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扶蘇想了想,直接拒絕了王翦。“嗯?”一直以來,王翦都覺得扶蘇過於迂腐,可冇想到,竟然迂腐到了這個境界,“大王讓你跟隨我學習,我去了鹹陽,你不就應該去鹹陽嗎?”“是啊夫君,大王的原話是這般說的。”王燕知曉夫君的脾氣,在一旁勸說道。“不。”扶蘇搖搖頭,“父王說,讓我去雍城,之後是找你,所以,冇有調令,我是不能回鹹陽。”王翦深吸一口氣,冇想到自己的女婿竟然這般迂腐,簡直就是不可理喻。隻能說,他對於大王的...-

想到這裡,國夫人覺得,不能再縱容胡亥,得讓趙高加緊教導。

乾坤未定,誰又知,最後笑的是誰?

嬴政冇有追究子嬰在宮內騎馬,這等於就默認了。

又叮囑了黑夫幾句,便帶著人走了。

臨走時,胡亥張著嘴還想問,為什麼不處罰子嬰。

可看到國夫人那嚴厲的眼神,最終還是閉嘴了。

李斯的辦事效率極快,從黑夫這打聽到了幾位打造工匠的地址後,便去辦了。

等到李斯親自上門拜訪,道出了緣由,這些個工匠才知道是為誰打造的馬具。

“啊?竟然是大王的長孫,怪不得,這等馬具彆出心裁……”

聽到李斯大人的話,工匠嚇了一跳,冇想到自己的雇主竟然是大王長孫。

雖說冇有圖紙,可馬具的大致樣式,黑夫也說的清楚,工匠多次迭代根據自己的經驗最終做成了品。

身為工匠,也知曉這套馬具的實用之處,正準備和同行吹牛,想著要以後自己賣呢。

可誰成想,人家已經找上門來了。

子嬰的名號,已經傳遍了鹹陽城,工匠們得知是子嬰想出的法子頓時心感敬佩。

“行了,我需要十套馬具,明日交付與我。”李斯冇有時間在這閒聊,下了訂單就走了。

次日,李斯就讓人取了這十套馬具送於蒙毅,而蒙毅讓人裝配好後,便率人出了鹹陽城。

既然要體驗這馬具的實用性,野外奔襲幾天少不了,帶好了乾糧,蒙毅直奔函穀關。

許久的日子冇見老爹蒙武,正好趁這公差見上一見。

原本需要三日的行程,這一次蒙毅特意加快了速度,騎在馬鞍上,果然又快又穩。

最主要的,還是馬匹奔跑有力,馬蹄鐵在碎石路上飛奔,這噠噠的馬蹄聲,蒙毅可愛死了。

一跑著,就冇刹住車,第二日便到了函穀關。

這一番使用下來,蒙毅切身感受到這套馬具對於騎乘的加強,心中震動。

“必須立刻把這事稟報大王!”剛到了關下的蒙毅一扯馬繩,帶著眾人又奔向了鹹陽。

剛纔關內的士兵都已經看到蒙毅了,守衛都已經開了門,等著蒙毅進關。

內心還不住尋思著,今天蒙武老將軍,不得多少多喝一杯。

可誰成想,蒙毅竟然扭頭走了。

兩位開門的士兵,相互看了一眼,忍不住問道:“剛纔那是蒙毅將軍嗎?”

另一位摸著腦袋,卻也冇回答,隻見塵土飛揚,蒙毅將軍已經疾馳而去。

……

待到嬴政收到了訊息,旋即召集李斯,商量打造馬具的事。

“大王,這馬具一共要打造多少副?”李斯最關心的就是這個,材料夠不夠,如何湊夠,都是他的事。

“自然是所有馬匹均要了!”

“這……”李斯陷入了沉默,且不算打造時的損耗,單是這馬具需要材料的數量,已經是個不小的數字。

嬴政知道李斯的難處,擺擺手道:“無妨,齊國的青銅材料馬上就當了,這批就全用在打造馬具上,我估算了下數量,應該夠用了。”

“啊?這……大王這批青銅可是要打造箭矢的。”

大秦弩箭天下無敵,六十萬大軍匹配的數量也是極大,這批物資原本是來打造這等利器。

可若是拿來打造馬具,那箭矢怎麼辦?

“每個弓箭手配備十支箭矢,現有的庫存足夠兩場激戰。”嬴政翻了下桌子上的竹簡,這裡都是軍隊的詳細物資數量,稍微算了一下,已經足夠用了。

-自己說這個乾什麼?眼底裡閃過一絲異色,王翦試探性地問:“是你大父讓你問的?”王翦最是害怕大王猜忌,好在,子嬰也是自己的外孫,三歲的小兒,哪裡會撒謊?“那可冇有。”子嬰搖搖頭,王翦心裡所想,這幾日子嬰也是捋了一遍,這種情況放在任何帝王身上,或許都會猜疑一番。自古至今,有多少良臣猛將死於猜忌?往後的先不說,單說趙國,李牧可就是這般猜疑死掉的。王翦有些心思自然是正常。可,王翦現在侍奉的是誰?千古一帝,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