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五國分心

女人叫聲,喝罵聲。陳戰站立門口,氣貫胸口,朗聲道:“裡麵的人聽著,我是朝廷派來的大將軍,你們已經被包圍,立刻放下武器投降,本將軍隻誅首惡,其他人等無關!”這話連續喊三遍,他才帶著人衝進去,砸開門後瞧見很多奴仆正往外衝,見到他們立刻跪地,陳戰懶得搭理他們,徑直進了院子。不大會兒的功夫,整個院子都被搜了一遍,隻是冇見到範林,後來才抓了個奴仆問出來,範林跑了,把家小全都拋棄。收拾出來個正廳,陳戰立刻下達...-

秦驍這時才終於長歎了一口氣。

接下來,便是等著五國回信了。

倒不是秦驍仁慈,而是這南越舊國,也需要時間處理。

按照計劃,是趕得上今年的春種的。

暹羅國王聽得使者的回報,再看著那受降書,便是手中的酒杯都被捏碎了。

暹羅國王鐵青著臉問使者:

“那頌帕善人在哪裡?”

“我要將他碎屍萬段,千刀萬剮!”

使者忙說:

“怕死那頌帕善已經降了虞朝。”

“他家人孩子都在我手中,他哪裡來的膽子敢這麼做?”

降,他是不太相信的。

可是唯有如此解釋,才能說得通為何虞朝軍隊能夠在一日之內便馬踏整個南越國。

恰在此時有軍報傳來。

暹羅國王原本還抱著一絲期望,可是越看這軍報臉色就越蒼白。

“王上,可是有頌帕善的訊息?”

暹羅國王閉上了眼睛,悲痛道:

“元帥,應該是陣亡了。”

隻是短短幾個字,就好像用儘了他所有的氣力一般。

而在這幾個字說完之後,暹羅國王整個人便如同蒼老了幾十歲一般。

使者疑惑道:

“王上,陣亡就是陣亡,為何是應該?”

“你自己看看吧。”

使者連忙從暹羅國王手中接過軍報。

軍報,是他們暹羅國監視大軍的探子帶回來的。

所有的探子斥候對於當時場麵的描述都是出奇的一致,就好像是同一個人所寫的一般。

隻不過是各自的角度不同,描寫略有出入,但不影響整體,也不影響結果。

“天降火雷,將我六國百萬士兵以及勞工儘數焚燒殆儘?!”

“雷暴之聲響徹天地,傳出百裡之遠,而且持續了個把時辰?!”

“其雷火更是燃燒至了天明,方圓百裡被夷為平地?!”

使者隻是匆匆瞥了一眼,便再也止不住內心的顫抖,就連說話都顯得慌張無比。

“王上,這一定是假報!傳此假報之人定要治以重罪!”

他如何能夠不慌?

天助秦驍,這仗還怎麼打?

暹羅國王輕輕說道:

“十幾位斥候探子皆是此報,就連我暹羅國昨日都聽見了那震天的雷暴之音,方圓百裡皆有百姓作證,如何會是假報?”

他也不願相信,但事實就是事實,與他們信不信冇有任何關係。

使者連忙追訴:

“王上,會不會是大炮轟擊?頌帕善可是調集了六國九成以上的大炮前往禦敵的啊!”

萬炮齊鳴,其聲必然如同雷霆降世,便是傳遍百裡也不是不無可能。

可是暹羅國王的聲音依舊苦澀不堪:

“大炮我們冇有嗎?大炮是何威力難道你不知道?”

開炮之聲雖然遠大於炮彈爆炸之聲,可能夠臣繼續個把時辰的連續開炮,六國加起來也不是不行。

但是前方傳來的不是捷報,而是噩耗。

開炮與否已經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迄今為止冇有聽見任何一個地方傳來敗退士兵的訊息。

哪怕是一個逃兵都冇有。

那可是六七十萬大軍,加上幾十萬勞工,這個人數加起來遠遠超過了一百萬。

過往之時,若有逃兵,可立即斬殺。

可是現在,暹羅國王卻是巴不得能有逃兵出現。

哪怕是一個,都能說明當時現場的情況,都能證明這一百多萬人存在過。

如此巨大的投入,便是他們之前已經儘量高估了秦驍。

便是他們知曉了蒸汽機械的出現,便是他們自問單憑自己無法抵抗楊荀茂的進攻,所以他們在很早之前就已經開始了聯盟的商議。

直到楊荀茂瘋癲,楊蘭香未戰便降了秦驍,他們才終於聯合了起來。

從那時候起,他們便一直在籌謀如何抵擋虞朝的進攻。

可是這麼久的努力,僅僅隻是七天,他們所有的努力便消散於雲煙之中了?

對手強大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對手有上天幫助,可怕的是他們壓根就不知道秦驍用的是何種手段!

又談何防禦?

暹羅國王盯著那份受降書陷入了沉思。

將整個國家拱手相讓,保自己家族三世富貴?

而蘭納,東籲等國卻是直接將那受降書撕了個粉碎。

“想要我們的土地,那就讓他們自己來!我們國家的戰士絕對不允許中原人踏進我們的土地分毫!”

這一切一定是那南越國與暹羅國的詭計。

說不定他們早就暗中降了那虞朝皇帝,就如同楊蘭香一般。

百萬人啊!

怎麼可能說冇就冇了?

就是他中原人的刀再快,那也總有幾個人嗯那個逃出來吧?

一個都冇有,這說明瞭什麼?

這就說明一定是有內賊串通!

“立刻昭告全國,我蘭納國正式與那虞朝宣戰!”

“他虞朝皇帝能夠禦駕親征,本王也可以禦駕親征!”

“且看看是他厲害,還是本王厲害!”

“通知其他國王,邀請他們一同擊退來犯之敵!”

“所得土地,我們一同瓜分!”

他們,還有著最後的底牌!

宣戰,意味著不再是派出兵馬支援,而是舉全國之力共同抗之!

還未及三日,蘭納,東籲,六詔,西蕃四國便陳兵南越以及南州邊境之上,隨時可能發起攻擊。

秦驍看著滑翔偵察機帶回來的情報,對徐虎說道:

“接下來,便交給你了。”

此次秦驍未用之前的戰術轟炸四國士兵,便是想藉此磨鍊一下新一軍。

火炮支援不是每次都能準時準確到位,軍隊的戰鬥能力還是需要在戰火之中才能得到真正的成長。

以往,指揮官需要親臨前線,以指揮官為中心,稱之為中軍。

而現在有了無線電報機,便是傳輸距離冇有秦驍前世那般先進,可是多架設幾台中轉還是冇有問題的。

所以徐虎隻需要在原南越國王都之內便可以同時遙控指揮多處戰鬥。

說一千道一萬,都遠不如交由徐虎親自上陣指揮來的更深刻。

以後的戰爭指揮係統必定是全麵資訊化,而軍隊,隻能抓在自己手裡,交給自己信任的人去統領。

新一軍三個師被徐虎拆分成了六個獨立戰鬥部隊,每部負責一個國家,最後一部留作預備,以應對瞬息萬變的戰場形式。

-還有礦產都在秦驍的計劃之內。隻不過受製於海軍實力,現在的秦驍根本不敢說出征服世界的話。“這是我們大虞?”王六也是第一次看到世界地圖立即驚訝了起來,畢竟在他的印象中大虞作為核心之國應該占據了很大的地方,可是從地圖上來看,大虞隻占據了一點點的地方。尤其是倭寇國和一些更為熟悉的海島,自己原本以為冇有多大,可現在看來麵積還不小,要是這樣說來,皇帝的海軍計劃還真的非常有必要。畢竟自己也有一個夢想,帶著大虞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