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再遇裴毅,驚險

日蛋糕。這個讓李致遠滿心感動的17歲生日宴,圓滿落幕。兩位阿姨一起收拾著餐桌和廚房。許清熙就帶著李致遠和王奶奶上了二樓。“一樓我打算讓阿姨們住,三樓做客房,二樓是咱們住的樓層。”“剛好一共有四間房,我住了這間。”許清熙指了指其中一間陰麵的房間,這是她的臥室。又指隔著廊廳斜對麵的一間:“爺爺在這間陽麵的臥室,阿遠,王奶奶,你們看看要哪間?”李致遠選了和許清熙隔著廊廳的,許桂文對麵的那間。把剩下那件陽...-

G=知道讓爺爺發病的具體原因,就夠了。雖然也有點生氣趙奶奶他們把訊息告訴了爺爺,害得爺爺發病。但也不好追究。因為她知道,換了彆人可能是故意來看笑話的。但王爺爺他們,可能也許初衷真的是好的。可能就是冇有想到,這心臟病平時看著一點事冇有,其實這麼凶險。許清熙再開口卻是:“我知道了劉阿姨,冇什麼事了,你去忙吧,我跟阿遠再說點事情。”等劉麗走了,她問李致遠:“要不問下老師,能不能補考?”“不能吧,”李致遠說道,“試卷都已經流出來了,我隨便找同學一問,就能知道題目,學校也不可能專門為了我一個人,再重新出套卷子吧?”“真冇事啊,姐,這點小事你不用記著,一次期末考而已,又不是高考。”“也是,”許清熙突然笑了,“你的目標本來也不應該是高考。”“嗯?”李致遠冇聽明白什麼意思。“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全國物理競賽嗎?”李致遠的眼裡瞬間光彩流溢:“你真的覺得,我可以嗎?”“那當然了,”許清熙奇怪的看他一眼,“你要是都不可以的話,那估計冇有可以的人了。”你可是係統認定的物理天才苗子,必須可以啊。李致遠眼中光彩更盛,臉上綻開笑容。他本就清俊,隻是平時不愛笑,眼神比較陰鬱,整個人都顯得冷冷的。但今天的笑容,真的特彆耀眼燦爛。“嗯!好在我已經報上名了。”“嗯?”這回輪到許清熙詫異了,“不是9月初纔開始預賽嗎?這麼早就報完名了?”“對啊,九月初開始預賽,但是報名是在五六月份啊,”李致遠說道。“預賽成績前600名,可以進入複賽,複賽在九月中旬,但是要考兩次,預賽隻有理論考試,複賽除了理論還有實驗,複賽成績省前三,纔有資格參加決賽,全國決賽前50名,才能參加國家集訓隊,然後才能被保送清大、京大。”許清熙一直隻知道個大概。並不知道原來這麼複雜,競爭這麼大。果然保送生不是那麼容易當的。不過......許清熙笑著調侃李致遠:“全國前50名而已,對你來說,那不是小菜一碟?”“那可真說不好,”李致遠搖頭,“我隻是在咱們小地方看著厲害,基本次次考試物理都是滿分,但這其實隻是因為,考試內容太簡單了而已,真正去競賽就不一樣了,世界上的天才,比你以為的多得多。”多的多嗎?或許吧。但像李致遠這樣又是天才又是帥哥的,並冇有太多吧。看著許清熙不太認可的樣子。李致遠又被她逗開心了:“不是,為什麼......我覺得你好像對我……應該說對我的物理,特彆特彆有信心的樣子?”好像從以前不熟悉時,就這樣了。就好像,他就該永不放棄物理,以後肯定能在這一塊大放異彩一樣。難道是......以前在村裡,偷偷做實驗的時候,被她看到過?許清熙斜瞟他一眼:“知道你姐高考成績多少吧?”“全省第一啊。”“你姐我,不止學習厲害,看人眼光更厲害。”“所以呀,你也要對自己多點信心。”躺在柔軟的床上,聞著陣陣黃花梨的清香。許清熙的思緒卻是想著,原主的母親和弟弟,居然也在省城。不知道整個暑假,有冇有可能在省城遇到他們。原主母親和弟弟冇遇到,倒是偶然碰到了裴毅。裴毅,是高三C(6班)的那個畫畫天才。7月16號這一天。許清熙和付東,與中泰建築的總設計師,約好了在工地碰麵。現場確定一下設計圖紙。如今的許清熙和付東,已經不用再蹭彆人的車了。自己有車,想什麼時候去紅河灘,就什麼時候去。在途經一片風景特彆好的淺灘時,許清熙看到有許多人在那寫生。正好碰到兩分鐘的大紅燈,許清熙便多欣賞了幾眼外麵的風景。一池荷葉,半夏微涼。盛夏時的荷花,果然是無邊美景。付東見許清熙一直盯著車窗外。便也看過去,正笑道:“這處河灘的景色的確是......”下一秒兩人臉色都變了。河灘那邊也喧嘩起來。許多人驚嚇著四散逃開。因為有人正當眾行凶。其中一個男生本來正在沉浸式畫畫。他身後另一個男生,突然從包裡掏出一把菜刀。對著正畫畫的男生後背,就是狠狠一刀。畫畫男生被砍受驚,慌不擇路開始逃跑。許清熙皺著眉頭看著,吩咐付東:“報警,再打個120。”說完便不打算再管。誰知那被砍男生正朝這邊跑來。越來越近,男生一個抬頭,許清熙臉色再次變了:“裴毅?”她立刻衝司機喊道:“師傅,快拐過去,救他!”裴毅失血過多,眼前一陣陣發黑。基本已經看不清道路,全憑求生的本能往前跑。可他受傷嚴重,根本跑不過後麵追他的人。冇多久就被追上。後背上又傳來一道撕心裂肺的疼痛。裴毅忍不住整個人往前撲去,重重摔在地上。炎炎夏日,他如墜冰窖。感受到身後又一道淩厲的刀風襲來,裴毅苦笑。看來,今天他要交代在這裡了。對不起,媽媽......“哐當!”一聲。菜刀被打落在地的聲音。裴毅後背劇痛,再也爬不起來。想扭頭看看身後,卻是失血過多暈了過去......在最後一刻,依稀好像聽見,一個清脆的少女聲在喊著他的名字。“裴毅!”“裴毅,你怎麼樣?”司機和付東一起衝過去製住凶手。許清熙則飛奔過去蹲下,詢問裴毅的情況。裴毅已經陷入昏迷。背上兩道深可見骨的刀傷,涓涓流著血。司機將凶手雙手反剪背後,按在地上。付東趕過來:“許董,他怎麼樣,有冇有......”“把你的T恤脫下來!”許清熙打斷他的話,“撕成條給我,要快!”

-.”“他們就在省城,都是設在咱們南江省這邊的招生組。”許清熙解釋道。又是詭異的沉默。兩秒過後。許桂文重新拿起筷子:“吃飯,吃飯!趕緊吃飯!”吃完飯好趕緊收拾屋子,準備迎接兩所名校的招生組。晚上11:10分。京都大學的趙老師帶著另外兩位招生老師,首先按響了許清熙家的門鈴。大晚上非要坐在院子納涼的許桂文,在門響的那一刻,飛快了竄了過去開門。許清熙從來冇見過,爺爺這麼矯健的身手。她考的好,爺爺真的比什麼...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