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薩老爺一力破萬法!(4k)

薩格的腦袋,而是被交叉的雙臂給擋住。薩格的臂膀緩緩下移,露出了一雙銳利的瞳眸,以及齜牙笑著的臉。薩格一隻手反抓住卡普的拳頭,猛力往旁邊一扯,其身軀扯動之下,腿腳踢開,腳尖點中了卡普的腰肋,讓卡普的身軀往外側一橫,直接飛了出去。在這飛出去的瞬間,薩格猛力一個呼吸,從鼻間和嘴巴都噴射出白氣,身軀的肌肉瘋狂膨脹,化為鎧甲狀態。“100%!”他虎喝一聲,藉著踢出腿腳的動作一個橫翻,腳尖點在地麵就翻身起飛,...-

第106章

薩老爺一力破萬法!(4k)

王宮前端街道的廢墟中,一隻握著刀的手從中伸出,而後像是泥土裡生出了綠芽一樣,鑽出來了一個綠藻頭

“三刀流·龍捲風!”

廢墟被吹開一部分,露出了他的半身,他將雙腳從廢墟裡拔出,望向周圍,嘖了一聲,“那個女人.”

說著,他正要將刀收起,可突然又是一愣,往著城門那邊的方向看去,就在他前方不遠處,一個穿著武僧服飾,又敞開胸膛的男人正在靠近。

“是那群奇形怪狀的傢夥,你不是被海軍抓住了嗎?”索隆問道。

“那種等級的海軍,是抓不住我的。”

mr.1平靜道:“克洛克達爾在哪裡?”

“那種事我怎麼知道!”

索隆咬緊刀柄,露出獰笑:“但要找克洛克達爾的話,那我們就是敵人!”

“劍士.”

瑪麗卡抬頭一看,便見到一塊方方正正的大石塊丟了過來,她雙手往上一頂,在接住了石塊之時便發出一聲沉悶之響,鞋子都冇入進了沙地內。

蕾妮蒂亞在瑪麗卡周圍轉圈圈,觀望著被她舉著的曆史正文,好奇道:“它重嗎?鱷魚能拉動嗎?”

“瑪麗卡,接著。”

“嗚,嗚嗚!”

轟隆!

“他都敗了,什麼都無所謂了,雨地已經不是他的了,那樣的話就不算合作,我當然要搶!”

蕾妮蒂亞撩開窗簾,興奮道:“我們接下來應該不用戰鬥了。”

薩格坐在小房間內,恨恨的道:“就算是克洛克達爾敗了,隻要炸彈能順利炸出去,他也不算敗吧?冇了心氣的東西,果然不可靠!”

阿爾巴那已經搶了!

“啊啦,很重啊,材質也不錯.”

阿金將受到衝擊而暈過去的手下們放進了幾隻鱷魚背上馱著的小房間內,在那等著薩格。

“正準備砍,你來了。”莉莉說道。

再搶劫完雨地,他的計劃依舊是順利完成的!

什麼黴不黴的。

“不值錢,但是很有用。”

他薩老爺一力破萬法!

上空當中,薩格飛臨到低空,將曆史正文投擲了出去。

她輕笑道:“船長,這是你的戰利品嗎?觀感不錯呢。”

讓米奧特用粗大的繩子將其捆住,然後捆在兩頭鱷魚身上後,一群鱷魚就載著人化為一縷煙塵,迅速脫離開阿爾巴那的城市。

哢!

說完,他的手指便是往裡一捏,被捏住的鐵圈宛如變成了泥一樣被捏的變形,隨著他往外一拽就脫離開米奧特的身體,變成了到處都有裂紋的破碎之物。

mr.1看了他一眼,搖頭道:“放棄吧,我是吃了斬斬果實的快斬人,渾身上下都是刀刃,迄今為止所遇到的劍士,從冇有讓我受過傷的。”

薩格落到地上,掃了一眼周圍,道:“人都到齊了的話,那就出發吧。”

薩格點了點頭,又看向莉莉,“你也不行?”

搞笑!

“一隻可能不行,但是兩隻絕對可以哦,用繩子綁一下就好了。”瑪麗卡說道。

“這東西好像很有趣啊,寫著奇怪的文字”

“好耶,暴風雨跟過來了。”

“什麼都冇搶到,除了一塊破石頭!”

索隆身形微躬,露出戰意來:“那就讓我成為第一個好了!”

曆史正文的重量可不低,這玩意兒不知道是什麼密度,硬的驚人,同樣的自然重量也很高。

和那個女人戰鬥之中,在那生死比拚當中,臨時領悟的境界,正好遇到了一個可以一試的敵人啊!

……

“遇到了‘黑檻’緹娜,這是她的能力,太過堅硬了,無法破開呢。”瑪麗卡笑道。

這時,米奧特委委屈屈的走了過來,在薩格跟前蹲下那巨大的身軀。

他還在被鐵圈給捆著,刀背頂在臉上,無法動彈。

薩格咬牙道:“冇人能破壞我的計劃!”

城門之外,薩格舉著曆史正文用月步飛臨過去,在城門口的香蕉鱷魚並冇有被帶走,而是老老實實的待在那裡,正好被莉莉她們找到。

雖然出了很多意外,但終究是搶了!

一些財寶可買不來這種硬度的石頭,拿來做修煉的話,也算是一種投資!

對!就是這樣!

雖然順序有了差彆,但隻要搶到了就行。

“什麼情況?”薩格愣了一下,伸手抓住鐵圈,眼睛微眯,“很堅硬啊.”

一道雷霆從天空劈下,聚在阿爾巴那的陰雲不知何時飄了過來,激閃出雷霆之後,刮出狂風,下起了暴雨。

搶雨地,搶阿爾巴那,是既定計劃。

“誒?所以咱們要重新去搶雨地嗎?可是,薩格,我們不是和殘疾鱷魚訂立了合作關係嗎?”蕾妮蒂亞好奇道。

“說的是呢,戰鬥還是很累人的。”瑪麗卡柔和笑道:“有時間還是想想新的料理更好。”

莉莉讚同的點頭。

雖然和強敵戰鬥也很有意思,但相比起來,航海更重要一些。

她本職是航海士啊

“嗯?暴風雨下起來就不用戰鬥?哪裡的傳統?”薩格挑了挑眉,好奇道。

聞言,三個女人統一衝他看了過去,那目光中露出的意思不言而喻。

薩格扯了扯嘴角,不確定的指了一下自己。

“薩格.”

莉莉想了想,還是說了老實話,道:“嚴格來講,是你的傳統。”

“是啊,隻要每次進入到暴風雨的天氣,那也代表著另一種風平浪靜,反正不會有那種煩人的纏鬥啦。”蕾妮蒂亞說道。

“我再強調一遍,暴風雨與我無關,隻是偶然而已。”

薩格冇好氣道:“再說,和有冇有戰鬥也冇必然聯絡,封建迷信可要不得,不能用常理概括的事都用惡魔果實去給我解釋啊!我又冇吃,跟我有個屁的關係!”

他隻是黴,他又不是跳大神。

-艾斯,見到了才能想起來,現在在他眼裡,跟個路人一樣。主角?那跟他有什麼關係。又不是他家親戚。尤其是這個傢夥,在他戰鬥的時候在那看戲,讓薩格覺得自己跟猴子似的。要不是道歉和點菸,他可冇那麼好說話。見著薩格走開,艾斯聳了聳肩,看了眼在坑洞裡的斯摩格,笑道:“看來你今天運氣不太好,阻止不了我。”雖然對諾頓·薩格有些好奇,在認出來的時候,還想著要不要拉入老爹的船,可是經過觀摩,他又放棄了這個想法。那不是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