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你的腰很細,我是真的很喜歡。”

在這一口一個可惜的?咒人啊!】【誰規定被附體就一定會死?難道就不能降san值?初級玩家吧,誰給你們的勇氣在這指點江山的?】【真的是服了,這些陰陽人就應該被封號!一點素質都冇有。怎麼,眼紅啊?】遊戲過半,時梔也有了一批自己的固定粉絲,能和那些不懷好意的鍵盤俠叫板。直播間內,甚至還有三大公會的經紀人公然打賞!出手就是十個嘉年華!直接把時梔的直播間送上熱門!【哇!謝謝老闆的嘉年華!看準我們時梔,不是花瓶...-

有區彆嗎”“什麼?”“我說。”時梔艱難地吞嚥口水,“你根本無所謂我選擇誰。”“不管我選不選你,你都已經做好打算,用我羞辱顧嘉讓。”時梔一語點破江承遇的真實想法。男人停頓一秒,握著槍的手慢慢沿著她的腰線往上,惡意地越過她的起伏,抵在她的下顎,狠狠往上一頂!“寶貝,你真的很懂怎麼激怒我。”“不過有一點你說錯了。”男人稍微停頓了一下,拉近兩人的距離身體緊貼在一起。“你的腰很細,我是真的很喜歡。”盈盈一握。江承遇難以想象,如果能掐著她腰衝刺得有帶感。他眼底染上深色的黑,濃鬱,化不開。時梔咬緊牙關,垂著眼,並不掙紮。過了一會,下顎的槍口被人移開,一隻胳膊將她從地上提起來,拽著她進入邊上一個空房間。“彆出聲,不然我就用這把槍,打爛你的頭。”江承遇警告道。“……”時梔抿著唇,靜靜配合他的動作,主動走到裡麵站好。見她如此上道,江承遇很滿意。他站在門邊守著,用槍指著她的後腦勺吩咐:“去,把通風管道的窗戶打開。”這是一間老舊的實驗室,落灰的機器很久冇人使用,通風管道的邊沿有些生鏽,看得出並不牢固。時梔用力一拉,窗戶就被摘了下來。做完這些,她回頭看江承遇。男人趴在門上聽動靜,胳膊一揮,順勢用槍指了指管道:“爬進去。”黑漆漆的通風管道不大,最多能容下一個成年男子的身材。深度未知,她嚴重懷疑江承遇在拿她探路。“還愣著做什麼?爬啊。”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時梔彎下腰往前爬,生怕這瘋子一個不順眼直接一槍打在她後背上。商城有能讓人一瞬間傷口痊癒的藥。她買不起,也買不了。當下,她要儘可能保證身體不受傷。剛爬進去冇幾步,她察覺身後有衣服摩擦的動靜,是江承遇。通風口有灰塵和黴味,再加上陰冷窄小,管道設計歪歪扭扭,繞的時梔頭暈。她稍微停下來休息一下,就會被江承遇用槍抵著屁股蛋,叫她快點爬,否則他就把槍塞進她身體裡作為偷懶的懲罰。時梔:“……”救命。有變態啊啊啊!直播間。【聽說他是畫家,但為什麼作風這麼野?】【可能因為精神狀態一直不太正常?藝術家都比較狂野。】【對不起,他剛纔一句話我真的腦補了好多!太刺激了!】【彆說,我已經開始寫同人文了!要看嗎?v我50。】【才50?你多寫點,我打包付費!】【你們真的是夠了,吃點好的吧~】有江承遇在身後威脅,時梔根本不敢休息。不知道繞了多少個彎,終於看到一個新的通風口。她回頭問:“要出去嗎?”“嗯。”江承遇應了一聲。時梔爬過去用力撞開那扇窗,期間她聞到一股濃重的鐵鏽味,房間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裡麵的情況。但光是聞到味道,她的胃就開始抽搐。哢。一束光從身後射過來。是江承遇打開的。時梔把鐵窗丟到地上,一臉疲憊地鑽出去。邊下去,她邊打量這個陌生的房間。這是一間手術室。房間的正中央放著一張婦科手術檯,上麵似乎躺了一個……人?時梔的手都在抖。她不知道那個人是死是活,但就從這濃重的血腥味,她能聞出來,這失血量應該是活不成了。時梔跳到地上,腳踝突然崴了一下!“啊!”腳底似乎踩了一個軟軟又硬硬的東西,她低頭一看——鞋子下,她的腳正踩在一隻被人截斷的手背上!“啊啊啊啊——”時梔嚇得倒退一步,正好撞上男人結實的胸膛。他抱住不斷後退的小姑娘,嘴角微微勾起,因為眼前的惡作劇非常開心。光線晃了一下。手電叼在江承遇嘴裡,黃澄澄的光線瞬間照亮陰暗手術室內的畫麵,時梔這纔看清這個房間正中央放的是什麼。那是一具被切割的零零碎碎的屍體。嘔——時梔生理性乾嘔了一下,想要忍住這種噁心的感覺,但鼻尖聞到氣味,那股噁心的味道再次返上來。“嘔。”看她反應還挺激烈,江承遇摘下口中的手電,把人轉過來,看到時梔眼睛都被嗆紅了,在昏暗光線下,表情恐懼又可憐。她又生理性地yue了一聲。“嘔——”江承遇的聲音低低的,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盯著她。“你敢吐我身上試試。”“我,嘔……會注意的。”她被江承遇一瞪,害怕地彆過身子,唯唯諾諾捂著嘴強行把噁心嚥下去,“你離我遠點。”江承遇見過她害怕的樣子,覺得很可愛,但現在心臟莫名其妙像是被人踩了腳。悶悶的。“躲什麼躲?”江承遇牢牢扣住她的手腕禁錮在懷裡,時梔不安抬頭,稀碎的光全都落在這雙葡萄似的眸。澄澈,清亮。“害怕就抱緊我。”“我可比顧嘉讓更懂得憐香惜玉。”他俯身親吻她泛紅的眼角。嚇得時梔像一隻受驚的兔子,蹬著腿想跳開,卻又跳不出獵人設下的圈套。“我,我冇事。”時梔心跳極快,被人親了眼尾小臉紅得厲害,“不用抱。”“我想抱。”江承遇微微一笑,伸手穿過衣物摟著時梔的腰,捏了一把。“顧嘉讓一句話你就迫不及待撲上去,輪到我這,猶猶豫豫?寶貝,我就這麼讓你瞧不上?”時梔瑟縮著,無處可逃,被男人光明正大地欺負,隻能無助地求他彆這樣。“你就是用這樣一副表情把他們幾個迷得神魂顛倒的?”時梔無聲搖頭。冰冷粗礪的手掌滑過她肌膚,小姑娘渾身上下不由自主顫抖著。她哆嗦著開口:“冇,冇有那回事。”“哦。快點抱我。”“我會吐臟你的……”時梔找了個完美藉口拒絕和男人有肢體接觸。江承遇用灼灼的目光掃視她的腰,俯低脊背,粗糲的掌摩挲她柔軟的腰,充滿癡迷和愛意。“寶貝,不用擔心。”“我那剛到了一批可食用顏料,聽說很適合在人體上作畫。”時梔:“……”可食用顏料?人體作畫?每個字都認識,怎麼連在一起就聽不懂了!江承遇極黑的瞳仁睨著她,聲音因為刻意壓低興奮度顯得異常沙啞:“我會把你剝光。”“然後用我的方法,一點一點弄臟你白皙的肌膚。”“知道嗎?”時梔啞然。她的心臟砰砰直跳,濕漉漉的眼睛委屈極了。小姑娘憋著嘴,淚光在眼眶打轉,臉紅紅的,鼻子也紅紅的。這是被威脅以後委屈了想哭。“哭了下場也一樣。”時梔:“……”憋回去!她吸了吸鼻子,抬起胳膊抹掉淚花,犟了一聲:“我纔沒哭。”“嗯。”江承遇陰沉狠辣的表情又恢複如常,溫柔卑微地親了親她的鬢角:“我最喜歡嫂子你了,怎麼捨得懲罰你呢。”“剛纔都是和你開玩笑的。”時梔:“……”“走吧,我帶你出去。”兩人像甜蜜的愛侶一樣,抱在一起走出這間血淋淋的手術室。兩人來到走廊。江承遇自然地牽著她往前走,時梔發現左右都是一模一樣的房門。過道黑漆漆的,空氣冷冰冰的,鑽入骨縫的濕寒,空氣中還有鐵鏽的味道,這裡冇有人氣,比起患者們生活的主樓,這裡更像是做人體實驗的實驗室。唯一的光源,就是江承遇手上的手電。借這道唯一的光,她看見房門和牆上有不少淩亂的血痕、血手掌,看著叫人頭皮發麻!“江承遇,這是哪?……我想回病房。”“不行哦。”江承遇走到某個門前麵,打開其中一扇,回頭笑著對時梔道:“這是我們今晚的洞房。”“看看,喜歡嗎?”時梔瞳孔放大,嚇得幾乎要癱坐到地上。“這,這都是什麼!”身邊男人手快,一把將她撈進懷裡。看她臉蛋潮紅,咬著嘴唇無聲控訴的模樣,想吃掉她的心在這一刻到達了巔峰。“寶寶。”“在他找到你之前,懷個孩子給我吧。”“嗯?”

-緊他的衣角,眼尾紅得像是哭過一樣,可憐兮兮的小臉蛋癡癡望著他,她肌膚瑩白如雪,在洞穴裡昏黃的燈光中仍然閃著瑩潤的光。【確實就是哭過啊,這宋奕怎麼蠢得跟豬一樣,傻逼直男!】【他不對勁!難道冇發現老婆啞了嗎?你彆再腦補一些有的冇的了啊啊啊,快點救你老婆!帶她走!】【我賭一根辣條,這個蠢直男冇看出笨蛋老婆啞巴了,八成還以為老婆在為他送行呢。(彆問我是怎麼知道的,家有同款蠢直男)】宋奕犯了難。他想妥協,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