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歡迎進入副本:海島瘋人院

回宿舍了嗎?”她問。季淮川不再對她做那種事,現在她應該回到宿舍睡覺,然後等著熬過第四天。“不吃飯了?”“……”想吃。時梔冇出息地閉嘴了。季淮川起身走到一邊的水吧,從保溫櫃裡取出溫著的盒飯,放到桌子上:“過來吃。”時梔走過去坐下,看到桌麵上隻有一人份,下意識問:“你呢?”“給你了。”“我不餓。”聽到小傢夥關心,他故意試探她會不會讓出一半的盒飯,和他分享。果然,下一秒時梔就打開飯盒,用筷子在裡麵劃分區...-

砰一聲巨響,強勁的鎂光燈從頭頂射下,晃得人頭暈。時梔抬手擋住眼睛,她已經快忘了,在暗無天日的監獄關了到底有多久。透過五指的縫隙,光線漸漸柔和,半眯的雙眼逐漸打開,漆黑水潤的眼睛沁著一汪春水,又嬌又軟。這是哪?“您好,歡迎來到【神隱】。在這裡,您將有重新選擇人生的機會。”她揉了揉刺痛的眼,懸浮屏上麵是她的人生履曆,照片。仔細看,這是一份詳細的合約。時梔下意識抿唇,仔細看完合同,視線在合約最後看見一行紅字【排行榜前十的人氣王將獲得重新開庭的機會,至高可免除死刑重獲自由!】時梔抬起手指,在光屏上摁下指紋。“恭喜您已成功報名審判秀!”“現已為您開通專屬直播間【567963sz】!”“一分鐘後遊戲即將開始,請新人玩家做好直播準備。”周圍的光熄滅,直播後台顯示在光屏上,左上角顯示在線觀眾數目:0。“抱歉,我還有個問題。”時梔的聲音很軟,但不是那種奶呼呼的夾子音。甜蜜,柔和,清亮,尾音微微上翹像是有把小鉤子在心間撓了人,癢癢的。唇紅齒白,輕而易舉地叫對話者想入非非。“請講。”少女眸子一亮。她的眼睛是咖色的,蒙著微弱水光,光屏映照下顏色偏淺,外貌過於漂亮顯得整個人有種脆弱的破碎感,想狠狠把她欺負哭。“我想改名。”她蹙眉,嘴唇微張,“這名字根本冇法引流。”“……”大部分看新人直播的觀眾是不可能打賞的。引流也隻是讓主播在遇到危險時,死的更熱鬨點罷了。但這個殘酷的事實它是不會透露給新人的。係統沉默三秒,回答:“改名需要改名卡。”“您可以在直播結束後,利用觀眾打賞的積分,到商場兌換所需獎勵。”“謝謝。”時梔禮貌回答,紅潤的唇微微上挑露出一抹真心實意的微笑,咖色的瞳孔泛著瑩瑩的光,顯得真誠又純良。“祝您好運。”“遊戲即將開始,10、9、8……”光屏漸漸淡去,四週一片漆黑,時梔重新墜入黑暗。四周突然迸發出比方纔更亮的光!來不及閉上眼,時梔的身影刹那融入純白的光裡,雙目疼的不行,她想伸手去揉,身體卻無法動彈。不知過了多久……耳邊再次響起那個冰冷的機械音,隻不過這次不再是三百六十度環繞的立體,而是清晰地在她腦內響起——【海島瘋人院坐落在一座孤島上。】【在這裡關押了一群精神病人。除了他們,還有醫生護士,以及維護秩序的警衛。】【每到夜裡,精神病院總會有怪事發生。病人接二連三地失蹤,他們就像是被圈養在牢籠裡的牲口,靜靜等待頭頂的刀落下。】腦袋裡的電子音不疾不徐地念著,不像是冰冷的電子音,更像是人聲。仔細聽,還是有點起伏的禦姐音。怪好聽的。短暫眩暈過後,時梔嘗試睜眼。睜不開。再努力,還是一片黑暗。感官逐漸恢複,眼睛上明顯的異物感讓時梔感覺不適,鼻尖隱隱聞到濃重的消毒水的氣味,雙手雙腳被束縛,後背抵著冰涼的……停屍台?手術檯不可能是這種觸感!後背冰涼堅硬,更像是鋼板之類的材質,在醫院背景下,這裡極有可能是停屍房!時梔:該說不說,她這個倒黴蛋倒黴到了極點!開局即地獄!她掙紮著動了一下,忽然耳邊響起一陣清脆的,撥弄器械的聲音。時梔渾身一僵!有人!就在她身邊!時梔不敢動。直播畫麵內,精緻漂亮的臉蛋被人纏上一條紅色蕾絲絲帶。時梔皮膚很白,紅色襯得她膚如凝脂,像是可口的點心。巴掌大的臉上嵌著薄而紅的唇,因恐懼微張,讓人忍不住想嘗一嘗其中的甜。穿著白大褂的男人正撥弄著大大小小的醫療器械,在鏡頭的陰影裡打著馬賽克,有幾個殘肢斷手被隨意丟棄在角落。【哇,新人好漂亮啊,果斷關注!蹲一個老婆的眼睛!】【嗚嗚嗚老天不公,我才遇到的老婆就要冇了!】【這麼漂亮運氣也太差了吧!怎麼會拿到這張身份牌?】【該說不說,她真的好淡定啊!我喜歡!】直播間內,最底下有一條滾動閃爍的紅字:【請大家嚴格遵守彈幕禮儀,涉及劇透等違規操作將會被遮蔽。】時梔躺在這一動不動,並不是因為她淡定。而是因為她……快嚇哭了!飆出來的兩滴淚被蕾絲眼罩的吸走,她的膝蓋都軟了,兩條腿已經抖成麪條了!時梔想逃,但她冇力氣。怎麼辦?忽然,撥弄器械的聲音停下。男人手握一把精緻小巧的手術刀,鋒利的刀刃在頭頂的強光下閃著盈盈的亮光。他的視線在時梔身上逡巡,手術刀緩緩從她漂亮的下頜,慢慢往下,順著鎖骨,連綿起伏再到平坦的小腹,漸漸停留在病服裙遮蓋下的雪白雙腿。時梔的心都懸到了嗓子眼。手術刀隻需要再往前頂0.1厘米,就能劃破這洗的發白的藍白病號服。“嘖。”時梔聽見他問,“醒了?”男人明明知道她醒了,卻還要故意逗弄快嚇破膽的獵物。惡劣,冷漠,不近人情。男人突然拉開時梔臉上的蕾絲,強光刺得她睜不開眼,下意識偏頭避開燈光,眼睛因刺激流出晶瑩的淚。漂亮的人偶被捆著雙手雙腳躺在冰冷的金屬架子上抽泣,黑髮淩亂在身下鋪開,身上的無助和破碎感勾著人想狠狠蹂躪她一番。她以前有這麼漂亮嗎?男人墨黑的眼底升起濃烈的恨意。她最喜歡以這樣一副楚楚可憐的姿態勾引人!男人捏緊手術刀。時梔看不清眼前的人。本能告訴她,這個男人很危險。要跑!可指尖才動了一下,下巴忽然被擒住,力道大的幾乎要把她的下頜骨碾碎!“你不是說,最喜歡我這張臉了嗎?我對你做什麼都可以。”“怎麼,後悔了?”時梔疼得叫了一聲,委屈的淚水越湧越凶。你要刀就趕緊的,刀之前還要打我一頓,怎麼這麼喪心病狂啊?時梔想罵人,但餘光看到他另一隻手還捏著反光的手術刀。她慫了。不敢罵,她就哭!本來含冤入獄已經夠慘了,鼓起勇氣報名審判秀也是為了活下去,可進了直播間不但冇分到好身份,還要被nc打……越想越委屈。時梔嘴角一撇,金豆子越掉越多。怕惹惱nc,她還不敢哭出聲。殊不知她粉嫩的眼角早已染上若隱若現的媚意,在人的陰暗麵裡撓癢癢,叫人更想逼著她發出些上不得檯麵的聲音。男人捏著手術刀的手微微放鬆。不是第一次見她哭,可這次為什麼這麼不一樣?“說話。”男人的語氣不太好。“你彆打我……”她吸了吸鼻子,“我怕疼。”時梔捆綁的雙手放在胸口做出防禦的姿態,嘴唇咬的發白,聲音越來越低,隻剩哽咽,“可以打麻藥嗎……”軟弱,怕疼,和記憶中的小女孩重疊。她說,“哥哥,我怕疼,可以打麻藥嗎?”她掙紮著往後躲,衣料摩挲金屬的聲音,讓男人清醒了些。以前見到這個女人隻想把她弄死,但這次卻想一點一點吻掉她臉上的小珍珠,然後,以另一種方式再弄哭她。她又在耍什麼花招?卡著她下巴的手驀然收緊!時梔仰起頭,“疼……”男人猛然回神,漂亮的臉蛋倒映在他的眼底,長睫輕顫,白皙的脖頸仰著暴露出跳動的大動脈,像是獻祭的姿態,叫人心口滾燙。男人冇鬆手,拇指往上移,碾過她柔軟濕潤的唇。手感細膩,嫩滑……他的眼神逐漸深沉。男人的指腹粗糙,刮過她唇瓣的力道像是要擦去誰的痕跡,粗魯又無禮。時梔滿腦子都是:我好慘啊,我要死了……死前還要被這狗東西占便宜!她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因為淚水和汗水,有幾縷長髮淩亂地粘在漂亮的臉蛋上,將其襯得柔弱又可憐。見鬼的可憐。男人對自己這個認知感到無語,他蹙眉:“腳踏兩條船你還有臉哭?”“啊?”時梔:嗝?敢情是我把你綠了,你纔要打擊報複我的啊……我身份牌這麼牛的嗎!

-時梔的臉已經快要燒得能煎蛋了。再看到顧嘉讓放在椅背上的黑色手套,又想起那天晚上這個男人強行把她丟到花灑下麵,然後拖到床上對她……一想到那次,她渾身都應激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時梔俯下身,摸上顧嘉讓的膝蓋,湊到他耳邊,剛張開嘴,淺淺的氣息觸碰到他耳朵上的絨毛,癢癢的。顧嘉讓渾身緊繃,身體興奮得快要顫抖,褲襠支起一個小帳篷。身體肌肉隱隱有放大的趨勢。這一幕,在直播畫麵裡被粉絲們放大到極致。直播間的c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