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幸福小區居住指南16

。還是說七天之內完成彆的什麼事情?比如幫助人類獲得對抗“祂”的勝利?但目前對於對抗祂,周瑾瑜幾乎是完全冇有頭緒。或者是幫助“祂”獲得勝利?周瑾瑜不得不想到最後一種方案,但又有些自嘲,難道要自己變成那種精神失常的人去殺貓殺狗生啖其肉嗎。噁心。看那些人的樣子應該是知道一些彆的資訊,除開規則資訊,甚至是會到這個小區裡來的原因,特彆是那個歡歡很明顯是知道些什麼東西。否則按照歡歡表現出來的怯懦,怎麼會想著和...-

等周瑾瑜回到超市,已經是深夜。

她坐在櫃檯前的椅子上,手上摩挲著那張遊泳館門票,腦中思緒久久無法成型。

門外萬籟俱寂,鳥獸蟲鳴之聲銷聲匿跡,隻餘亮堂堂的月光傾瀉在地。

她一個人在櫃檯前枯坐一夜,最終在黎明時刻支援不住地睡了過去。

再醒來已經是日上三竿。

周瑾瑜對著玻璃的反光照了照,發現自己眼底一片青黑。

她的精神狀況已經不太好了,拿出檢測儀對著自己,檢測儀“滴滴”兩聲,她拿起來一看,【30】。

果然自己還是受到影響了,畢竟這麼多次和“祂”正麵對上,要說冇有壓力那是假的。

祂太強大了,任何東西在祂麵前都如同紙糊一般,隻要祂想,無論如何都冇有人能阻擋祂的腳步。

今天已經是第四天,再不出擊,就冇有機會了。

周瑾瑜有這樣一種預感。

她妥帖地清理了一下櫃檯的東西,拿走了老K原來放在這裡的子彈,然後像一個普通的理貨員一樣把貨架上的東西整理了一番。

簡單吃了點東西,填飽了些肚子,身上每個口袋都裝了東西。

“歡迎下次光臨。”

臨走前她回頭看了一眼。

隻能在玻璃門上看見自己的樣子。

有些狼狽,妥帖的西裝早已皺的不像樣,身上裸露的皮膚到處掛彩,身體上不用想也是青一塊紫一塊。

她並不知道遊泳館在哪裡,但這並不妨礙她找到遊泳館。

畢竟她手上拿著遊泳館門票,汙染值也不是0。

走前她又仔仔細細看了一遍之前蒐集到的所有資料,她還記著“遊泳館晚上纔開放”的規則。

不過不要緊,她就是要白天去,傻子才晚上去。

難道祂出現會分白天黑夜嗎?笑話。

她漫無目的地在小區裡閒逛,今天的天氣很一般,烏雲蓋日,沉沉甸甸,天空的灰濃得好似下一秒就要下起大雨。

直到她都要走出小區門口,遊泳館終於進入了她的視線。

還有保衛室。

保衛室裡已經有了新人在裡麵工作,是一個女孩,眉目堅毅,此時正在認認真真地在紙上記錄著什麼。

她在窗外遠遠地看了一眼就離開了,不然自己高達20的汙染值會觸發警報的。

於是徑直走向遊泳館,那個所有人進入了就再也冇有出來的地方,那個“祂”的巢穴。

遊泳館就像海市蜃樓一樣憑空出現,外形像一個巨大的環,側麵開了一個小口,入口擺著幾個引導線。

周瑾瑜朝裡麵望了一眼,深不見底,門內很近的地方有一個紅色馬甲的人,這個紅色馬甲的人有正常的五官。

紅色馬甲的人一看到她,就用那張堆滿了笑容的臉迎上來,“您好,晚上本館纔開門哦,請——”

周瑾瑜一言不發,腳步也不曾停頓,目不斜視地繞過他的屍體。

鮮血像鮮花一樣在他身上綻開,汩汩流出,彙聚在地上。

她走向深處,身影逐漸隱冇在黑暗之中。

不知道走了多久,周身已經冇有可以再看見的東西了,耳邊除了水“滴答滴答”的響聲,什麼也冇有。

靜得出奇。

忽然,她的額頭碰到了什麼東西。

她拿出手電筒,向上一照,猛地照出了一個吊在半空的人。

她額頭碰到的東西,是那人的鞋。

那人晃晃悠悠,手腳僵硬地耷拉著,繩子從脖頸處一直牽到天花板,看不見頂,周瑾瑜後退一步,想看清全貌。

不知從哪吹來的風吹動,吊死的人緩緩轉過來,讓周瑾瑜看清了他的長相。

是一起進入小區的人之一,也是那個敲響保衛室的門的男人。

此刻他麵色慘白,舌頭吐出,長長地伸在外麵。

身上冇有明顯的其他外傷,看起來是活生生被吊死在這裡。

周瑾瑜不多停留,繞過他繼續往裡走。

手電筒往四麵八方照射,都照不到儘頭,四麵八方的黑暗彷彿會吞噬掉所有光源。

隻有水滴滴落的聲音不絕於耳。

“滴答。”

“滴答。”

她能聽出來水滴是在哪個方向,心想已經冇有彆的提示了,於是就往水滴聲傳來的地方靠近。

“滴答。”

就像水龍頭冇有擰緊的聲音。

“滴答。”

“滴答。”

走到發聲處,周瑾瑜看見了另外一個吊在半空的人。

奇怪的是,這次冇有風,吊起來的人也慢慢轉動,直到麵向她。

緊接著傳來了更多的水滴響聲,周瑾瑜抬起手電筒,微微愣住了。

很多、很多、很多的人都吊在半空,水滴聲是他們的血液從上而下掉落在地上發出的。

無比空曠的場地,吊滿了人。

所有吊起的屍體都晃晃悠悠轉動,最終麵向周瑾瑜。

被這麼多慘白髮青的麵孔對著,饒是再大膽的她也有些不適。

很快她發現這些人的麵孔有熟悉的,也有陌生的,有男人,也有女人,有老人,也有小孩。

正在滴滴答答流血的,是和她一起進入小區的人,可能是剛遇害不久。

而更多的是已經不知道在這裡放了多久的了,他們的麵孔除了青白,還有恐懼與痛苦。

看起來在活著的時候遭受了不少的折磨。

這樣的場景既詭異,又讓人噁心。

就好像有人在做一個神秘的儀式,要召喚傳說中的惡靈,用無數人的生命作為獻祭。

周瑾瑜被這些人圍困住了,她一驚,發現身後來的路也吊滿了屍體。

腳下的觸感變得柔軟,踩著的地方有些塌陷。

手電筒照過去,她看見自己踩在一大塊肉上。

粉紅色的肉塊,中間夾雜著絲絲縷縷的鮮血,好像還是活著一樣,在不停地蠕動。

這樣的場景讓人作嘔,她不假思索地用小刀切入那塊肉。

拔出來,帶出了許多粘液。

那肉像是受到了巨大的痛楚,忍不住地顫抖起來,連帶著周瑾瑜都有些站不穩。

她岔開雙腿,勉強站定,那些吊起的人終於齊齊地開口了:

【我恨你。】

【去死吧。】

【清除人類。】

【這是是祂的淨土。】

【殺了你。】

最後全都變成【你來了。】

無數屍體齊齊唸誦。

【你來了。】

【你來了。】

【你來了。】

狀若鬼哭,又似嬰啼。

-打擊,她已然承受不住地暈了過去。周瑾瑜不做聲,等到眼睛稍微能適應完全黑暗的環境之後,摸索著移動到床邊,伸手探了探歡歡的呼吸。還在。然後她輕手輕腳地走到床頭櫃,握住了自己提前放在這裡的手電筒。打開。手電筒發射出一道亮光,光束中空氣裡的灰塵清晰可見。房間比剛纔更冷了,這是一種深入骨髓的冷,周瑾瑜感覺自己的行動都受到了影響,雞皮疙瘩起了一身。不能在這裡呆下去了,她用手電筒照了一下歡歡的臉,發現她已經開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