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238 白閃華

氣喝完、呼呼、大口吐氣。米琳眼角冒出了眼淚。……大概知道了對付米琳的方法了。把飛過來的【Blackball】用【Whitewall】防住、在鐮刀砍下時米琳用【瞬移】躲開。就在死者之王追丟老朽的距離、這個位置剛剛好。老朽看見米琳一臉就是「如何!」的樣子。ーー這個不迴應不行吧。詠唱【TimeSquare】和【MagicDoubleup】、然後。「緋魔導之神呦、尋求這個魔導的真理和追求極限、請給予我能辦...-

Web版201-250試看

web238

白閃華一同再往裡麵深入、更加汙泥惡臭。

祠堂內部充斥汙泥讓人寸步難行。

在旁邊緊貼著的克羅德、不發一語地緊緊拉著老朽的袖子。

「……澤夫君、那邊好像有什麼在動」

「啊啊、大概是還有魔物殘留著吧」

把手上的【紅炎彈】照向在那邊地上蠢蠢欲動的黑影、並詠唱【才能測定】。

暗黑果凍

等級

86

魔力值

695338

/

862591

型態稍微有點崩壞的暗黑果凍、滾動著一邊崩壞的身體一邊靠近。

看來僅僅隻是維持住型態就很勉強了呢。

這傢夥嚴格說起來的話就隻是那個巨大暗黑果凍的殘骸、像是被切斷的角角那一類的東西而已。

「這裡請交給仆來」

克羅德拔出掛在腰上的劍、和暗黑果凍麵對麵。

然後、隻覺得微微動了下其實在這瞬間已經斬擊了好幾刀。

在眼前的克羅德調整呼吸而暗黑果凍的身體已經化作白色花瓣綻開了。

「――――白閃華、冇錯吧?」

「噗咳!」

老朽的話讓克羅德開始咳嗽起來。

嗯、搞錯名稱了嗎?

雖然隻聽過一次、但說不定是那時候聽錯了。

為什麼克羅德隻要和老朽對上視線、臉就變得通紅呢。

「怎麼了嗎

克羅德。老朽搞錯了什麼嗎? 那個難道不是白閃華?」

「不……是的、白閃華就好……雖然澤夫君是正確的……但是請彆一直提到…嗚嗚……」

克羅德用兩手塞住耳朵、蹲在地上。

嗚ー嗯

這到底有什麼羞恥的啊。

一段時間後克羅德扭扭捏捏地站了起來、不過臉頰還是稍微紅紅的。

「這個技術、是仆在這三年前編創出來的東西……」

「原來如此、這就是我流的獨創劍技啊。白閃華、這不是很好的命名嗎」

「……那個名字、可以的話彆在說出來了嗎? ……這樣很羞恥」

「為何? 這不是很帥嗎。白閃華、還是想到什麼更好的名字?」

「什、什麼都冇有!」

再度滿臉通紅塞住耳朵的克羅德。

真是令人搞不懂的傢夥呢。

「嗚嗚……雖然是模仿澤夫君來做命名……冇想到會那麼令人害羞啊」

「是嗎?」

「啊哈哈、果然是敵不過澤夫君呢」

老朽用著困惑的表情看著克羅德。

果然真的是完全搞不懂的傢夥。

「話說回來關於白閃華、到底是怎樣的技術呢? 原本想說是把魔導給注入進去、不過看來並不是那麼單純的東西呢」

「那個……這是把【魔導遮蔽】在劍的中心發動」

克羅德把劍出鞘、向是要給老朽看清楚那樣把魔力注入劍內。

【魔導遮蔽】會在全身覆蓋一層淡淡的光、會把接觸到的魔力都吞噬掉這是雷歐哈魯德家的家傳秘技魔導師殺手。

這個是改為集中在劍的情形。

先不提像是【緋炎賦與】那種的輔助魔導、要把普通的魔導注入到武器內可是非常困難的。

要由鍛造師和魔導師合作、把魔力注入到非常高價的魔導金屬中並把好幾塊鑄塊重疊鍛造才能製做出像是寶劍火焰之刃那樣的武器而已。

工程繁雜並在戰鬥中使用又很冇意義、和那個價值比起來魔導效果又不好。

順便一提老朽也和蕾蒂雅一起做了幾把魔導武器、其中能用的冇幾把。

「由於強力的魔物大多寄宿著大量大地的魔力、那個……就是、白閃華的效果就會非常好……尤其對上黑色魔物效果更是超群。隻不過在使用時有一點要注意就是仆自身無法使用【魔導遮蔽】、在防禦上會較薄弱這是缺點」

「嗯嗯、這真不愧是專注於攻擊特化的技術呢……白閃華、這不是很棒的技術嗎」

「是、是的……嗚嗚……」

聽到老朽的話克羅德的臉上再度染上羞恥的紅色。

這並不是會那麼羞恥的名字吧。

「總、總之先繼續前進吧!」

「嗬嗬、知道知道」

一邊著急揮著手要老朽快一點的克羅德、老朽一邊笑著一邊前進。

這真是入手了不錯的玩點呢。

應該這一段時間不會冇有玩點而困惑了。

用著魔導的火光照明黑暗繼續前進時、再度遇上了暗黑果凍的碎片。

克羅德拔出劍來擺好架式。

「又來……咦!」

「……白閃華」

在克羅德的耳邊這樣低語、身體震了一下後動作停止了。

嗚ー嗯

真有趣。

趁空隙突擊過來的暗黑果凍、用義手打飛出去。

真是蠢貨、這種程度的攻擊要彈開太容易了。

看著暗黑果凍撞上牆壁彈個幾下時克羅德淚眼閃閃地瞪著老朽。

「澤、澤夫君……拜托了請彆在戰鬥中玩弄仆好嗎……」

「喂喂、這種程度就停止行動了喔是打算在之後的戰鬥都期待掩護嗎? 不趁現在好好地去習慣的話。……還是想在回去之後、在大家的麵前做呢?」

「……不要、請在這裡做就好……」

克羅德滿臉通紅低著頭像是放棄了那樣大大歎了口氣。

然後暗黑果凍和克羅德的戰鬥開始了。

「哈啊啊啊!」

(……白閃華)

「咦!?」

在遠遠的地方用念話低語時、可以很明顯看到劍路遲鈍讓暗黑果凍躲開了。

即使這樣也隻能慢慢去習慣了呢、失去平衡受到暗黑果凍的攻擊用盾擋下了。

嗯、就在克羅德攻擊時去妨礙好了。

在防禦時弄得不好很危險的。

在無數次的攻擊之際、用念話低語之後在最後終於能夠可以順利攻擊了

看來似乎是習慣了的樣子。

「哈啊……哈啊……終、終於結束了澤夫君……」

「嗯嗯、做的很好」

淚眼汪汪看著老朽的克羅德像是在訴說什麼、就摸摸她那一頭美麗的金髮吧。

真是的、這種程度就心神不寧看來修行還是不足啊。

一邊邪惡壞笑著、一邊往祠堂中心部邁出腳步。

-呢、這樣的話就稍微有點失禮了。「啊啊、讓妳擔心了啊。克羅德」「……對不起、克羅德」「沒關係啦!米琳小姐隻要有活力比什麼都好!」(胸部)QQ的上上下下、米琳用稍微有點困惑的表情笑了。「話、話說回來蕾蒂雅人呢?」米琳相當不好意思了、硬是改變了話題。「蕾蒂雅小姐的話在裡麵跟旅店討論契約相關的東西。似乎這是習慣的樣子」話說回來在貝魯達街道時、介紹老朽們旅店的就是蕾蒂雅啊。多虧了這樣纔沒有比較大的事件、可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