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240 守護結界的祠堂②

老朽的衣服時、就在慢慢取下時米琳的眼睛慢慢睜開了。和老朽對上眼、在幾秒後又閉上眼、然在再度睜開、然後又和老朽對上視線。在這一連串的動作中、老朽的思考完全停止了、身體完全的僵硬了。在不斷交替看著跟老朽的**和自己緊貼在一起樣子後、臉慢慢越來越紅……慘叫。「咦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邊不斷用小小的手不斷捶打在努力想解釋的老朽的胸口、一邊泣不...-

Web版201-250試看

web240

守護結界的祠堂②

在調查一段時間之後、老朽和克羅德一同離開了祠堂。

那個程度的量不用紙筆記下來是不可能記得的。

使用了一堆完全不明所以的材料、算了

明天準備各種東西去調查吧。

出到外頭後坐在外麵瓦礫上的希露修看到了老朽們、搖著尾巴往這跑過來。

「歡迎回來。澤夫桑、克羅德桑」

「回來了

希露修、有乖乖待著嗎?」

「真是的、澤夫桑彆把我當成小孩啦……」

不過這段話的意思是當成狗狗看的意思說的。

希露修臉頰膨脹起來、不過很快就把克羅德從老朽身邊拉開、去旁邊說悄悄話。

和嘿嘿笑的希露修相反、克羅德露出困擾的表情滿臉通紅著。

……說起來在進入祠堂前希露修也這樣說了些什麼。

大概是希露修故意的吧、要讓老朽和克羅德兩人獨處一下。

臉靠非常近談話的克羅德和希露修已經進入了兩人世界。

(就讓那兩人這樣一段時間吧)

這邊也有要事要辦顆。

稍微遠離那兩人、老朽用念話呼叫蕾蒂雅。

(蕾蒂雅嗎?)

(呀呼ー澤夫親~精神好嗎?)

(啊啊

還算可以、那邊如何)

(很好很好♪ 街訪的各位和父親也是。比起這個澤夫親如果也能一起來的話就不會那麼囉嗦了呢……說起來從澤夫親那邊傳來念話還真是稀奇呢、難道說是我不在寂寞了嗎、是想聽聽我的聲音抒解一下嗎?)

(笨蛋……這邊可是發生了大事)

(發生了什麼了嗎?)

(嗯嗯、其實……)

和蕾蒂雅說明瞭事情的來龍去脈。

納奈米街道被黑色魔物襲擊的事件。

抓住盜賊救助愛麗絲、把她趕回家的事情。

然後就是和克羅德再會。

(嘿唉~一直擔心著小克羅到底跑去哪裡了、原來是跑到那裡去了阿~)

(看來似乎也到過老朽的家去拜訪過了)

(啊呀~還真做了呢小克羅……居然先行向母親那邊打招呼了阿~不過我這邊也向澤夫介紹過父親了、應該算是一勝一敗吧)

(到底在說什麼啊……)

(啊哈哈、彆在意彆在意♪)

蕾蒂雅這樣說玩開心地笑了笑。

應該是久違地和父親再會吧、總感覺到情緒非常高昂。

……不過啊、說起來並冇有聽過克羅德說過關於雙親的話題。

不過既然都窮到把克羅德給趕出去、還把凱因那種人給野放出來。

反正應該也是不怎樣的人物吧。

(比起這個蕾蒂雅、找到了可以使用妳以前製作的魔導武器的東西。能先回這邊一趟嗎? 說不定可以好好使用那個黑色石頭也說不定)

(喔喔、是嗎? 從今開始就從製作出好用的武器了~♪ 不過現在過去都夜深了、明天早上再和瑟親一起回去吧)

(啊啊、這沒關係。那就明天見)

(嗯、愛你喔、澤夫)

在切斷念話時、蕾蒂雅嬌媚地說了些話。

並、並冇有被嚇到喔……抑製住受到驚嚇狂跳的心臟、把手放到胸口調整呼吸。

都是蕾蒂雅那傢夥、這玩笑開過頭了。

「那個……澤夫君?」

「――――嗯」

在老朽和蕾蒂雅念話期間希露修一直想搭話的樣子。

「剛纔的是蕾蒂雅嗎?」

「啊啊、關於守護結界那邊黑色石頭的事情……真多虧能知道呢克羅德」

「呼呼、在說什麼阿。澤夫君剛纔在祠堂裡不是一直碎碎念著嗎? 這個要告訴蕾蒂雅……這些什麼的」

「……有這一回事嗎」

看來是在不經意的時候會自言自語的樣子。

看向正在嗬嗬笑著的克羅德時、她慌忙摀住嘴巴。

「嗯嗯、那麼差不多該回去了吧? 米琳桑還在等著呢」

「也是呢、已經快傍晚了、米琳那傢夥照早上的感覺身體應該還是不能動、大概也冇有好好吃東西吧」

「姑且有放一些水果點心在床的附近……肚子應該不會餓過頭。不過不回去一趟也不清楚呢」

使用了超過限度的魔力的米琳受到了向全身襲來的劇痛所以早上無法爬起來。

現在一定還在床上呻吟著吧。

帶著克羅德和希露修、往老朽的家回去。

「啊啦

澤夫、歡迎回家」

「啊、母親!?」

應該待在避難所的母親什麼時後回到家裡了。

餐桌上看到了母親大顯身手、有著大量的料理。

如此豐盛的餐桌、從來冇看過這樣的……母親看來這次很認真喔。

「啊啦、妳之前有來過我們家呢……那個、對不起呢名字忘記了」

「克羅德、母親大人」

「啊

對對對、真是對不起呢。看來有好好和澤夫會合了呢」

「是的、真是多虧妳的幫忙」

「等、等等母親! 為什麼不去避難所!? 這裡很危險的!」

硬是切入正要開始和氣對話的母親和克羅德之間。

現在守護結界尚未回覆。

所以避難通知是不可能解除的。

「或許在街上會出現魔物也說不定啊!」

「啊啦、因為在家裡有你們在不是很安全嗎? 而且在避難場所的守護結界又很脆弱、大家都在說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壞掉。既然這樣有澤夫們的家裡這邊還比較安心不是嗎?」

「嗯嗯……這、這樣啊……」

避難場所的守護結界的確是簡易版本。

以黑色魔物為對手的話對應能力還是不明的。

照母親所言的確有老朽們在的家裡會比較安全、或許是這樣。

「這有什麼不好的、從小米琳那邊聽說要穩定住守護結界還需要一段時間也說不定不是嗎? 在工作完回來之後不想要跟和母親一起吃飯嗎……而且母親也想要和大家好好相處呢。……好啦、澤夫拜托呢♪」

合掌、眨了眼睛的母親。

……雖然是很可愛的動作、應該在早20年更好。

冷眼看著母親時、她的表情浮現出某種威嚴感。

「嗚呼呼、在考慮些什麼的表情呢……在想關於年紀嗎、應該冇有說錯吧……?」

「是、是妳搞錯了吧?」

「是嗎、太好了呢♪ 那待在這也沒關係了! 原本~還想說會被說[或許魔物會出現也說不定街上是很危險的]被硬是趕回去的哇~」

這樣一邊說著一邊抬起一隻腳、發出可愛聲音的母親。

所以說了要考慮年紀這回事啊……不過總感覺到一種不能說明白的威壓感。

這個人就算是魔物襲來搞不好還能一個人就打倒了。

「哈啊……明白了母親、的確是有老朽在的地方是最安全的也說不定呢」

「太好了! 真不愧是我的兒子呢、真好說話♪」

母親在大家麵前突然就抱了過來。

……真是的、完全敵不過啊。

在大家都一臉呆滯時、老朽無奈地歎了口氣。

-製上已經比米琳還要好了。「嗯……嗯」希露修也差不多習慣了的樣子、最近再幫克羅德進行強化魔力線時都冇有發生失去理性的事件了。總是都用繩子綁著她、差不多也冇有這個必要了。或許可以直接對她進行魔力線強話也說不定啊。房間裡、隻有克羅德跟希露修的聲音在迴響著。這時、希露修似乎是注意到了什麼一直往門那邊看去。「瑟魯貝利耶桑……?」「咦!?」似乎是對希露修的聲音起了反應、響起喀噠喀噠的聲音。老朽站起來去把門打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