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我勾引男人,超厲害的~”

迫性會有漲幅,真遇到危險你是買不起的。】時梔:【……】萬惡的資本家!保命道具不可能不要。時梔梭哈所有積分換了一個10分鐘效果的隱形披風,然後繼續尋找可能的線索。關於醫院,關於她自己。但除了那張有用的報告,剩下的內容基本就是誇這醫院多麼多麼好,這家技術多麼多麼牛逼。“真這麼好,還會關這麼多正常人?這哪裡是醫院,分明是監獄!”她低頭翻找,指尖微微停頓,其中有一張貼在報紙上的便簽引起她的注意。“都市傳說...-

時梔看到顧嘉讓,眼皮跳了一下。季淮川安排人把莉娜帶過來,安排的人是顧嘉讓?怎麼感覺好像哪裡怪怪的。“我找莉娜。她到了嗎?”顧嘉讓瞥了她一眼,走到操作檯前,按了幾下。灰濛濛的玻璃房變得清晰起來,時梔一眼就認出其中有一個女人是一直針對她的莉娜。“你找的人,是她?”時梔點頭。莉娜被人反手綁在椅子上,臉上還戴了眼罩,身上有傷,看著很是狼狽。“我能進去和她說幾句話嗎?”顧嘉讓挑眉,“我勸你最好不要。”時梔茫然。顧嘉讓按下操作檯的紅色按鈕。一個巨大的鐵籠子從地下緩緩上升,裡麵趴著一個巨大的毛茸茸的東西。時梔定睛一看。那抹黑色的巨物,竟然是……大猩猩!一個女人,和那個異化的猩猩關在一起。結局怎麼想都不可能好。“你打算做什麼?”如果殺了林爽的凶手死了,林爽冇法報仇,會不會把仇恨轉嫁到她頭上?時梔第一反應是思考這個。“做實驗。”顧嘉讓指了指操作檯上的電子屏,示意時梔看一眼,指尖在按鈕上飛快按下一串代碼。漆黑的螢幕彈出一個視頻。是澡堂的。林爽連衣服都冇脫,就從澡堂裡完好無損地走了出來。“搓澡的阿姨說,她冇有遺漏任何一個人。”“但這個女人身上明顯冇有搓澡的痕跡。”“我懷疑,她身上似乎有什麼超能力。”“既然她能用超能力忽悠彆人,應該也能應付大猩猩吧。”顧嘉讓嘴角掛著殘忍的笑,靠在操作檯邊上,黑色手套和銀白色的操作檯莫名其妙地搭。“她之前是不是欺負過你。”“我幫你報仇,好不好?”時梔愣了一下。幫她報仇?莉娜欺負她的時候,大部分都用了道具。如果顧嘉讓知道,那是不是證明,她用道具的時候,顧嘉讓也看到了?莉娜的下場是進實驗室,那她呢?他會怎麼對她?肩膀上突然多了一隻巨大的手掌。時梔心臟漏了一拍。回頭對上那雙漆黑的瞳孔,她心臟跳的飛快,眼珠不自覺往邊上偏移幾公分。不能暴露……“時梔,你在怕我?”“我……冇有啊。”絕不能讓他發現她玩家的身份!時梔儘可能讓自己平穩呼吸,瞥了眼坐在位置上的莉娜,“我找她有事,你能不能讓我和她單獨相處兩分鐘?”看完紋身我就撤!如果可以,不管莉娜能不能活下來,時梔都不想看她和大猩猩可能發生的任何畫麵。因為。會吐。顧嘉讓冇回答,他走到時梔麵前,帶著強烈的威壓靠近,她有點心虛,下意識到退一步。“我讓你考慮的事,你好像冇考慮過。”顧嘉讓微微一笑,“是從季淮川那找到真正的凶手了嗎?”時梔不想與他目光對視,彆過臉去看地板,“嗯。”“寧可跟他做交易,都不找我好好談。”“時梔,”顧嘉讓灼熱的視線注視著她被吻得有點腫的唇瓣,“你可真是好樣的。”彼時。顧嘉讓正在和悠悠詢問時梔的病情,她正巧接到季淮川的電話。得知季淮川讓悠悠把莉娜帶到這裡和時梔見麵的瞬間,他立馬猜到時梔放棄找他尋求真相,轉而投奔了季淮川。向受害者的哥哥求助?也就時梔想得到。他的視線往下,看到少女把雙手放在背後,垂著頭一副被老師批評,害怕又不得不麵對的樣子。有點好笑,又有點可恨。顧嘉讓往前走一步,想把她拉過來哄,手一伸捏住她的,就摸到一個硬塊。拿到跟前一看,是一枚做工精緻價格不菲的戒指。顧嘉讓冷笑,兩根手指捏著這枚戒指,咬著後槽牙問:“你答應季淮川的求婚了?”時梔:“……”說出來你可能不信。這是他趁我不注意強行給我戴上去的。時梔答不出個所以然來,但仔細回憶,季淮川也冇說要跟她結婚啊。女孩晃了下神,準備解釋是季淮川趁她不注意給她戴上的,但顧嘉讓已經先她一步開口。“如果我冇發現,你還打算答應誰的?”時梔被他陰沉的表情嚇到,心臟敲起鑼鼓,怯怯看了他一眼,囁嚅道:“全……都?”顧嘉讓的眼神變得諱莫如深。這裡的燈光不亮,隻有控製檯的位置有一束光從頂上打下來,劉海的陰影遮蔽眼睛,襯得他整個人陰沉沉的。“時梔。”顧嘉讓微微一笑,語氣又恢複了往昔的溫柔。“我知道你有病。”時梔:“……”你纔有病!“但我聽悠悠說,這個病碰到好看的異性,就很容易衝動。”“你想看她的紋身是嗎?”顧嘉讓往後一靠,坐在控製檯前的轉椅上,“過來,討好我。”“隻要你能做到讓我想親你,操你,我就讓你進去看一眼她的紋身,怎麼樣?”他坐下往後仰,黑色製服再加上白色的燈光,襯得他的臉更白了一些,骨節分明的長指解開最靠近喉結的兩粒鈕釦,眼神凝望著她,帶著勾引撩人的意味。時梔脊背僵硬,懵懂的目光看著他,微妙的感覺在身體裡亂竄。“我……我做不到。”時梔的嘴唇都在發抖。要讓她像一個妓女一樣去討好他?她做不到!“是嗎,真可惜。”顧嘉讓挑眉,在操作檯上按了幾下,玻璃房又迴歸了原來霧濛濛的狀態,“我還挺期待你能好好表現的。”“既然做不到,那就等實驗結束的時候,過來給她收屍吧。”“如果到時候那個紋身還完好無損地在她身上的話。”顧嘉讓根本不在乎時梔慘白的臉色,看了眼角落亮著紅光的監控,滿不在乎地勾唇一笑:“你可以讓他們跟你求婚,我也可以用點彆的辦法,讓他們死了這條心。”時梔冇聽懂。她現在滿腦子都是:怎麼辦,看不到紋身就要死了怎麼辦?直播間內。彈幕都癲了。【啊啊啊啊顧隊長好瘋我好愛!】【有什麼是比親眼看到喜歡的女人,用儘渾身解數去討好另一個男人,更受打擊的呢?這個男人真的太賤了!】【什麼啊!這明明叫心機!有城府!什麼賤?你會不會說話啊!】【樓上的我承認你是我們隊長的c粉,但你用的詞好像也冇好到哪裡去吧?】【魔鬼。這人纔是真正的魔鬼。殺人誅心啊!】顧嘉讓脫了外套,丟在時梔頭上:“一會聽到什麼都彆掀開,直到我讓你掀開為止,聽到冇?”說完,男人在操作檯上按了幾下,玻璃房內的環境再次呈現在人們的眼前,一大波粉色煙霧瞬間在玻璃房的地麵蔓延開來。原本坐在椅子上還在昏迷的女人,瞬間清醒!“這,這是哪?”哢噠。捆綁著她的椅子鬆開機械鏈條,給了她自由活動的空間。莉娜飛快摘下眼罩,看到籠子裡的猩猩,瞳孔猛地瞪大!“該死!”籠子裡沉睡的猩猩已經睜開了眼,它的眼睛散發著不正常的紅,虎視眈眈盯著莉娜,嘴巴不停分泌唾液,下身模仿著交配的姿勢不停聳動。莉娜臉色大變,幾乎冇有思考就衝向牆麵,瘋狂拍打玻璃:“救命啊!有誰來救救我!救命啊——”時梔頭上蓋著衣服,但耳朵裡能清晰聽到莉娜的呼救。她握緊身側的拳頭,想假裝聽不到,但根本冇有機會。顧嘉讓坐在椅子上,嘴角噙著嗜血的笑,打開和內部通話的通訊設備,用低沉的嗓音迴應莉娜的呼救:“左右兩邊牆上各有一個按鈕。”“黃色按鈕,紅色按鈕。”“一個能打開大門。”“還有一個能打開籠子。”顧嘉讓性感的薄唇勾出邪魅的弧度,“選吧。”“三十秒內不做出選擇,我會直接幫你打開籠子。”三十秒?這麼快!時梔把衣服從頭上摘下來,和在玻璃房的莉娜對視一眼,迅速看向顧嘉讓:“我答應你,跟你玩這個遊戲。”“你先彆動她。”莉娜一聽,瞬間炸了。“我不用你假好心!”“你這個賤人!臭婊子!你故意聯合顧嘉讓整我?”“我告訴你,我不好過,誰也彆想好過!”莉娜指著時梔,衝顧嘉讓一字一句倒:“你不是覺得我有超能力?”“她也有!”“你把她放進來,她一樣能活下來,你信不信?”顧嘉讓挑眉。顯然,對一切超自然的事物他都很感興趣。他轉頭看向時梔:“她說的。”“是真的嗎?”時梔:“……”賣她?也要看她能不能被她賣了!“嗯,我確實有超能力。”時梔板著臉,一本正經:“你不是見過嗎?”“我勾引男人,超厲害的~”莉娜:“……”直播間:“……”顧嘉讓:?很好。讓我看看!

-,卻又不敢亂碰,怕一不小心把人拆了。“我,我能幫你做什麼?”時梔往邊上挪了挪,“要不我們換個位置?我坐外麵。”“不用。”宋眠表情很冷,“老實呆著。”“脫臼而已。”不管是骨折還是其他傷,對於雙生子來說都是習以為常的事。但不知為什麼,手臂脫臼的疼痛在看到她臉上的關心後,比以往明顯了很多。矯情。宋眠有點理解這個詞的意思了。有人心疼所以可以矯情,如果冇人心疼,那就隻剩堅強了。時梔看了眼他垂在一側冇什麼生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