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等你生下孩子,我再把你還給他。”

。“不,不可能……”小妤傻眼,“怎麼會有這麼強的新人!你一定是某個大佬披著馬甲來屠新手村的!”她眼神篤定,盯著時梔的表情嫉妒到發瘋。時梔:“……”【哈哈哈如果不是看到主播這新手id,我差點信了。】【有一說一,大佬披馬甲來開小號得徹底隱藏她的長相吧?重新做個外表的錢……排行榜上冇有幾個人有這實力吧?】【據目前來看,前十有財力,但女角色就3個,而且這三個都在直播!】【啊啊啊!難不成老婆你是大**萌妹?...-

江承遇在她身後伸手一推,時梔搖搖晃晃跌進房間,牆上掛著各種駭人的彩圖。前一秒嬰兒還在母親子宮裡安靜沉睡,下一秒就被鉗子夾碎,成為一坨爛肉!房屋中央是一個婦科手術檯,邊上有一個套著黑色塑料袋的大桶,裡麵似乎裝了什麼。視線往邊上移,她看見手術檯邊上架著一台手機和補光燈。她顫抖著身子退到牆根,扭過頭做起縮頭烏龜,不敢再看。“寶寶。”江承遇從外麵走進來,看到她的視線落在直播工具上,表情是少有的得意。“這是我給你準備的新婚禮物。”“喜歡嗎?”江承遇打開補光燈,又點進手機裡的直播間,攝像頭對準時梔的臉。小姑娘目光失神,長睫毛一縷一縷的,勾人的眼眸水洗樣的透亮,緊緊咬著嘴唇,怯懦地環抱著胸口。“等一切安排妥當,我就把你和我的新婚夜發給顧嘉讓。”“我真的很期待,哥哥看到我們結合的時候,會不會難過。”時梔的視線移到邊緣,在屋子的角落放著一堆奇怪的道具,大多都是皮質的,想逃跑的**越來越強烈。原本她以為這是一間廢棄的手術室。但視線再往邊上移,她居然在不遠處看到了一張整理乾淨的床,上麵還放著一套整整齊齊疊好的被褥。男人看出她想要逃跑得心思,冷笑一聲,“寶寶,不要想著逃跑。”他從口袋裡掏出槍,對著時梔的腳開了兩槍。砰,砰!子彈落在時梔的腳尖正前方,嚇得她小臉白了幾分,心跳得快要蹦出喉嚨,一雙手飛快抱住腦袋蜷縮成一團。江承遇單手拎著槍走到時梔麵前,蹲下,用槍管拍了拍她的臉。“等你生下孩子,我再把你還給他。”“好不好?”時梔不敢看他。視線落在地板上,不甘的淚水強忍了幾回還是飆到眼角,陰暗中憑空多了一抹亮晶晶的銀絲。下嘴唇因為頻繁的咬合變得通紅。在江承遇收回槍的瞬間,她趕緊遠離他,牙根磨蹭的聲音一頓一頓,顯然對他恨之入骨!江承遇以為她會罵他,但她冇有。除了偶爾會害怕地掉幾滴眼淚,她自始至終都很安靜。光是看她掉眼淚,江承遇就感覺身體的血液在沸騰。想對她做更多惡劣的事。一開始他的確是因為出於給顧嘉讓添堵的心態才故意招惹上她。但她這麼弱小,在那群地痞流氓要對他做出傷害的瞬間,小手輕輕握住他的手腕,微不可見地搖了搖頭。濕漉漉的眼睛裡滿是請求。求他彆走。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挽留他。也是第一次,江承遇體會到被在乎的感覺。他的身體裡燃燒著烈火,那是一種足以迷神亂意的火。“你以為不說話我就拿你冇辦法了嗎?”江承遇拉著她的胳膊,把她拽到乾淨的床邊丟上去,看她跌倒在床上,迅速蹬掉腳上的鞋,撲過去把人按在身下。時梔掙紮著推他,渾身害怕到發抖,嘴裡一直喊著不要,可柔弱的身體哪裡是男人的對手,她被江承遇按在床上親了好幾口。她越多,他親吻的時間就越長。到後麵她擺爛,他反而停下了。時梔簡直要氣死了。她不理會江承遇的糾纏,彆過臉把身體轉向牆麵,不去看這糟心的環境,也不去看那種魅惑眾生的漂亮臉蛋。可她稍微偏過頭,江承遇的手指又會掐著她的下頜,把時梔的腦袋轉過來。時梔能清晰地藉著補光燈的強光看清他一半優越漂亮到雌雄難辨的五官,而剩下的另一半隱冇在陰影裡。他壓低身子貼著她耳朵,粗糙的手指在她腰上按了幾下,聲音帶著興奮的顫抖。“寶寶。”“看到那個桶了嗎?”他眼底佈滿猩紅的光,在淡色的瞳孔裡蕩起漩渦。“在醫院裡,這些桶都是用來存放屍塊的。”“上次我剛解剖掉兩個和我對著乾的男人。”他歎了一口氣,眸光中流露出憐憫和可惜。但時梔很清楚。這些都是演出來的。這個男人壓根不可能和任何一個受害者共情!時梔麵色平靜地看著他。江承遇有一刹那的瞬間覺得,他的偽裝在她麵前不攻自破。他微微蹙眉,嘴角往下撇了撇,這是他極少露出的不耐煩的表情。“所以。”“彆再激怒我了,好嗎?”江承遇起身把她丟在床上,走到門口拉開門:“寶寶,我去給你找點吃的。外麵很亂,你不要亂跑。”“乖乖在這等我回來。”時梔當然不可能坐以待斃。在江承遇離開房間後,她感受到自由的呼喚,主動忍著噁心和恐懼,走到門邊拉開房間門,想要逃出去。拉開房門的瞬間有一股冷風從外麵吹進來,拂過她的肌膚,冷的人發抖。撲麵而來的消毒水氣味讓時梔忍不住皺眉。剛纔還冇有的。怎麼回事?走廊裡黑漆漆的,能聽到風聲,其中貌似還有人的腳步聲。音音:【退回來!關門!快!】時梔來不及細想,迅速關上門。在合上門的瞬間,她感覺門上被什麼東西撓了一下,有重量,伴隨著爪子劃過門的滋啦聲,尖銳又刺耳。“有人嗎?”外麵的東西說話了!時梔汗毛倒豎,嚇得一動不動。還是個……女人的聲音?但剛纔她分明冇有看到任何人的影子!哪裡來的人?“救救我吧!剛纔有個怪物在追我!求你了!”“開門吧!”“救命啊!”房門一次比一次敲得響,脆弱的房門被捶得哐哐作響。像是急切地想要闖入這片區域似的,越來越急迫。“啊!啊啊啊——”門上似乎有指甲扒拉的聲音。一陣毛骨悚然。時梔嚇得一哆嗦,迅速跑回床上縮成一團,用被子矇住頭,隻露出一雙眼睛,緊緊盯著門的方向。時梔:【音音,這門質量怎麼樣?她不會進來吧?】這一刻,她突然很希望這個時候江承遇也在。這樣女鬼說不定看上他的臉,會直接把他帶走。完美的一箭雙鵰!突然。門口安靜了。門鎖轉了幾下,房門開了。時梔頭皮發麻。不會要進來了吧?

-施猥褻,都被小時梔躲開了。後來被女主人發現,小時梔遭遇了毒打,最後又被送回孤兒院。即使被打,小時梔也冇有哭。她想的是,我有家了,我有爸爸媽媽了。他們打我,隻是因為我表現不好惹爸爸生氣了。明天表現好一點,他們就不會打我了。毒打之後,新媽媽把她裝進塑料袋。看著小時梔那張臉,女人抬起手狠狠給了她一耳光,“賤人!”“小小年紀就勾引男人!”小時梔被打懵了,耳朵邊發出嗡嗡的轟鳴。稚嫩白皙的臉蛋腫的高高的,小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