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237 修複

!馬上詠唱【Healing】、開始治療起克羅德的身體、老朽現在的精神稍微混亂冇辦法順利的使用。「可惡啊!!」「……裸……可以的話能不要看嗎……很羞恥的啊、那……」「那個男的、從旅店出去時手上拿著的錢。克羅德的錢嗎……?」「騎士身上的裝扮、向彆人誇耀也是一件工作啊……」「向彆人誇耀也算是一件工作!?先是讓妹妹住在這種破爛旅店!再把錢全部拿走這樣的事是不能允許的!」「破爛旅店……還真過分……」啊哈哈、...-

Web版201-250試看

web237

修複「呼、多謝招待」

「真是非常美味呢、克羅德桑」

「嘿嘿嘿……不用如此客氣」

「話說回來米琳那傢夥、今天是不是特彆會睡啊」

「應該是昨天的疲勞湧現了吧……」

希露修一臉擔心的表情。

結果米琳在老朽們吃完飯後也都還冇起床。

真是的、還是隻能過去叫醒她呢。

收拾完餐具、在克羅德和希露修做著出發的準備期間,老朽前往米琳的床邊。

「米琳、喂

米琳」

「嗚~……澤夫嗚……?」

對老朽的聲音有氣無力回答的米琳。

在飄逸的眼神中感覺不到清醒。

嗬嗬、不過老朽不會因這種程度就放棄的。

捏住米琳臉頰、就這樣拉起來拉到老朽的臉旁邊。

就算把臉都成那麼長也還不起來嗎……有趣。

邪惡地笑了笑、老朽放開米琳的臉頰。

叩一聲、米琳的頭就這樣往床角那邊直直撞下去。

啊、抱歉了米琳……原本想說會掉到床上的……。

手腳一點一點顫動的米琳。看來是起來了。

不過隻有頭部動了起來、一臉憤恨地抬頭看著老朽。

「突然做什麼啊……」

「抱歉抱歉、不過已經不早了、快點起來吧」

「嗚……不過身體冇辦法動……」

「嗯嗯?」

米琳使勁地想辦法去使喚身體、簡直像毛毛蟲一樣扭著身體。

難道說……在這麼想的時候把米琳衣服拉起並把手放到她的下腹部那邊,在手指碰觸的那邊感覺到這裡的魔力線有破損。

昨天、看來使用了超越極限的魔力了。

在魔力使用到極限之後再來就是魔力線會斷裂。

在非常過度使用的場合會因疲勞而好幾天都無法行動。

冇辦法、隻好在蕾蒂雅和瑟魯貝利耶回來之前好好休息了。

對著攤在棉被上的米琳、用著克羅德做的湯、讓香味飄散來釣魚、米琳緩慢地挺起身子。

「好香的味道……難道說這個是、克羅德做的?」

「啊啊、快點吃吧」

「……好、好美味……」

把一口湯送入米琳嘴裡後、米琳露出了複雜的表情並低語。

應該感受到了自己做的湯和這個的等級差距並受到了打擊。

「……總之今天就好好休息、守護結界那邊老朽會去想辦法的」

「嗯、對不起了澤夫」

「彆在意」

回收了空碗、米琳繼續攤在棉被上。

看到從棉被裡露出了米琳的臉和小小揮動著右手做為迴應、老朽和克羅德與希露修一起出門。

在街上一邊行走著、找到了有著魔導師協會刻印的石碑。

這裡是納奈米街道中央部的祠堂、這裡的地底下設置著為了守護街道的守護結界。

「這裡也太慘了吧……」

本來這裡是街上的人非常敬重一塵不染的神聖祠堂、但由於那個巨大暗黑果凍的入侵現在這裡到處都是汙泥和垃圾。

原本華美構築的守護結界外圍部分、已經不複存在。

「嗚、有點臭呢」

在這邊際飄散著可怕的惡臭。

希露修摀住口鼻、臉色發青。

「嗚嗚……感覺好糟糕……」

「對鼻子很好的希露修應該是撐不住的。不行就回去比較好」

「希露修小姐、這裡就交給仆和澤夫君冇問題的」

「真是非常抱歉……啊、澤夫桑能夠稍微等一下嗎? 克羅德桑、來這邊一下……」

希露修這樣說完拉著克羅德的手、遠離老朽一段距離說著悄悄話。

說了一段時間後、希露修相當用力地目送著克羅德。

而克羅德像是非常害羞似地往這裡跑過來,還真是……希露修這傢夥、這不是很有精神嘛。

「讓、讓你等很久了……」

「為什麼臉那麼紅啊、克羅德。希露修到底和妳鼓吹了什麼啊?」

「冇事! 請、請彆在意、澤夫君。好了

快點出發吧!」

「……是沒關係啦」

帶著不斷揮舞著手的克羅德、老朽繼續往祠堂內邁出腳步。

祠堂裡麵非常的暗。

平常的話都是利用光苔做為照明纔好通行的、不過現在都是被黑色黏液給破壞了。

詠唱【紅炎彈】、讓它浮在手上代替照明前進。

「有點怪怪的呢……會不會跑出什麼啊……」

「怎啦

克羅德? 還是一樣怕那些恐怖的喔?」

「並、並冇有那種事情!」

在一邊笑著時候、克羅德鼓起臉頰哼的一聲彆過頭。

真是的、不害怕就彆緊緊抓著老朽的袖子啊。

看到克羅德那個樣子稍微起了一點嗜虐心。……就稍微來玩玩吧。

趁克羅德冇注意到時、偷偷操作著義手。

蕾蒂雅所製作的義手有著能夠誇耀的可動範圍、可以做到一邊人體不可能做到的動作。

看到克羅德鎧甲空隙之間漏出來的細細的脖子、用義手的手指尖端輕輕地碰一下。

「咦!?」

――――不對、再輕輕地碰到之前就被迅速躲開了、揮舞過來的劍閃在義手前麵停下了。

老朽被那劍氣給震攝住、克羅德慢慢放下劍吐出氣來。

「……對不起、因為被嚇到了、所以……」

「不、不是的、是老朽這邊做了壞事。不過克羅德、這還真是累積了不少修行呢。真是令人驚訝」

「已經不想再當累贅了、不想再那樣了……為了要配上澤夫君、還要更強,不變強是不行的……!」

克羅德臉上滿溢著決心。

看著那認真的有力的眼神吞了口口水。

「啊、說要配的上那個說的不是那個喔? 你看、這是為了做為澤夫君的夥伴不會那麼害羞才那樣說的……」

「已經明白了」

溫柔地撫摸著慌慌張張的克羅德的閃閃發光地頭髮時、似乎非常舒服的閉上眼睛。

為了老朽而變強、呢。

這不是說了非常可愛的事情嘛。

-了。如果用近乎大魔導的威力的【火焰旋風】,對方如果是人的話就能確實地打倒。捲成旋渦的火焰螺旋包住了克雷因,卷得能挖進地麵,可是。「向身為派遣魔導師的我出手……?因為這個狗屎製約冇有了。我這邊也能不客氣地攻擊了」用充滿殺意的聲音,又纏繞著強於老朽的魔力,魔力的波動很大地搖晃。「卡啊!」克雷因一聲吆喝,包圍那傢夥的火焰飛散,螺旋球簡單地被破壞了形狀。當它被淹冇了。傻瓜!?完全消除了老朽的【火焰旋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