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你以為我是誰?!

冇辦法動彈,現在還被控製的自動行走“你這種強者,難道冇有夢想嗎?為什麼要當金錢的奴隸!”少女大叫道。“打住.”薩格擺了一下手,“錢是好東西,大家工作也是為了錢,憑本事吃飯,我應該得的,什麼奴隸不奴隸的,至於夢想”他神情帶上了幾分陰霾,咬牙切齒的道:“還真有!我的夢想.就是有個地盤,種種地釣釣魚,輕輕鬆鬆的在這該死的世界過完這該死的一生!”諾頓·薩格,二十二歲,也在這裡生活了二十二年,現如今.是個當...-

第103章

你以為我是誰?!

“禁止?”

索隆看向莉莉身後的王宮,嘴角浮起,“我明白了,你肯定在這裡施加了什麼陷阱吧,居然讓我找了這麼久!”

莉莉搖了搖頭:“冇有陷阱,我也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在這裡遊蕩這麼久,如果你是真的想去王宮的話,應該早就到了。”

她從王宮出來之後,帶著幾個手下在附近搜刮,而她本人是站在了屋頂,眺望著遠處薩格的戰鬥。

然後她就看到了四周都有國王軍和叛亂軍戰鬥的街巷中,突兀的出現了一個綠藻頭,在周圍奔跑亂轉。

甚至莉莉完全不知道他的目的地是哪裡,因為這胡亂的轉動,像是劃了一個又一個的圓圈,螺旋轉動直到她這條街道

“我隻是不知道路而已,誰讓這裡的街道這麼難走的!”索隆額角爆出一道青筋。

不知道路

莉莉抽動一下嘴角,“路癡到這種程度嗎?”

“那種事不重要!”

索隆望向莉莉身後的王宮,道:“你的後麵就是王宮吧,我隻要從這過去就到了吧。”

“照理說是這樣。”

莉莉更加直接右手握住了劍柄,哢的一聲抽出了明晃晃的劍刃。

莉莉說道:“速度,也是一種力量。這位劍士,這是真劍的對決,是你死就我亡的戰鬥,不要因為是女人就大意了。”

腰間的劍,不是拿來當裝飾用的。

“是的,女人比起男人來說,體力和力氣都要弱,相同的錘鍊之下終究是無法超越的,但也並非冇有其他手段。展現力量的方式,也不一定是力氣”

莉莉點頭道:“可是我說過,這是禁止的。”

索隆拔出了腰間的兩把刀,獰笑道:“原來如此,你要阻攔我嗎?似乎是個很好的劍士,但還是讓開的好,我可不像那個色廚子,就算是女人,我也是會砍的。”

他奮力格開那把細劍,雙刀正要斬下,便聽得‘嗤’的一聲,神情愕然之下,那抹寒光從胸口位置出現在腰肋,帶起一團血液。

對於這種明顯腦袋梗住的倔強男人,說是說不通的。

快到讓人來不及防禦!

索隆低頭看了眼腰腹中暈染而出的血液痕跡,沉聲道:“快劍嗎?”

莉莉站定在地麵,白雷的劍刃往地麵垂下,任由細劍刃上的血液滴落下去,接著剛纔未完的話,說道:“也可以很強的。”

呼!

鋒利的刀刃砍動空氣,而麵前的那道寒芒早已撤離。

索隆眼睛微眯,“細劍?看起來是把好刀”

極快的速度讓索隆大吃一驚,瞳孔鎖緊之下,下意識舉起雙刀。

阻止人最有效的方式,也不是勸說,而是直接打倒。

嗖!

話音剛落,莉莉將細劍直刺,化為一道殘影,帶起劍刃中的寒芒突刺而來。

莉莉將細劍豎在跟前,目光隨著劍刃的光亮而逐漸泛起寒光,淡淡道:“劍名‘白雷’,良快刀五十工之一。另外,女人”

吃痛之下,索隆牙齒一咬,雙刀猛力往下砍了過去。

叮!

白雷的劍尖,戳中了雙刀交叉的正中心,極速突進的速度所帶來的衝擊力,讓他不由的後退半步。

雖然不太理解這個女人為什麼不讓他進入王宮,但沒關係.

打敗她就可以過去了!

哢。

嗖!

眨眼之間,莉莉消失在原地,劍刃之光宛如雷霆在空氣中傳響。

隻有二指寬的細劍刃在陽光之下泛出一道刺眼之光,乍一看就像是白日激雷,極為明亮。

索隆右手反手握住雪走,與左手的三代鬼徹上下橫開,“二刀流·貳斬!”

論快劍的話,他也是會的,這招‘貳斬’架勢,就是快速的斬擊。

叮!

反手握住的雪走架住那道迎麵襲來的極速雷光,隨著一陣火花閃動,白雷的細劍刃突刺在了雪走的刀刃上,將那光亮逼退,也握住了後方握劍的莉莉身影。

哢!

在架住的瞬間,索隆迅速將雪走往下一劃,刀刃劃在白雷的中段往上一頂,同時身軀伏低,左手的三代鬼徹便橫斬向露出空檔的莉莉。

揮刀的速度,不比莉莉的突刺慢!

呼!

可這一刀終究是砍了個空,在三代鬼徹靠近之時,莉莉腳步便扭動開,身形化為殘影,任由那鋒利的刀刃斬了個空。

“我追得上你!”

可就在莉莉消失的瞬間,索隆往地麵一跺,帶著一股無比巨大的衝力讓他的身軀直射開,追著那道撤離開的身影,雙刀橫向砍了過去。

“貳斬·閃!”

“閃電華爾茲。”

鋒利的雙刀在即將擊中那身影之時,那身影突然晃動開,其劍刃的寒芒帶動著軀體消失,呈現出一道亂序之雷光,躲過了雙刀斬擊之餘,那道雷光更是往索隆胸膛摜了過去。

索隆下意識回防,可刀刃即將靠近到那道雷光時,他突然感應到了什麼,朝前的刀刃忽然翻轉,用刀背卡住了突刺來的劍刃。

當!!

雙刀之背盪開火花,那道寒芒更是鑽了過去,突刺進他的胸膛,點出了一朵血花來。

“喝!!”

索隆大喝一聲,雙臂猛力揮動,卡住那把細劍刃往前一蕩,反轉開衝著莉莉切了過去。

嗖!

寒芒再起,迅速在索隆身上再次點出兩道血花,如雷一般閃過刀刃斬擊,那雷光竄到索隆身側停下,露出了莉莉之身形。

她將劍尖的鮮血往下一甩,“就這種程度嗎?”

索隆站在原位,低頭看了眼不停流血的胸口,抬眼又衝著雪走看了眼。

剛纔他倒不是因為什麼留情,要用刀背砍人,純粹是因為感覺到了危險,如果用刀刃的話,很可能會

“裂了。”

-,他對這塊還是通情達理的,委婉點說就是了。“薩格船長!”阿金跑了進來,道:“我們看到島了!”雖說是開宴會,但也不能冇人盯著,三樓的控製室還是得有海賊看著,薩格采用的是輪換製,隨機選兩個上去值班,然後再找兩個上去輪一下就行了。阿金是一個小時前上去的,饒是戰鬥總隊長,但他似乎冇有把自己放在乾部位置,儘職儘責的做好屬於海賊的每一份工作。在他眼裡,乾部們都是特殊的。莉莉大人是航海士,還是最早跟隨薩格船長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