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這命令怎麼不太對

”永安公主再不敢隱瞞,把事情原原本本托出來,哀求道:“陛下,臣妾真的不知道那是誰,隻知道她應該是劉淵的人。臣妾之前也從來冇見過她。”秦驍冷靜下來,坐在椅子上,冷聲道:“起來吧,你所說的每句話,朕都會派人覈實。你若是再敢欺瞞朕,朕說到做到!”永安公主顯得很委屈,站起來低著頭不敢說話。秦驍道:“是不是覺得朕大題小做?”“臣妾不敢。”秦驍冷哼:“你心底就是這麼想的。你可知道這東西,隻要上癮後,就再也斷不...-

秦驍在旁並未對徐虎的指揮進行乾涉,而是在事後再與指揮部各個將領們一同商議當天的戰略戰術安排如何,該如何改進,如何增強雲雲。

畢竟此次,本就是練兵。

秦驍一行人在後方圈點全域性的時候,四**隊的國王們卻愁破了腦袋。

一開始他們見到隻有萬餘人,甚至不到萬人的軍隊還以為自己看花了眼睛。

不是說虞朝幾十萬大軍嗎?怎麼就這麼點人?

是其他地方有埋伏?還是迂迴包抄他們了?

派出無數斥候,得的資訊就隻有一個:

對麵就隻有萬人左右。

舉國之兵,少說幾十萬,麵對著萬餘人,若是都被嚇退,那也不用抵抗了,直接投降便可。

可是還彆說,暹羅國王見虞朝軍隊壓境,竟然真的直接投降了!

這下更加坐實了暹羅與南越早就投誠了虞朝的事實。

其實四國國王也不傻,直到秦驍的新一軍有著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便將軍隊化整為零,分散在了邊境各處。

他們敢守,可是卻不敢進攻。

畢竟在自己地盤上,還能占據一個地利,若真是失去了叢林的保護,正麵搏殺?萬一又來一陣天雷地火怎麼辦?

秦驍畢竟是遠征,決計是耗不過他們的,隻要守住,便是勝利。

可是讓他們煩悶的地方也在這裡了。

明明他們躲過了天上鐵鳥的偵查,怎麼前線的哨點總是莫名其妙的就失去了聯絡?

就連派出去聯絡的士兵與斥候都未有多少回來。

東籲國王第一個就發現了不對,於是便立刻派出人員聯絡其他國王,呼籲他們不要將兵力分散,儘量集中在一起。

一萬人組成一個堡壘,這樣總歸不會出現意外了吧?

就算是那秦驍有著通天的手段,難道他還能同時滅了幾十股萬人大軍不成?

徐虎看著滑翔偵察機帶回來的情報嗬嗬一笑:

“現在才知道將士兵聚集在一起嗎?”

你們喜歡分兵,那我們也分兵,以隊排為戰鬥單位撒開出去,再以連為中樞點進行部署安排,那些幾十人百來人的小股軍隊還不是見一個就吃一個?

便是集合起來又如何?

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任何戰術都冇有意義。

“傳令下去,讓將士們備好充足的彈藥,明日便將敵軍一舉拿下!”

隨著徐虎令下,訊息很快便傳到了各個連隊之中。

或許是無線電報機翻譯人員還不夠熟練,又或者連隊下達命令到排隊的時候傳話人員出現了偏差,或許這種偏差又是口音不同所致。

總之,命令傳達到某一個十人隊的時候就變成了:

“領取武器彈藥,一舉將敵軍拿下?!”

連隊裡麵有著補給點,但是連排的消耗也很是巨大,於是這一隊士兵便拿著連官的手令去到了營隊之處補給。

營隊也隻是以為他們是來取明日整個連隊的彈藥消耗,也就痛快了給出了一整個連的補給。

整整一大卡車的武器彈藥手榴彈,甚至就連迫擊炮都給出了兩門。

“雷隊長,咱們隊以前也冇發過這麼多裝備啊,是不是哪裡搞錯了?”

一個隊員疑惑的詢問隊長道。

雷大壯看著這滿噹噹的武器彈藥,自己的心裡麵也是直打鼓。

莫非真的搞錯了?

可是問發放武器裝備的軍需官,人家卻隻是來了一句:

“你們愛要不要,不要就留下,到時候可彆說冇給你們。”

軍需官也在納悶,怎麼今天這個連隊派來領裝備彈藥的人一副冇見過世麵的樣子?

雷大壯吃了個癟回來,胡三又湊上來問:

“隊長,到底是什麼情況?”

雷大壯冇好氣的說:

“趕緊想想如何將敵軍一舉拿下!”

“這麼說命令是真的了?”

“讓我們隊去拿哪裡?”

這兩日他們已經體會到了新市武器裝備帶來的威力,也讓他們的信心無限爆棚。

莫說百人,便是千人,隻有彈藥夠,那也可以全部消滅!

雷大壯一想,是啊,也冇說讓我們去哪裡啊。

可是上頭說過了,平時可以開開玩笑,打打鬨鬨,可是隻要上了戰場,命令下達隻有兩個回答:

行,或者不行。

那肯定是必須是一萬個行。

可...

雷大壯盯著這卡車看了幾眼,頓時雙眼冒光!

“我知道了,上頭肯定是讓我等順著大路去!”

“不然怎麼會給我們一輛卡車!”

胡三與其他隊員想了想也覺得有道理。

“隻是沿著大路開,那遇到的肯定是敵人的大軍吧?”

敢在大路上駐紮的,不可能會是幾十人百來人的小股部隊。

如果是幾千人或者上萬人,那就以他們這十個人...

雷大壯拍了拍卡車。

“怎麼?你們怕了?”

“上頭能把這麼艱钜的任務交給我們,就說明上頭對我們小隊的看重!”

“你們就算對自己冇有信心,難道還對陛下冇有信心?對這些機槍炮彈冇有信心?”

隊員們又看了看這滿卡車的武器彈藥。

是啊,咱彈藥管夠,怕個毛線!

雷大壯又指了指營地裡麵的其他士兵說道:

“你們看,他們今晚休息,就是要咱們今晚去為大軍開一條大路出來,我問兄弟們,有冇有信心完成任務!”

隊員們此時已經信心滿滿,齊聲喊道:

“有信心!”

“好!那我們出發!”

雷大壯一腳油門,帶著卡車與其他九位隊員絕塵而去。

天色轉暗,雷大壯很快就來到了一座小城前麵。

能夠供卡車通行的道路,也隻有各城之間的大道了。

至於沿途為何冇有遇到阻礙,那便是東籲國王已經將分散的士兵們都召集了回去,囤積於城鎮之中。

雷大壯倒也不傻,遠遠就把卡車停住,關了車燈。

“兄弟們,咱們這一路也冇遇到敵軍啊,眼下這能夠供卡車走的路,也隻能通過這個城了。”

“要不,咱麼順便把這個城打下來,然後再去找敵人的大軍?”

他有點文化,當時不高。

一舉拿下,不就是要拿下敵軍首領嘛?

胡三也附和道:

“我覺著這樣子可行。”

-不劃算。“盈虧自負,算是你們的投資,這次戰爭不是僅僅解決眼前事,朕還打算打進草原,以震懾匈奴諸部。”眾人竊竊私語,有人覺得投資更加明智,有人覺得借款更加穩妥,因為投資有可能會虧本。債券穩賺不賠,風險在於朝廷的信用。皇帝親自開口,總不能還有所更改吧?下午,秦驍就收到了各商人捐獻的物資,有人投資,有人買債券,反倒是買債券的人稍微多些,搞投資的少些。陳安目瞪口呆,朝廷怎麼能向商人借錢呢?秦驍嘿然笑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