德那邊、眼睛發光著。「克羅德、這些錢一人一半、來比比看誰能買比較多?」「當然、冇問題的」克羅德也迴應微笑著、啪哩啪哩地互相散發出火花。克羅德的勝負癖好看來傳染給米琳的樣子。受到不良影響了、米琳啊。在目送兩人喊著預備出發往露天商店廣場衝出去後、老朽這邊也開始尋找高級媒介。高級媒介是靈體係魔物所掉落的小稀有道具、並不是隨便都可以買到...-

Web版1-20試看

web1

序章

魔導師協會轉自效率廚魔導師吧

魔導師協會

老朽沐浴著雷鳴般的掌聲,矗立於眾多魔導師群聚的中心。

在低下頭的老朽之前,則是魔導師協會的頭頭。

「魔導師澤夫•愛因修坦因,

我等對你那偉大魔導懷抱著敬意與讚美,再此賜予你,Flame

of

Flame,這緋係統魔導師最高位的稱號」

「是、感激不儘」

「為了不負這一名號而繼續精進吧」

――――說是這麼說,不過老朽也早已是個不折不扣的糟老頭子了啊。

緋係統魔導師、最高位的稱號「Flame

of

Flame」

自年少時便奮發於緋之魔導的修行,在邁入老年的現在,終於如願以償獲得了這個稱號。

將自己的青春徹徹底底地投入魔導的鑽研,酒、女、金、各種各樣的誘惑都視之不見,將人生全部獻給了緋之魔導。

正所謂是說不儘的感慨。

雷鳴般的掌聲中,我不緊不慢地走下了講壇。

觀客們目送著老朽走向花道,那些目視著這些的年輕魔導師們羨慕的視線實在是令人愉快。

這之後還要在記者前露臉,和諧會的頭頭們交談、時間表被排的滿滿噹噹。

哼哼,名人可真是辛苦啊♪。

老朽倒也不討厭受人關注。

人在被讚美吹捧之後能進一步成長。

被貶低、愚弄而憤慨,這也會使人進步。

不管哪一種,引人注目這本身,就是非常有效率的成長方法。

正因如此、就讓老朽更加受人關注吧、為了老朽進一步的成長!

走過花道的老朽轉過身去、在魔導師協會的眾人之前振臂上揚、宣言道。

「老朽將不斷向前! 即便是Flame

of

Flame,我也將坐上在那之中曆代最強的寶座!」

唔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老朽佇立於拍手和喝彩的漩渦之中,將鬥篷一翻,走出了大門。(:愛騷的老頭)

老朽的宣言也刊載在魔導師協會釋出的新聞中,在世界之中普及開來。

――――翌年、一位魔導士帶著“Scout

scope”這一新的魔導造訪了魔導師協會。

這是勘測魔導師才能的魔導、光靠詠唱便能瞭解自己擅長哪種魔導係統。

魔導基本上被分為5個係統

「緋」

乾涉炎的魔導,有著優秀的詠唱速度、攻擊範圍和威力,在五係統中攻擊效能最為優越,是老朽最為得意的魔導。

「蒼」

乾涉水的魔導,雖然攻擊力低下,但卻能附與特殊效果,在其中有著補助、回覆等各種各樣效果的魔導存在。

「翠」

乾涉大地的魔導,至極者甚至能改變地形與空間。

雖然射程距離很短,也有很多各種各樣的限製,但從一擊的威力上來看可稱得上是最強。

「空」

乾涉大氣的魔導,能自由操縱風與雷。

攻擊範圍和射出速度非常優秀,極難躲避,但由於嚴重受到天候的影響、因而很受條件製約,不能靈活應對。

「魄」

乾涉異界的魔導,能藉助惡魔與天使,乃至神和魔王的力量……雖然這麼傳言,但這係魔導向來神秘、因為老朽不專攻於此因而也不太瞭解。

由於魔導這五種係統的鍛鍊極為耗費時間,現在魔導師中的主流都是擇一進行修煉。

老朽在這之中選擇了緋之魔導,一生勤勉,最終贏得了最強的稱號『Flame

of

Flame』、。

――――不過嘛、基於Scout

scope的魔導才能測定嗎。

當然老朽也對此有興趣。不如說,冇有會不感興趣的魔導師吧。

前輩們不知道為何推卻了,但老朽自然是將其習得,測定自身的才能。

那麼、Flame

of

Flame的本大人的「緋」之才能是……。

澤夫•愛因修坦因

等級99

魔導等級

緋62/62

蒼49/87

翠22/99

空22/89

魄19/97

眼睛不知不覺縮成了豆粒般的小點。

老朽最為得意的「緋」之魔導、才能界限卻是最低……的嗎……?

「不可能!?」

我不禁聲音上揚、再一次、不、無數次地詠唱Scout

scope,但數值卻依舊毫無變化。

打倒像魔物這類東西時力量會更為強大,老朽等人也稱之為『等級上升』、但在打倒了超過一定數量的魔物之後等級便不會再有變動。

這便稱為才能的界限,那裡就是修行的終點了。

老朽在很久以前,便感受到了成長的界限。

想來,這邊是到達了99級這一回事吧。

不過因為很難使用,所以幾乎冇有修行過的「翠」和「魄」竟然有著最高的才能界限嗎……?

其他的係彆我也冇正式修行過,也都比「緋」係才能的界限要來的高。

完全是選擇上的失誤。

而老朽已然鬢白,未來也冇多少日子了。

就這樣未見魔導之巔峰……死無所為……這種結局怎能讓人所認同!

「原來如此啊……前輩們不用Scout

scope的理由就是這個嗎……」

垂垂老矣的身體、以這樣已經冇有成長餘地的狀態將自己至今為止的修行成果完全否定什麼的,在臨死之前痛苦得生不如死也是必然的。

就因為知曉了,所以就算死也斷不了唸吧。

在那之後不久、不知從哪裡來的毛頭小子憑著比我更高的緋之潛力,將我Flame

of

Flame的稱號奪去了。

以魔導師協會的方針來講,作為Flame

of

Flame的老朽的數值太低了,與這個稱號並不相符。

對這番話,老朽冇有辦法反駁。

已經冇有成長空間的老朽和、從今往後還會不斷向前的少年。

該把這個稱號給誰,這種事想都不用想。

不過雖說才能甚高,但將這個稱號交給一個連點實戰經驗都冇有的小鬼。

雖然屈辱、但在能知道魔導師的限界的Scout

scope誕生的現在,這些想法也毫無意義。

被從魔導師協會所管理的塔中趕出來的老朽,仰望著塔大喊道。

「即便如此老朽亦不會放棄、看著吧、老朽就算死去也會在魔道之路上持續向前!」

這彷彿天空亦為止碎裂的嘶喊,周圍傳來的迴應卻隻有不屑一顧的竊笑與嘲笑。

這樣便好、胸中懷抱著如同沸鍋中開水般激盪的情感、老朽離塔而去。

――――自此十年之中、老朽終日鑽研曆經艱苦,終於在無儘修行的終途、將死之前觸及了新的魔導。

將自己曾經浪費的時間加以修正,這強烈的念所編織出的回溯時間的魔導、Time

Leap。

簡單來說就是把現在老朽的精神覆寫在過去的自己身上的魔導。

雖然這麼說,但憑依在魔導覺醒之前的身體,一切就都得從零開始,不過這也無所謂。

老朽、超喜歡修行的。

「隻要有這份知識與Scout

scope、並將充足的時間有效率地活用的話,這次定要親眼目睹魔導之極儘。」

將決意蘊於胸中,老朽詠唱出Time

Leap,意識隨即漸行漸遠,沉入黑暗。

然後……

「澤夫、趕緊起床!上課要遲到了哦!」

白色的床、懷唸的母親的聲音、味增湯的味道

老朽現在應該是在10歲左右的時候把,身體好輕……很有活力……成功了啊!

Red

ball!

揮起右手、詠唱起緋魔導初等呪文,不過並冇有搓出火球。

唔……將意識集中於體內一看、看來魔力線並冇有順利流動。

得趕緊想辦法解決。用不了魔導的魔導師連豬都不如。不過現在肚子餓了。

「就來、媽媽」

跑下樓梯、看到久違的母親的容貌,不禁流下淚來。

「怎麼了、澤夫?做惡夢了嗎?」

「不是的……老朽隻是太開心……」

「真是個怪孩子呢」

在老朽變成老頭的這段時光中、時間的重要性痛徹地刻於心中。

一分一秒也不能浪費。必須效率地進行魔導的修行。

擦掉眼淚、將懷唸的味道填滿腹中,本已擦乾的淚水不禁再度零落。

-製也竭儘全力了。不過拜托了蕾蒂雅要儘量壓抑聲音、難道變成了反效果嗎、摀住嘴巴不發出聲音這個作法好像變得更下流的樣子。但是要把一度拜托的事情顛覆也……。「嗯……」蕾蒂雅把頭埋在枕頭內、不斷地發出小小的震動。啊呀思考太認真了、手都亂揮舞了。(不好意思了啊、蕾蒂雅)(冇有、特彆去在意。但是可以稍微動一下改變一下姿勢嗎?)(當然可以)騎在蕾蒂雅背上的老朽、往下移動到大腿這邊。就像說好的一樣、蕾蒂雅也把摀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