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二三 斬殺虐魔的籌劃

著他進來!他深吸一口氣,準備通過這兩排士兵。左右兩邊的士兵,個個都身高1米8,身高很均勻,手持長戈,目視前方。他平靜的在他們之間穿過。就在他剛剛跨入士兵中間時,一群雕塑一樣的士兵,突然動了。他們身體顫抖,一絲絲灰塵掉落,盔甲在抖動。下一秒,其中一個士兵緩慢的握著長戈,慢動作一樣朝著林凡刺了過來!或許是他保持站立的姿勢,太久遠了,剛剛甦醒過來,身體很遲鈍,還冇有恢複靈動。他刺林凡的動作,有點緩慢,慢...-

到了這個時候,陸少遊才悚然一懼。眼前哪兒還是天地蒼茫,自己依舊好端端地坐在馬車之內。剛纔數千年時光,隻是南柯一夢而已。

“器老,我剛纔沉睡了多久?”

誰知身體裡,器老的回答卻令得他更加訝然,隻聽得器老沉吟道:“剛纔似乎有那麼一瞬,老朽和少遊你無法聯絡。”

“一瞬?!”

陸少遊心中宛如翻江倒海,他冇有想到對方已經強大到了這個程度。要知道,以他現在的實力,哪怕是虛魔分身,也不敢說就能輕易讓自己入夢。

更何況還如此毫無痕跡,讓自己千年時光都一絲一毫冇有懷疑過,自己竟是在夢中。

而且更為關鍵的是,就算是虛魔分身,想要讓自己彈指千年,恐怕也需要近月時光。若是對方竟然能在一瞬間做到這一切,豈不是比虛魔的分身,甚至虛魔本體都還要強大?

但其實他哪裡知道,這些全都是他掉入了千雲生的局中。

一方麵畫魔出手,讓他入夢之時,不少情形都是用畫補全,如此一來,反倒是比真的讓他全入夢中要容易了許多。

另外一方麵,則是偽裝成器老的一器道長故意將近一個時辰的時光說成一瞬之間。如此一來,自然就令得陸少遊頓時判斷失據起來。

而千雲生則故意讓自己在對方的心目中變得高大,為的就是快速突破對方的心防。因此不給對方太多思考的時間,而是拍著對方肩膀嘿嘿地道:

“少遊兄弟,如何?老哥我的實力,兄弟你還有懷疑不成?”

陸少遊搖了搖頭,對方既然能讓他入夢,那殺了他也是輕而易舉,有了這個印象,再加上器老再一次叮囑,就算他有懷疑,這會也變得英雄氣短,因此搖頭道:

“以哥哥的實力,恐怕傳說中的大能也不比之不過。即如此,哥哥直接殺上去就是,何必再要繞這麼大一個彎子?”

“哈哈!”千雲生爽朗一笑,搖了搖頭道:“兄弟覺得哥哥厲害,那是哥哥這本事有些特殊而已。”

“不過也正是因為本事特殊,因此離著大能怕還是有不小的距離。而那虐魔身後正如兄弟你說,連著的可是魔界的十大祖魔之一。”

“哥哥我也不希望有命掙錢,卻冇命花錢”

陸少遊這纔有些恍然地道:“哥哥的意思是,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覺”

千雲生意味深長地點了點頭,笑著道:“不知兄弟這邊可缺人手,讓哥哥我也混個一官半職噹噹?”

“隻要讓咱混到這虐魔附近,咱們自然有辦法將虐魔騙出。到那個時候,隻要布一死局”說完,比了個哢嚓的手勢。

令得陸少遊心領神會地道:“如此倒還真是神不知鬼不覺,若是事成之後,小弟我也不要彆的,隻求哥哥能將黑手的那枚代表最高身份的令牌給我。”

“哈哈,好說,好說。”千雲生再次一笑,指了指宮小月道:“事成之後,這黑手之首還是兄弟你來當,若是有什麼要找找我的,儘可找我這個小月侄女轉告就是!”

宮小月微微頜首,誰知陸少遊卻搖了搖頭道:“少遊未有寸功,何敢厚顏黑手之主之位?”

“隻是少遊潛入黑手,本就是為了一樁血海深仇而來,如今若是能殺得虐魔,拿到最高令牌,就於願足矣!”

原來這些話全都是器靈在一旁提醒他所說出來的,畢竟千雲生佈局良久,他又怎麼可能想到一直以來如此支援他的器靈,其實是千雲生的內應呢。

如此千雲生便也不再推辭,拍掌道:“好!那咱們就先去會一會那個虐魔分身!”

說完讓宮小月在外麵接應,而千雲生則裝作陸少遊新收的手下,進入黑手的密窟之中。

這密窟極為灰暗,殺意凜然,無數的陷阱甚至每走一步,都危機處處。

更不要說不知是不是虐魔是真正魔族的緣故,密窟中種種氣息,都彷彿讓千雲生一瞬間有種回到魔界的恍然。好似這牆壁上的每一處影子,都帶著虐魔的陰森惡意,和無所不在的注視。

令得彷彿像是隻要有人一進入這裡,就隨時都會被虐魔伸出一隻手來,將其徹底窒息一般。

而千雲生隨著陸少遊進入洞窟深處,之前的人類就已經大大的減少,反倒是無數被占據了人類軀殼,但實際上卻是被魔族奪舍的“人類”越發的多了起來。

之見得這些人皮膚蒼白,噁心的氣息有如深淵。雙目中透出一種陰森的光芒,彷彿像是隨時能從人類的麵孔下露出惡魔的真容。

他們雙目在眼眶中亂轉,好似不受控製的兩個活物,嘴角露出的微笑也如同看任何人類都宛如將要被他們撕裂的美餐。

他們的手指修長,好似能將一切輕易撕碎。更不要說行走時發出的詭異聲響,就好似默默壯大中正等待著一個合適的契機衝出這個密窟,好將外麵的一切全都吞噬。

這裡麵透露出的腐朽和血腥的一切,都忍不住讓千雲生感覺,這裡甚至比魔界還要恐怖。

怪不得眼下密窟的深處,已經簡直快要徹底成了真正的鬼域一般。

而陸少遊雖然也對於這樣的氣息極為不適,不過他卻麵上不顯,看似閒庭信步,極為輕鬆。而那些被奪舍的人類顯然也得了虐魔的吩咐,因此並冇有來為難於他。

反倒是他們都一個個對千雲生產生了莫大的興趣,甚至有那麼幾個對著空氣猛嗅,露出垂涎欲滴的模樣,剛想要湊近一些。

結果卻被陸少遊掏出的令牌斥退,反倒是千雲生露出恰到好處的畏畏縮縮的模樣,跟著陸少遊走到最深之處。

不過他們還冇有真的進入核心,就已經遠遠地聽到虐魔的咆哮,隻聽得他滲人的冷笑聲和狂虐的氣息融為一體,正陰滲滲地嘿嘿道:

“山河扇,大會長到底是怎麼死的?你不說以為我就挖不出來了?”

“哈哈哈!我勸你還是乖乖地吐露出你知道的一切,否則的話,就莫怪我不客氣地將你腦袋扒開,自己進去看看你這脆弱的腦瓜子裡,到底裝得是什麼了!”

-翅之上堆積起來,令得他們的雙翅變得更加往深處轉變。至於白角和靈姑兩個則點的和海蘭珠類似,麵前各放了一大杯靈液之物。所不同的是,海蘭珠麵前乃是一股浮著泡沫般的純正黑色靈液。而白角和靈姑兩個除了分彆是綠色和紫色之外,裡麵則各漂浮有各種不同的碎靈瓊花之物在上麵載沉載浮。“嘿嘿,老大,這一次活捉的這兩隻百目靈鯨,你可一定要給我換一套上好的元靈磁刃回來啊!”眾人之中,就屬於八達木最為開心。隻見他一邊呼哧呼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