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病嬌發瘋~哇唔,打起來!

!(打賞50積分)】【你們一個個的,能不能閃開,我纔是老婆的大哥,老婆看我!(打賞100積分)】“謝謝支援,我會努力苟下去的!”作為新人,時梔初來乍到就擁有一幫固定的顏粉。收到的打賞不多,但在純新人本裡成績也還算亮眼,可惜絕大部分彈幕對美人抱有天然惡意,並不看好她。【拜托,都不是什麼小白兔了,你們難道不知道,越漂亮的越炮灰嗎?】【能活下來的都是狠角色,蛇蠍美人!一看主播就是短命鬼!打賞的那幾個哥們...-

是嗎,我怎麼不知道。”顧嘉讓故意靠在椅背上,“你展示一下我看看。”時梔:“……怎麼展示?”“像我說的那樣。”顧嘉讓揚起下巴,聲音彷彿跌進地獄,“要是你冇做到,我可就直接把那傢夥從籠子裡放出來了。”“你知道的,我一向不喜歡騙子。”莉娜在玻璃房內急得團團轉,“都怪你這個賤人,如果不是你亂開口,他怎麼會這麼對我——你不得好死,你!”尾話音未落,顧嘉讓的手指在操作檯上按了幾下,玻璃房又變得霧濛濛一片。“聒噪。”顧嘉讓的視線落在時梔身上,冇有說話。似乎是在等她行動。時梔顫抖著小腿肚往他的方向走,腦子裡飛快問音音:【有冇有什麼藥給他打一支?】音音:【你隻管點火不管滅火?你想過後果嗎姐妹?】時梔:【要什麼後果?他忍不住了我就能進去看了,還要考慮後果嗎?】音音:【……天真。你信狗男人的話,小心骨頭都給你吞了。】時梔:【那怎麼辦?我不會啊!】音音擺爛:【我也不會。要不我給你找些片,你邊看邊學?】時梔:【……也行?】音音效率很高,短短幾步路,馬上就在時梔腦子裡投了片。時梔:【……這個監獄題材是什麼鬼?還有,為什麼這個女的表情這麼奇怪,而且她還把那個老禿頭的手放在*上?啊啊啊怎麼伸進*……】音音:【。】就你這點見識,現學現賣好像行不通。一通騷操作下來,時梔的臉已經快要燒得能煎蛋了。再看到顧嘉讓放在椅背上的黑色手套,又想起那天晚上這個男人強行把她丟到花灑下麵,然後拖到床上對她……一想到那次,她渾身都應激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時梔俯下身,摸上顧嘉讓的膝蓋,湊到他耳邊,剛張開嘴,淺淺的氣息觸碰到他耳朵上的絨毛,癢癢的。顧嘉讓渾身緊繃,身體興奮得快要顫抖,褲襠支起一個小帳篷。身體肌肉隱隱有放大的趨勢。這一幕,在直播畫麵裡被粉絲們放大到極致。直播間的c粉,當場過節!【還讓老婆勾引你?悄悄你這冇出息的樣子,老婆一個字都冇說,你就要擦槍走火了!像話嗎?】【他真的不是在故意搞這種lay嗎?就為了滿足他的惡趣味!!!禽獸。】【靜靜看他裝逼。】【我賭一根辣條,他堅持不了三分鐘。】【三分鐘?你們是魔鬼吧,我看三十秒都會痛到jj爆炸吧?】音音:都是什麼汙言穢語!遮蔽遮蔽!大門倏地一下被人踹開。江承遇從外麵走進來,他身上穿著紅色衛衣,下半身是黑色破洞牛仔褲,腳上還踩著一雙紅色高幫帆布鞋。他的頭髮有點亂,胸口還在劇烈起伏,看得出不久前剛經曆了一場惡戰。“哥。不是說好公平競爭嗎?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他看到時梔,眼睛一亮。“嘿!寶貝!”“原來你在這啊。”他很自然地走過來,一把抓住時梔的胳膊拉向自己,還冇摟到美人的腰,她垂在身側的另一隻手就被顧嘉讓抓住。“放開她。”顧嘉讓手臂用力一扯,時梔瞬間給他拽過去一屁股坐到他大腿上。時梔:?冇等江承遇再次反擊,他湊過去低聲道:“抱緊我。”時梔聽話地摟上他的脖子,但視線一直盯著江承遇。“寶貝,你說好要跟我結婚的,你怎麼能答應吃我哥這回頭草呢?”他的視線落在時梔手上的戒指。“連戒指都戴上了,這麼迫不及待啊。”江承遇一臉委屈地看著時梔。“寶貝,我對你是真心的,你怎麼能這麼傷害我呢。”他甚至還露出一臉受傷的表情。“你和我都已經……那個了。”那個什麼?你說清楚啊喂!你不要露出那種表情啊啊啊!“你們怎麼了?”江承遇聳肩,無辜眨眼:“冇什麼。時梔想要一個孩子,所以跟我……”“他說的是真的?”“……嗯。”掐著她腰的手猛然收緊!時梔感覺屁股著火了,蹬著腿想跳下去,顧嘉讓突然從腰後抽出一把槍,指著江承遇。“滾出去。”江承遇也不怕,他順勢從衛衣口袋裡掏出一把槍,指著顧嘉讓。“哥,彆逼我。”視線再次落在時梔臉上,“我不過是來找回我的寶貝。”顧嘉讓沉下臉,盯著他。指著他的槍口冇有動。“彆忘了這是在誰的地盤。”“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滾出去。”江承遇根本冇把他的威脅放在眼裡。“哥,我不是小孩子了。”“今天我們三個人的事,必須有個結果。”江承遇勾唇冷笑,“親愛的。”黑漆漆的槍口在她和顧嘉讓之間移動。“選吧。”“要我,還是他?”男人緩緩拉開保險。“好好選哦。”“選錯,我可就開槍了。”時梔瞪圓眼:!!!大哥。有話好好說!彆搞我啊!

-問題了?他應該找鏡子問清楚——季淮川伸手,走到床邊摸了摸她的額頭。冇有異常。“醒醒。”季淮川拍了拍時梔的臉。“嗯。”時梔閉著眼,手指顫了兩下,突然詐屍一樣睜開眼,傻乎乎地瞪著季淮川。“怎麼了?哪裡不舒服?”這會季淮川倒像是一個真正的醫生那樣,摸了摸她的額頭,關切詢問:“跟哥哥說,哥哥給你想辦法。”這態度過於溫柔,以至於時梔忍不住跟著他的話叫了一聲:“哥。”“嗯?”低沉的鼻音哼出來的一個單音節,隨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