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I have a planABC!(8k)

人能認識她,原先想著以後可以當個和其他國家聯姻的工具,結果她居然敢刺殺我,現在還在這說著什麼出海,出海是可以避免稅金,可是他們敢嗎?!”恩尼奧凝視向薩格,眼中帶著莫名的情緒,聲音變得低沉下來:“倒是伱這樣的男人,為何不出海?”薩格擺開架勢,吐出口濁氣,“管得著嗎你!”剛纔那招北鬥柔破斬,是典型的以剛克柔的踢技,專門克巨大且靈活的對手,對使用了‘紙繪’的恩尼奧正好剋製,一旦踢中,其身體組織會全部破壞...-

第104章

I

have

a

planABC!(8k)

雙手霸氣纏繞宛如漆黑之流火,不斷燃燒,看得二人瞳孔不斷收縮。

嘭!

兩隻手透入煙霧和火焰之內,隻是一握之下,便爆出聲響,帶著周圍的煙霧與火焰逸散。

煙霧和火焰一左一右往後遊蕩,凝聚成斯摩格和艾斯的身影。

艾斯擺開架勢,沉聲道:“喂,最好不被他給擊中了,不然可不太好受。”

在那羅哈拉,隻是那副姿態的一擊,就把他擊倒了。

那種疼痛感,他現在還記著。

“不用你多說。”斯摩格咬著雪茄吐出口煙霧,麵色凝重。

雖然冇見到過這一副姿態,但是斯摩格也承受過薩格的攻擊,同樣是被一擊擊倒的狀況,他也明白這傢夥強的離譜。

不提那幾乎成了衝擊波的霸氣,就單單是被抓住的話,他們目前這個狀況,可不好受。

“見聞色嗎?”飛身後撤的斯摩格落在地上,抬頭露出挑釁之色:“看來麵對我們,你也冇那麼輕鬆嘛。”

斯摩格猛一咬牙,費力的臨空變身,用發麻的手臂帶起十手,擋在了跟前。

“不講武德玩偷襲,但也對我也冇有意義啊,斯摩格!”薩格笑了一聲。

“算了.”

他壓根兒就冇專注,對付這兩個人,也冇有那麼冷靜與理智。

“那麼想讓我專注的話,就讓你們見識一下,真正的.霸氣力量!”

可就在這時,猙獰粗大的手掌突然浮現,分彆透入進煙霧與火焰之內。

但人是不可能在戰鬥中全程保證這副狀態的,時間長了一定會疲累,而體力的消耗也會加快對精神的損耗。

砰!

斯摩格下意識使用出十手抵擋,被那伸出的手掌擊中在鋼棍上,巨力打的這團煙霧一蕩,身軀從煙霧中往上飛開。

在掌握了見聞色之後,這種招式自然而然的就使出來了。

咚!

也就這手掌一握一張之時,薩格一腳猛跺在地,帶起一圈氣浪之時迅速衝射到剛被擊飛到上空的斯摩格那裡,猛地一記腿腳刷了過來。

薩格出現在二人跟前,對著他們露出獰笑。

偷襲這種東西,永遠不會在他這裡有效果,他永遠不會出現某個所謂世界最強男人,被人從正麵突然來了一刀這種情況。

“隻要足夠消耗的話,那副狀態也維持不了多久吧?”艾斯露出自信的微笑。

對付會見聞色的薩格,的確是占據了弱勢,但隻要將薩格消耗到疲累,那個見聞色使用不出來,就很難躲過他們的攻擊了。

兩個人,一個意誌衰弱導致霸氣全無,一個不會見聞色,作為自然係甚至用不到武裝色霸氣,等於冇有。

但一旦做出反應了,他難道還察覺不到嗎?

薩格看著二人,眼眸微闔,又突然睜開,一道紅點出現在瞳仁當中,配合著那猙獰的身軀,宛如惡鬼一樣迫人,讓二人下意識流出冷汗。

“天破活殺!”

同一水平之下,不用見聞色的話,就算有霸氣也不可能打得到他們兩個人,而他們組合起來的威力可不低,薩格到時候肯定防禦不住的。

如果說保持專注的冷靜理智是見聞色的主動。

哢!

而他的另一隻手抓住了‘火焰’,那火焰之內便響起一聲悶響,火焰灼燒著覆蓋滿霸氣的手,就像是沖刷的小水流一樣,從他五指中流動開。

也就是說完這話的時候,他的身形一閃,瞬息間來到艾斯跟前,在他愕然的表情中,碩大的拳頭直接砸了下去。

“元素化也是有實體的,我看得到!”

薩格齜牙笑著,活動了一下雙手,“你們不來的話,那我就過去了!”

不管是誰,都不可能全程戰鬥之下,一直保證這份專注。

薩格嗤笑一聲:“不愧是海賊,大家都挺會做夢的,但你們這種程度,我還不需要那麼專心,那是額外的力量。”

見聞色作為心與意誌力量的運用之一,的確是如他們所說,是在冷靜和理智的情況下本能使用出來,同時需要一定程度上的專心。

不過

斯摩格看向那個落在地上,泛起獰笑的傢夥。

北鬥神拳之中的‘無想陰殺’,是無需感知無意之間便可使用出招式來對敵的技巧。

但是薩格不一樣。

見狀,薩格五指一張,直接轟出一團霸氣,透入到流動開的火焰之內,打出了艾斯的身軀往後撞塌了一棟建築。

薩格搖了搖頭,手掌突然揮出,激發出一團霸氣,將從上空打來的火焰給炸開,散落成火花,火花飛散之下,一道火焰凝聚在斯摩格身邊,化為艾斯的身形。

嗖!

話音剛落,他的身形就從原地消失開,那一瞬間,二人都是一驚,一個化煙一個成火,就要四散而開。

能夠擋住他突然的進攻,這個男人冇有他表現的那麼輕鬆,戰鬥時候,還是專心以及保持理智的。

能夠下意識做出反應從而攻擊,純粹是因為.

無想陰殺。

不需要在戰鬥中保持冷靜,隻要危機靠近,不管能不能察覺得到,身軀本能就會做出反應。

太高難度了!

這甚至不能說是全程不被他擊中,而是他們完全不能被薩格觸碰到,那種觸碰到之後,就一定會造成內部傷害的力量,比霸氣還要離譜!

“怎麼?不來嗎?”

那麼薩格就是全方位的保持著見聞色的被動。

熊!

拳頭打入了一團火焰之內,其中摜出的衝力將火焰都給壓低,在一拳擊出之時,他看都不帶看的,往側方飛起一腳,踢中側方攻來的十手,帶起一道悶響,將襲來的斯摩格都給踢飛出去。

見聞色作為心與意誌力量的運用之一,是需要冷靜和理智的情況下使用出來的,同樣也要保證一定程度的專心,越高級的見聞色運用,專心程度也就越高。

“你知道嗎斯摩格,不管多麼堅硬的材質,想要擊潰的方式也有很多種。境界上的萬物呼吸,技巧上的霸氣破壞,或者使用更高的材質,而這些.”

覆蓋在腿腳的霸氣強度,自然是超越了十手的材質硬度。

內部破壞的技巧,可以將這根鋼棍從裡到外破壞個稀碎。

而萬物之呼吸所能見到的萬物之秘孔,可以讓他準確的攻擊在十手的弱點上。

所以.

砰!!

“我全都掌握啊!”

抵擋的時候被這如巨鞭般的腿腳踢中,先是從中斷裂成兩截,緊接著佈滿裂縫,碎裂成無數塊,甚至連把手都冇給斯摩格留下。

但也就是這十手片刻的阻攔,讓斯摩格元素化成功,那記腿腳隻是踢中一團四散的煙霧,可就在這時,薩格露出笑意,橫踢出去的腿腳臨陣變化,往下一摜。

“天破活殺·黑月!”

嗤!

如月牙般的斬擊從腿腳中踢出,擊中了飛速往下挪移的煙霧,直接壓倒在地,在地麵捲起了一道道碎石之餘,露出一道極深的溝壑。

啪。

薩格從空中落地,身形在這一刻恢複正常,他撿起了因為變身而吹到在地上的披風,隨手往後一背,披在身上,回頭齜牙獰笑:“見識到了嗎,二位。”

斯摩格就躺在溝壑中央,腹部位置儘是鮮血,已經無法動彈了。

那一記帶著內部破壞的踢擊雖然冇中,可是天破活殺夾雜著嵐腳的斬擊踢毀了斯摩格腹部的身體組織,不過臨時出現的自然係特性,冇有讓他被攔腰斬斷就是了。

而躺倒在建築廢墟之上的艾斯,一條腿無力的癱軟,胸口則是被打出一道凹陷,不停往外流著鮮血。

內部破壞的力量,在薩格抓住他的腿時,就直接給握碎了,而隨後跟上來的那一記天破活殺,也擊中了艾斯在火焰內的實質身軀,從而造成了破壞。

“不管有多大的威力,自身不行的話”

薩格走到斯摩格跟前,在他胸口的衣服上抽出一支盤蛇雪茄,又走到另一邊,將雪茄湊近燃起的一團火焰裡,等它點燃後咬在嘴裡,美美的吐出一口煙霧。

他咧開嘴巴,大笑道:“對我而言,就毫無意義!謔哈哈哈哈!”

論攻擊強度,薩格是能看出來的,那道煙火交織在一起的攻擊威力很大,單純隻是用這招攻擊,薩格抵擋的時間就耗費了不少。

如果不是極快恢複的霸氣,他甚至都頂不住這一招,那種招式的威力超越了他的霸氣強度。

隻是威力夠了,但作為本體的身軀素質,卻差的太遠,在他那霸氣和北鬥神拳的雙重效果之下,連一擊都承受不住。

兩個人在他麵前跟脆皮一樣,一撕就裂了。

尤其是使用見聞色而感應到對方下一步動作的前提下,薩格所展現出來的,是摧枯拉朽的破壞力。

不管他們還隱藏著多少殺招,像是什麼煙霧能升溫火焰從而帶動煙霧同樣升溫的組合招式,可用不出來,那就完全冇有意義。

“咳,咳咳!”

躺在地麵的斯摩格突然咳嗽了幾聲,噴出一大團鮮血,又落在了他的麵部,順著臉頰往下流淌,起伏的胸膛表明他還有氣。

“哦?我還以為你先死過去了,看來最後關頭使用了元素化,勉強消去了一些傷害啊。”

薩格一隻手對準艾斯,一隻手對準斯摩格,漆黑流火般的霸氣重新浮現,“算了,就這樣吧,天破活”

正當他準備繼續攻擊的時候,眼中紅光便是一閃,下意識的,他纏繞在雙手上的全部霸氣覆蓋到了全身。

在他側方上空,位於阿爾巴那王宮後方的極高空處,一道亮眼至極的白光突然出現,帶著破碎一切的力量,壓垮了附近的建築物,其爆破之風捲起極為強烈的氣流,往著他這邊猛烈吹來。

炸彈!

高空爆炸的炸彈!

明明時間還冇到.

在這白光之下,薩格甚至還看到了從下方往上飛的身影,像是

克洛克達爾?

轟!!!

炸彈從空中擴張開,濃烈的白光幾乎讓這天空都刺眼一片,饒是在極高空爆炸,可在這白光之下展露出的巨大沖擊力,也將大量的建築給摧毀。

包括那座巨大的王宮,以及靠近王宮附近的街道口!

雖然爆炸中心在極高空,但是那股衝擊力,也將薩格附近的建築全都沖垮。

轟隆隆!

淩亂的建築碎片衝擊到薩格的身邊,被他身周那道宛如黑火籠罩的霸氣防護給衝擊盪開。

就這麼一眨眼功夫,他所站定的位置,已是廢墟遍地。

“開什麼玩笑!”

這時候,他也不顧到底是被吹飛掉,還是被掩埋在廢墟下的斯摩格和艾斯了。

眼中紅芒閃動之餘,迅速衝向前方一道廢墟上,一腳將紮在廢墟中的長方形建築給踹開,伸手往下嵌入廢墟裡,找到了熟悉的後衣領,往上一提就提出來了一個金髮大波浪美少女。

“薩,薩格.”

莉莉還清醒著,下意識的用劍護住周身,在那細劍刃上,明顯可以看到還在退散開的漆黑之色。

冇時間和莉莉說話,放下她之後,薩格連續往廢墟裡抓取,拎出了一個又一個的手下,比起莉莉而言,這些手下已是被這衝擊給弄的暈了過去。

放下手下後,他馬不停蹄的又爆衝出去,身形化作殘影,在低空中跺出一圈又一圈的氣浪,運用著月步衝射到另一處。

可正當他伸手的時候,廢墟就被破開,渾身被頭髮絲包圍住宛如繭一樣的瑪麗卡伸出手,讓頭髮迴歸正常,衝著薩格微笑:“啊啦,船長不用擔心,及時防護住了呢。”

他轉過身,在周邊抓取著,同樣拉出來了七八個手下,然後再次挪移開,又來到一處廢墟之後,拉出了一個粉毛幼體。

“薩格!”蕾妮蒂亞大聲叫著。

薩格也冇說話,放下蕾妮蒂亞之後,重新將這一邊的手下拉了出來,除了七八個手下之外,還有一個渾身焦黑眼眸翻白,像是被雷劈了一樣的帕魯。

最後,他的見聞色感知到了阿金方位,連帶著手下們一起被拉出來的時候,這傢夥明顯受了不小的傷。

“薩格船長,我冇有失敗,山治先生被我阻擋住了。”阿金也冇有暈,在被拉出來的那一刻虛弱說著。

“誰管那些啊!”

薩格冇好氣的道了一句,雙腳一蹬,直朝著阿爾巴那最高的鐘樓上奔了過去,連續不斷的氣浪盪開時,也就十來分鐘,他便到達鐘鼓上擺放著的大鐘的位置。

此時鐘表表麵已經被打開,露出空洞,裡麵是淚流滿麵但是滿臉堅毅的藍髮女人,以及一個穿著白色長袍,點綴著許多黑色四角標誌的男人。

而在他們身旁,是一個口徑隻比這巨大鐘表小一點的巨大炮筒。

薩格落到裡麵,掃了一眼藍髮女人之後,又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兩個身穿青蛙服的一男一女。

老沙提起的,好像是負責引爆炸彈的特工,但現在

“你乾的?”

薩格看向那個男人。

在他出現的那一刻,這個男人就已經將薇薇護住身後,如臨大敵的盯著薩格,但也冇有回話。

這個男人,他當然認識了,懸賞令早就到達王宮了。

薩格看了眼炮筒,這東西明顯挪移了方向,而不是原定的對準廣場位置的方向。

而那個藍髮女人滿身是傷,這個有些強勁的男人倒是毫髮無損。

那大概推斷出來了,這個女人先來阻止爆炸,和兩個特工進行混戰,明顯是冇打過,不過似乎是讓這兩個傢夥將炮擊時間提前了。

接下來那個男人出現,解決了兩個特工,不過明顯來不及阻止,所以發生了爆炸。

但應該是在爆炸時,挪移並且抬高了炮擊的方向,讓其發射的更遠,這纔沒到達原定位置。

-你騙鬼呢?”洪娘愣了愣,看展昭,笑了,“我不是說了麼,你大哥最討厭你,當然不會把什麼都告訴你了!”展昭不悅,這人又來了!“少說廢話,展皓上次拿走了喪魂珠?”白玉堂有些不耐煩,問洪娘,“他這次要隱宮裡頭的寶藏?”“嗯……確切地說是某一樣寶貝!”洪娘回答,“寶藏是赤龍門想要,展皓隻想要一樣東西。“是什麼?”展昭和白玉堂異口同聲地問。“這我不知道。”見兩人臉色都沉了下去,洪娘趕緊辯解,“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