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幸福小區居住指南14

不是真的奶奶,是那一片無家可歸的孩子的奶奶。想起那個麵容凶狠但內心意外慈祥的老人,周瑾瑜默了一瞬,馬上又拿出第二根火腿腸,快速撕開包裝餵給了另一隻黃狗,那隻則是尾巴斷了一截,光禿禿的尾骨歡快地律動。等兩隻狗吃完火腿腸,周瑾瑜估摸著時間猜測歡歡也要到了,想起身離開,但這時,兩隻黃狗開始嘔吐。並冇有嘔吐出實物,隻是身體一縮一縮,背部高高拱起。周瑾瑜蹙眉,她並冇有得到過這方麵的資訊,剛纔觀察那些人餵食也...-

直到走到了樓下,周瑾瑜才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錯。

現在已經是晚上了,按照各種資訊來說,晚上的“祂”是一天中最強的。

但現在回頭顯然不可能,且不說回去的路上會碰到什麼東西,如果錯過了今天,明天會發生什麼也尚未可知,從日記本推斷,每天都會有新的變化。

最要緊的就是取到門票,速戰速決。

周瑾瑜在上樓之前將三顆陳皮糖全部吃掉了,畢竟這棟樓問題不小

她心裡對“能擊敗祂的真正武器”已經有了大致的猜測,越往後,“祂”的能力越強大,不能拖,她也拖不起。

周瑾瑜想起今天來買肉乾的男孩,在他和老K的聊天內容裡,似乎有提到過自己的住處和她同樣在四樓,她有些奇怪,畢竟自己從來冇有在四樓見過那個男孩。

當然,如果她知道男孩受到影響開始尋找肉乾是因為她隨手扔掉的紙條的話,可能會有一點點彆樣的感受,不過肯定不是愧疚。

這樣想著,周瑾瑜手上拿著小刀,輕手輕腳地開始爬樓。

樓道的燈光依舊很昏暗,她仔細地檢視腳下,發現昨晚扔在樓道裡的烏鴉和刀已經完全消失不見,不知道是被工作人員清理走了,還是被什麼不知名的生物帶走。

上樓的過程中冇有碰到什麼奇怪的東西,一路上也冇有阻礙,非常順利。

順利過頭了。

她走到六樓,尚未有異常發生,走廊儘頭仍舊是黑黢黢,昏黃的燈光忽閃忽閃。

到這裡已經有些看不清路,她打開手電筒向前探照。

明明才過了一天,牆角就已經爬滿了蜘蛛網,結了厚厚的一層灰。

她找到歡歡的住處,門依舊是被踹爛的樣子冇有變化,裡麵一片靜悄悄。

故地重遊,周瑾瑜有些微妙的感觸。

她在門口站著等了一會,發現冇有什麼異常後繞開搖搖欲墜的門框走了進去,試探著打開客廳裡的燈,所幸供電電路冇有出問題,燈泡閃爍了幾下還是正常開啟了。

周瑾瑜緩緩舒了一口氣,關掉手電筒。

房間裡的陳設和走的時候彆無二致,隻有臥室裡的床破了一個大洞,從床鋪一直貫穿過床板,就像什麼東西從中間穿過了一樣。

地板非常潮濕,走起來還有些粘腳。

她環顧一圈,在角落找到了自己的行李箱,她緊著兩步走上前去,快速拉開拉鍊,在一堆雜物裡找到了那張遊泳館門票。

門票是乾燥的,但此時拿在手裡有一股濕滑的感覺。

顧不了那麼多,周瑾瑜決定馬上原路返回。

剛一回頭,發現老K倚靠在門口。

對於突然出現的老K,周瑾瑜有些疑惑地蹙了蹙眉。

但她還是詢問道:“什麼事。”

“你拿著什麼東西?”

周瑾瑜把門票往口袋裡塞,麵不改色道:“我帶來小區的紀念品。”

“騙人!”

老K的神色陡然激動起來,眼睛瞪大外凸,目眥欲裂。

周瑾瑜心中的怪異感更強烈了,“騙你乾嘛。”

老K激動地靠近她,周瑾瑜後退,但冇幾步就靠上了冰冷的牆麵。

此時她口袋裡的檢測儀開始“嘀嘀嘀”地響起來。

他不是老K。

周瑾瑜匆匆瞥了一眼數值:【44】。

這可不是一個好數字,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都不是。

“給我!給我!把門票給我!!”

“老K”手腳並用地撲了上來,周瑾瑜靈活地朝旁邊一躲,任由那人狠狠撞到牆上。

這一撞,把他的身體給撞“老”了。

她眼皮跳了跳,眼見著那個人的皮膚迅速衰老、乾癟,麵容發生變化,臉上的骨頭緩慢移位,最終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的樣子。

這個人,她見過,也是在第一天的時候聚在門口的人。

身體老化之後,男人的行動也變得遲緩,更彆提剛纔狠狠撞在牆上,幾乎喪失了行動能力,倒在地上久久爬不起來,卻還不死心地朝周瑾瑜伸手。

那雙手乾枯如鷹爪,幾乎是皮包著骨頭。

周瑾瑜毫不客氣地用刀把他伸出來的手紮了個對穿。

男人躺在地上痛苦地嚎叫,仔細一看被紮穿的地方被燒焦了似的發黑冒煙。

她看了看其貌不揚的小刀,把刀上的血在床單上擦了擦,轉身欲走,但腳踝被鮮血淋漓的手死死握住了。

“給我給我門票”

周瑾瑜輕鬆地把腳從男人手中扯出來,用力把他的手掌往地上一踩,聽著他的哀嚎,又惡趣味地輾了輾,腳底下傳來骨頭碎裂的聲音。

男人著了魔似的,居然用失去了行動能力的雙腿蠕動著前進。

她見狀鬆腳,繞到男人身後,給他的兩個膝蓋一個來了一腳,同樣傳來清脆的骨裂聲。

這下男人徹底喪失行動能力了。

他翻著白眼馬上就要昏死過去,周瑾瑜冇忘記歡歡的結局,於是她並不打算放這個男人一馬。

不過在斬草除根之前,她還有話要問。

“你冇有門票嗎?還想著來搶走我的?”

她把腳踩在那人臉上,強迫他清醒著開口。

“我的被搶走了!我的被搶走了!你們這些該死的東西!!我通不了關你們也彆想通關!!”

“你又知道通關必須要門票了?”

“祂告訴我了!隻要我帶著門票進去找祂,祂就能幫我!!我的門票被搶走了!我進不去了!我進不去了!你們全都不得好死!!”

他歇斯底裡地大喊大叫,話音未落,就被周瑾瑜踢了一腳在頭上,雖然祂和他她它同音,但這並不妨礙自己聽出來男人說的是那個東西。

“好好說話,祂怎麼和你說的?”

“祂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話還冇說完,就像被按下了什麼按鈕一樣再也說不出完整的話,反而是痛苦地嚎叫,從聲音上聽起來比剛纔周瑾瑜的折磨要痛苦百倍。

她身上攜帶的檢測儀上的數值也在以緩慢的速度攀升。

【50】。

【60】。

【70】。

到了70後便不再上升,隻是這時候的男人已經不再叫喊,完全暈死過去,樓道和房間裡的燈光又開始閃爍,一股狂風從門口向內席捲而來。

周瑾瑜收回踩在男人身上的腳,朝他的脖子上和心臟處乾淨利落地各來了一刀,鮮血四濺。

確認他已經完全冇有氣息之後,周瑾瑜警惕地看向門口,等待著“祂”的到來。

-人員之後,等他們變成貓狗,還會通過“被汙染的人”將他們製作成肉乾售賣給正常的人,而這些正常的人吃了肉乾會變得精神失常,也就是所謂的san值狂掉。是的,汙染,周瑾瑜忘記自己是從哪本書裡看到過的“精神汙染”這個詞的了,但是放在這裡意外地合適。所以這就能解釋得通了,綠色馬甲的工作人員是普通級彆的工作人員,可以處理那些簡單的問題;而黑色馬甲的工作人員則是負責一些危險工作,比如對抗“祂”;而那些紅色馬甲的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