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許董也太大牌了

孩。蛋糕服務員很抱歉地回答道:“不好意思女士,您這款雙層蛋糕的話,重新再做一個,至少要將近三個小時。這邊還有已經做好的,其他款式蛋糕,您要不要考慮一下?”聽到這,發出尖銳女聲的婦人,抬手又給了小女孩一巴掌。“都怪你這個賠錢貨,讓你拿穩,讓你拿穩!你怎麼拿的?”小女孩的哭聲更大。許清熙目不斜視,遞上取蛋糕的條子:“取下蛋糕。”“我剛剛取蛋糕的時候,不是看見還有個一模一樣的嗎?要不,你們把那個賣給我吧...-

付東立刻把自己的純棉白T脫了下來。用力撕了下,冇撕開。眼睛瞟到凶手那把帶血的刀,幾步走過去撿起來,往衣服上一劃拉。許清熙用布條按住傷口,再進行簡單的包紮好。“許董......和中泰那邊,約好的時間快要到了。”付東提醒道。“讓司機先送你過去,我送他去醫院。”“好的,許董,他是您的......?”“我同班同學。”許清熙回答道。救護車和警車很快到達。由於現場就許清熙一個認識傷者的人,她便跟著一塊去了醫院。裴毅被送進了搶救室。警察過來給許清熙做筆錄。有意思的是,居然還是上次,給她做過筆錄的那個帥氣警察。“你是傷者什麼人?”“高中同班同學。”“是你報的警和叫的救護車嗎?”“算是吧,我讓我朋友報的。”“能不能詳細講述一下,你看到的事發經過?”......許清熙便描述了一遍經過。最後那帥警察問她:“你有冇有傷者家屬的聯絡方式?”“並冇有,”許清熙搖搖頭,“隻知道他的大概情況,叫裴毅,今年18歲,是省城本地人,他媽媽......好像是叫林什麼梅,林秀梅吧。彆的就不知道了。”“好的,知道了,”帥氣警察將記錄本合上,“謝謝你的配合。”“應該的,”許清熙回道,然後轉口問他,“警官,你是不是從交通隊調到刑偵隊了?”“咦?你怎麼知道?”帥氣警察很是詫異。許清熙笑了下:“幾個月前,我第一次來省城,路上出了車禍,當時也是你給我做的筆錄。”“哦......是這樣啊。”處理的案件太多,帥警察已經記不得了。“就是一輛油罐車和救護車相撞那次。”“哦我想起來了!原來是你,”帥警察終於記起來了,“你爺爺身體怎麼樣,冇什麼事吧?”“已經冇事了,身體也挺好的。”聊了幾句,帥警察很快就去忙了。許清熙到繳費視窗給裴毅繳費。“剛剛搶救室推進去一個,背上被砍了兩刀的男生,名字叫裴毅,18歲,給他預繳10萬塊醫療費。”“身份證提供一下。”“不好意思,我冇有。”“冇有的話,身份證號提供一下也行。”“......我也冇有,”許清熙有些無語,“我並不是家屬,頂多算認識的同學,其他的等他家屬來了你再問吧,我現在可以繳費了嗎?”收費員愣住了:“隻是同學?繳費十萬?”許清熙點點頭:“對,有什麼問題嗎?”“額......冇有,刷卡還是現金?”“刷卡。”“叮!使用係統基金十萬元,返利一萬元至宿主個人賬戶,已成功到賬。”付東光著上半身上了車,半路叫司機在路邊買了件衣服穿上。這才往紅河灘工地趕。付東到的時候,中泰的總設計師已經到了一會了。“羅總工,不好意思,我們路上遇到點事情,來遲了。”羅總工臉露不快:“我們的時間很寶貴的。”“實在是不好意思,”付東說著塞給羅總工兩包軟中華,“的確是事出突然。”羅總工麵色稍緩,其實也就等了十幾分鐘。但冇幾秒,羅總工麵色又難看了:“不是我說,你們這個所謂的許董,是不是也太大牌?”人還冇見麵呢,就先提了一大堆要求。不是奇葩的地下車庫,就是直梯、扶梯、安全通道等等。到底她是設計師。還是他們是?這也就算了,畢竟你們錢多燒得慌,愛怎麼建就怎麼建。但是,怎麼能一次次的約了見麵,訂好了時間,次次都爽約呢。“實在是欺人太甚!”“這次真不怪我們許董,”付東指著自己褲子上的血跡,“你看看,羅總工你自己看看,剛剛在路上,我們碰到一起傷人案件,本來許董還冇想管,隻讓我打電話報警的,結果冇想到,許董的同學居然也牽涉其中,所以......羅總工請見諒。”看著付東褲子上的斑斑血跡,羅總工也不好再說什麼。“那,設計方案,付經理你能拍板定稿嗎?”付東一臉為難:“這個……還是得等我們許董來。”“那他到底什麼時候來?”“這個……我也不知道。”羅總工:“……”他現在將這兩包中華,扔他臉上還來得及不。而許清熙交完費,就打車往紅河灘趕了。就是身上很是狼狽。甚至不能用狼狽來形容,而是恐怖。淺紫色的套裝上,滿是斑斑血跡。幸好許清熙考慮到去的是工地,選的不是純白色的。否則更是觸目驚心。林秀梅接到電話,嚇得肝膽欲裂。站在搶救室外,她拳頭握得死緊。她絕不會放過他們的!看到那個所謂的凶手,果然就是那混蛋的野種兒子。“你這個畜牲!”林秀梅再也不顧什麼世家風範,撲上去就是一頓毫無章法的拳打腳踢。警察們趕緊上來攔著。“俊祖,俊祖……”“你這個瘋女人,快放開俊祖!”裴愛國和李玉君也趕了過來。裴愛國一臉憤怒:“林秀梅!你看看自己現在的樣子,整一個潑婦!哪還有一點書香門第的樣子?!”“哈哈!”林秀梅被拉開,她喘著粗氣,諷刺地冷笑了兩聲。“毅兒現在還在搶救室搶救著!”林秀梅陰狠地盯著裴愛國,又轉向李玉君:“你們告訴我!我要怎麼保持所謂的名門世家風範?換了你們這個野種躺進去!你們能冷靜?!”“你胡說八道什麼?”裴愛國厲聲喝止。“你說誰是野種?你個賤人!你纔是第三者!我和愛國先認識先相愛的!你個賤人!你纔是小三!你那個短命兒子纔是野種!”“你再說一遍?”林秀梅眼神陰冷的看著李玉君,“你說誰短命?”“玉君,你也少說兩句。”裴愛國看向林秀梅,“秀梅,你已經搞垮了我們的公司,到底還想怎樣?到底想怎樣才肯放過我們?”

-能挖捧泥回去......真是不敢想,他們心裡該有多麼煎熬。”李致遠也說道:“怪不得陸哥一臉憔悴。”學校當時其實也很轟動。但就像鐘瑤說的那樣,畢竟和自己無關。再悲壯慘烈、可憐可歎,議論幾天也就過去了。一個星期之後,除了家屬,和正進行事故處理的相關工作人員,誰又還會記得?亦如......他爸爸當初的煤礦事故,都一樣的。許清熙和鐘瑤約好,兩天後帶她回竹水村。見識一下真正的深山老林,感受一下遠離城市喧囂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