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236 湯

-Web版61-80試看轉載資訊轉自效率廚魔導師吧http://tieba.baidu.com/fkw=效率廚魔導師&ie=utf-8&tp=0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禁作商業用途下載後請在24小時內刪除,本人不負擔任何責任不可修改文字檔,轉載請向效率廚魔導師吧申請————————————————————--

Web版201-250試看

web236

「啊、歡迎回來澤夫、剛纔追的人怎樣了嗎?」

「嗯嗯、雖然被賊人給逃走了不過並不保證不會再度襲來。至少在這街道不會」

「所以? 這樣就冇事了吧」

傍晚、回家之後穿著圍裙的米琳在調理台上做著料理。

把肉和蔬菜煮過之後放到另一邊的鍋子裡麵、並冒出來白色蒸氣後傳出非常美味的味道。

「要吃飯還是洗澡、都已經準備好了喔♪」

「……總覺得妳心情出奇地好呢、米琳」

「唉嘿嘿、因為這是和克羅德久違的再會♪而、而且這樣做不是很像夫婦嗎……」

扭扭捏捏臉上泛紅從老朽這移開目光的米琳。

喂、怎樣都好鍋子這不是滾開了嗎。

再把鍋子從火上移開時、米琳做出糟了的表情吐出舌頭。

「不過確實是冇想到會是以這樣的形式再會……話說克羅德和希露修情況如何?」

「還在睡著。不過已經冇有大礙了、大概等會就會起來了吧」

「是喔」

雖說中了暗黑果凍放出來的毒。

但已經做了緊急處理、應該很快就會醒來了。

母親她們和街道的人、冇什麼大事的話應該都在街道外麵的避難場所借用帳篷露營。

既然街道大部分都被那個巨大暗黑果凍給侵蝕掉了……而且還有魔物殘留在街道的可能性在。

把被汙染的守護結界換新的之後再回來街道比較好。

「……話說回來今天也累了、明天再去張開守護結界吧」

「也是呢、澤夫今天整天都在跑來跑去的」

「妳也是啊、不是都力儘倒下了嗎。今天早點休息。小心明天身體動不了喔」

「好~的、明白~了」

「這樣就好……」

絕對是不明白的、老朽一邊靠在餐桌上一邊這樣想。

說起來已經三年多冇吃米琳做的東西了。

如果有從蕾蒂亞那邊好好學習就好了呢、結果會怎樣呢……。

「好了請ー用♪」

擺在桌上的是已經燉的軟嫩煮透的白色濃湯和母親做好庫存的麪包。

不管哪一個看來都很好吃。

「那麼、開動了」

用湯匙送湯入口、在嘴裡有某種甜甜的東西擴散開來。

這是把水果給煮爛的做法、在湯和果醬之間感覺非常不錯呢。

「唉嘿嘿~如何? 好吃嗎?」

「……好甜、這是什麼啊」

「把棗子和枇杷給煮爛的湯、對付疲勞~可是非常有效的,書裡是這樣寫的♪」

滿臉笑容的米琳。

的確在裡麵有像是果肉一樣的東西沉澱著……冇想到居然是這種果子的湯呢。

老朽還是比較想吃點普通的料理呢。

是因為從初學者畢業想要做出成果、所以就莫名其妙地挑戰了能夠自稱是中級者的等級吧。

「那麼我也……開動ー了♪」

米琳張開大口、把一大口湯放入嘴裡、然後保持著笑臉僵硬了。

看吧、果然是過甜了。

「嗬嗬、怎樣啊米琳? 很美味吧?」

「嗚、嗚~嗯……還還好吧……?」

「把老朽的這份吃掉也沒關係喔」

米琳很勉強不斷地白濁的湯不斷放入嘴裡。

身體本能地去拒絕那樣從米琳嘴唇旁、有白色的東西溢位來。

「已經、再也喝不下去了~!」

「好啦不用客氣啊」

結果怎樣不用多說、老朽們死命地掃平那鍋果醬湯。

米琳到了最後、一邊說著良藥苦口的一邊吃著……不過並不苦而是甜呢。

話說回來把這個當成良藥也是很奇怪呢。

隔天、老朽在胃裡麵有著噁心的感覺中睜開了眼。

嗚……嘴裡還是甜的啊……。

隔壁還在睡著的米琳也是、應該也是會有一樣的感受吧。

小心翼翼地下床走下樓梯時、從調理台那裡傳來不錯的味道。

打開門後站在那裡的是、穿著圍裙正在做著料理的克羅德。

注意到老朽時克羅德的露出像是花朵綻放般的笑容。

「早安、澤夫君」

「已經能夠起來啊冇問題吧?」

「啊哈哈……那個、托你的福……」

克羅德臉蛋變紅並且話到後麵說不清楚、不敢直視老朽。

托你的福……啊啊、在說昨天用嘴巴餵食蕾米拉藥草的那件事啊。

雖說是緊急事態、看來很在意呢。

要快點轉移話題、把話題轉向鍋子那邊。

「在、在做些什麼呢? 這味道聞起來真不錯」

「是、是的! 想做一點湯而已……可以的話要喝一點嗎?」

「嗚……」

雖然是偶然昨天才喝過米琳的湯……不過算了也好。

克羅德從鍋子裡乘出一碗湯、遞給老朽。

用鼻子聞了聞總感覺這味道在哪裡聞過。

「這個是母親的……」

「那個……是。其實是向澤夫君的母親請教一番的」

「難道說在老朽不在的期間、到過這裡?」

「原本隻是打算來道歉而已的、那個……一不小心就聊了很多……」

克羅德害羞地在玩頭髮。

原來如此、這樣就搞懂了。

母親說的那位到老朽家裡來的那位美少女就是指克羅德阿。

的確呢、克羅德在這三年變成讓人驚訝的美少女了。

應該不止隻有男人們會看呆、女人看到也會呆住吧。

在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時、克羅德咪細了眼睛微笑著。

「……母親大人、真是不錯的人呢」

「讓人驕傲的母親呢。嗯、味道真是不錯」

「嗬嗬、還很多儘管再來一碗喔」

老朽遞出空蕩蕩的碗、克羅德到鍋子裝滿。

在這朝陽從窗簾空隙照進來的飯廳裡、老朽和克羅德不發一語的空間中。

不過感覺不可思議地心情不錯呢。

「……澤夫君」

「怎麼了啊、克羅德?」

「還能、帶著我再一起去旅行嗎?」

「嗯嗯、這是當然的」

「……真是太好了啊」

克羅德從心底做出了太好了的表情、大大地歎了口氣。

-大多隻要能發動一次就是幾乎確定是勝利了。實際上如果在那時冇有防禦下【RedZero】的話、就變會成是【TetlaCrash】跟【RedZero】的相互角力了、而且又是在缺少魔力回覆藥的狀況下就不知道之後會怎樣了。「真是幫大忙了、克羅德。硬是吞下那一擊果然是相當不妙吧」「不會、這是應該要做的事情」克羅德這樣說著、因為剛纔的【RedZero】的關係衣服上到處都可以看到燒焦的痕跡、拿著的盾牌也有著裂痕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