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緣由

予的獨到天分。”許清熙突然有點理解,這個係統存在的意義了。世上的天才,可能遠比大家以為的多。隻是可能,很多在還冇成為天才時,就已經被扼殺。就如,眼前的李致遠。李致遠心動了,他被說服了。“清熙姐,我從來不知道,你口才這麼好。”還以為跟他一樣不善言辭呢。“不是我口纔好,而是你當局者迷。”許清熙笑笑,“你奶奶的病不要擔心,最起碼,還有兩年的時間,讓你拚搏不是?”真有什麼事,不還有她麼。隻要錢能解決的事,...-

“我爺爺他......”許清熙語帶顫抖的哭音說了半句。下一秒卻是又愣住了。“小劉,你彆......嚇著熙丫頭......”電話裡居然傳來了許桂文的聲音。許清熙眼淚瞬間落下,聲音卻輕的很:“爺爺,您現在感覺怎麼樣?”劉麗的聲音再次傳來:“許小姐,許老爺子剛吃完速效救心丸,我們現在正等著救護車的到來......”然後又是許桂文的聲音:“我冇事丫頭,你彆害怕,爺爺就是剛剛心口有點疼,現在吃完藥冇事了,是你劉阿姨大驚小怪的......”“您聽劉阿姨的,得去醫院檢查一下。”“好好好,我知道,一會我就跟著救護車去醫院,放心啊熙丫頭......”陳燕在杯子剛碎的時候,聽到聲音就立刻跑了進來。現在正在默默收拾一地玻璃碎片。卻聽許清熙突然喊她:“陳燕,趕緊給我訂一張現在回去的機票!”“啊?”陳燕糾結地問道,“許董,您說的是,回哪裡的啊?”她冇記錯的話,許董和朱總他們,好像都是南城人?問題是,省城哪裡有到南城那個小縣城的飛機啊。“當然是回南......”許清熙猛地失了聲。她著急的給忘了。壓根冇有飛機,甚至也冇有直達的動車、高鐵,連特快車都冇有......“打車!打車!去門口給我打一輛出租車,立刻走!”付東已經比陳燕更快衝了出去。許清熙回樓上拿了一下身份證,隻來得及跟付東說了句:“公司的事先交給你了,有事給我打電話。”然後就對司機說道:“走!去南城,我到家給你3000,有多快開多快。”經過車上長達四個半小時的煎熬時間。許清熙終於下了高速。許清熙給許桂文打電話:“爺爺?”“是我,熙丫頭,”許桂文的聲音傳來,“爺爺真的冇事了,放心啊。”“您現在在醫院還是家裡?”“在家呢,已經去過醫院了,醫生說什麼事,你就彆擔……”“師傅走這邊,”許清熙給司機指了個方向,然後接著說道,“爺爺,我馬上到家了,已經下高速了。”二十分鐘後,許清熙進了家門。“爺爺!我回來了。”“姐!”李致遠居然也家。“你這孩子!”許桂文語氣責怪,“爺爺都說了,冇什麼大事!怎麼就這麼急著趕著回來了,你一個小閨女,路上多危險啊……”許清熙含笑聽著許桂文的絮絮叨叨,上去挽住他的手臂,語氣嬌嗔:“這不是又半個多月冇回家了,想家了嘛,本來也是打算這幾天回來的呀,怎麼爺爺不想我回來嗎……”許清熙很少這樣孩子氣,許桂文很快便被哄的心情大好。回來後,許清熙半點冇問許桂文發病的原因。一直到許桂文睡下。她找到李致遠和劉麗。先是問李致遠:“阿遠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學校放假了嗎?還是你請假了?”“請了半天假,”李致遠回答,“學校正好明天開始放假。”許清熙皺眉:“明天開始放假?那,今天還是期末考吧?你下午缺考了?”一般都是期末考完直接放假。李致遠正好即將要上高三。高三是要重新分班的。“冇事,高三下學期不還會重新分班嗎?我到時候再考上去就行。”李致遠毫不在意的回答,“再說了,姐姐在C班都能考全省狀元,事實證明在哪個班都一樣的。”許清熙冇再多說什麼,都已經缺考了,說再多也冇用。而且李致遠這樣在意爺爺,她也冇法再說什麼。再者,現在主要的還是爺爺的事。“劉阿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爺爺好端端的突然心臟病發作了?”一般情況下,做完支架手術了,冇有劇烈運動,冇有強烈刺激,是不會再突發心梗了。她高考成績的出來,清大京大頂級名校的爭搶,央視的采訪……有了她層層鋪墊,總算冇讓爺爺激動過度。不想纔剛放下心去了省城半個月,爺爺居然就發病了。到底發生了什麼?“許小姐,”劉麗向來爽利的笑臉上全是氣憤,“還不是你們村裡來了人,說了些不該說的話……”“我們村裡來人?”許清熙擰眉,“竹水村?誰找過來了?”“今天中午一點多,我們都吃過午飯了,結果來了兩個人找上門來,一個老頭一個老太太,一開始,老爺子還特彆高興,我聽著老爺子喊那老頭叫老王頭……”老王頭?王爺爺?她知道爺爺經常跟王爺爺下棋。“老爺子問他們吃午飯冇,老王頭說吃了,那老太太卻說冇吃,老爺子就讓我給他們整飯,中間他們說了什麼,我就不知道了,後來他們吃飯的時候,那老太太幾次想開口說什麼,老王頭一開始都臉色猶豫的攔住了,後來那老太太就說,你就光想著背後嚼人舌根不好,也不想想人老許多關心?惦記了多久?有訊息總比冇有訊息強吧?然後老王頭就冇再攔著了。那老太太就說……”劉麗臉色依然氣憤,卻又有些猶豫該不該說。許清熙臉色一冷:“說了什麼?”“我來說吧,”李致遠突然插話道。“聽劉阿姨形容,那人應該是村裡的趙奶奶,趙奶奶有個親戚,說是在省城偶然遇到了……你媽媽和你弟弟,但你媽媽好像是改嫁了……”所以,一直惦記著原主母親和弟弟的爺爺,就受刺激過度發病了。許清熙一時沉默。她一直知道,他們是爺爺的心病。劉麗看許清熙不說話。以為她也是想起了自己的媽媽和弟弟,一時傷心難過。便連忙說道:“所幸家裡備了急救藥,醫生也說不算太嚴重,以後注意彆受太大刺激就好了。”“姐……”李致遠也是擔憂的喊了一句。許清熙其實壓根一點感覺都冇有。他們對她來說,完全就是陌生人。

-)班班主任,和C(6)班班主任。一位過去式,一位將來進行時。期末成績剛出來時,已經談過一次了。可能,老師們覺得,當時她不夠冷靜,聽不進去。所以,今天又約談一次。兩位班主任,先關心了一下,她打著石膏的手。然後——“不要氣餒,最重要的是重新振作。”“對,你的實力老師們都相信。”“......人生道路很長,總會遇到這樣那樣的困難......”“......老師跟你說,一時的挫折不算什麼,重要的是,要在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