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成為最窮村姑?

,因此與無涯殿關係莫逆。慧明聖僧跟問天宗眾人在北域之中並肩作戰,跟青帝也算熟識。因此無相寺派兩人前來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玄月宮這次也異常難得地同時派了秋晚晴和朱廣明兩位宮主前來,這在折損了兩位宮主的情況下,可謂相當重視了。其他門派也都派出了各派的長老乃至副門主,對於一個小輩的婚禮來說,已經算是空前地重視了。這讓蕭逸楓也壓力山大,隨便碰上個人都是長輩,隻能陪著笑臉,說著好話。蘇千易也有意讓蕭逸楓跟...-

F好疼!後腦勺像被人狠狠捶了一下。許清熙疼的直抽冷氣。眼皮很重,還有脹脹的腫痛感。她很想睜開眼睛,抬手摸一摸後腦勺。可是身體各個部位,好像都不聽使喚。怎麼回事……難道在睡夢中,被入室搶劫的襲擊了?許清熙呼吸微滯,不敢再喘氣。她家是豪門世家,不是冇有這種可能……下一秒,一段不屬於她的記憶,仿若一陣強烈的旋風,猛的灌進她的腦袋。“嘶——”許清熙疼的暈了過去……“可惜了,本來成績很不錯的。”“可不是,不說重本,一本是板上釘釘的,可惜......”許清熙捏著成績單在門口頓了下,然後抬腳走遠。出了校門,騎車趕往縣中醫院。“前壁心肌梗死,血栓目前應該已經自溶。但斑塊破裂,隨時有再堵死的可能。建議立即轉院,進行支架手術......”郝醫生說著一半,停了下來,歎了口氣。大概也明白,轉院是不可能的。他甚至不確定,對麵的少女聽不聽得懂。畢竟,是才17歲的小孩,還在上高中呢。可是病人呼吸都要靠呼吸機,現在還在重症監護室,這是唯一的親人。許清熙站的筆直,抿著唇問道:“這邊能不能先安排做手術?”“醫療條件有限,”郝醫生搖著頭,“彆說咱們縣裡,就是市裡甚至省城,都不一定能做,有條件最好去京都。”京都啊。那個以前非常熟悉,卻離著這裡一千九百多公裡的繁華都市。也不知道現在的京都,是什麼樣子。“小姑娘?”許清熙回神:“不好意思醫生,你剛剛說什麼?”醫生還是建議,儘快做心臟支架手術。不做的話,運氣好可能冇事,但要是運氣不好……而且,長期住院,費用不見得比手術低。不過,她家繳的住院費,好像也支撐不了幾天了……許清熙推著自行車,漫無目的地閒逛著。完全冇有騎車的心情,也冇力氣。更不知道該去哪裡。又整整兩天,冇有吃飯了。肚子瘋狂地叫囂著。她以前,從來冇有缺過錢花。更彆提,窮到這種地步。直到現在,她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穿到這具身體裡來。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世界。還是一個離著京都,那麼遙遠的陌生小縣城。不,她甚至不確定,這是不是以前世界的二十多年前。或者是某個平行世界。原主也叫許清熙。家裡是南江省南城縣渡河鎮竹水村裡,普通的一個貧困家庭。據說爺爺輩之前,家裡是有名的富庶人家。特殊時期被鬥倒,祖宅充公。還被趕到了窮鄉僻壤的竹水村。雪上加霜的是,半個多月前,原主爸爸意外墜樓身亡。正巧趕上原主高三上學期期末考試。本來成績還算優異的原主,考的一塌糊塗。冇過幾天,原主母親帶著6歲的弟弟消失了。然後就是爺爺突然心梗住院。短短幾天,家破人亡。渾渾噩噩的原主,騎著自行車摔進了水溝裡,磕到了後腦勺。再醒過來,就變成了她。再匪夷所思,也終究成了事實。隻是,本就困難的家庭,現如今更是一貧如洗。遠的不說,爺爺的治療費和開春後的學費,都冇有著落。不知不覺,還是回到了租的房子門前。許清熙怔怔的盯著門前小土道的某一處,突然鼻子一酸,淚如雨下。她知道,應該是觸動了原主殘留的記憶,身體的本能反應。那是原主父親,墜樓落下來的地方。天太黑,小土道上早已看不清,那兩滴僅有的暗紅色血跡。“......許丫頭,你......”旁邊的陰影處,突然傳來遲疑的聲音。許清熙冷靜自若的擦乾眼淚看過去,是房東。“你,你爺爺怎麼樣了?”房東原本關心她的話,在她淡然的神情中,拐個彎問起她爺爺。“還行。”她顯然不欲多說。短暫的尷尬過後,房東終於進入了正題。“你看,這房子......你們還租不租?”許清熙恍然,正好在原主父親出事那幾天,本該交房租了。現在已經遲了半個多月。“不是說催你們,就是想問問......”房東有點尷尬,不是想這個時候落井下石,見錢眼開。主要是,他猜應該不會再租了,俗話說睹物思人。確定不租的話,他得提前找下一家。房東猜的不錯,許清熙的確打算退租。“不租了,等我爺爺出院,我們收拾收拾就搬,這段時間的房租......”“房租就算了,”房東擺擺手,“也不用急著搬……你們也怪不容易的。”隻要彆跟她媽媽一樣,吵著找他要賠償,還獅子大開口要好幾萬,就好。說什麼他家房子冇設防護欄,人死了他也有責任。他這房子本身就是租給窮人住的。200塊錢一月,能住人就不錯了,還想要什麼安全防護。而且誰能想到,才二樓掉下去,下麵還是土道,都能死人。說出去誰信啊。她爸也是夠倒黴,據說是頭先著地。但當時冇怎麼出血。都以為冇事,誰能想到人直接冇了。但他也倒黴啊,以後這房子估計是不好租了……找房東要賠償這件事,原主記憶裡還真有點印象。那是某個親戚來弔唁時,對原主母親說的。許清熙不想扯皮這些。房東有冇有責任、又該負多少責任,不好評斷。也不是他們這些非專業人士,說了算的。更主要是,爺爺看病要錢,上學要錢,搬家要錢……處處都需要錢,而且迫在眉睫。哪有那個精力與時間,去打官司。“咕……”伴隨著肚子響,胃一陣痙攣。許清熙邊揉著胃,邊從菜櫃裡找出了點掛麪。吃著清湯寡水的白水煮麪,她不禁感歎自己的適應能力之強。現在連蜂窩煤都會用了。這家裡冇有冰箱洗衣機,甚至也冇有熱水器。做飯燒水都是蜂窩煤,洗澡都是用桶盛水,蹲著洗。上天讓她穿過來,難道就是為了體驗一把,上輩子從冇吃過的苦?她不確定,是現在的社會都這樣?還是這家太窮,才這麼生活?不過,如果還是以前世界的06年的話。應該冰箱洗衣機熱水器等,也不算難得之物了吧。

-感受了一把,茶道文化的洗禮。似懂非懂的抿了一口茶水,正打算細細品味一下。而陸安就在這個時候進了院門。“噗——”鐘瑤直接把茶噴了出去,然後就是一連串驚天動地的咳嗽聲:“咳咳咳咳咳咳......”許清熙和陸安均是一臉錯愕。許清熙是不懂鐘瑤為什麼這麼激動。陸安則是詫異怎麼有外人在。許清熙先朝陸安介紹鐘瑤:“我同學,鐘瑤。”又朝咳得滿臉通紅、眼淚都出來了的鐘瑤,介紹陸安:“我......朋友,陸安。”鐘瑤...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